刚刚更新: 〔陈平〕〔武侠之最终进化〕〔九龙归墟〕〔玩家走狗满天下〕〔重生科技学霸〕〔我,上古祖龙,被〕〔四合院战神的自我〕〔风水大相士〕〔千字生死令〕〔木叶:人生重置,〕〔神诡世界,我能修〕〔聊斋路长生志〕〔开局获得不死天功〕〔天命师〕〔离婚后靳少天天哄〕〔重生之奶爸的幸福〕〔总裁夫人就是那夜〕〔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簪头凤〕〔奇门仙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辉煌图卷 第二十一章 万千飞火过暗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暮时将至,广州落了一场小雨。

    雨势不大,却让天光更加暗淡,仿佛已经到了日落之后的光景。

    关洛阳带着教头和马志行,如今藏身在一个桥洞下面。

    这条低矮,四周杂草丛生,湿气极重,乞丐也不愿意到这里来,却是一个暂时躲避的好地方。

    之前教头带关洛阳去找那个小祠堂的时候,一路上就曾经东弯西绕的,给他指过这些可以留心的地方,万一事有不谐,也能暂作退路。

    他的阅历丰富,这方面的经验很充沛,这个退路果然是用上了,只可惜当时还精神奕奕、处处留心的人,现在已经气息微弱,眼神昏浊。

    关洛阳小心翼翼的在他身上按了按,左手肘关节错位,肋骨好像也断了,但应该没有插进内脏,都不是什么直接致命的伤势。

    但教头却越来越喘,脸都开始涨红,额上发烫。

    马志行也凑近过来,手里抱着的锦盒落在一边,直接趴在教头胸口听了一会儿,紧张道:“好像是呼吸道的毛病,他之前有肺病咽炎之类,会常咳嗽的吗?”

    教头练气大成,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病,除非是刚才交战的过程中伤了肺。

    关洛阳脸色一暗,回想起之前教头胸腹间覆盖冰霜的事情,虽然他及时下手震碎了外表的薄霜,但如果寒气当时已经浸入体内的话,他可没有办法。

    一秒记住.42zw.cc

    人的肺要是被冰霜冻伤……

    马志行已经脱下自己的无袖马甲,他浑身也是湿漉漉的,顾不得许多,直接把湿衣服叠一下,覆盖在教头胸口,然后双手交叠压在上面。

    关洛阳连忙道:“他肋骨伤了。”

    “我知道,但现在没别的办法,这个位置应该不至于直接加重肋骨的伤势。”

    关洛阳没再阻拦,在一旁注意看他的动作。

    马志行按了四五下之后,自己就呛咳起来,刚才在水底疾行,他喝了不少河水,这时候保持跪姿,双手一用力,就觉得肚子里翻江倒海,鼻子眼睛都火辣辣的难受,双手的位置就偏散开来。

    关洛阳单膝跪地,左手探过去,只用掌心吐劲,五指微分,那件无袖马甲,就被一次次的压出水渍。

    马志行感觉到对方按压的节奏、力度竟然非常合适,甚至渐渐调整着,比他刚才做的还要优秀。

    教头身子一颤一颤,猛然呛了一声,睁眼坐起,关洛阳适时收手,改为一臂扶在他肩后,让他坐好。

    “你、你们没事,还好……”

    教头之前在水里的时候就已经意识不清,看见关洛阳和马志行都在,不由松了口气,右手在身上摸了摸,掏出一个油纸包来。

    油纸包里面就是名册,广州水脉发达,大河小河交错,教头来之前就已经料到可能要借水行事,特意做了这一层保护,用的是做油纸伞的那种厚油纸,细棉线捆了许多圈,就算是扔在水里泡上几天都不要紧。

    他把名册交给马志行,道,“本来说到上船的时候再给你,不过我恐怕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马志行有些不敢去接,连连摇头,道:“你还有救,你还有救的,我家里就有呼吸道方面的速效药,只要请他再走一趟……”

    马志行看向关洛阳,关洛阳精神一振,正要起身,却被教头拉住。

    “没用的,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我是肺脉残伤,已经药石罔效,若不是练气有成,连交代这几句话的机会都不会有。”

    教头说话的时候,带着几分虚弱的痰音,又咳了一下,勉强笑道,“我们做这些事,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不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就已经是何等的幸运了。哈咳,咳咳咳……”

    他咳出几口血来,血迹溅在泥土上,落在衣服上,都是深色的,嘴角的血迹与胀红的脸,触目惊心。

    待他手抖着把名册还要往前递的时候,马志行只能双手捧过。

    教头喉结滑动了一下,压下胸腔里的腥味,转过脖子看着关洛阳,“洛阳,之后的路只能请你再送他一程,你……”

    他看见关洛阳身上的枪伤,声音一滞,“你……尽力吧。”

    关洛阳作出保证:“我一定会让他上船的,我已经有想法了。”

    教头虽然头脑昏沉,但只听他这么一说,便已经明白他所谓的想法是什么,不由神色微变。

    那种法子确实有很大的可行性,但未免太危险了,如果说潜入广州城,只能算是有一半的几率失败,那么关洛阳说的那个法子,几乎有九成的可能会死。

    何况他现在受了枪伤,只怕连一成的生机都不会有。

    但是,教头好像也并不能劝他什么。

    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这一路上已经牺牲了多少人了?又到底是有多少人的凄凉苦难,才能让这些人不分老少的走上牺牲的路?

    教头想不出任何理由能用来劝他,只是看着关洛阳,看见关洛阳眼里的自己,没来由的想起了一句诗。

    “艰难苦恨繁霜鬓……百年多病,独登台……”

    呢喃的词句似乎并非原本的顺序,但他已想起自己这一生,想起这个满目疮痍的国家,只觉得嘴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含着无穷的苦涩沧桑。

    教头眨了眨眼,突然觉得眼前好像多了星星点点的火光。

    那是河面上从上游飘过来的纸船,华光诞的时候,和尚、道士们,会逐家逐户的收集易燃的木屑草纸等等,放在纸船上点燃,然后送入江河之中,顺水漂流而去。

    这是送火灾送火神的意思,期望经过这样的仪式,家里可以不遭火灾。

    每一只纸船,就代表着一户人家的祈愿。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教头眼底里漂着河上的火光,盯着看了一会儿之后,笑出声来,道,“洛阳,假如这个世上真有神仙鬼怪的话,等我死了之后,一定要找他们做个交易。

    我这一生有过多少的苦恨,我就希望你们,希望你们所有人以后的一生中,能有多少的喜乐。

    不!不能只跟我相等,更要十倍于我,百倍于我。”

    关洛阳也看见了那些火光,不知怎的,顺口回了一句:“要是他们不肯呢?”

    “不肯?”

    教头想了想,自信道,“我们死掉的人,要比满天的神仙还多吧,到时候人多势众,问他们、谁敢不肯!”

    他的脸上带着与关洛阳相识以来从未有过的豪迈笑容,睁眼看着河面上的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关洛阳低着头,耳边已不再能听到他的呼吸。

    ‘我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