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肥妻有点辣〕〔老子就是要当皇帝〕〔万象剑尊〕〔娱乐圈幕后大神〕〔春风1991〕〔老公过来让我吸点〕〔签到荒古圣体,从〕〔我纹身大哥吊打阴〕〔拿废物剧本的我超〕〔成为女帝夫君的我〕〔派出所里的小捕快〕〔重生后,成为疯批〕〔宠妃天下苏南衣云〕〔我只是个军师言冰〕〔农家后娘巧种田〕〔镇龙廷〕〔权宠娇娘〕〔毒医狂妃不讲武德〕〔剑仙她以理服人〕〔诸天从焚决开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辉煌图卷 第一百零六章 戏刀,长啸雨中休
    掷出刀鞘的那一刻,关洛阳身体旋转,右手刀也旋转脱手。

    在元气的灌注和气流的影响之下,飞旋如轮的刀,从他右手边划过一个弧度,绕过身后,转了个大圈,斩向哈拉尔的腰间。

    哈拉尔的两只手掌一缩,后手那边留出了长长的握柄,前方仅余下不到两尺的长度,以斧刃,去磕开那飞转的刀轮。

    刀轮被荡开之后,关洛阳的右手却已经跟了过来。

    饱满张开的手掌按在斧柄之上,本是虎口向下,手臂一旋,转为虎口向上,整个身子也已经转成面对面的形式。

    哈拉尔左手紧持手柄,右手一松,直接变作拳头,打向关洛阳胸口。

    关洛阳根本没闪,口中哼叱了一声,左手向上探去,任凭哈拉尔的拳头打中了他的胸口。

    这一拳在护身的青色元气上,打出一圈明显的波澜。

    但真正触及衣物,击中血肉的时候,哈拉尔的感觉中,却不像是击中了对方的胸口,而像是在跟另一只饱含着震荡力道的拳头对拼。

    四练大成的劲力操控,超迈俗流,浑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可以发劲。

    筋骨皮气,四练一体,关洛阳这胸膛震荡的一击,拼掉了对方的拳力之后,身子只略退半尺,同时左手极力舒展,拿住了哈拉尔的右边肩膀。

    呼!!!!

    两脚离地,耳边空气剧响,雨水打在身上,哈拉尔眼中所见到的一切景物,猛然倾斜,旋转晃荡。

    关洛阳右手抓他斜在胸前的斧柄,左手抓他肩头,好像把他整个人当成了一个硬邦邦的铸铁雕像。

    一念之间的变化,快到超出了反应的时间,已经把哈拉尔连人带斧的拿上半空,扔了出去。

    关洛阳接触到武术之后,第一次练的拳法就叫五部擒拿手,搬人离地,摔打飞掷,是他练的最精熟、最猛烈的一种擒拿法。

    一般人的身体,只要被这么一搬一掷,也不用什么追加伤害,就会直接被砸的半身不遂,乃至当场暴毙。

    但是到了这个世界里,像是哈拉尔他们这种顶级的武术家,身上有真灵电能强化体质,把他们砸在地上砸在墙上,哪怕是砸在磨尖了的钢筋丛里,只怕都会毫发无伤。

    可是,关洛阳不惜拿胸膛硬接一拳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

    “开战之后,我们之中至少要有一个人,负责牵制多个同级的对手。”

    那是早在新闻发布会刚刚结束,地下生活区的时候,严真和关洛阳之间发生过的一场简短的讨论。

    那个时候,严真服下了关洛阳送他的丹药,很快就感觉自己的伤势缓解愈合,在为这种丹药神效惊赞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个问题。

    “无论是哪一个层级的战斗人员,我们这方面,现在都是处于劣势的,如果不讲策略,直接拼杀的话,我们很难防住他们所有人。”

    “最好的办法是,你我分工,一个人在前期承担更多的压力,另一个人集中精力,剪除羽翼,争取到了人数上的平衡之后,再携手作战。”

    关洛阳点头:“那到时候就由我最先出手,设法吸引更多的敌人。”

    严真却摇头道:“恐怕行不通,他们的第一目标是姜司教授,如果我们主动出击的话,就会变成他们牵制我们,后方空虚,其余人就能对姜司教授下手了。”

    关洛阳听了这话,眉宇之间有些迟疑,他一向都是主动出击的,做惯了这种事情,现在要转换思路的话,一时间却想不出什么好点子来。

    “要想达成一个牵制多个的目标,只有靠配合,要让本来不在一处的强敌,被聚拢到一处。准确的说就是一个负责牵制,一个负责驱赶。”

    严真继续讲述道,“我的功夫不怕群战,牵制的工作,由我来是最好的。但驱赶其实比牵制更难,这方面,就只有托付给关社长了。”

    严真以整肃的神情,向他拜托,言语之间,完全没有质疑他到底能不能做到这种事情。

    关洛阳自然也不能质疑对方能不能牵制住。

    别无他法的战友之间,即使是要去做一件根本没有把握的事情,也一定要有十足的信任。

    关洛阳应下了这个方略,他也同样相信——

    “我,当然可以做到!”

    ………………

    哈拉尔人一离地,手臂就已经发力拧转斧柄,身体在半空之中旋转,长柄斧枪也绕身而动,任何追击,这个时候都不可能给他造成伤害。

    但他也未能控制自己被投掷出去的趋势。

    更关键的是,哈拉尔和司徒电落之间,也实在不存在什么信任的关系。

    于是,当他的身体即将撞到司徒电落身上的时候,斧枪毫无迟疑的,跟对方踢过来的一脚拼出了激烈的火花。

    两个人都从空中坠落下来。

    严真百忙之中朝关洛阳那边看了一眼,眼中神采辉耀,注意力移回身边的两个强敌身上。

    “好!你们两位,哪里都去不了了!!”

    这个清瘦、银眉、头发花白的教授,在这个他自己提出的方略之中,已经促成的局势里面,将精神心意,极尽的凝炼拔升。

    他的手掌,眼睛,脚步,连脸上的眉毛和皱纹,都好像成了千百次之后才能精炼出来的某种强韧事物,无形的心意力量,无处不在,源源发散。

    风摆荷叶,盘风坐水,踏龟舞蛇。

    从普普通通,如同保健体操的太极拳里面,严真足足提炼了三种“势”出来。

    这个世界的太极拳术,本来是平平无奇,这三种“势”,也全都只能用平庸、平凡,来形容。

    荷叶,风水,乌龟,弄蛇,全都是日常的生活之中,就可以看到的景物,既不包含强大的力量,也没有震撼人心的美感。

    可是严真就欣赏这些平凡,乐于这种凡俗。

    他虽然是非凡的人,却不以非凡为喜,只觉得如果世上的人都可以平平凡凡,不苛求也不受苛求的生活下去,就已经足够称得上是梦幻中的盛世了。

    平凡的力量,才是广大无边。

    严真的身影,游走穿梭,不疾不徐。

    司徒电落踏地之后,速度好像仍然比严真快上一分,气势依旧比他猛烈许多,整个人仿佛是战机的化身,时而又像蕴含岩浆的山岳,一次次带着要把举目所见,尽皆摧垮的气魄,攻打过去。

    哈拉尔的表现,也并不逊色。他虽然之前被关洛阳扔出来,但他并未受伤,反而还打中关洛阳一拳,根本不能算是落了下风。

    这个时候,瑞士戟在他手里,点刺、旋转,人和武器的动静,都好像是在模仿巨神的蹈足。

    在欧洲,曾经时兴一种追拍台风的活动。

    哈拉尔青少年时期,曾经是这个活动里的佼佼者,追风者里最勇敢的人。

    他的势,正是从那里面领悟出来的。

    昏沉暴风旋转的姿态,仿佛头顶天,脚立地,广阔的平原上唯一在舞动的神灵。

    那样的美感和力量感,俘获了他的身心,也被他所学得。

    如果之前关洛阳慢上百分之一秒,哪怕付出中拳的代价,也会立刻陷入与哈拉尔的苦战之中,为这种壮阔的打法而烦躁。

    但是现在,这两个人同时以严真为目标,多次试图合击,逼的严正脸上通红,几欲滴血,却始终没有办法真正将他击退、摆脱。

    这两方的攻势,哪怕没有真正与对方接触到,也时而会有一种已经跟对方硬撼了一记的感觉。

    严真好像每一次都能在硬挺过他们两个的合击之后,顺势把他们两个的精神心意牵动起来,隔空撞击,让他们互撼互伤。

    假草地被大片大片的摧毁,下面的混凝土,被斩开,踹碎,大块翻起。

    雨水在凹凸不平的混凝土地基之中流淌,浸润着钢筋,汇聚成小溪,又霍然被劲风或震荡的力量,击溃成雾。

    哈拉尔也试图先退出战圈,却始终找不到一个可以全身而退的机会,只好沉静隐怒着,发出更凌厉的攻势,向严真斩击。

    可恨,可恨……

    可敬畏的是!

    不管严真看起来已经被他们两个竭尽全力的攻势,逼得多么难受。

    只要这人还没倒,还没停,他们二人,当真就挣脱不了这一点平凡造就的真意。

    而在另一边,关洛阳的战斗,也已经到了一种最紧迫的时刻。

    真田千军才是最早跟关洛阳气势交锋的人,这种精神上的互相锁定,有时候比肉体上几十圈铁链的禁锢,还要让人难受。

    关洛阳在气势争锋之时,忽然选择向哈拉尔动手,所付出的代价,也绝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少。

    即使他用刀鞘争取到了更多的一点时间,又神来一笔似的,在眨眼之间成功将哈拉尔扔了出去。

    那个时候,真田千军业已斩碎刀鞘,来到他身边。

    如镜面般光滑的名刀,有着“百舌”的称号。

    是因为在真田千军手中,这把刀斩出去的时候,会发出许多常人耳朵不能捕捉到的杂音,仿佛有一百条灵魅,寄宿在刀身中嚼舌。

    但这种杂音,却会成为真田千钧发挥力量的媒介。

    常人以实物为施加力量的介质,真田千军却以刀音为介质。

    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刀,已经是他当年在树海里,隔树杀人,当头两分的“裂头斩”。

    关洛阳避开了这一刀,却好像听到细微的声音,全身的毛孔,都似乎有纤锐的力量在钻刺。

    暴雨不止,真田千军头上的斗笠,在雨中以一个不变的高度疾进。

    他手里的刀忽然翻转消失了一下,又从袖中爆绽开来,自下而上的一斩,出乎意料的角度。

    方圆五米以内的雨水,都在这一刀挥出的时候,颤抖,崩裂成更小的水珠。

    关洛阳脚下重踏,鞋底在混凝土上留印,如幻影闪退,大喝一声,试图以自己的声音抵消那种怪异的杂音。

    但收效甚微。

    皮肉倒还无事,但眼角、鼻腔,都已经有隐隐的血迹。

    当他脚步再次踏实地面的时候,震荡劲忽然扩散,周围很大一块地面上的积水,被他踏足的动静排开。

    落在几米之外的成周刀,从积水里弹起半空,刀柄在半空旋转,落到他的手中。

    关洛阳跨前半步,刀光闪烁极快,跟依旧保持头颅高度不变的真田千军,硬碰了一刀。

    嗡!!

    高亢而刺耳的声音,能叫人下意识的皱眉,但关洛阳所能听到的那种低沉杂音,却骤然一轻。

    成周刀上的劲力,有效地破坏了百舌刀的发劲。

    真田千军斗笠下的双眼,被看得更加清晰,他居然一直是眯着眼的,只留下了一线缝隙窥探外物。

    当时在论道的时候,他的话虽然生硬,却并不少。

    而今日在战斗的时候,他保持着一种异乎寻常的沉默。

    以关洛阳的耳力,到了这个距离之后,甚至能从雨声里听到他的心跳和呼吸,都非同一般的缓慢、平稳。

    随即,难听且绵长的金属摩擦声,把这些声音全部掩盖过去。

    近身发力的两把刀,绞缠追寻着,刀刃的方位不断摩擦变化,时而在方寸之间发力硬磕。

    成周刀的护手处,至少在一秒钟之内,接连跟百舌刀上三处不同位置的刀刃磕碰过。

    刀背碰刀刃的次数也不在少数。

    在这种刀里夹掌、近身短打中,关洛阳招法劲力变化的复杂程度,远远超乎预期。

    眼看着自己双手变化的余地越来越少,真田千军眼睛忽然张开一半,心脏膨胀,刀刃横向颤动抽斩。

    关洛阳瞳孔一缩,身边青气一炸,飘身迅离,五眼梅花纽扣的白色衬衣,被横着斩裂开来,右手小臂接近血管的位置,还有腹肌之上,都渗出鲜血。

    杂音附带的力量在撕扯伤口,让他无法完全闭合。

    真田千军眼睛又睁大了一分,心脏的勃发变得清晰可闻,强劲的供血供氧,冲击大脑,真灵电能驱使着机械肢体,又转化入刀。

    他的气势从不像活人的死寂沉默里,变得昂扬猛劲,势在必得的一刀追了过去。

    那斗笠依旧以固定的高度,在雨中飞速穿梭而去。

    头是六阳魁首,指是六阴末梢。

    扶桑的剑道武术,自古以来,学到了高深处,都要参通兵法,饱读中国兵法的剑豪比比皆是。

    而真田千军的剑术,自认洗炼到极致之后,为追求大道至简,是参考了黄帝阴符经之中的言论。

    六阳魁首是至阳不动,六阴变化,则穷极莫测。

    依靠极其巧变的十指,操控刀刃攻防,他在战斗中,始终保持着头部与地面的距离不变,来自大脑的真灵电能和大地磁场,形成最稳定有效的沟通,在每一次出招的时候,都积蓄着力量。

    当对方稍现颓势之时,就是变化至极,穷追不舍,斩尽杀绝的——六阴六阳斩!

    沉静的杀意一举倾泻而出,不但卷过了关洛阳身边。

    甚至连远处在地下基地里的姜司教授父子,都同时遍体生寒,莫名惊吓的同时,又不明所以。

    “杀!”

    刀追击,刀碎雨,刀落。

    连周围的光线,都像被这裹挟着无匹杂音的一刀,斩的支离破碎。

    破碎间,一股豪壮的青气力量抽打出来,正中刀刃。

    成周刀对碰百舌刀。

    用刀背抽开了刀锋。

    地面的积水,被向上激起万千点,混着雨水,跳动不休。

    真田千军头上的斗笠,被反作用力掀飞,脸皮也微微抖动了一下,两眼猛然增大到十二分。

    关洛阳在颓势之中逆发一刀,居然接住了他的刀,大出他的意料,但他刀势已发,不能遏制。

    怒目咽声,六阴六阳斩,接连斜展变化,每一刀斩出的时候,周围的光线都要模糊扭动一下,雨水和积水也乱飘失序。

    杀气在飘摇风雨之中生长,愈见精纯,愈见狂放。

    关洛阳一开始退了几步,接着却运刀如神,招招不退,每一招都抽打截击。

    在杀气奔放至顶点时,关洛阳恍然间像是能看到,真田千军身上由精神凝聚起来的青烟。

    两人同时挥刀,却没有再碰到,无言的分开了距离。

    真田千军首次开口:“不用刀锋的刀法,你到底把你的刀当什么来用?”

    “我练刀的时间远比练拳短,又荒废了几个月,用刀,我远不如你,所以,我用的是拳法。”

    关洛阳的手腕微微放松,刀尖触及积水,架势落在真田千军眼中,本该是跟扶桑拔刀术完全不同,却有相似的危险气质。

    “筋、骨、皮、呼吸、元气、心意,我有这样的成就,也该有对应的一招杀法。”

    非生则死,非成则殁。

    真田千军已然明了,这个人用其他任何战法,都没有短时间内胜过自己的把握,所以他想要临阵运用一式新招。

    用生死赌自己的创意,未免太大胆。

    未免,太诱人!

    “……”

    真田千军动了动嘴唇,却发现自己已没有其他想说的。

    但远处地下室里,笼罩在那对父子身上的寒意,却消退了。

    他的杀气在转移。

    能够在与自己的战斗之中,还笃定,那样的一招如果创成就能决定胜负。

    这样的招式,该是多么诱人,不论生,不论死,暂时也考虑不了其他的。

    真田千军就是想看一看。

    “你要怎么能破开六阴与六阳?!”

    百舌刀翻转一动,真田千军额头上被自己划开了一道伤口。

    伤口里的鲜血没有涌出,杀气和真灵电能,却似乎已把那里变成了一只核枢天眼,浑身的青烟无声发光,名刀高举。

    关洛阳目睹那披光的剑豪,以仿佛悬浮在磁场中的玄妙,平移斩至。

    他嘴上没有来得及动,心中已发出响遏行云、穿过天灵的长啸。

    融合一生所学的上穷碧落神功,几近于让他像是从旧的影像里超脱了出来。

    那个静静提刀的身影还在原地,被剑豪闪逝穿过,碎灭如尘。

    关洛阳却从空中落下,手里的刀灼热发红,甚至有发软的迹象。

    真田千军心口炸开一蓬血雾,刀尖碰到地上,面前的积水和地面同时撕裂开来,延伸到十米开外。

    积水在裂缝周围徘徊了好几秒钟,都没能流淌进去。

    抽刀断水的六阴六阳绝斩,败了,那一击,抽在他背后,打断脊椎,劲力贯穿了心脏。

    “真有这样的招,可惜没有看全。”

    真田千军眼中满是遗憾,头晃了晃,终于偏离了那个固定的高度,稍微转了转头。

    “你,能让我看看他们要如何抵挡这一招吗?”

    “那得用你的刀。”

    百舌刀被抛向关洛阳。

    已经发软的成周,暂留在雨水之中,烫起一阵烟雾。

    关洛阳飞掠向基地之中。

    司徒电落和哈拉尔突然同时收招,硬生生让严真的双掌拍在他们胸口。

    两人先后吐血,仓促间各发一拳,把严真打飞出去。

    因为严真撑到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他们才敢以伤换伤,换了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这种机会。

    饶是如此,这二人也明显感觉到自己已经有内脏出血的迹象。

    哈拉尔拖着斧枪一旋,几乎是借助斧枪的重量,让自己有了一个初速度,对准关洛阳急奔而去。

    司徒电落吐掉了喉头涌出来的血之后,配合哈拉尔,用一种分不出先后的速度,向关洛阳靠近过去。

    二十世纪的战场上千变万化,不知道哪个角落都会飞来流弹,作为合格的战士,他们两个在被牵制的情况下,照样留心感受到周围的事情。

    关洛阳打死真田千军那一招,他们两个都没有把握能够接下。

    那么!

    就不给对方单对单的机会。

    哈拉尔在前进过程中,舞动斧枪,贴着后背和身侧旋转到身前,发出巨响,紧盯着关洛阳。

    ‘我的力量是越旋转越强,继续让我积蓄下去的话,无论你能不能杀我,我都能跟你同归于尽,所以,要向我出那一招吗?’

    司徒电落每一脚踏下的时候,都有碎石向前去飞射,他的心意力量在身周化作电光闪烁,也寄托在眼神之中,传去挑衅的意味。

    ‘如果向他出招,要试一试能不能快过我的速度吗?还是说,干脆向我出招吧!’

    三个人相向而行的过程中,短暂的时间里面,司徒电落和哈拉尔身上的气势变动不休。

    忽而此强彼弱,忽而彼强此弱。

    “向我出招?”

    “还是我?”

    “是我?”

    “或是我?”

    剧烈的心意波动,挑衅的意味,瞬间十次甚至上百次的变动刺激,所以让任何一个此刻朝他们奔行过来的人,产生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心烦意乱的感觉。

    这两个以前从来没有任何一次联手经验的人,在真正确定了最大的威胁之后,实如达成了心意相通的默契。

    能够被联合国的评价放入s级的个体档案之中,不但是他们的破坏力够强,对于战斗的把握,更绝对是顶尖的行列。

    在根本没有商量过的情况下,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最高效的战略。

    关洛阳的速度好像都因之变慢了一些,百舌刀在手中迟疑、不稳、五指都松空了。

    “是我!”

    哈拉尔挥动斧枪,眼中闪悦着激扬的神采。

    “或我!”

    司徒电落靠近到身前,一脚踢向关洛阳的腰部。

    关洛阳左手挡他一脚,右手的刀挡了一下斧枪,竟然被打的脱手。

    美洲人和欧洲北岸的贵族,电光火石之间的换了姿势后,疾以这个距离下最恰当的十成力量攻出。

    乍然——

    关洛阳向前一动,快到好像从未有过任何犹豫。

    斧枪的柄落在他右肩之上,司徒电落的膝盖踢在他的腰间。

    “你们真以为我要用刀吗?”

    关洛阳一声长啸,肩头和腰部同时传来剧痛,却挡不住他双手翻转向上的动作。

    这一招像是地天泰的八卦大摔碑,但更像是什么杂念也没有,全力以赴的聚气。

    青色的元气在他双臂之上澎湃,汇聚成了绚烂的火光。

    气如烈焰,声如风雷的双掌,落在那两个人胸口。

    难以置信的神色,在他们两个眼睛里面闪过,仿佛自他们体内爆发的庞然热力,席卷全身。

    司徒电落倒飞出去之前,又凌空给关洛阳补了一脚。

    三道身影,朝两个方向倒射出去。

    那两人落地之后,身上竟燃烧起来,挣扎滚动了几下,虽扑灭火光,却也冒着烟,躺在积水里不动了。

    “噗!!”

    关洛阳撞在墙上,手指一抹,改用真空袋包装好的丹药,已经到了手里,用牙齿撕破,混着嘴里不断涌出来的鲜血,全部吞了下去。

    哈拉尔的几名手下,悍不畏死的向他扑来。

    关洛阳手往墙上一抓,掏下来的混凝土砸在其中一个脸上,当场扑倒,右手一翻,拍死了一个,嘴里鲜血多得闭紧牙齿都拦不住。

    一名女仆装扮的杀手向他攻来,却忽然有一截细而闪亮的剑尖,从她高耸的胸脯之间刺出,收回。

    从地下生活区飞奔出来的身影,头顶微蓝的发丝,戴着黑色的口罩,接回自己的细剑,守在关洛阳身边。

    新马港安全部的人,绝不能牵扯到这种事情里面,但是鬼哭队的队长、副队长,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他们不在。

    关洛阳靠着墙,勉强抬头朝雨中看去。

    “兵不厌诈,剑道兵道,你的剑,物尽其用。”

    雨中的真田千军,闭上了眼睛,心中已无遗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明日星程〕〔梅府有女初成妃〕〔无限辉煌图卷〕〔黑光病毒:侵略多〕〔重生之寒门吝啬媳〕〔我的四位绝美师姐〕〔大明之太孙无敌〕〔无敌从忽悠老人修〕〔沈卿卿霍霆萧〕〔她从女尊穿来〕〔没人比我更懂气运〕〔全球游戏:剑荡诸〕〔火影:我与神明画〕〔大明:开局被活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