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领主时代:开局获〕〔方天成沐云初〕〔全职法师之冰天雪〕〔开局等死?忽悠病〕〔斗破:极寒冰圣〕〔华娱璀璨时代〕〔一切从华山开始〕〔校医清闲?你可听〕〔极品房东俏佳人〕〔被扔狼山,她靠驭〕〔农门福女:糙汉宠〕〔带着空间穿七零,〕〔重回七零:强扭的〕〔军训第一天,高冷〕〔迎娶皇后,竟让我〕〔掌握八奇技的我才〕〔诸天从四合院启航〕〔疯了吧!我一个奶〕〔高手下山,我家师〕〔长生万古:苟在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唐陟 第3章 改变
    第3章 改变

    秀娘跟在他身后,犹豫了一下,说道:“眉儿的身子有些发热,想是独自在家,夜里受了些风寒。”

    大抵是屋子的柳眉儿听到了哥哥的声音,便喊道:“是哥哥回来了!”

    “嗯,回来了。”柳诚精神一振,大声回道。他听到了眉儿的声音有些沉,快走几步跨过了院子,进到了屋子里头,终于见着了自己的妹妹柳眉儿。她己经在榻上坐了起来,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兴奋欢喜,正伸展着光脚丫要站起来,因发热而潮红的面容依然难掩腊黄削瘦,头发几天没整理了,有些蓬乱和发黄。

    “别起来,发烧了就得好好躺着。”柳诚习惯性地伸手要去探柳眉儿的额头,却见眉儿瞪着大眼睛一下子扑了上来,紧紧地抱住了他,抿着嘴一言不发。

    柳诚感受着怀里柳眉儿身上散发的灼热,还有些发抖,但是她给自己加了件衣裳,心里便有些发酸,道:“哥哥错了,哥哥错了,不该把眉儿一个人扔在家里。”

    秀娘立在屋外,看着柳诚把柳眉儿抱回榻上躺下,便道:“大郎要离家远行,可与我一说,当是可照应眉儿一二的。”

    柳诚见妹妹在榻上卷着身子,似乎有些发冷的样子,便去取来了家中仅余的两床布衾都给她盖上,这才转身对秀娘道:“谢谢秀娘了,是我的错,以后再不会了。”

    看看她怀里抱着的柴禾,又问道:“崔丙呢?”

    秀娘回过神来,说道:“正在厨下生火烧水呢,我想着给眉儿熬点粥……我寻思着要给眉儿请个郎中,但我私下积攒的钱不多,不知道够不够给诊金。”

    “我很好呢,哥哥,不用请郎中呢。”躺在床上的柳眉儿声音发软,“我还剩有小半个饼呢,还能熬半碗麦糊糊粥呢。哥哥,你给我的三个饼我都用来熬成粥糊糊喝了呢,我自己生火熬的呢,我厉害吧?”

    “眉儿好厉害。”难怪留的柴火没了,柳诚绷紧了脸,摸着她的脑袋道,“嗯,眉儿身子好着呢,不用请郎中。”

    真特么的果然是个弱鸡,连家里的事物都快要典当光了。

    柳诚把背上的布囊放在眉儿身边,然后对秀娘道:“把柴禾给我吧,我来送到厨房去。劳烦你帮我照料一下眉儿,我去找找有什么东西能给眉儿治病。”

    秀娘一愣,等柳城接过了她怀里的柴禾才问道:“大郎还会治病?”

    “只是一点风寒低热,还不算太重,不是大问题。一会儿若是方便,还得麻烦你给眉儿洗个热水澡,泡一泡身子有利驱寒,恢复身体。”柳诚说着便转身去了厨房。

    秀娘听他说得自信,竟有些发愣,感觉这个一起长大的小郎君似乎有些陌生。

    厨房里崔丙已在大灶前生起了火,见到柳城进来,急道:“快快快,火要熄了。”

    柳诚把柴禾放下,取了桶到院子里打了井水来,一边往锅里倒水一边道:“柴火不够,你再去找些,另外再找几块生姜和一些稻米回来,这件事比较急。”

    正在架柴引火的崔丙听得有些怔愣。柴火问题不大,上山去捡就有了,大不了带上柴刀去砍。可姜和米就有些为难了,要上哪儿去弄?不说自己没家没地,就算有,马上种,也得几个月以后才能收吧?买是肯定没钱买的,所以除了去偷,还能有啥办法。

    崔丙看了柳城一眼,他不会是要让自己去偷吧?他说比较急,那就只有去偷了——虽说对于偷偷摸摸这种事情,自己最是熟门熟路,但是过去他不是不让偷的吗?他似乎有一瞬间感觉这个少年正在做着改变。

    “得嘞,我这就去,你看着火。”崔丙有些兴奋地一跃而起。

    柳诚看他蹦着走了,拿起厨房小灶上的小陶罐,到院子里清洗干净了晾着,便走过去在灶前坐下继续烧火。

    这才刚略微缓下来,就感觉浑身上下都还在痛,但是某种意识似乎也正在恢复,是一团很混乱复杂的意识。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里有两个模糊的主体在做着最后的对立、拉扯、纠缠、融合,而其中一方正在步向死亡,但是在其死亡的过程中,这一方毫无疑问地也正在向另一方施加着极深层的影响,要留下痕迹,打下烙印。

    正在死亡的肯定是这具身体的原生意识,我应该是穿越来的,应该是来自未来吧,显然就是所谓的魂穿。但是至于我原来是谁,是干什么的,还没想起来,以后再说吧,也已经不重要了。

    那么,这一世算是我的前世还是今生?

    这附近不知道哪里有冬青树,得折些枝叶回来熬水洗澡泡上几泡,消肿解痛杀菌消炎。要不然这膝盖和混身的血瘀肿痛还有后脑勺的伤口,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好。毕竟这是古代,隋末乱世呀,医疗卫生环境绝对甚忧,搞不好我就得再死一次,死于感染。

    你看,这些土知识原身就没有。

    如果这一趟原身死了,自己又没穿越过来,眉儿只怕也熬不过这一次的风寒之苦,即便是熬过了……只怕也会被村里胡二那痞子拐去卖了,这两年胡二这恶霸已经逼着原身快卖光了家里的田地。

    柳诚盯着灶里跃动的火苗,那根燃烧的大木叭的一声爆闪起了几点火星,火光映动得他的瞳仁里一片赤红。

    路要一步一步地走,事要一件一件地做。毕竟目下身无长物,大丈夫无钱终究是寸步难行。

    正想着,就见到崔丙提拿着个小麻袋溜了进来,柳诚眉角微微一挑,这么快!这家伙确实是个人才。

    崔丙放下手里的几块小碎姜,上面带的泥还有点湿气,麻袋被他扎成了几截,显是装了不同的东西,压低了声音道:“我找到了几块生姜,倒是新鲜,像是昨天刚挖起的,还有大半斤左右的稻米,两斤多粟米,就是稻米像是去年的旧米,没放好,有点糠了,不过不仔细闻不出来。”

    “有就好。”也就你这狗鼻子才这样的好。柳诚也没问他东西哪儿来的,取过两个小瓮,把粟和稻分别倒了出来,“去多找些大柴,再去折些冬青树枝回来,连枝带叶都要。”

    崔丙看着他把麻布袋往火堆里一扔,才愣愣地问道:“啥木头不能烧火,为啥一定要用冬青树?”

    “冬青是要来熬汤洗伤口用的。”柳诚挥手赶他道,“别问,快去,多折些。”

    “那你先把粟米粥煮上,我都快要饿死了。”崔丙出门前还唠叨了一句,“冬青树居然还能洗伤口?”

    柳诚懒得搭理他,把院子里晾着的小陶罐取了进来——没有铁锅——叹了口气,把小灶烧起来,抓了一小把米下去炒匀了,直到散出了炒米的香气,才加上水慢火熬着。

    这边的秀娘闻着厨房里的香气,从屋子里探出脑袋,透过厨窗见到柳城正往大锅里刮姜皮,她张了张嘴仿佛要说些什么,但终究是什么都没说。

    柳诚似乎是感觉到了秀娘的目光,也没理会,只是把去皮的生姜拍碎了扔进小锅里,慢慢地,一股透入脑门的辛香便在院子弥漫开了……

    太阳已经升了起来,阳光落在院子里,暖洋洋的还不太烈。因柳眉儿泡完澡后还是略微有些发寒,柳城便把桌摆在了廊沿下,让她在廊下晒着太阳喝粥。

    “好香呀。”刚泡完澡的柳眉儿出了一身汗,头发湿漉漉的还未擦干,精神还有些萎靡,但就已经被面前摆放的那碗散发着姜味辛香的炒米粥吸引住了,“哥,我好饿。”

    崔丙在厨房里熬着粟米粥,秀娘还在澡房里收拾,柳诚帮她擦着头发,低头看着她眼巴巴的可怜样,只能附在她耳边哄道:“这位小娘子,若是愿意擦干了头发再喝粥,可以在粥里加点盐哦。”

    柳眉儿听得眼睛一亮,抬起头来看着哥哥,刚要叫起来,却见哥哥竖着手指贴在唇上做了个“嘘”的动作,才赶紧小小声问道:“哥哥,咱们家有盐?”

    柳诚冲她点点头,转身小跑进屋,打开了布囊,才惊觉过来:这盐居然发黑,是黑盐?黑盐属戎盐的一种,很可能是官盐中人私盗出来卖的。毕竟大隋日薄西山,官吏的治理日益怠倦,你不伸点手都对不起自己——靠山吃山嘛。

    不过无所谓了,这个年代能有盐吃已经是造化了。因为这年代的盐比粮食贵了超过十倍甚至几十倍,能有点盐份摄入,己经是不容易的事了。

    柳诚一时也没多想,只捻了一小掇黑盐放在手上,回到院子里,伸出手往柳眉儿面前一摊,问道:“小娘子,要不要加点呢?”

    柳眉儿看得整张脸都亮了,喜笑颜开,鸡啄米似的点着脑袋:“要要要。”

    “那么得先擦干了头发再喝粥,让头发这么湿漉漉的地捂着,风寒会加重的。”柳诚开始谈条件了,得用怀柔手段,“而且粥还烫着,说不定待你擦干了头发,温热便刚好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那一天〕〔朱寿〕〔npc误入游戏中尽情〕〔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我在华娱那些年〕〔大秦:开局签到十〕〔不断作死后我成了〕〔和前任他叔联姻后〕〔告白〕〔穿书后我又把男主〕〔重生年代之发家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