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唐陟 第8章 不似人间(上)
    第8章 不似人间(上)

    “五月了啊……”

    柳诚长长地透出一声叹息,但是却还是吐不尽胸膛里积聚的混浊,虽然是终于确认了某些事物,但心底里的惶恐却并没有减低反倒是愈加的深了。

    终于在天空中找到了毕宿五和呆在它旁边的火星。虽然说时隔一千多年,天空上面星图的变化应该不大。所以,地球应该还是那个地球,但世界却未必还是那个世界。

    柳诚在廊下坐了一夜,晨间还进屋帮柳眉儿重新又盖好了衾布。直到远方旭日升起,和煦的阳光拂散了晨霜寒露,但都未能化开他面上的冷清。

    虽然说已经确认了自己穿越之后所处的空间,但前天那一夜月华大盛,发生了什么?照现在的情况看,大概率不只是自己一个人穿越了。而且想想那个伏地趾行的祁老三,穿越过来的竟然还有一些兽类牲畜?

    山沟中死的五个人,来了两个,还有三个,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情状。

    这环境很混乱很恶劣啊。

    柳诚甩了甩脑袋,没有把心底里的沉重甩掉,反倒是感觉脑袋还是有些晃荡,平衡感十分欠缺。坐在廊下呆了一阵,感觉总不是个事,好像手脚放在哪里都没摆对地方。于是过去把角落里的竹筒都收集起来,到厨房里把锅里的白盐都装入了竹筒里,只装了不到两个小竹筒。

    柳诚摇摇头,得继续找事情做,于是走进厨房开始炒米熬粥。

    他一边装作忙碌的样子一边想着要尽快进城一趟,最好是今天能够成行。但是眉儿尚在病中,一时却不能远离,而且据秀娘所言,隔壁的下济村又闹盗匪了,所以更是让他纠结,不敢再把眉儿独自放下,以免酿成千古恨。

    门响了,很急促,而且粗鲁,是用捶的。

    柳诚正在烦躁,对这么不开眼的人并不想理会,所以只是听着。近年来,找上门来的几乎都不是什么好人,现在他更不想耗费精神去应付这些人,但是他听着听着,却皱起了眉头。敲门声慢慢弱了下来,节奏也乱了起来,然后便停止了。

    敲门的声音停了,他反倒是不放心了。摆弄了一下炒米的柴火,用炭灰压下住了火势,先让它温着,然后才很无奈地过去把大门打开。

    门前的村道静悄悄的,阳光几乎充塞了每一个角落,却依然让人感觉是阴沉沉的。

    一个人浑身血污地躺在自己门前的石阶上,身上有多处伤口。割伤的、抓伤的、刺伤的、砸伤的加起来足有五六处之多。有一道割伤或砍伤是在肩膀上的,深可见骨,被敲得血肉模糊的左胳膊拖在阶下,腹间还被插进了一根灰白色的断刃。

    “胡二?”柳诚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纵然自己是穿越过来的,不是那个被他欺负得家业破败的小孩子,但也是耐不住心头冒出了一阵快意。

    “救我……”本来正在渐渐变得迷糊的胡二听到有声音,精神抖然一振,口中含混地喃呢着,双眼已经无法聚焦。

    “怎么搞成这样,是遇到恶人了?”柳诚低头看着他,没有半分愧疚或同情,问道,“可是什么样的恶人才能把你搞成这付鬼样子?”

    “下济村……死了很多人……那里有鬼……”胡二根本就不在乎他语气里为什么没有半点惊惶失措,反倒是有着十分的快意,只是在恐惧地胡言乱语着。

    柳城一下子就听明白了,冷笑道:“你才听说前天晚上下济村遭了盗匪,几近灭村,昨天晚上就赶着过去发死人财了?怎么,看你这付模样,可是捡了个大漏了吧?”

    然而他的这份神态却是做给了瞎子看,胡二的脑袋已经开始缺氧,压根就没听懂他的讽刺,口中只是迷糊地又道:“救我……”

    一股凉风在脸上拂过,柳诚感觉到了些东西,他抬起头望向前方。

    在他目光的尽头,婷婷袅袅地立着一个身穿青衣的小女孩。是真正的麻布粗衣,只十三四岁,虽说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模样,而且看上去还是有些饥瘦,眼圈积瘀般的发黑,唇上还泛着一片被花瓣汁液掩饰过的仿佛枯萎也似的苍白,但是她站在那里还未有动作,便是一付似是要飘逸飞升的样子。她的衣着似乎重新整理过,不是现时的寻常穿着打扮,虽然青衣裰补,但是却另有一种异样的结构和审美,就连腰间的裙带,打结的方式都颇为独特,是他从未见过的结法,有着另类的纤巧飘逸美感。

    明媚的晨曦里,仿佛荒芜了的村子一片幽静。这个浑然不似人间模样的小女孩怀里抱着一只小白兔,小心翼翼地站在那里挺立着,正在用一双和那只小白兔一般无辜纯良的眼睛看着他,或他们。

    气质果然很重要。柳诚一瞬间被那女子的目光晃了一下眼睛,不由得伸手在自己面前来回拭拂了几下,才对胡二冷冷地说道:“你把盗匪都招到我家来了?”

    胡二的眼神已经没法再集中焦距,但是仍被他这句话吓得一哆嗦:“追……追来了!”

    柳诚的眼睛在女孩和胡二身上打了几个转,才叹了口气道:“知道为什么你能这么大老远跑回平济村来吗?你以为是你的幸运?不是,是他们故意让你给他们带路的。”

    胡二已经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只是抬起头,脸上的神情涣散,只是无力地喃呢道:“救我……”

    “腹间的刺伤已破裂了脾脏,没救了。”柳诚看着他认真地说道,“那刀若是没断在你腹中堵住伤口,或是当时持刀的人只要横刀一绞,脏器碎烂,你早就死了。所以你能多活这几个时辰,已经是幸运。”

    “你懂个屁!”胡二终于振奋了一点精神,那双眼混浊无神的眼睛抬了起来,没有焦点地循着声音向他移了过来。

    “你说得对,所以你该去找个郎中,找我有个屁用。”柳诚对于他的愤怒毫不介意,只是抬头朝那青衣女子示意道,“小娘子,这是你送过来的?你请自便。”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塞一天冰块不可以〕〔仙医佳婿〕〔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上门王婿叶凡〕〔美漫从五级变种人〕〔我杀怪就能变强〕〔我儿明明是纨绔,〕〔网恋需谨慎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