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打怪能加生命上〕〔分支线〕〔精灵:开局御龙之〕〔位面超市〕〔这个梦境很有趣〕〔老婆参加节目,我〕〔恒帝〕〔直播:艾泽拉斯〕〔莽穿岁月〕〔王者荣耀之王者归〕〔李二狗的超凡人生〕〔穿书后男主每天都〕〔从统御魔神开始斩〕〔都市冥王归来〕〔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网游之命轮之主〕〔科技之锤〕〔误入老年旅游团,〕〔从笑傲江湖开始横〕〔阴人诡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回到清朝做盐商 第二三七章 暗子
    三人在大上海舞厅的一个小房间内敲定一个国际雇佣军公司未来的发展规划。

    是的,今天见面的地方就在大上海舞厅。这里的人流复杂,最不容易引起他人的怀疑。

    最重要的是这里是淮海军情报部在上海的一处重要据点。

    董书恒到了这里,都是白玫瑰亲自安排,保密的工作也是由她亲自负责。

    对此,董书恒还是放心的。

    董书恒只是不想让那些外国人知道长江安保跟淮海军的瓜葛。

    要知道,现在在上海的美国公使麦莲可是跟淮海军有仇。

    他一上任就在日本吃了淮海军的大亏。这个仇他可是一直记在心中。

    他去挑唆英法找中国人换约,想以此给淮海军制造麻烦。

    只是英法一反常态,竟然自降身价跟中国人搅和到一起去了。这让麦莲不仅仅感到不解,同时也感到愤怒。

    英法这里行不通,麦莲又盯上了在上海拥有很大影响力的长江安保公司。

    他并不知道长江安保是淮海军的产业。

    其他洋人也不知道,华尔被招进淮海军之后基本上都呆在军校那边,没有公开露过面。而且是远在偏僻的高邮,洋人根本就到不了那个地方。

    而且华尔是在淮海军控制上海之前就在上海建立了长江安保公司。

    麦莲拉拢华尔实际上是想通过华尔手中的力量来给淮海军制造麻烦。

    因为华尔是一个美国人,长江安保也是在上一任美国驻清国公使的帮助下建立的。

    至于知道华尔真正身份的约翰·塞纳跟麦莲根本就不是一个阵营。而且现在约翰·塞纳已经回到美国去了。

    华尔这次将安保公司迁往洛杉矶正是要利用麦莲最近对自己的拉拢。

    从麦莲这里获得的鉴定手续对于长江安保在美国开展业务非常的重要。

    董书恒跟二人商量好了事情已经很晚了,便留在这边休息。

    这些事情白玫瑰自然会帮董书恒安排的妥妥帖帖。

    梁晓茹现在依然是大上海舞厅最红的歌手。

    没办法,人家不仅仅是靠脸吃饭,同时有着深厚的唱功。

    优秀的女人总是能够引起男人的占有欲。

    有人愿意出十万两的高价买断梁晓茹与大上海舞厅之间的合同。

    淮海军管辖区内是不允许蓄奴的。以前的卖身契全部都废除了,取而代之的是雇佣合同。

    至于有的人与家仆名义上签了雇佣合同,实际上还是跟以前使用奴仆一般,这个淮海军是不管的。

    但是主家如果随意地打骂雇工则是违法的,要受到警察局的处罚。

    如果涉嫌犯罪了还要受到法院的审判。

    虽然面对很多的诱惑,梁晓茹还是洁身自好,还好在大上海舞厅这里没有人敢对她用强。

    那些想胡作非为的外地客商无不在这里碰的头破血流。

    梁晓茹对白玫瑰非常的重要,已经算是白玫瑰的心腹了。

    所以她自然是知道董书恒就在大上海舞厅。

    她央求着白玫瑰安排她跟董书恒相见。

    白玫瑰觉得梁晓茹是想向董书恒自荐枕席。认为这是一件事邀功的好事情,像梁晓茹这样的姑娘哪个男人不想要啊?

    于是她就跟董书恒提了这么一下。

    对于梁晓茹,董书恒的印象还不错。毕竟人家也算是自己的下属。

    他也很喜欢梁晓茹唱的歌。那个女孩不仅是外表还是声音都给人一种清纯的感觉。

    但是董书恒感觉这个梁晓茹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刻意地亲近自己。

    这样让董书恒觉得她是一个有侵略性的女人。

    董书恒觉得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自己很有可能会把持不住。

    如果要是在以往就算了,把持不住也没啥。但是,十月份他和魏玉珍的婚期就要到了,现在可能还要加上一个杨兮妹。

    魏玉珍不仅给自己安排好了二奶,甚至连三奶都引荐了。

    董书恒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要是再跟外面的女人有瓜葛,在良心上有些过意不去。

    不过董书恒也没有完全回绝,只是让白玫瑰转告梁晓茹,等他有空的时候会去听她唱歌,到时候再给她指导。

    董书恒不知道他的一次自律的行为,救了自己一命。

    那边梁晓茹得到回应,只是在脸上露出了点点的失望之色。

    在白玫瑰看来,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上海这边有一个手艺很好的盘发姑娘,经常会来帮梁晓茹盘发髻。

    她不仅帮梁晓茹盘发,也给舞厅的其她姑娘盘发。时间一久,大家就都认识这个叫做芸儿的姑娘。

    芸儿每次都穿得很朴素,据说她的家境很不好,父母都卧病在床,所以才出来帮人家盘发赚钱。

    这样的家境加上她穿着朴素,人也长得一般,嘴巴却特别甜,所以舞厅的姑娘都很喜欢她。

    每次她进出舞厅都能很自由,没人会盘查她。

    即使是做情报工作的白玫瑰都没有看出这个姑娘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董书恒一早就离开了上海,没有专门留下来听梁晓茹唱歌。

    他只是说下次,又没有承诺什么时间。

    梁晓茹今天却有些心神不宁。白玫瑰觉得她可能是因为没能得到总统的临幸,心中失落,还特意去安慰了几句。

    看到芸儿过来帮晓茹盘发,白玫瑰就离开了梁晓茹的闺房。

    白玫瑰离开后,刚刚还满脸和煦得如同一个邻家姑娘的芸儿突然面目变得阴鸷起来。

    如同一个纯情少女瞬间黑化,这样的场景让人看到一定会感到毛骨悚然。

    梁晓茹的身子一个机灵,把头埋在胸前,双手抱着前胸,肩膀前伸,仿佛想用自己的身躯将头给包住。

    “云司饰,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不知道他为何不见我,昨晚他明明没有带女眷。”

    “哼,我就没见过不偷腥的猫,你应该从自己身上的找原因。不要找这些没用的说辞,而且你说给我听也没用。”

    “总管对你的办事效率非常的不满,我只是个传话的人,你求我是没有用的。”

    “看看这个东西吧!”说着这位芸儿姑娘从自己放工具的木匣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木盒子,伸手递给了对面的梁晓茹。

    这个盒子的形状看起来有些像棺材。

    此时的梁晓茹脸色苍白,梨花带雨,再没有之前楚楚动人的样子。

    她纤细白嫩的双手颤巍巍地接过这个小木匣子,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头弥漫。

    她将木匣捧在身前,却始终没有勇气打开。

    那位所谓的芸儿姑娘,放下提在手上的工具箱,来到了梁晓茹身体的一侧。

    她伸出一只手在小木匣子上一拨,木匣子就打开了,里面赫然放着一根手指。

    这根手指比成人的要小,表面的皮肤稚嫩一看就是一个少年的手指。

    “啊……”梁晓茹刚要惊叫出声。云司饰就飞快地将她的嘴巴给堵住了。这速度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的,至少要是练过功夫的。

    梁晓茹的嘴巴被堵住了,发不出声音,但是两只眼睛却瞪得圆圆的。

    原本白皙的眼球之上瞬间充满了血丝,仿佛这对眼珠子要爆开了一般。

    “我警告你,不要发出声音,总管说了,这次只是警告你一下。所以只让他少了一根手指。”

    “你看这切面多么的整齐,这是宫中那些老师傅的手艺,速度快的很,你那个宝贝弟弟不会有多大的痛苦。”

    “但是,下一次就是他的一只胳膊了。总管不会杀了他的,要是你的事情办不好,总管会让他受尽痛苦。”

    “真搞不懂,你那个弟弟都已经是太监了,你还要保着他干什么?竟然还为了他进宫。”

    “哼,贱货,你有今天都是你自找的。”那个女人狞笑着说道。

    梁晓茹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顺着脸颊流到了云司饰的手上。

    云司饰一脸的嫌弃,见她好像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才慢慢地松开了自己的手。

    “你最好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像你这样是办不成大事的。如果你不想你那个宝贝弟弟受罪的话,就要学着变得冷酷一些。你就是一个裱子,不要把自己当做一个好女人。”云司饰的话似乎有了作用。

    梁晓茹吞咽了两下,又做了一个深呼吸,终于忍住了哽咽。她轻轻地拿起来房间中的一块湿毛巾,将自己的脸擦拭了一下。

    “我知道这个董书恒会在十月份的时候结婚,到时候我们应该会有机会,他的婚礼上肯定会有演出,到时候我会想办法过去。”梁晓茹声音平静地说道。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

    “嗯,很好,就该这样,他的新婚夫人肯定需要有人帮着装扮,到时候,你帮我带过去,让我帮新娘盘发,到时候我们两边一起行动。”云司饰的反应很快,立马就完善了梁晓茹的计划。

    “你放心,只要你完成了计划,总管肯定会放你们姐弟俩自由。总管要是说话不算话,哪里来的威信统领这么多人,是不是?”

    梁晓茹点了一下头没有继续说话。

    “芸儿姑娘你来帮我补一下妆。”梁晓茹又恢复了平时高冷的样子。

    “是,梁小姐,您请做好。”这个芸儿姑娘也瞬间变回了原来的那个样子。

    此时在扬州文昌阁旁的大博物馆中,一个少年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他很喜欢现在这个工作,每天跟这些文物宝贝打交道。

    早上起床后,他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这里的东西按照名册对上一遍。

    虽然他都要将这些东西都给背下来了,但还是一件一件的对着名册数,生怕有一点点的遗漏。

    白天如果有人来参观的时候,他就会担当起讲解员的角色。

    这个博物院中不止他一个讲解员,但是他肯定是最受欢迎的一个。

    虽然已经到了变声的年纪,但是他的声音依然像一个儿童那样清脆。

    很多参观的人都对他的声音,还有这个孩子始终带在脸上的微笑印象深刻。

    高兴喜欢这里的生活,在这里所有人都喜欢他尊重他。而且大家都不知道他是一个有缺陷的男孩。这让他的心中没有了负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无限辉煌图卷〕〔全球诡异时代〕〔明日星程〕〔重生从不做备胎开〕〔梅府有女初成妃〕〔开局签到万年道心〕〔封神:我,人皇帝〕〔没人比我更懂气运〕〔戏精王妃苏汐月凤〕〔对不起,将门女配〕〔误入歧途苏玥〕〔秘战无声〕〔从傀儡皇子到黑夜〕〔末日拼图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