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专科生自立〕〔当龙王传说回到八〕〔民调局异闻录之最〕〔正义的使命〕〔镇妖博物馆〕〔每天被迫和九千岁〕〔协议结婚后热搜爆〕〔开局夺舍大长老〕〔夜的命名术〕〔合道〕〔嘉佑嬉事〕〔我的武功带光环〕〔海上升明帝〕〔不让江山〕〔我在1982有个家〕〔欢想世界〕〔仙王奶爸〕〔墨桑〕〔百炼飞升录〕〔写轮眼中的黑夜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回到清朝做盐商 第三〇〇章 北上
    想到此处,罗大纲愣在了原地思考了不到一分钟。

    “走,我们去西门。”罗大纲对身边的亲兵吩咐道。

    这些亲兵大都是跟着罗大纲从尸山血海中杀出的老卒,对罗大纲的话言听计从。

    东门和北门既然已反,自己现在过去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罗大纲当年虽然以武勇著称,经常冲锋陷阵。

    但是他出身江湖,见多识广,是个有脑子的武夫。

    既然已经如此,何必还去白白送死。

    为今之计应该接上天王世子,召集南门和西门的弟兄,突围出去。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太平军一路从广西打到江宁,转战数千里,深得流窜的精髓。

    回到府衙前的大街之时,罗大纲正好碰到了刚才派出去接洪天贵福的罗浩。

    “怎么了,人呢?”罗大纲见到罗浩在那里一脸沮丧的样子,心知不好。

    既然是罗浩那厮反了,定然是将世子掳走了。

    罗大纲不傻,洪天贵福送到清廷的手中那就是一件泼天的大功劳。

    黄浩那样的小人,怎么回放弃这样的机会呢?

    算了,由他去吧,老罗对他洪家已经仁至义尽了,罗大纲在心中想到。

    果不其然,罗浩哭丧着脸说道:“世子人不见了,有下人说是被几个贴身的女官侍卫从偏门带走了。”

    “算了,由他去吧!”罗大纲沉声说道。

    现在罗大纲要为自己手下的弟兄考虑一下了。

    罗大纲当即派人去南门处传令,让南门的守兵放弃南门到西门外汇合。

    罗大纲知道西门外必然有清军堵截。如果不能集中到一定的力量的话,他们未必能够冲的出去。

    远处的喊杀声越来越近,罗大纲必须在后方敌人追来之前赶到西门。

    本来想让手下将库中的粮草带上一部分,但是现在显然是没有时间了。

    带着手下的亲卫,罗大纲一路赶到了东门。

    还好西门还在,城外的清军也没有攻城。

    随即罗大纲将东城的守军集结在了城门之下。

    士兵们大都蒙在鼓中,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罗大纲现在也没时间解释,甚至连动员鼓舞士气的时间都没有。

    他让人收集了城门囤积的物资,直接下令向城外攻去。

    出了西门他有几条路可以选择,南下南阳,西去河南府或者北上穿过河南府西部的嵩山进入太行山区。

    向东的路已将完全堵上了,南洋和汝州之间多是险山关隘,不一定穿插得过去。

    西去河南府的路也不通,他先前就是从那里退回来的。

    所以他只能选择第三条路,北上太行去加入飞燕军。

    对于江苏天地会的邀请,罗大纲本来是不屑一顾的。但是现在却成了他保命的最后一根稻草。

    西门外静悄悄的一片。此时夜幕已经完全降临,城门外弓箭射程之外,清军点燃了大量的篝火,照亮了出城的必经之路。

    但是却见不到一个清军的影子,罗大纲知道,那些人一定是躲在火光照不到的地方。

    自己要是出城突围必然要穿过篝火的区域。

    到时候清军就可以躲在暗处放箭、打枪。

    那么冲出去的太平军就成了靶子。

    “弟兄们,清军就躲在火堆后面的阴暗处,等下我们快速冲出去,跟他们近身肉搏。”罗大纲担心手下遇到未知的危险会产生慌乱,索性就将清军的打算告诉士兵们。

    太平军的刀牌手举着盾牌走在最前面,其他人紧跟在刀牌手的后面。

    大家陆续出了城门,在城外列阵。

    清军显然也是躲得远远的,甚至连太平军在城外列阵都没有敢上前攻击。

    罗大纲也不准备再等待南城的士兵了,他已经隐约能够听到后方的喊杀声。

    “冲啊,杀出一条活路!”

    “冲啊……”喊杀声一起响起,仿佛喊声可以帮助士兵们冲破黑暗,冲销对黑夜的恐惧。

    当太平军的士兵冲过火堆之时,黑暗中响起了箭矢“嗖嗖嗖”的破空声。

    随即,零星的火枪声响起,黑暗中亮起点点火光。

    一直隐忍待发的清军开始射击了。

    虽然太平军的士兵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箭矢依然造成了大量的伤亡。

    临时凑在一起的刀牌手数量太少,能够当下的箭矢数量有限。

    跟在队伍中央的罗大纲举起自己的大刀大声地给身边的士卒打气。

    太平军士卒再次加快了脚步向前冲去。

    很多人冲进了黑暗之中。

    “噗噗噗……”一声声金属入肉的声音传来,伴随着士卒的惨叫声。

    也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自己人的。

    越来越多的太平军冲进了黑暗中。

    现在大家公平了,全都看不清楚。

    士兵们胡乱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一些火铳手向黑暗中射击,也不管有没有打中自己人。

    黑暗中,罗大纲高声喊道:“弟兄们向前冲过去,不要缠斗。”

    不是对眼前的敌人胆怯,而是后面的敌人渐渐逼近了。

    罗大纲已经判断出了黑暗中的敌人兵力并比不上自己的。

    但是黑暗中乱杀一气,也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还不如冲过去。

    说着罗大纲带着紧紧聚在他身侧的亲兵营。从战团的一侧绕了过去。

    在黑暗中,罗大纲也不能完全控制自己手下的士兵了。

    只能听天由命,能跟上一个算一个吧。

    罗大纲没精力去清点手下有多少人,他带着跟着自己的士兵冲过了西门外的清军一路狂奔,然后在一个路口转而向北。

    他记得那太行山的使者说,进入到太行山的周边,就能联络到他们。

    南门的守军最终没能逃出来。黄浩在攻城开始的第一时间,就带着投靠自己的人杀到了南门。

    趁着对方不知道,杀掉了忠于罗大纲的守将,收编了南门的士卒。

    清军占领了四座城门之后,将整座汝州城封锁了起来。

    赶来的清军都是外地的来的客军。在这乱世,客军入城必然意味着劫掠,客军打完仗就走,劫掠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当天晚上清军以及一些投诚的太平军在城中大肆搜索罗大纲余孽。

    当然,这只是一个借口。

    战争打完,这些没有纪律约束的军队总是会将羸弱的百姓作为自己的发泄对象。

    一户户百姓家的宅门被踹开。凶神恶煞的清兵冲进民宅,四处搜索,百姓只敢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啊!”一声女人的尖叫声响起。一名清军小头目,拉着一个女人的头发来到水缸边。

    那女人穿着老妇人的衣裳,脸上抹着锅灰,看不出容貌。但是纤细白嫩的手腕出卖了她。

    那个头目将一瓢冷水泼到女人的脸上,洗去锅灰,露出了一张少女的脸。

    “哈哈哈,还是个雏儿,这点小伎俩也想逃过爷爷的法眼。”

    说着不顾那少女的挣扎踢打。将她扛在肩膀上向房内走去。

    一个中年男人手举一把菜刀冲了过来。

    “畜生,放了我闺女,她才十二岁啊!”

    那小头目看也不看这个中年男人,他身后一个拿着红缨枪的清军,向前一个突刺,长枪准确刺进了这个中年男人的胸膛。

    完了,还用双手旋转了一下,猩红的鲜血的顺着红缨滴下。

    “十二岁好啊,爷爷帮她开瓢。那小头目对着依然没有死透的中年男人狞笑着说道。

    “干的不错,等会儿爷爷玩好了就让给你们玩。”那人又对手下们说道。

    不一会儿房间中传来少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以及小头目的狂笑声。

    这个夜晚,汝州城化成了地域,恶鬼遍地行。

    ……

    罗大纲一路向北逃窜,最后能够跟在他身边的人不过数百,大都是他的亲卫老卒。

    他们一路上走小路,抢劫了几户乡村地主,获得了一点补给和衣物。

    寒风凛冽,罗大纲和手下一路奔行,有的弟兄们生病了,罗大纲就留点盘缠给那些人让他们化妆成流民找地方治病,以后要找自己就到太行山来。

    就这样跌跌撞撞,此间还遭到清军的追杀。

    终于逃到了山西境内进入泽州府,这里已经是太行山的边缘,在这里罗大纲遇到了太行纵队的人。

    河南那边发生的事情通过情报部的情报人员传到太行纵队的总部。

    正在此处的董书恒非常惊讶,他没想到太平军在河南竟然被自己人给出卖了。

    听到黄浩的这个名字,董书恒才了然。

    现在在董书恒的眼中黄浩已经只是一个小人物,如果不是遇到这件事情,董书恒怕是都要将此人忘记。

    没想到此人竟然还活着,真是个打不死的小强。

    罗大纲向北的逃亡的消息也被情报人员传了回来。

    泽州的那边接应的人,自然是董书恒在这边派出去的。

    罗大纲一行人被接到这了黎城,这里是山西潞安府的辖下,也是太行纵队西南面的桥头堡。太行纵队第一团的驻地就在这里。

    此时的罗大纲还有手下看起来就像一群叫花子。他们的人太少了,就连沿途的县城他都打不过。

    尤其是在河南境内的时候,接连遭到了清军的追杀。英桂似乎对他恨之入骨,在北边四处设立关卡,就为了抓他。

    罗大纲只能钻小路走,甚至为了躲避哨卡翻山越岭。

    见到了飞燕军的人,他才放下心来。

    根据罗大纲当初得到的消息,这伙飞燕军的实力很强,以前是安徽北边的捻军,后来窜入太行山区。

    多次击败了清军围剿,甚至一度攻占了保定府城,让飞燕军一时名声大噪,各路豪杰来投。

    这伙人的头领似乎是一女子,所以他们这只军队自称“飞燕军”。

    罗大纲还知道这支军队与江苏天地会有关。

    他也是天地会出身,所以这次逃出来,他才会想着来投奔飞燕军,至少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的。

    罗大纲一行人被带到了黎城安置,这里在飞燕军的管辖之下。

    因为罗大纲在入城之前在城外的险要处看到了哨所。

    还有军人站岗的卡口,那些军人穿着黑色的短打军服,显得非常精神。

    他们身上背着火枪,那火枪罗大纲似乎见过。

    罗大纲想了一想,记了起来,这种火枪跟淮海军用的一样。

    作为一名将军,跟敌人打仗的时候必然会格外地注意对方的装备。

    罗大纲突然在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想法。

    这些人似乎只是军服的颜色跟淮海军不一样。

    其他的地方越看越像。

    进了黎城,罗大纲被带进了一个军营。

    路上的时候,罗大纲还特意看了一下城内的景象。

    这里给他的感觉就是有秩序。

    虽然是冬天,但是城内的商铺都开着门,茶馆、酒楼里面还有人在进进出出。

    甚至在进入哨卡的时候,罗大纲甚至还看到外面有商队在排队进来。

    罗大纲看的没错,太行纵队这里的产的铁器、陶瓷等东西确实跟外面交易。那些商队都是周围州县的。

    周边的府县根本不敢真的封锁太行纵队。因为他们经受不起太行纵队的报复。

    不过太行纵队也只是占领了山区的一些县城,一般不向外扩张。

    就这样,太行纵队与周围的朝廷地方官府之间达成了一种默契。

    如果要是完全与外界隔绝的话,不可能保持这种繁荣的景象。

    当然这也跟军政府规范的管理模式息息相关。

    每个地方的军政府都是将繁荣当地经济、增加粮食产量作为两项重要的任务来抓。

    所有的商贾,只要进入了淮海军的地面儿,就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尊重。

    包括军政府,都是发自内心地尊重商人。当然,前提是你遵守淮海军的法律。

    只是看了街面上的景象,罗大纲就能够看出这个地方的管理水平如何了。

    罗大纲一行人被带入军营,洗澡、吃饭,每个人都发了一身新衣服。

    柔软的衬衣,厚实的毛衣,还有及膝的棉大衣,穿在身上真是舒服。

    生病的还有郎中来帮着看病。不过罗大纲无论问接待员什么问题,都没有的得到直接回答,尤其是问道如何安置他们时。

    那人只说送他去总部,会有人跟他谈,说及其他就缄口不语。

    休息了一天,吃了几顿饱饭,罗大纲感觉有精神多了。

    这里军中的伙食也让罗大纲叹为观止。罗大纲还看了普通军士的伙食。他们竟然每天有肉吃,虽然大部分时间是海边产的咸鱼,但那也是肉啊。

    一辆马车来到了军营,接上罗大纲。

    他的兄弟们都留在了这个军营。

    一个人过去?

    罗大纲的心中本能地有些抗拒,但是看着周围接待他的那些士兵,全部都是荷枪实弹。

    罗大纲突然有种自投罗网的感觉。

    但是,现在他似乎也没有能力反抗了。

    只能赌一把了。对方只要不是跟朝廷穿一条裤子的,那就至少不是自己的敌人,至于对方真正属于哪个势力,他在心中也有了一个猜测。

    坐着马车在山路上行进,罗大纲竟然不感到颠簸,一方面那车轮子似乎是软的,罗大纲知道那是橡胶做的。

    以前天京就有这样的马车,而且罗大纲还知道这是淮海军生产的。

    另一方面,透过车窗,他看到原来山间的路都是平的,就像是一整块石板。不对,这似乎叫水泥。

    这个东西淮海军也是允许向外售卖的。

    车子走了好久,终于进入了一个山谷。

    这地方可真是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啊!

    而且这山间的谷地还可以耕种并且有水源。

    只要将山口一封锁,敌人很难攻得进来。

    被封锁在谷内的人也不会断粮断水。

    要是自己当初打到太行来就好了,封住各处山口,就能安心在山中发展生产。

    进可攻,退可守!

    真是一个风水宝地啊!

    想着想着,马车将他带进了一个小镇,带到了一处院子。

    ps:罗大纲是太平军中少有的英雄人物,可是历史上并没能得到重视,又牺牲的过早,不然历史上必然会留下他更多的笔墨。

    现在虽然是两更,但是都是近五千的大章。顶之前三更了。所以独孤没有偷懒!独孤是个勤劳的小蜜蜂!嗡嗡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阴门诡录〕〔超神学院:开局穿〕〔星陨之最强系统〕〔偷香(杨羽)〕〔非诚勿扰〕〔猎谍〕〔人生副本游戏〕〔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