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虐渣手册〕〔刚毕业校花逼我吃〕〔我的女徒弟实在是〕〔修仙界的斯文败类〕〔斗罗之神皇时代〕〔我不是医神〕〔错爱成婚:陆少,〕〔大秦祖龙偷看我日〕〔都市全能奶爸〕〔我真不是绝世高人〕〔游戏具现:我的仙〕〔穿书末世之我是金〕〔药神医妃:病娇王〕〔现世修真传奇〕〔重生股神系统,我〕〔从木叶开始逃亡〕〔重生年代小福妻火〕〔战龙医婿〕〔团宠福宝六岁半〕〔重生后傅总每天都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回到清朝做盐商 第三〇一章 董母教子(过百万字求票!)
    在院子的门口一个年轻的男子站在那里。

    他看起来就是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剑眉星目,棱角分明,倒是长了一张好面皮。

    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的文士,一身青色短衣,面像斯文。

    几名卫士站在边上,看似没有章法,实际上将他保护的严丝合缝。

    身为一个练武之人,罗大纲能够感受到这些人都是练家子出身。这是武者之间的直觉。

    为何派一个毛头小子来接自己?

    莫非是那飞燕女侠的相好?

    罗大纲在心中猜道。

    “罗将军,你好!”罗大纲下车后,那人笑着伸出了手。

    似乎又想起什么,收了回去,改为拱手。

    罗大纲也拱手还礼。

    “罗某多谢飞燕军收留,不知道阁下尊姓大名。”罗大纲客气地址问道。

    “罗将军,先到里面坐,我们再谈。”

    董书恒没有回答而是先将人带到了太行纵队总部的接待室中。

    落座之后,魏玉祥给二人各倒了一杯茶,然后退到了一边。

    罗大纲从下车就在猜测此人是谁,他看起来虽然年轻,但是他说话时的气质却非常成熟。

    还有举手投足间那种上位者的姿态,这些都是长期形成的。

    那么此人究竟是谁?

    罗大纲并没有直接跟淮海军打过交道,也没有见过董书恒。

    很难联想到这样一个年轻人就是淮海军手握重权的那位总统。

    “罗将军,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就是淮海军的总统,董书恒。”

    纵然是早有猜测,这个飞燕军跟淮海军脱不了关系,但是听到董书恒介绍自己之后,罗大纲还是充满了震惊。

    不是因为证实了飞燕军就是淮海军的猜测,而是因为竟然是董书恒第一个来见他。

    这个董书恒不是应该在天京吗?哦,现在应该叫江宁了。

    “董总统,莫不是要拿了罗某。罗某现在身陷董大人手中,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罗大纲摆出了一副油盐不进的姿态。

    “哈哈哈,罗将军,何出此言。”董书恒大笑道。

    “哼!董大人灭我天国,与罗某有不共戴天之仇,又为何要哄骗罗某到此。不会只是为了羞辱罗某的吧。”

    “罗将军,不要激动,请听我说。”董书恒将太平军内讧,杨秀清请求淮海军支援。

    最后董书恒带兵平叛,接受东王府一系投诚,讲了一遍。

    “罗将军,事情就是这样,我从来不仇视你们太平军,我甚至没有杀过多少太平军的人。但我对你们推翻满清并不看好。”

    “董大人又如何知道我太平军不能推翻满清呢!”

    “哼,从他们几个高层的内讧就知道了,罗将军你们在外面跟清军打生打死。高层的几个王却在那里争权夺利,你觉得这样一群人能带领太平军击败满清吗?”

    “试问罗将军,太平军如何取胜?天京事变,无论谁赢谁输,你们太平军都将元气大伤。到时候,你们再与满清继续打拉锯战?”

    “最后岂不是便宜了洋人。哦,对了,罗将军也是跟洋人打过交道的。”董书恒指的是罗大纲在镇江接待过英国使者。

    “罗将军应该知道洋人对我华夏的觊觎之心。像你们那样跟清军消磨下去,只会让华夏元气大伤。到时候的结果就是,我族百姓要被洋人鱼肉。罗将军希望看到那一天吗?”

    罗大纲有些意动,但还是不肯就这么服软:“哼,这只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罢了。”

    “罗将军,有很多事情,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详述。”

    “我想问一下,罗将军当初带着广东天地会的弟兄加入太平军是为了什么?”董书恒反问道。

    “自然是推翻满清朝廷,救万民于水火。”罗大纲没好气道。

    “是啊,可是呢,太平军推翻不了满清,也救不了万民。”

    “远的我就不说了。罗将军可知道现在汝州如何了?”

    “汝州既然已丢,自然是被清妖占据。”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罗将军,你们既然占了汝州,自然要为汝州百姓负责。可是罗将军,您是退出来了,可是汝州百姓却遭殃了,清军入城后跟叛变的太平军大索全城,奸淫掳掠,现在汝州城几乎成为鬼蜮。”

    罗大纲听了董书恒的消息,双目赤红。脑海里自动补充了那时的画面。这种事情清军是做的出的,但是他没想到自己原来的手下也做了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他可以反驳说那不关他的事,但是这话没有说出口。他知道自己的辩解太过苍白无力。

    董书恒说的对,攻城掠地的是他。如果他没有占领汝州,百姓虽苦,但至少还能活的下去。

    他占了汝州却没有能够保护那里的百姓。他未杀百姓,百姓却因他而死。

    罗大纲陷入了沉思。一旁的董书恒没有继续说话,留给罗大纲思考的时间。

    像罗大纲的这样的人,说好听点叫做执着,但是执着的人往往也更加固执。

    要是让他转而投向淮海军,他没办法一下子就说服自己。

    在他心中还将淮海军当做了敌人,毕竟当初攻进

    只有让他自己想通了才行。

    过了一阵子,见到罗大纲的眼中渐渐回神,董书恒才补充道:“之前确实是飞燕去找你的,江苏天地会没有骗你,只不过现在江苏天地会早已经跟淮海军合为一体。”

    “我们反清的宗旨一直没变,之前只不过是韬光养晦。罗将军应该已经得到消息,我们占据了福建浙江。”

    “有件事情,我可以告诉将军,满清气数已尽,我们明年就将展开全面的反清战争。明年年底之前,满清将成为历史。”

    罗大纲打量着董书恒,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这样的人不是自大就是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的自信。

    罗大纲回想了自己之前几年跟随太平军一起反清的经历。

    可以说是一事无成,既没有推翻满清鞑子,也没有能够让百姓过上好日子。

    但是毕竟上了年纪,心中的虚荣心,让他无法做到现在就向淮海军低头。

    董书恒感觉差不多了,自己再说下去也没有太大的作用。

    罗大纲这样的人不可能轻易低头的,否则他就不是罗大纲。

    “罗将军,实在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情要是处理,后面由我们太行纵队的彭副司令接待你,他以前也是天地会的成员,你们应该有共同的话题。”

    “他会安排你在这边的生活,并且带你在太行山区转转,罗将军可以自己看看,我们的事业值不值得将军加入。”

    “哦,对了,将军的家人现在生活在大丰,衣食无忧,等天气暖和了,我会派人送过来跟将军团聚。”

    罗大纲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

    但是董书恒没有等他说话,就告辞离开了。这时外面一位跟罗大纲产不多年纪的男子走了进来,正是太行纵队的彭副司令,他将继续负责接待罗大纲。

    董书恒步行回到了小别墅。

    “谈的怎么样?”吕飞燕赶忙过来问道。

    “呃,还没谈好,这个罗大纲就像块石头一般。”董书恒叹息道。

    “哦,回头我们再试试吧,他可能是对淮海军有所抵触。”吕飞燕有些失望,毕竟这人算是她派人去招揽的。

    “呵呵,飞燕,你夫君我可是王水,连金银都能够融掉,何况罗大纲这块石头,他嘴上虽然未答应投奔我们,但是心防已经打开了。”

    “我让老彭补上去了,相信说服他,问题不大。”

    “哼,坏人,你不早说,害得我心里还一阵失落。”吕飞燕嗔怪道。

    吕飞燕可是会唱戏的,举手投足之间都显得妩媚妖娆。

    董书恒轻轻揽住她的腰肢,一阵松软入手,虽然没有以前那样纤细,但是手感比以前好多了。

    “娘子,勿恼,夫君这不是给你添了一员虎将了嘛!”

    “夫君准备将罗大纲留在太行纵队吗?”

    “嗯,你们太行纵队到时候会是进攻的第一梯队,到时候进入京城的可能就是你们和蔡树森。”

    “罗大纲对满清恨之入骨,到时候要是能够让他做反清的急先锋,他肯定会很高兴的。咱们既然要收服人心,那么就得投其所好啊。”

    董书恒找到一张软榻坐了下来,将吕飞燕抱在怀中,慢慢道出了他的想法。

    “夫君,我发现一个问题。”吕飞燕用手指按了一下他的鼻尖说道。

    “什么问题,娘子你别卖关子。”

    “你呀越来越像个心机深沉的老狐狸了。”

    “好啊,那我就学人家老牛吃嫩草。”

    夫妻俩闹腾了一会儿,不过董书恒只敢过过手瘾。

    还好他之前从江宁出来的时候,身体基本上已经被榨干。

    这些天一直在养精蓄锐。本来前几天就准备回去了,但是因为罗大纲的事情,又耽误了几天。

    现在事情已了,董书恒应该返程回江宁了。

    不过两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不愿意谈起分别的话题。

    也许飞燕已经安慰好了自己的,索性只是一次短暂的分离。

    腊月二十五,董书恒在别墅和飞燕以及他们孩子华儿一起过了一个小年。

    第二天一早就启程回江宁。

    回去的路线还是来时的老路线。

    腊月二十八,董书恒回到江宁。还没有来得及听取工作汇报,就被母亲喊了过去。

    “恒儿,那吕氏的事情,珍儿已经跟我说过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娘亲,是将娘当外人了吗?。”董陈氏沉着脸说道。

    “这件事情,你做的不对,我们董家本就人丁单薄,你这样任由自己的血脉留在外面,实为不妥。”

    “孩儿,知错了。”董书恒低头认错。

    董陈氏继续沉声问道。

    “那吕氏一直在外带兵,并不在你身边,你可有把握确认。”

    董书恒知道母亲的意思。

    作为男人,董书恒自己也对此非常的慎重,不是他对吕飞燕信不信任的问题。

    他自己一人信任吕飞燕还不行,还得自己的家人信任。

    这还涉及到孩子以后入族谱,甚至是今后的继承问题。

    “母亲,太行纵队那边也是我淮海军的队伍,我这里本就有一套监察军队的制度。”

    “飞燕是军队的主官,自然也在监察之列。这一点,孩儿是有把握确认的。”董书恒继续解释道。

    “好吧,孩子应该尽快入族谱,现在天气太冷,等天气暖和一些,让吕氏和孩子搬回府上来住吧。”

    见董书恒未说话,董陈氏继续道:“都已经有了孩子,还准备继续在外带兵吗?”

    “是,母亲,孩儿已经跟飞燕讲过此事。还请母亲不要责怪飞燕,她的本意是想帮孩儿分担压力。”

    “你们那么多大老爷们儿,还缺一个女人领兵吗?”

    见到母亲有些不悦,董书恒也没有反驳:“是,母亲,等天气暖和了就让他们娘俩回来。”

    “好了,你呀,对身边的女子太过纵容,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为娘不管,看在在吕氏给董家生了一个男丁,娘也不会为难她的。”

    “你的几个媳妇儿,看起来都还不错,也会说话,就是一个个心都静不下来,只有慧儿一人最是省心。”

    “娘亲知道你忙,但是自己的媳妇儿自己要管,你还想让为娘去做个恶婆婆吗?”

    ……

    董书恒在母亲的院子了呆了半天才出来。假装乖巧地听母亲的教导,不时地点头表示赞同。

    最后只能利用工作的理由遁走。

    淮海军的年终考核已经结束。明天在江宁将会召开一个年终大会。

    然后各个部门要安排放年假的事情了。

    董书恒离开陈氏的院子,直接去了前面的办公区。

    他要先跟几个大佬碰一头,为明天的大会先碰个头。

    众人落座之后,董书恒先跟大家说了一下自己这次太行之行的见闻。

    “老严、老马、老韩,太行那边的扩编工作你们军部那边协调一下,缺少的兵额,三分之二从江苏新兵训练基地这边抽调过去,三分之一从太行根据地的民兵中选拔。”

    董书恒现在已经开始要打乱士兵的地域出身。让士兵们异地服兵役也是保证军队忠诚度的手段。

    安排好太行的事情,董书恒接下来得就是听取各部门的工作汇报了。

    年终大会,是淮海军的传统。

    主要的内容就是总结一年来的工作,然后制定新年度工作计划。

    各个部门都要在大会上座工作报告。另外会上还会表彰先进的集体和个人。

    “总统,我来跟您汇报一下,浙江福建那边的情况吧。”曾宪风说道。

    浙江、福建那边在董书恒离开的时候还没有步入正轨。

    “嗯,给那边的配备的官员都已经上任了吧?”董书恒问道。

    “是的,我们这边派过去的官员都已经上任了。按照以往的惯例,与从原来的吏员、官员中选拔的人组合起来搭配成当地的领导班子。”

    “总的来说,整个接收过程还是平稳的。只是出现了一些当地的大族抗拒管理的事件。这种事情我们以前都处理过,全部按照惯例处理掉了。”

    “嗯,之前一岗双人,还有干部选拔的事情要继续做好。”

    “是总统,正要跟您说这件事,干部选拔考试已经结束了。这次选拔了一千一百五十人。”

    “数量比较大,我们准备在年后就开展初任培训工作。”

    “人多不用怕,我们的岗位以后会有很多,主要是要把控好质量。”董书恒强调道。

    “监察院的审查工作还在继续,不过我们会持续关注这批人的。”

    董书恒看了看一旁的李虎道:“李院长,政审的事情你们要做好,人事部那边通过考试可是看不到人品的,至于面试也免不了伪装。”

    你们政审就是要通过了解这个人的家庭以及他的成长经历,来对此人进行把关。

    李虎有些为难道:“是总统,我们抽调人员组成了五十个调查小组下去。不过这些考生中有一部分是来自清统下的各省。有些地方我们没法深入。”

    “这样,郑副部长你们配合一下李院长。”董书恒看向郑剑说道。

    情报部的摊子铺的大,触角遍布全国,查一个人简直就是小儿科的事情。

    ps:咸丰四年就要过去,书友老爷们发点票票给淮海军过年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之诡故事〕〔全球诡异时代〕〔明日星程〕〔无限辉煌图卷〕〔重生从不做备胎开〕〔梅府有女初成妃〕〔开局签到万年道心〕〔没人比我更懂气运〕〔对不起,将门女配〕〔误入歧途苏玥〕〔秘战无声〕〔末日拼图游戏〕〔全球掠夺:开局融〕〔娱乐第一天王〕〔长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