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巅峰红人〕〔疯批小娇娇在偏执〕〔神州战神〕〔汉道天下〕〔从夏洛特烦恼开始〕〔柯南之警校第六人〕〔木叶中的氪金粉毛〕〔致富从1978开始〕〔诸天武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人在遮天,开局献〕〔重生过去从四合院〕〔重生就得支棱起来〕〔全职之职业欧皇〕〔中世纪王者之路〕〔给爷爷烧纸,地府〕〔封神之我在商纣当〕〔凉婚〕〔姐弟恋是一场豪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回到清朝做盐商 第四二六章 野心勃勃的普拉
    一千多吨的战舰并不是非常适合远海作战。但是董书恒所说的远海并不是远洋。

    第一舰队当前的作战区域主要还是在西太平洋。按照计划,他们最远也就是到南洋。

    依托董叔恒打造的西太平洋港口链。第一舰队可以在它的燃煤用完之前赶到下一个港口,顺利地获得补给。

    这样就不会对补给舰有那么大的依赖了。

    况且,补给舰也不能无限补给的,她上面装载的补给品数量也是有限的。只能起到应急的作用。

    另外,建有海防要塞的港口也是第一舰队的庇护所。当敌人过于强大时,第一舰队可以就近躲到港口中进行抵抗。

    只有在需要追击作战的情况下,没办法停靠,才需要使用到补给舰。

    当初董叔恒打造西太平洋的港口链,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第一舰队服务的。

    今后即使有了更大吨位的军舰,军港也是很重要的。

    哪怕是百年后,军港也是重要的战略要地,是军力的重要因素。

    等到以后舰船的吨位大了,这些防御设施齐全的军港加修机场,还可以作为战斗机的转场地。

    现在有了这些军港,第一舰队可以在北到阿拉斯加,中间沿着阿留申群岛、库页岛、日本列岛、琉球群岛、台湾岛、海南岛,甚至到到南洋诸岛,这样一条狭长的线路上持续地作战。

    洋人的舰队要想突破到华夏的沿海地区,就要面临后路被切断的危险。

    这条港口链就是一条海上长城。

    这个规划是一个长远的规划。

    其中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利用这条港口链将日本给牢牢地栓住。

    让幕府永远做华夏最忠实的猎犬。

    日本的作用在董叔恒的计划中还是很重要的。那里的人口也可以弥补华夏海外移民的不足。

    这些生活在大名治下的日本百姓甚至连国家意识都没有。

    将他们夹带在华夏的百姓中移民,不出一两代人,他们就会彻底忘记忘记自己的来历。

    那个时候他们顶多会认为自己是来自日本的华夏人。

    相信到时候,他们没人愿意承认自己的不是华夏人。

    新京城中,回到夏宫的董叔恒收到了两条重要消息。

    一条是从新成立的湄公行省西南军区传来的。

    这件事情倒是没有引起董叔恒心中起多大的波澜。

    澜沧江水师在真腊跟暹罗的水师干了一仗。这个消息不好不坏,在董书恒看来就是一件小事儿。教训一下自己的小弟而已。

    还有一条是从吕宋传来的,这个消息不大好。一个华人的种植园被当地土著攻破,园中华人一千多人全部遇难。

    这两年,南洋的华人大量建立自己的武装。一千多人的种植园中,武装力量最起码也有五百人。

    怎么会被土著灭掉呢,甚至还没有人逃掉。一时之间,吕宋的华人种植园,风声鹤唳,有人将这件事情报告给了复兴军在当地的使者。

    而此时,西班牙殖民当局却突然宣布要对吕宋沿海进行戒严。

    这个消息好不容易才传的出来。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这第一条消息。

    前面已经说过,张强率领的澜沧江水师一路沿着澜沧江下游向着真腊驶去。

    船上的向导向他介绍了下游的真腊有一支暹罗的水师据守。这支暹罗水师的将领普拉现在算是暹罗的一方军阀。

    他依仗着手中的先进炮艇,与东印度公司的人勾结。

    从东印度公司那里购买鸦片然后武装走私到暹罗境内。

    虽然暹罗国王拉玛四世是一个比较开明的国王。暹罗也在国内禁烟。

    他善于洞察时事。不过拉玛四世跟很多暹罗的国王一样,在政治上都是走的妥协路线。

    对于普拉这样的军阀,只要对方不回到暹罗境内发展势力,那么拉玛四世就会允许他的存在。

    至少这个普拉将军名义上还是暹罗的臣子。通过普拉,暹罗依然在真腊享有重大的利益。

    很多贵族都在真腊建立庄园。暹罗甚至还将占领的一些真腊土地转卖给华人的商贾,赚取了大量的收入。

    虽然,拉玛四世的身上也有一些华人的血统。但是他并不完全的相信华人商贾。

    以前的华人商贾非常的听话。他们有经商的智慧,有勤劳的作风。

    有了他们存在,暹罗王国似乎都能够变得更加的繁华。

    但是这两天,这些华人商贾不知道为何突然间变了一样。

    他们的胃口越来越大。他们的在种植园中蓄养武装,北边的宗主国也转了性子,开始为这些商人公然撑腰。

    这些人的胃口越来越大,以前暹罗将很多税收都承包给了华商。

    现在这些华商竟然拿着这些税收来威胁暹罗王国。

    他们甚至成立了一家暹罗银行,将暹罗的税收全部都存到了银行中。

    让暹罗的官员到银行去领取俸禄,地方的开支也都要从这个银行支取。

    拉玛四世自然是知道其中的猫腻。

    这样的话暹罗的财政就全部都被华商控制在手中了。

    但是拉玛四世现在并没有办法。要是在以前,他还可以用强,但是现在不说这些人都有自己的武装,就是他们背后的宗主国就是暹罗惹不起的。

    东边的阮朝这次可是被宗主国狠狠地打了一个耳光。

    这让暹罗国王重新认识了北边的宗主国。

    以前的南掌就是暹罗和阮朝轮流争夺的地方。

    现在,北边的宗主国说收回去就收回去了。

    这个宗主国的新官府显然是比以前的清庭难应付的多了。

    到时候要是伺候不好了,说不定人家直接将自己给废了,换一个新的国王,或者是直接将暹罗给收回去都有可能。

    现在湄公河的对岸就是宗主国的行省了。宗主国的大军就驻扎在湄公河的对面,随时都可能过来。

    过了河就是暹罗的精华之地了。

    面对那些西方的大国,拉玛四世有的是办法来应付他们。

    那些国家不是一条心,他们所追求的只是利益和钱财而已,只要让渡一定了利益,很容易就能够在他们的夹缝中生存。

    而且那些列强都远在重洋之外,除了获取利益,他们没有能力吞并暹罗。

    作为暹罗的国王,保存王室的传承比让这个国家强盛还要重要。

    “王相,那个普拉还是不愿意退回来吗?”金碧辉煌的王宫之中,拉玛四世一脸忧虑地询问站立的一侧的王相。

    “是的,陛下,这个普拉可能觉得有西班牙人和法国人支持他,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为所欲为了。”王相说道。

    “你觉得普拉是宗主国的对手吗?”普拉这些年通过鸦片走私以及在湄公河上设卡获得了大量的利益。全部都拿来跟洋人买了枪炮。

    他手中的炮艇上面都装备着洋人的火炮。

    所以拉玛四世觉得,普拉或许可以跟宗主国一战。

    要是宗主国输了,兴许会主动退回去,不再将触角伸到那边来。

    拉玛四世熟读宗主国的历史,知道宗主国并不是大部分人都支持扩张,一旦扩张需要付出大量的代价的时候,他们国内的反对势力就会跳出来。

    到时候那些人就会以浪费民力的理由反对对外出兵。

    所以靠着这么强大的宗主国,南面的这些国家,几千年来依然能够保持独立的状态。

    不过,暹罗的国相因为与华商的关系比较好,显然对复兴军更加的了解一些。他随即给拉玛四世泼了一盆冷水。

    “陛下,普拉在南边的力量虽然很强,就连阮朝的南圻军队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面对宗主国的大军,他肯定不是对手的。哪怕是他在刚开始的时候占据了一些优势。但是宗主国的大军很快就会沿河而下。”

    以前北边宗主国到南边来没有合适的道路,他们军队无法在雨林中远距离行军。

    但是现在,他们打通了湄公河的水道。沿着这条发达的水系,他们再也不需要担心行军和后勤补给的问题。

    所以,王相很清楚,在湄公河的两岸根本就不要想对付宗主国。

    至于洋枪?笑话?人家自己就能够造。那些华商手中的洋枪可就是从宗主国那里买来的。

    光靠普拉买来来的几千条枪如何跟人家斗。人家可以自己造,甚至都能够拿出来卖。

    那么还不是想要多少啊?

    “王相,要是普拉输了,那么宗主国会不会迁怒我暹罗,毕竟普拉现在名义上还是我暹罗的将领。”拉玛四世担忧地问道。

    “陛下,这臣下也不清楚。这个宗主国的性子,臣下还没摸清楚,但是可以肯定,北边那位有些像华夏历史上的那些明君一样,他们的尊严是不容许侵犯的。”国相相起了华夏的历史上似乎有一句话叫做“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那该如何是好?”拉玛四世有些慌了。

    “陛下,为今之计,趁着消息还没有传过来,先对外宣布普拉是叛军,断开与普拉之间的关系,抓捕普拉的党羽。然后将这件事情通报给上国的使者。”国相出了一个断尾求生的主意。这个时候只能牺牲掉普拉。

    虽然这样会影响到王室在军队中的声望。

    因为其他的军队知道普拉是因为与宗主国之间的对抗才被舍弃的。

    以后要是跟宗主国开战的话,还会有哪只军队愿意去出战呢?

    “国相,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拉玛四世知道其中的厉害,所以他还是有些忧郁的。

    况且,普拉还是有胜利的希望的,万一要是普拉胜了,到时候在洋人的支持下打过来,取代了自己有如何?

    洋人们虽然没办法自己战领偌大的暹罗,但是他们也可以扶持一个自己的代理人啊。

    像普拉这样的大军阀就是很好的扶持对象。

    “陛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还请陛下圣裁。

    “陛下,我们身侧有两个巨人的时候,那么我们只能够选择一个寻求庇护。如果陛下无法决定选择哪一个的时候,那么不如选择靠近我们比较近的那一个吧。”

    拉玛四世,长舒一口气,说道:“国相,对外宣布,我最近要进大佛寺礼佛,国政暂由国相处理,拜托国相了。”

    国相一听,心中一紧,国王这又是要来佛遁了。这个锅显然是要自己来背了。

    不过这又怎么样呢?这样自己就靠上了宗主国这个靠山,还能够获得国内华商的支持。

    到时候谁能够撼动自己的位置呢。

    有了华商的支持,自己的就能够获得更多的财政权力。

    到时候,他可以扶持亲近自己的将领,从宗主国购买武器,让贴近自己的将领变得强大,有了军权和财权,他的家族在暹罗就可以壮大。

    他也有望成为暹罗历史上的一代强相。

    上丁城沿着湄公河而建,这个地方是一个重要拐口。特别适合在河边设防。

    原本是真腊防御暹罗的重地。

    现在,这里却成为了暹罗在真腊驻军的大本营。

    也是普拉走私鸦片的最重要的据点。

    普拉就常年驻守在这个地方,他很少去金边这个真腊原本的王都。

    普拉还是很怕死的,在上丁这里不仅仅有他的水师,还有他私自建立的五千陆军。

    水师一共有三十艘木制炮艇以及三艘火轮船组成。

    每艘木制炮艇上都装备了六门火炮,这些火炮有些是从法国人那里购买的,有些是东印度公司送给他的。

    三艘轮船上更是装了十门火炮。

    另外在岸上,他还是建立岸防炮的阵地。

    可以说这条河段,没有他普拉的点头,谁都别想要过去。

    这里就是他普拉的大本行,至于下游的金边地区,没有,哪怕是普拉不在那里设置一兵一卒,那些人也得乖乖地向普拉交税。

    通过手下这支水师,普拉几乎可以在湄公河上横着走。

    哪怕是上游的暹罗官府都不敢过问。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够将鸦片贩卖到上游的暹罗和南掌各地去。

    在这条河上,哪怕是国王的政令都对他不起任何的作用。

    就在前些天,暹罗国王下令让普拉撤出湄公河,将水师带回暹罗湾的港口。

    理由是宗主国的水师要巡视湄公河。

    暹罗控制真腊并没有得到宗主国的认可。

    这在法理上是说不过去的。

    虽然,在历史上,宗主国根本就不会管这些事情,但是现在已经跟以前完全不同了。

    国王显然担心宗主国那这件事情说事儿,随意让普拉暂退,到时候只要推出一个傀儡真腊国王出来应付一下宗主国就好了。

    等到宗主国的军队退去,到时候,暹罗的大军还可以再回来。

    本来普拉也觉得这样没什么。

    但是一个人的到来改变了普拉的计划。这个人就是东印度公司的代表亚当。

    这个亚当一直是东印度公司派来与普拉联系的代表。

    两人之间可谓是非常的熟悉。而且双方之间还有一定的信任基础。

    毕竟双方已经合作了很久。普拉相信亚当的话。

    亚当告知普拉,希望普拉能够在上丁消灭复兴军的水师。

    到时候,东印度公司愿意送给他十艘武装炮艇。

    一听到这个数字,普拉顿时呆住了,要知道自己只有三艘改装的火轮船就已经可以在湄公河上几乎无敌了。

    要是十艘,而且还是武装好的,那又会怎么样呢。

    这个时候亚当又给了普拉一个不能拒绝的理由。

    亚当告知普拉只要他能够挡住复兴军的进军,他们将会游说英、法、西班牙等国一致支持他做南印度支那的国王。

    普拉知道亚当嘴中的南印度支那是什么概念,那可是包括真腊和阮朝南圻地区的广大区域。

    普拉自然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想象着自己要是能够统治这么的地区,到时候,未必不能灭了暹罗、阮朝。到时候再将复兴军从南掌给赶走,自己在南边建立一个大的帝国。

    野心是最容易让人迷失的东西。

    随即,普拉开始了紧张的备战。

    亚当也没有只动嘴皮子,这次他还带来了两千把最新式的线膛枪以及二十门野战六磅炮,帮助普拉加强沿河的防御。

    在上丁地区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ps:月初求票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超神学院:开局穿〕〔阴门诡录〕〔偷香(杨羽)〕〔猎谍〕〔星陨之最强系统〕〔人生副本游戏〕〔龙宸〕〔十方武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