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暗禁忌游戏〕〔从人民的名义开始〕〔薪火游戏〕〔帝王宠之萌后无双〕〔重生之都市最狂邪〕〔九剑杀神〕〔八零辣妈飒爆了〕〔星界之尊〕〔都市直播之天才阴〕〔都市仙尊归来〕〔重生九叔之阿威队〕〔霍格沃茨,星辰闪〕〔遮天之帝尊时代〕〔我大道至尊,被鸿〕〔这个系统带着毒〕〔八零甜婚之肥妻逆〕〔全球灾变之末日游〕〔不一样的控卫之路〕〔风水龙婿〕〔女神的极品仙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能天天刷钱 第110章 好人陈枫(保底6000字更新,求订阅!求月票)
    为什么家里已经有那么多玩具了,小朋友去了玩具店还是不想走?

    因为他没玩过的,他都想玩玩——佚名。

    ……

    林乐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窗户,外面已经是天光大亮了。

    下意识朝身后的身体一摸,没有摸到结实的肌肉,倒是摸到了一个滑不溜丢的娇躯。

    林乐愉顿时反应过来,身后的人不是枫哥,而是曹妤。

    她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了眼,昨晚上一点半,陈枫给她发了条信息。

    “在外面有点事情,晚上睡酒店了,不回去了!”

    如果是昨晚上看到这条信息,林乐愉肯定不高兴。

    不过现在都已经是第二天了,也就无所谓了。

    林乐愉和曹妤嬉闹了一会,那边林乐昕已经喊她们起床吃早饭了。

    等她们洗漱完之后,陈枫正好回来了。

    身上嘴巴里一股子浓重的酒味。

    林乐昕心疼的说:“干嘛喝那么多酒啊?”

    陈枫抱着她的脑袋亲了一口,笑笑说:“没办法,现在公司正在草创阶段,每天都要去见客户以及投资人,酒作为润滑剂,该喝还得喝啊!”

    曹妤在,林乐昕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心里却是更加心疼起陈枫。

    帮他盛了一碗皮蛋瘦肉粥,还把筷子递到他手里,“小心一点,有点烫。”

    “嗯……”

    等吃过早饭后,林乐昕帮他按摩起了太阳穴。

    这是她最近刚学的一种手法,据说能消乏解疲。

    那边林乐愉也是连忙跑过来,蹲在陈枫脚边,用小拳头帮他捶起了腿。

    陈枫心里暗骂自己人渣,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享受着姐妹俩的伺候。

    厨房里主动洗碗收拾餐桌的曹妤,早就知道林乐昕姐妹俩和陈枫的事情,所以也没有意外。

    等忙完了那边林乐昕也停下了按摩。

    曹妤走过来有些腼腆的说:“那个……枫哥,我想跟你谈谈。”

    陈枫笑道:“谈什么?”

    曹妤犹豫着说:“那个……”

    林乐愉朝她眨眨眼睛,示意她勇敢的说出来。

    “我想签约到枫月昕,成为一名音乐博主。”

    “是嘛。你不是要成为歌星嘛,怎么突然要当什么音乐博主了?”

    “那个……是我之前想的太天真了,以为有好的作品就一定能成为真正的歌手,可是现实却让我知道,原来在所谓的音乐圈里,歌唱得好不好是最不重要的!”

    “你知道就好!”

    陈枫点点头。

    他知道曹妤为什么突然转性了,估计是见识到了社会的险恶。

    “让我考虑一下吧!”

    说实话,曹妤毕竟不是科班出生,比起那些正儿八经的音乐学院高材生,唱歌水平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当然了,这在如今的音乐圈里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有百万修音师在,就算唱得再难听也能给调回来。

    但是曹妤自视甚高、自不量力,在校园里唱了两首歌,真就以为自己是什么大歌星了,不顾他的劝阻,坚持要去参加什么歌唱大赛。

    如今见识到了社会险恶,又跑回来找他,轻飘飘的说一句“我要签约到枫月昕”。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陈枫笑着说了一句,然后起身道:“你们坐,我去有点事情。”

    说着他去了书房。

    眼看陈枫头也不回的走了,曹妤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内心更是失落不已。

    因为林乐愉的原因,爱屋及乌之下,从认识陈枫到现在,他一直对自己都很好,完全没有拿她当外人。

    可是这次来却明显感觉到一切都变了,笑容很客套,但是没有温度。

    没有任何的寒暄,也没有任何的关心,仿佛只是把她当作林乐愉一个普通同学而已。

    曹妤强忍着泪水,站起来说:“乐乐,我……我先走了。”

    说完曹妤起身朝门口走去。

    林乐愉连忙上去拉着她说:“怎么啦小鱼儿,好好的干嘛走啊?”

    曹妤不说话,走到大门口外泪水才扑簌簌的掉落。

    “枫哥他不…不喜欢我了……唔唔唔……”

    说着曹妤伤心的大哭了起来。

    从小到大她都是父母、师长、同学眼里的小公举,她哪受得了这般冷暴力?

    林乐愉知道曹妤口中的“不喜欢”是不待见的意思,连忙说:“别哭别哭……枫哥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你想多了!”

    “真得……他,他一以前都会跟我说话,现在都不跟我说了。”

    曹妤伤心的说着,粉嫩的脸颊上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啊,这个,枫哥可能是酒喝多了吧。”

    林乐愉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今天也感觉到了,陈枫好像对曹妤确实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了。

    甚至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

    就在她一愣的功夫,曹妤便挣脱开走掉了。

    林乐愉追上去说:“小鱼儿,你先回学校去,我帮你跟枫哥说说。”

    曹妤哭着点点头。

    林乐愉用电动车把曹妤送到公交站台,看着她坐上车后才又回来。

    书房里,陈枫正在看施信瑞给他的商品目录单。

    林乐愉进来后把门关上,然后一屁股坐到陈枫的大腿上,一双柔若无骨的手臂攀在他的脖子上,娇憨的喊道:“枫哥~~”

    陈枫一手搂着她的腰肢,一只手顺着小腹蜿蜒而上,笑道:“干嘛啊?”

    “唔~”

    林乐愉嘴里发出一声弱弱的娇哼,鼻息有些粗重的问道:“你,你为什么不理小鱼儿啊?”

    陈枫说:“我以前对她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但是她以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以为我就该无条件的支持她。“

    林乐愉搂着他的脖子,把脸颊贴在他的脖子上,娇喘着说:“枫哥,你能不能再给她一个机会啊?小鱼儿已经认识到错误了。”

    陈枫问说:“你是不是跟她许诺什么了?”

    林乐愉摇摇脑袋说:“没有啊~我就是让她签到你公司,说你会罩着她,别人不会欺负她。”

    陈枫本来就是打算让曹妤先反省一段时间的,此时顺水推舟笑说:“既然如此,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给她一个机会!但是你暂时不要告诉她,先让她自己好好反思一下。”

    林乐愉高兴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谢谢你枫哥。”

    陈枫笑道:“光口头感谢啊?”

    林乐愉趴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了起来。

    ……

    ……

    不愧是专业团队,施信瑞的效率很高,两天时间就把陈枫需要的东西全部整理完毕了。

    在园区这边找了三家正在出租的商铺,面积分别为5500㎡/7000㎡/12000㎡。

    陈枫看了一下,5500平米的没什么人流量,而那个12000平米的商铺一来地方太大,第二个租金也比较贵。

    只有那个7000㎡的商铺是最合适的,在星湖街那边。

    价格没有按平米来算,而是按照月租来算,每个月10万,三年起租,每年房租上涨15%,房租最低交半年,再加上一个月押金,也就是说房租这边最少要70万。

    陈枫自然是选择交半年的。

    21号上午签完合同后陈枫就把钱转了过去。

    这边前脚弄好,后脚施工队就进场了。

    陈枫拿着施信瑞跟商家谈好的价格以及网店名单录回了公司。

    这些商品都是企业购价格,不过都按照陈枫的要求在网上放置了连接,陈枫直接跟店家接洽后,那边就会直接修改价格让他进行拍买。

    回到办公室陈枫打开电脑,开始按照目录单在网上进行采购物品。

    家居、家装、厨具、箱包、女鞋、女性内衣、运动、户外、家用电器、数码、酒类、特产、玩具等等几十个品类。

    涉及到的商品有300多样。

    每一样总价格都在50000元左右。

    陈枫先购买20套中档厨房配件,包括烹饪锅具、炒锅、碗碟套装、刀剪彩板等等,一套2400块,总共40元。

    搜索店铺—商家对接—修改价格—支付!

    按照上一次的购买经验,这种不算公司生产资料的商品,一律算个人消费。

    经验值按:2:1来算。

    但是让陈枫惊喜的是,这一次经验值是按照投资来算的。

    经验值一下子涨了40点。

    果然啊,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这些厨房配件确确实实是作为商品去销售的,所以自然也要按照投资来计算经验值!

    陈枫这下子动力十足。

    投入到了刷经验值当中去了。

    购物消费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但是当这件事成为一项工作的时候就很痛苦了。

    前面几十笔购买还挺让陈枫兴奋激动的,但是随着购买的次数变多以后,渐渐就有些机械化了。

    “……”

    总计三百七十笔支付,理论上陈枫可以获得三十七次消费返现。

    不过当陈枫连续机械性操作了三个小时,支付了近110笔后,他感觉到快要吐了。

    搜索店铺—商家对接—修改价格—支付—下一家。

    要是说出去的话,别人肯定不相信,买东西居然也能买到想吐。

    陈枫花了一天时间才完成三百七十笔支付。

    整个人都快麻木了。

    一共花掉了17894156元。

    触发了三十三次消费返现。

    不过这一次的消费返现算下来没有上一次多,只获得了855万的返现金额。

    但即便如此,扣除掉房租、装修以及设备的钱,依然还大赚。

    而与此同时,那1790万的商品,回头原价,或者加一点点钱卖出去就行。

    要知道这些商品他基本上都是以出厂价买回来的,即使加一点点钱也比网上买都要便宜,更别说那些同行了。

    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这些商品能不能卖出去。

    陈枫打开系统看了看。

    陈枫看着当前经验值顿时兴奋不已。

    他的卡里还剩下300多万,加起来一一共有1200万。

    只要再来一波就能升级了。

    不过暂时还不行,现在公司摊子铺大了,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他手里要随时准备500万左右的流动资金。

    手里有粮,心里才能不慌

    至于升级,并没有那么迫切。

    陈枫看了眼时间,已经八点钟了,关闭电脑起身出了办公室,结果发现白婕还在等着他。

    陈枫笑道:“你怎么还没有下班啊?”

    白婕说:“你这个老板都没有下班呢,我怎么敢下班啊?”

    陈枫摆手说:“你以后不用管我,到点了自己下班。”

    白婕没说话。

    虽然陈枫是老板,但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作为秘书,这是她的本职工作。

    陈枫也知道白婕这一点上不会听他的,也没有多说什么,说:“走吧~”

    两个人一块乘电梯下楼。

    在大楼里感觉不到,等到了地下车库才发现天气好冷。

    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风钻进后脖颈,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我去星湖街那边有点事,白老师再见!”

    “嗯,老板再见!”

    白婕目送陈枫的保时捷离开,然后开着轩逸回了临湖湾。

    在地下车库停好车后白婕没有急着下车,而是坐在车里静静的听着阿桑的“一直很安静”。

    “空荡的街景”

    “想找个人放感情”

    “做这种决定”

    “是寂寞与我为邻”

    “……”

    一首歌唱完,又是下一首。

    在车里听了半个小时的音乐,白婕才准备下车,车库入口处方向射过来一道车灯。

    很快车子过来了,白婕认出来,正是自己弟弟的那辆牧马人。

    车子停到了对面的停车位,白婕透过车窗看到,她弟弟跟副驾驶上的女生在激w。

    白婕看到这一幕,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把家里房子拿出去抵押,说是去创业,可是却拿去买车泡妞。

    爸妈也不管他,任由他胡闹。

    白婕脑海里不由得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弟弟”,忍不住暗叹,为什么同样是弟弟,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

    晚上天空飘起了雪花,北风呼呼的刮着。

    陈枫开车来到了星湖街的商场。

    商场在后街,一共分为三层。

    店里灯火通明,装修工人还在里面赶工。

    施信瑞的助手以及美惠家装的设计师和负责人都在现场亲自坐镇。

    随着在微薄家装累的知名度日益提高,欧美慧工作室现在规模也是越来越庞大。

    现在光设计师团队就有十几人,简直就是小母牛坐飞机,牛逼上天了。

    “陈总好!”

    “嗯~”

    陈枫点点头,然后对美惠家装的负责人问说:“工人师傅要干到几点钟啊?”

    负责人说:“回陈总,干到凌晨两点,三天内应该可以完工。”

    陈枫说:“不需要那么赶~你让师傅他们慢慢做,大不了多付一天工钱。”

    负责人点头说:“嗯,我知道了陈总,那我让他们12点下班。”

    陈枫点头跟道:“还有,你联系饭店,夜宵烧点热汤热菜给师傅他们吃,不要弄那些速食,对身体不好!出来打工的,都不容易。”

    负责人点头说:“嗯,我知道了陈总~”

    陈枫又转悠了一圈,然后转身离开。

    施信瑞的助手感慨说:“陈总真是一个好人啊!难怪人家说,穷**计,富长良心。”

    美惠家装的负责人笑说:“陈总是好人,这一点我是认同的,但是你说穷**计,富长良心,这个我不赞同。

    资本家都是伪善的,除了极少数像陈总这样还有点良心的商人,其他的都是为富不仁,想方设法偷税漏税、压榨员工,工资能少给就少给,五金保险能不交就不交;

    反而穷人绝大部分都是好的,遵纪守法,与人为善。除了一些败类外。

    至于真到了连饭都吃不起的地步,什么道德底线根本不值一提,因为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也就谈不上什么穷**计了,你说对吗?”

    施信瑞助手闻言,顿时有些诧异,显然是没想到一个搞家装的居然还有这番见解。

    “余主管说得对!是我太片面了……”

    陈枫出了超市才发现,外面雪下大了。

    就在这时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他想起来自己忙得晚饭还没有吃呢。

    于是顺着街道朝前走去。

    很快来到一家杂食店,店里人很多,热气腾腾,玻璃上门上凝结出了水珠。

    陈枫进来后找了个空位置坐下,看了看墙上的菜单说:“老板,来一份黄焖鸡米饭,不要鸡肉和金针菇,多加点百叶、土豆、香菇。”

    “好滴!您稍等片刻。”

    陈枫点完饭外面又进来一男一女。

    因为没有位置做了,他们就坐到了陈枫对面。

    男的点饭,跟陈枫一样也是黄焖鸡米饭,然后他帮女的叫了一份鸡腿饭套餐。

    陈枫打量了一下他们,男的二十四五岁,戴着啤酒瓶底的眼镜,外面冲锋衣,里面是黑色线衫加格子衬衫,这造型十有**是程序员。

    而女的二十二三岁的样子,长得蛮漂亮,穿着打扮像是公司里的职员。

    男的点完菜坐下,说着一些很尬的笑话,试图逗女的开心。

    但是女的一直在玩手机,嘴里就是“嗯、哦、啊”的说着,敷衍至极。

    陈枫都替男的不值,等黄焖鸡上来后,边吃边问道:“嗳兄弟,你是程序员吧?”

    这位程序员老兄此时正郁闷呢,听到陈枫的问话立刻回到:“嗯,对~”

    “具体做什么工作啊?”

    “呃……算法工程师。”

    陈枫笑道:“算法工程师好啊,现在好好学技术,未来绝对年入百万!”

    正在玩手机的女的噗呲一声笑了起来,说:“你在做梦呢!就算百度、google、ibm那些大厂的高级算法工程师,也不可能年入百万!要不是看在他是华科大毕业的,工作都找不到。”

    程序员老兄尴尬的推推鼻梁上的眼镜。

    他无话可说,这是事实,那些大厂里招算法工程师只要四年工作经验以上的,像他这样的新人,大公司根本不要。

    陈枫说道:“现在不要,不代表以后也不要!相信我,要不了一年,算法工程师就会成为香饽饽,各大公司都会争着抢着招聘!”

    女人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枪药,怼道:“你说是就是啊,你以为你是金口玉言。”

    陈枫说:“就凭我公司里招了五十多名算法工程师!”

    女的看了他一眼,不相信的说:“吹牛谁不会啊,我还说我是汪建林独生女儿呢。”

    不过女的不相信,坐在陈枫对面的程序员却诧异的看了眼陈枫,狐疑说:“你公司叫什么名字啊?园区这边除了我们公司外,好像没有什么公司有那么多算法工程师”

    陈枫直言道:“枫月昕!”

    “啊~”

    程序员听到陈枫的话,顿时嘴巴张大了,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陈枫,随后有些结巴的问说:“你,你是陈总?”

    陈枫看到程序员脸上的表情顿时醒悟了过来,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啊?你老大是高云峰还是汪恒?”

    程序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回陈总,我叫魏振浩,我主管是恒哥!”

    旁边女的却是将信将疑的看着陈枫说:“真的假的,有这么巧?你们不会是在这里演双簧呢吧?”

    陈枫看了眼女的,魏振浩尴尬的说:“这是我女朋友杜亚宁。”

    说着魏振浩在下面碰了一下女朋友的腿,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了。

    女的便不再说了。

    魏振浩也是不善言辞,等到饭上来后埋头吃饭。

    杜亚宁没吃两口饭便站起来对魏振浩说:“我有事先走啦,你慢慢吃。”

    说完杜亚宁便朝门口走去。

    魏振浩连忙追了出去,两个人在门外争吵着。

    杜亚宁好像在指责魏振浩什么,而魏振浩就是一直解释着什么,最终杜亚宁还是走掉了。

    店里的陈枫一直在看着,多么熟悉的一幕啊。

    不管是夫妻还是情侣,争吵的源头90%都是因为钱。

    就在陈枫愣神的功夫,魏振浩匆匆走进来结账,顺便也帮陈枫一块给了。

    然后便准备离开。

    陈枫说:“魏振浩,你坐下。”

    魏振浩面带焦急的说:“陈总我……”

    陈枫:“坐下把饭吃了。”

    魏振浩看看门口,又看看陈枫,内心剧烈挣扎犹豫着。

    一边是工作。

    一边是女朋友。

    两个他都不想放弃,然后他就选择站在那里。

    既没有坐下,也没有出去追女朋友,但是眼眶却湿润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