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天道基因库〕〔炎皇帝国〕〔消逝的魔环〕〔废土求生我有戴森〕〔妖孽仙医在都市〕〔秦氏仙朝〕〔我家水库真没巨蟒〕〔国运:开局签到通〕〔我在三界开酒馆〕〔都市之我死后超凶〕〔不灭龙帝诀〕〔大明:完了,我被〕〔无敌大人物〕〔战斗全在八秒内结〕〔双城之战:从法师〕〔大玄印〕〔第一兵王〕〔女相宝师〕〔我的武功会挂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能天天刷钱 第132章 一个清奇的拜金女(4500!求订阅!求月票!)
    顶着香江插画师协会副会长名头的王信鸣,过得穷困潦倒,住在10平米的劏房里,生活拮据,平时主要就是靠给书籍、杂志、报纸、教科书等刊物绘制插画、封面来维持生活。

    包括后来被包装的光鲜亮丽,被无数人宠上天的molly,此时也是名不见经传。

    “你好你好……”

    王信鸣十分热情的和苏一帆以及韩静雅握手。

    他的国语说的还不错。

    苏一帆没有急着说明来意,而是表示想到王信鸣的居所看看。

    王信鸣虽然内心十分抗拒,但是没办法,谁让财神爷发话了呢,尽管不情愿,他还是带着苏一帆以及韩静雅去了自己居住的房间。

    这是一个100平米房子,被切割成了8间房子,过道狭窄的只能侧着身体通过。

    等到了房间,苏一帆和韩静雅两人都惊呆了。

    他们以为自己在中海住的出租屋够小了呢,但是跟王信鸣居住的房间闭起来,简直就是“大三居”了。

    逼仄狭小的房间,除了一个一平米的卫生间,加只够一张床的房间外,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

    苏一帆和韩静雅两人,感觉气都喘不过来了。

    在床边坐下来后,韩静雅问道:“这一个月租金多少啊?”

    王信鸣:“不贵,只要3500港币。”

    “……”

    苏一帆和韩静雅两人都是暗自咋舌,按照现在港币兑rmb的汇率,差不多要2块。

    2,就租这么一个棺材房。

    三个人又随便聊了几句,然后苏一帆便说明了来意。

    “我们是国内一家潮玩公司……”

    王信鸣对于他们来自于哪里,公司叫什么名字根本不感兴趣,他只想知道,自己的版权能卖多少钱?

    “molly的全版权,你们能出多少钱?”

    苏一帆说:“你想要多少钱?”

    王信鸣沉吟了一番,然后带着试探性的说:“五十万港币。”

    苏一帆可不知道molly那个湖绿色眼睛和金黄色卷发的小女孩,未来会撑起一家市值上千亿的公司,听到一个人物插画版权居然要五十万港币,顿时觉得对方在“狮子大开口”。

    摇头说:“五十万太贵了。”

    王信鸣现在满脑子都是钱,连忙问道:“那你说多少钱?”

    苏一帆竖起一个巴掌说:“我觉得五万差不多了……”

    陈枫和苏一帆都不知道的是,前世王柠一开始是打算买下molly版权的。

    但是当时泡泡玛特的资金比较紧张,再加上也不知道molly会不会受市场欢迎,所以在王信鸣开价五十万港币的时候,王柠权衡一番之后,最终选择了独家代理molly。

    之后的事情不用说了,molly用她无与伦比的魔性,征服了无数人。

    而王信鸣也靠着molly走上了人生巅峰。

    因为只是独家代理,而不是版权买断,所以泡泡玛特和王信鸣的只是合作关系。

    而且在合作之中王信鸣处于优势地位,泡泡玛特离不开molly,但是molly离开泡泡玛特换一家代理商,却根本没有什么损失。

    这也使得王信鸣后来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在网上发表了一些非常不好的言论,导致泡泡玛特受到很多人的抵制。

    不过2014年的王信鸣,根本意识不到molly的价值。

    就像曾经的天下霸唱一样,100万就卖出了鬼吹灯版权。

    对当时的天下霸唱来讲,100万已经是天价。

    而此时的王信鸣,听到苏一帆的报价后,并没有像一般人想象的那样愤怒,或者怎么样,反而感觉松了口气。

    因为插画人物版权,很多时候是要看作品热度的。

    作为香江插画师协会副会长,他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

    而molly虽然2006年便已经创造出来了,但是也没有什么关注度,苏一帆他们还是第一个过来谈版权的人呢!

    他也是看到对方从大陆千里迢迢赶过来,估摸着对方是诚心想买的。

    所以报了一个“很高”的价格。

    现在对方还价5万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只要肯报价就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最怕对方连价格都不肯出。

    “5万的价格太低了!molly从2006年创造出来,到现在七八年了,我在它身上倾注了太多的情感,怎么样也不止这么点钱。我让一点,45万。”

    “我们那么远过来,确实是诚心想买,但是王先生如果没有诚意的话,那我们也只好回去了。我再加上2万,7万块。”

    “那不行……”

    双方你来我往的谈着,最终全版权价格在20万上僵持住了。

    韩静雅此时故作为难的说:“这个价格已经超过了公司的报价。”

    看着王信鸣一脸紧张的样子,苏一帆说:“要不这样,molly你干脆签约到我们公司吧,怎么样?对于公司员工的版权,价格上面会优厚一点。”

    王信鸣迟疑了一下说:“这个……”

    苏一帆循循善诱的说:“除了20万版权费以外,还会给你一笔10万元的签字费以及每个月2万元港币的工资,这只是针对molly;

    你创作的其他作品,版权依然属于你自己所有,如果公司想用的话,价格会单独计算。当然了,公司拥有版权优先购买权。”

    王信鸣一听顿时喜出望外,别的不说,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插画师有“签字费”呢。

    几乎没有怎么犹豫的说:“好,我愿意签约到你们公司。”

    苏一帆连忙拿出合同说:“你好好看看合同,要是没有问题的话,在最下面签字就行了。”

    王信鸣楞了一下,不是临时决定让他加入他们公司嘛,怎么连合同都准备好了?

    难道这一切都是阴谋?

    韩静雅一看,心里暗叫了一声糟糕,苏一帆太着急了,让对方看出了问题。

    她连忙补救道:“本来我们这次是打算签约另外一个插画师的,合同也是给他准备的,没想到先签了王先生。”

    王信鸣疑惑的问道:“你说的那个插画师,他叫什么名字啊?”

    韩静雅笑着说了一个名字。

    “噢噢噢~”

    王信鸣点点头,那个插画师是他们协会里的人,水平确实不错。

    他随后仔细翻看了一遍合同。

    除了他享有的权利外,自然也有其义务,而且义务多达几十条,一旦违反规定,将会受到严厉的处罚,包括天价违约金等等。

    “这个合同有些过分了吧?”

    苏一帆笑着解释说:“王先生觉得合同过分,是站在违约的角度来说的,你不去违约不就行了嘛~那些处罚和违约金看起来很苛刻,其实根本就约束不到你。”

    王信鸣一想也对。

    除了天价赔偿金有些离谱外,其他好像也都说得过去。

    最重要的一点是不得以任何形式损害公司形象,否则公司有权要求赔偿。

    在20万版权费+10万元签字费+每个月2万港币工资+高额奖金的诱惑下,王信鸣最终在合同上签下了字。

    ……

    ……

    而就在王信鸣签约的同时,卫鸿晖老子在考虑了三天后,最终同意卖掉威风鞋业了。

    但是卫启山要求,暂时不要对外公布这个消息。

    原因很简单,他怕别人笑话他。

    做了半辈子鞋子,临了临了厂子还是卖掉了,他面子上挂不住啊。

    另外卫鸿晖还提出一个请求,他希望能让他担任威风鞋业的总经理。

    鉴于此,陈枫也提出了一个要求。

    那就是款项分期支付,在一个月内完成。

    现在花钱的地方太多了,除了枫月昕那边需要时不时的补贴一下,锡城那边新开了一家泡泡百货,房租以及装修这些都不是一笔小数字。

    签约之后,陈枫把第一笔款项500万元打给卫启山。

    接下来就是厂房改造了。

    这些正好交给卫鸿晖去做。

    除了厂房改造以外,还有一件事也十分重要,就是设计新鞋款。

    这件事同样也是交给卫鸿晖去做。

    他本来就是威风鞋业的总经理,从事制鞋工作已经七八年了,经验丰富。

    其实国产运动鞋的工艺和质量都不差,差的是品牌。

    就像威风鞋业,有能力生产出又漂亮质量又好的运动鞋,可问题是生产出来卖给谁呢?

    99%的人买运动鞋都是冲着牌子去的,没有牌子的杂牌鞋贵了没人买,太便宜的话又亏本。

    威风鞋业本身已经到了濒临倒闭的地步,要是再大量压货,只能是加速死亡。

    可是不改革,也不过慢性死亡而已。

    所以一个字,难!

    对于陈枫而言,创造一双高端运动鞋品牌是曾经的一个梦想而已,如今有能力了,就去尝试一下。

    失败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亏个几千万上亿,对于现在的他而言,真得就是无所谓。

    中午陈枫从总裁班出来时,一帮这总那经理的过来请他吃饭。

    上午来的时候在停车场撞见那个姑蘇雅达印染有限公司总经理邵志才,得知陈枫的座驾帕拉梅拉售价要400万,顿时惊讶不已。

    400万对于总裁班大部分人来说,都不算是一笔小数字。

    何况还只是买一辆车。

    惊讶过后邵志才当时就起了结交之心。

    然后到了班级以后,经过邵志才一番宣传后,大家也都才发现,陈枫不是什么“皮包公司”老板,而是正儿八经的富二代。

    自然是纷纷过来结识他了。

    陈枫对此也没有反感,和一帮人去学校外的一家酒店吃午饭,饭桌上觥筹交错。

    这些人都是他未来的潜在客户,有合作的机会。

    等吃完饭的时候陈枫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发现是上次那个中海财大女研究生陆紫涵打过来的。

    陈枫起身来到房间外接通道:“喂,什么事啊?”

    电话里陆紫涵说:“没什么,就是打电话问问你在干嘛?”

    “正在和一帮老总喝酒吃饭呢。”

    “那需不需要代驾?随时可以为您效劳!”

    “行啊~来东环路华盛大酒店,到了给我打电话。”

    “好的!”

    电话挂断不到十五分钟,陆紫涵便过来了。

    陈枫于是便跟一帮老板告辞了。

    来到酒店大堂,陆紫涵正站在酒店外等着呢。

    穿着一件黑色呢子大衣,里面配上白色t恤衫和淡黄色长裤,脖子上是范思哲的丝巾,手里挎着一个香奈儿的新款肩包,鼻梁上还架着一副无框眼镜,看上去高贵典雅,美丽大方。

    陆紫涵现在在一家上市贸易公司上班,高级行政助理,业务能力精湛。

    谁能想到她晚上的时候能玩的那么花。

    眼镜一摘,火力全开。

    陈枫从旋转门走出来说:“外面风大,怎么不进来坐啊?”

    陆紫涵撩了撩卷发呵呵笑道:“我要是进去坐了,你会这么心疼我吗?”

    “哈哈,还真是~走吧。”

    “钥匙呢?”

    “给……”

    两人上车后陆紫涵问道:“去哪里?”

    陈枫喷着酒气说:“找个酒店醒醒酒。”

    陆紫涵立马心领神会,开着帕拉梅拉去了后庄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等进了酒店房间后,两个人疯狂撕扯着对方身上的衣服。

    ……

    一个多小时后。

    两个人穿着内衣依偎在一起,坐在落地窗前抽烟。

    陈枫抽的女士薄荷烟,是陆紫涵非给他点的。

    窗外树木郁郁葱葱,花园里的四季堂和迎春花开的绚烂无比。

    就在这时陆紫涵手机响了,她拿起来看了眼,然后也没避讳陈枫,直接接了起来。

    “别来找我了,咱们真得不合适!”

    “我现在有男朋友了,我不想他误会我。”

    “我挂了……”

    说完陆紫涵挂断了电话。

    陈枫问说:“别告诉我,我又变成破坏别人感情的小三了?”

    陆紫涵咯咯笑道:“没有没有……”

    陈枫说:“说来听听。”

    “你愿意听那我就讲讲!”

    陆紫涵徐徐吐了口烟雾,眼带笑意的说:“他是我前男友。在谈业务时候认识的,长得特帅特阳光,你知道嘛,就是那种女孩子一看就会动心的那种。”

    陈枫点点头,“嗯,我能想象得到。”

    陆紫涵:“我是一个物质的女孩子,我也从来都不否认这一点,但他只是一个小职员,每个月工资三五千块钱。

    我们俩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我为了照顾他,我跟他去吃海底捞,结果吃完后身上全是火锅的味道,真得,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

    那时不想谈了。

    然后有天晚上他又去找我,我当时正在做一个项目,忙的不可开交,就不想下去,让他不要烦我,可是他在电话里说就耽误你两分钟。

    我气冲冲的下楼,看见他冒着雨在楼下站着,手里拎着一个dior的袋子……”

    说到这里陆紫涵忍不住捂住了脑袋说:“哎~~那一刻,我真得全是愧疚感你知道嘛。

    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说你赶快把那个东西拿走,我不要。

    很多人以为我们女孩收礼物一般都特开心,高兴的说:哎呀,谢谢你谢谢你……

    但我当时真得一点开心的心情都没有,你知道我满脑子想的是什么吗?

    那个两万八的包,他一个月几千的工资,他要攒钱攒钱多久啊?”

    陈枫笑道:“你也算是拜金女里面比较清奇的一个了。”

    陆紫涵没有在意陈枫的调侃,而是继续说:“我承认我是一个爱钱的女孩,但我努力工作不也是为了赚钱嘛。

    我们交往的那段时间里,我跟他出去吃顿饭,收他一个礼物,我感觉都成了一个心理负担。

    你说谈个恋爱,不收礼物感觉哪哪不得劲。

    但是人家又攒钱,又怎么样的,给你送贵重的礼物,心里又特内疚。

    两个人在价值观上根本就不是一类人,相处时间长了会有核心矛盾,他不舒服我也不舒服。”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