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重回2002跨时空交〕〔洪荒:开局挑战道〕〔被冒名顶替嫁人后〕〔快穿:宿主她是个〕〔仙道之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2章 第 2 章
    _: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2章 第 2 章

    002

    中央星

    “听说了吗?宁家的那个小娃娃从孕育仓里出来了。”

    “是有这回事。而且听我在联邦任职的大伯说,这个叫宁元的小家伙精神力极高,很有可能会在成年前就能通过治疗师认证。”

    “嘶,那这样的话岂不是代表在不久之后中央星的治疗师治愈名额就又能多一部分了?”

    “没错,所以我决定从现在开始就不吃星网上卖的那些什么抗辐射药剂了,反正也没什么用。等到宁家的小娃娃长大了,我应该差不多还能剩下一口气。刚好能趁其他星域消息还不灵通时抢先排队。”

    “这么拼?那药好歹还是有点用的。你真要是这么久不吃,到时候万一宁家那小娃娃没成为治疗师,或者你排不上队,你不就真没了?”

    说话那人闻言一狠心:“反正我现在也排不上队。还不如赌一把。”

    说完又顿了顿道:“你放心,就算到时候那小家伙没成为治疗师,我也不至于和一个小娃娃计较什么,只能说我命不好,该。”

    至于那药剂,硬要说有效的话,也确实还有点。如果说没吃药前难受程度是100的话,吃了药应该能到99.9999…吧?

    嗯,是挺有效的。

    “对了,宁家的小娃娃有可能在成年前成为治疗师的消息你没再跟其他人说吧?”

    “没有。我又不傻。新的治疗师资料上到系统里后会有半个小时的空白期,只能从上往下划着找。竞争力比那些成名已久的治疗师小多了。现在知道消息的都捂着呢。”

    最后,两人说话的声音渐渐消失。

    作为中央星里的大家族,宁家本身就受到许多人的注视,因此一些消息比较灵通的人也大致知道一些关于宁家新出生的那个孩子的情况。

    至于这些人谈话中提及的系统和排队,则是联邦针对治疗师的一项制度。

    治疗师是专门负责治愈宇宙辐射副作用的职业,唯有精神力高,且懂得将精神力运用于疏导宇宙辐射副作用的人才能胜任。

    与联邦中数以亿计的被各种各样副作用困扰的人们相比,治疗师的从业人数少的可怜。

    每一位正式的治疗师都是联邦的珍宝,他(她)们拥有着比普通人崇高的地位,优渥的生活条件,众星捧月的生活,甚至联邦还有着一些关于治疗师的不成文但大家几乎已经默认了的潜规则,比如如果有某些地方发生意外或者受到虫族的忽然袭击,要选择先救治疗师。

    不过与各种优待相对的,是责任。

    治疗师,顾名思义,需要承担联邦系统自动分配的治疗任务。

    治疗对象一般以已经报名该治疗师治疗通道中的重症或对联邦贡献大者优先。

    剩下的则按报名顺序顺延。

    ***

    宁元自然不知道,他才从孕育仓里出来没两天就已经有这么多人谈论到他了。

    虽然不像成人那样懂得许多,但小朋友对于他人对自己是否抱有善意似乎总是格外敏感。

    一开始宁炎主动要守夜看孩子的时候,宁家的其他人还有些担心他一个五大三粗的能不能照顾好孩子,又或者小宁元会不会被自己不太会表达感情,偏偏又外形偏凶的三叔吓到,没想到这才一晚上的功夫宁元就已经和陪他玩了一晚的三叔熟悉了。

    软乎乎藕节似的小胳膊信赖的搭在男人肌肉虬结的古铜色手臂上,宁元此刻正用小手搭着三叔宁炎的手臂学走路。

    小家伙在孕育仓里住了一年多,算算年龄正是在学走路的年纪。

    走了几步,宁元站在那里不动了。

    宁炎低头看着眼前这个站起来还没有自己大腿高的小家伙,理解的点点头,问:“累,了?”

    因为说话不太顺畅的原因,宁炎一般不怎么开口。

    这也算是他辐射副作用的外在体现之一。

    宁元抬头,然后动了动自己的小腿:“三…元元,走呀。”

    昨天晚上的时候小家伙醒了之后睡不着,叔侄两人就开始大眼瞪大眼的,宁炎干脆教起了小侄子说话。

    这样的行为要是放在稍微有一点育儿经验的人那里,是要被骂揠苗助长的。

    哪有出孕育仓连二十四小时都没到就教孩子学说话的。不怕等孩子长大后厌学吗。

    好在小宁元约莫是有点基础在身上的。

    三叔一字一顿教的慢,但对于刚学说话的孩子来说就刚刚好。

    一晚上的功夫小家伙就已经学会了好几个词。

    其中说的最熟练的就是自己的名字。

    作为目前宁家人里和小家伙相处时间最长,高达十几个小时的存在,宁炎很快就理解了小侄子的意思,点头:“那你,继……续走。”

    知道现在宁元是真的能学会说话后,宁炎说话时宁愿停顿许久再接下一个字,也不会再结巴。怕教坏孩子。

    宁元闻言再次抬抬头,他在孕育仓里时也经常会有人来和他说话,所以小家伙是能听懂大多数简单话的。

    于是小手扶着‘扶手’再次往前挪了两小步。

    这两小步好像是把努力走路的小朋友累的不轻,边走还不忘自己给自己鼓励:“棒棒~”

    说完又抬起白里透红的小脸儿看向宁炎,眼神中似乎有些期待。

    见对方好像没理解,小家伙试着再次抬起小步子,再次给自己奶声奶气的鼓励:“元元,棒棒哇。”

    可惜自己鼓励了自己半天,也没见他往前多迈几步。

    这下宁炎懂了,一把抱起小家伙,大步流星的给小家伙当起了代步。

    当天晚上,宁炎拿出一本新的日记本,在封面写上:幼儿养护指南。

    笔锋铁画银钩,锋芒毕露。

    【星历3671年11月15日,晴。

    注意事项第一条:对于幼崽来说,自我鼓励超过三次却还没有行动,说明他累了,需要人抱。抱起来时最好颠一下,让幼崽有失重感,他会以为你在和他玩游戏,会开心。

    注意事项第二条:待定。】

    ***

    自从医院回来后,许久不出门的宁老爷子就再次躺进了联邦研究院特供的休养仓中。

    他的伤势实在太重。

    原本以他年轻时ss等级的体质再重的伤势只要好好修养也可以慢慢恢复。偏偏辐射副作用在体内又阻碍着伤势的恢复。

    若不是现在的宁家还需要他这个老一辈的军部掌权者撑着,也许老爷子的这口心气早就散了。

    老爷子躺在休养仓里,心中还在惦念着才抱过一次的小孙子。

    只是他第二天伤势复发时的样子对于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来说实在有些吓人,没必要因为他的一点想法吓到小娃娃。

    所以直到回到家的第三天,宁元才被奶奶李秋桂抱着去看了爷爷。

    第一天回家的时候小家伙全程都在睡着,这也算是爷孙俩的第一次见面。

    宁老爷子穿着一身灰色的褂衫,头发黑的白的都有,和蔼的对着揽着奶奶脖子的宁元一伸手倒是和联邦普通人家上了年纪的小老头看起来没什么差别。

    “一一?”宁元看了眼老爷子,伸出小手向前指了指然后看向奶奶求证。

    精神看起来比丈夫好多了的老太太没忍住笑了一声,附和小孙子:“嗯,对。是一一。是三叔教的是不是?”

    “嗯。”宁元小手又指了指屋外:“三,嗯,一一。”

    小家伙努力表达着三叔教他喊爷爷,像极了在给宁炎邀功。

    就是因为学习的时间短,目前他还没有熟练掌握这个词语。一不小心就把爷爷喊成了一一。

    老爷子伸出去的手一僵,一时有些接受不了自己忽然多了一个这么可爱的称呼。

    好在老爷子这一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很快就又回过神来,再次伸出手:“元元来,给爷爷抱抱?”

    大孙子小时候也不知道是随了谁,小小年纪就一派老成,自从会走之后就再也不让人抱,宁愿自己迈着小步子一步一步挪过去。

    那个时候宁老爷子还在边缘星驻守,等到他调防回到首都星的时候,大孙子已经是个大孩子了。

    还是挺遗憾的。

    宁元还挺好说话,对着爷爷张开小手:“一一。”

    宁老爷子一乐,也没顾上小孙子喊的是什么,笑呵呵的哎了一声。

    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杀伐果断,对儿女也要求很高。反而是对两个孙子很有些隔代亲的感觉。

    抱了宁元一会儿,顶着妻子的目光,老爷子也没有继续逞强,将怀里的小娃娃又还给了妻子,转而一边逗着宁元,一边和妻子说起了给小宁元办抓周的事情。

    这还是自联邦古籍中流传出的一种古时候的习俗,寄托了成人对自家新生儿的美好期盼和祈愿。

    只是联邦一些家境比较好的家族似乎对这个古时候的习俗理解有误。恨不得在孩子抓周的时候把一切能想到的东西都往孩子面前放。

    “欣欣说她今天机甲考试的奖品是一件新奇东西,早上出门的时候还说要把那东西赢回来给元元抓周用。”

    “新奇东西?”老爷子有些好奇。

    ***

    联邦军校中级预备部:

    负责考试监考的教官看着大步朝他走来的飒爽少女,并没有多少意外的点点头,将一旁被严密封起来的一个合金箱子递给她。

    “中级预备部三年级学员宁欣!”

    “到!”宁欣挺立身形。

    “接收你的战利品。”

    “是!”

    宁欣伸手接过。

    仪式交接结束,那位教官松懈下来,对着面前这位中级部的优秀学员笑了笑:“这可是联邦实验室从种子库里提取出的种子经过无数道艰难程序才培养出的果实。宁欣你要好好珍惜啊。”

    说完,教官看起来还有些羡慕和好奇。

    实验室里出来的东西啊,他还没见过几个呢,现在就被拿来给学生当奖品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这么珍贵,还用这么严实的合金箱封着。

    一旁,早已按捺不住的其他学员也好奇的凑过来。

    见大家都这么想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宁欣也不扭捏,利落的拿起教官交给她的钥匙打开了合金箱。

    众人连带着教官一起不由自主的凑上前去。

    顿时,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味席卷了整个训练场。

    看着箱子里那土黄色的圆形尖刺状物体,宁欣面无表情:“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