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重回2002跨时空交〕〔洪荒:开局挑战道〕〔被冒名顶替嫁人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7章 第 7 章
    _: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7章 第 7 章

    007

    宁煜今天不算多忙碌,上午休假,下午也没什么公事,只是他自己按照以往的习惯要到联邦军校那边去一趟。没什么其他事情,主要还是去看一下军校的各项设施情况,还有联邦下发给军校学员以及教官的补贴有没有下发到位。

    这次被小家伙缠的没办法,再加上这次属于私人行动,他连进军校用的都是探望宁炎的名额,宁煜索性也就把宁元给一起带了出来。

    这还是小家伙第一次出门,一路上趴在飞艇的窗户上稀奇无比。等到被二叔叔抱着下了飞艇,来到军校大门处时,整个军校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只等大门打开后就拿着证件有序进入。

    宁煜也抱着宁元排在其中等待。

    等待途中有人见被大人抱着的小娃娃乖乖巧巧不吵也不闹,只睁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看这里,看看那里的样子十分可爱,还悄悄的跟在宁煜身后逗了一会儿宁元。

    人群中同样有和宁元一般年纪,或者看着稍微大些的孩子,这些孩子有些是好动的性子,在家长怀里待不住就闹着要下来。

    一旁众人也都和善,见有孩子自己下地走,就自发的往旁边挪了挪,省的碰着孩子。

    原本一直被抱的好好的小家伙见到和他同龄的孩子都要下来,自己就也待不住了,咿咿呀呀的也伸着小手要自己走。

    宁煜虽然没有宁炎那么高,但也有一米八几。

    此刻宁元小小一团站在地上似模似样的走着,宁煜想稍微牵他一下还得弯着腰。步子也不能正常迈,正常迈小家伙跟不上。

    幸亏今天宁煜是借着探亲家属的名义来的,不然如果被他那些下属或者对头看到了他这副样子,怕是能私下里讨论一年。

    走到训练场时,小家伙终于是走累了,被二叔叔一把抱起大步往前走,周围的人流看起来好像都比他刚刚自己走的时候快了好多。

    前一刻宁元刚被抱起,下一刻他便看到了远远在对面站着的三叔叔。

    小朋友不记仇,这一路走来宁元都快忘了之前心心念念的三叔叔吃了他的和好礼物还不和他和好,而且早上还直接出门了连抱一下都没有的事情了。

    偏偏被小朋友大度‘原谅’的那个人一点都不自觉,明明早就看到他们了,但是就是不过来。只是远远的朝小侄子挥了挥手,眼神中似乎是露出了略微惊喜的神色。

    然后,然后就没有其他表示了!

    昨天宁炎濒临失控后,卫锦就请了和她比较熟悉的治疗师来给他再次做治疗。

    不过每个治疗师的精力毕竟有限,每隔一段时间还有联邦系统分配的被治疗者排队。所以只能是先暂时缓解一下宁炎的状况,就这还是看在同为治疗师的卫锦的面子上。不然一般人根本就请不动。

    算算时间,距离和这位治疗师约定的治疗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在治疗完成前,宁炎自己根本就不放心自己再接近尚且脆弱的小朋友。再加上一位重伤未愈的宁老爷子,安全起见宁炎干脆就先躲了出来。

    原本想着不过半天而已,看着训练场中的熙熙攘攘温情脉脉,宁炎都没想到还会有人来看他。

    但不得不承认当看着远处的小家伙一步步朝他走来,被抱起后扭头看到他时笑着露出的小米牙,宁炎是真的有一种窝心的感觉。

    周围有学员见教官整个人忽得放松下来,就连周身的气势都不像之前那么冷厉,不自觉的顺着宁炎的视线看了过去。

    “教官,您今天也有人探亲啊?”说完,他心里还有些奇怪,教官这不是刚销假吗。

    “元元你看,你三叔叔就在那里。但是他现在生病了,我们过一会儿等他病好了再去找他好不好?”

    听到二叔叔说生病,小家伙条件反射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处。连忙有些着急的摇摇头:“不,叔叔,不咿病!”

    一着急连‘叔叔’这两个字都喊的标准了很多。

    看着照理来说应该对生病没什么概念的小家伙这么着急的样子,宁煜没有感觉很意外,只想着可能是在医院孕育仓里时医生或者护士聊天被精神力高的小宁元给记住了。

    见小家伙实在担心,没想到宁元会反应这么大的宁煜又立刻安抚:“你三叔叔现在没事。等医生过来给他看完之后他就好了。我们先在这里等他一会儿,让他先看病,好不好?”

    宁元仰头,看看远处的宁炎,又看看抱着他一脸确信的二叔叔,点点头:“好。”

    三叔叔看病,元元在这里乖乖呀。

    于是这一下午,军校的一些教官和学员就看着他们的总教官和训练场另一边的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娃娃遥遥相望,那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的样子,直让一旁的学员感叹:“哎,牛郎织女啊。”

    另一个学员闻言额上露出黑线,给了旁边学员一拐子:“去,古文课没学好就别乱用典故。牛郎织女那是形容人谈恋爱的!”

    被顶了一下的学员揉揉肚子,讪讪一笑:“哦,这样啊。那你说这该叫什么?”

    被问到的那位学员肯定的一点头:“这叫舐犊情深!”

    ***

    宁炎要等的那位治疗师就在联邦军校挂名任职,只是因为平时事情多,不常来而已。两个小时后,宁炎和宁煜一前一后来到了军校治疗室。

    直到治疗室内开始传出一阵阵精神力波动,而宁炎原本躁动的气息开始慢慢平复下来,宁煜这才带着宁元一起敲门进了治疗室。

    治疗室中,那位看起来大约五十上下的女性治疗师神情专注,她的助手则在一旁用帕子给她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水。

    对于许多治疗师来说,给人治疗的过程都是相当辛苦的。

    以卫锦而言,她每天哪怕拼尽全力,最多也不过可以治疗二十个重症者而已。

    治疗师数量这么稀少,联邦当然也不可能竭泽而渔,每天就真的这么满满当当的给她安排工作。

    联邦公民人数数以亿计,这两个数据两相对比,治疗师之稀缺,联邦治疗师系统排队之难,就可见一斑了。

    这次卫锦请其他治疗师给宁炎治疗,也是大人情。

    旁边的小宁元似乎也知道了这是在给自己三叔叔看病,搂着二叔叔的脖子一脸期待看得出神,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或者哭闹打扰。

    终于,治疗结束。

    那位治疗师接过助理手中的帕子自己擦了擦额头,语气有些埋怨道:“以他的情况,最少还可以再自己撑一两个月,算上本人的意志说不定还能撑更久。这情况也没有小卫说的那么严重啊。”

    宁煜闻言一怔。

    自家人知自家事。

    距离宁炎上次介绍治疗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宁炎应该是快到极限了,现在就是在靠自己的意志力支撑。

    可面前这位治疗师居然说,宁炎现在的情况还远远没到极限?

    治疗师半是埋怨半是通知的说宁炎现在没事了,宁煜是听懂了,也没有在意治疗师的语气问题。

    他们一开始也以为宁炎到极限了,不然卫锦不会用同为治疗师的人情找人来帮宁炎治疗。如果宁炎真的是重症还好说,但现在他还没到极限,如果这位治疗师早知道,估计就算是卫锦请她她也不会来。

    按照联邦的常识,一般没到极限的情况下,确实不值得兴师动众。

    可大人听懂了,不代表小朋友能听懂这么复杂的意思。

    宁煜在笑着朝那位治疗师道谢,起身就想礼貌性的送这位治疗师出门,这下原本一直不吵不闹的小家伙忽然着急了,拽了拽二叔叔的衣袖:“三咿呀,病呀?”

    三叔叔的病好了吗?可是三叔叔为什么还在睡觉啊?

    小娃娃一开始都是安安静静的,宁煜进来时正一心给宁炎治疗的治疗师这才注意到现场还有一个宁元一直在。

    面对小朋友时,这位治疗师就没有最开始的不苟言笑了。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开口问:“这是小卫家的孩子吧?叫什么?”

    宁煜点头:“嗯。大名宁元,小名叫元元。今天军校探亲日,我带他来看看。”

    说完,又看向宁元,他还没忘了刚刚小家伙问他的事情:“嗯,元元放心,三叔叔病好了。”

    “看,就是这位奶奶帮三叔叔治的病,三叔叔等一下就醒了,元元要不要帮三叔叔谢谢李奶奶?”

    一般精神力高或者体质高的人都老的相对较慢。这位女性治疗师姓李,看着五十上下,其实年纪比卫锦的母亲还要大些,论辈分宁元是要喊奶奶的。

    李姓治疗师只见小家伙听完后反应了片刻,等抱着他的大人又细心的一字一句慢慢重复一遍之后,立刻点了点小脑袋,一本正经的看着她,然后虽然不标准但是很认真的说‘谢谢奶奶’。

    可见他是真的听懂了的。

    “这孩子真聪明。”想到之前有传言说宁家第三代刚出生的那个孩子被检测出精神力很高,有极大可能成为治疗师,她不由有些相信了几成。

    精神力高的优势孩子年龄越小的时候表现的越明显。

    因为精神力高,也代表着这个孩子他对事物的捕捉能力和理解能力会比一般的孩子更强。看着也就更聪明了许多。

    李姓治疗师与卫锦的关系不错,想着今天是第一次见宁元,小家伙又喊她奶奶了,她开始在自己身上摸索了起来。

    找了半天没找到什么合适做见面礼的东西,最后干脆又回到了自己的治疗室里,从治疗室的桌上拿了一小盆结着漂亮小红果子的植物递给了宁元。

    “今天没什么准备,李奶奶也没什么其他东西送给元元的,就把这盆亲手种的花送给元元了。等下次再补上见面礼。”

    真正的植物对于现在的联邦来说其实是个稀罕东西。

    之前宁家的那个看似花团锦簇的小花园,其实也只是全息技术模拟的而已。

    真正的花种要么是在实验室,要么还躺在种子库里封着呢。

    那盆结着红果子的‘花’小小一盆,宁元自己也能抱住。

    小家伙举一反三,抱着小花盆又奶声奶气的说了句谢谢奶奶。

    宁元确实喜欢这盆‘花’,和二叔叔以及三叔叔回家的路上也确实记住了这位送给他礼物的奶奶。

    顺带还不忘和如释重负的三叔叔讨论起了关于吃了礼物不认账这件事。

    宁炎表情正式且认真的听着小家伙断断续续的‘控诉,实则眼中时不时有一抹迷茫一闪而逝。

    昨天元元送他礼物了吗?

    还有,元元送他礼物的原因居然是因为觉得他生气了?

    还是对着他生气?

    要不是宁煜对着他点头,宁炎都有些怀疑自己晕过去之后是不是又醒过来做了什么,然后病发失忆了。

    终于,在宁炎仔细又仔细的回忆之下,他的脑海中出现了自己语气急促且略带暴躁的让宁煜把元元从自己这里抱走的一幕。

    难不成,是这个时候让小家伙误会了?

    坐在宁炎对面的宁煜这时才恍然。

    小家伙聪明是聪明,但到底才一岁多,分不清别人的情绪到底是对谁也正常。

    怪不得他今天早上见不到三叔叔会这么委屈。

    先是前一天以为自己被大人凶了,然后眼巴巴的想要送礼物和好。结果第二天吃了他和好礼物的人就不见了。

    这搁谁身上谁不委屈?

    宁炎抱着委屈大了的小朋友一阵哄,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锅都先认了。

    然后才给宁元解释:“没……有凶。我不会…生…元..元气。”

    紧接着又给小家伙解释自己昨天语气这么急躁的原因。

    说到这里,宁元的委屈其实已经消掉了一大半。

    然后宁炎又说:“而且…吃…了礼物就……是…要和好…的…对不对?”

    “嗯。”小小一团盘坐在三叔叔腿上的宁元被对方如此真诚的态度打动,接下来的路程叔侄俩又好的一个断断续续的学说话,一个慢吞吞的教说话了。

    三人回到家时,客厅的沙发上正端坐着一个宁元从来没见过的少年。

    少年穿着一身训练服,脸上和手上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有几处明显的擦伤,但显然没有得到少年的在意。

    此时的他将自己的全部目光都放在了那个被人从门外抱进来的小家伙身上。

    宁澜的五官大多随父亲宁凛,偏冷硬。

    宁元的五官则多数随了卫锦,而且看起来还要更好看一点的样子。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挺翘的小鼻子,还有长翘的睫毛,再加上因为营养好所以显得手感格外好的婴儿肥,一眼看去就是一个格外奶气柔软的小娃娃。

    宁元好奇的看着面前这个他还从来没有见过的哥哥。

    宁澜面上看起来则丝毫不怯场,走到宁炎面前朝小家伙伸手。

    刚见面就要抱,有点太开放了叭。

    因为被抱着,比宁澜视线稍微高了一点点的宁元一时有些没理解到位,歪头想了想,试探着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宁澜一怔,点头。

    就着小朋友送出去的那只手就顺着胳膊把宁元给抱了过来。

    紧接着不给小宁元反应过来的时间,直接出第二招:“我给你带了东西回来,要看吗?”

    宁元:“嗯?”

    没有说不好,就是不抵触的意思了?

    已经从宁欣那里知道了宁元只是说话不太利索,别人说的话只要不是太复杂多说几遍他大致都能懂的宁澜在心里判断。

    于是一边抱着宁元转身往沙发便走,一边介绍自己:“我叫宁澜,是你的哥哥。”

    “知道哥哥是什么意思吗?”

    宁元回头看了看二叔叔和三叔叔。

    宁澜赞许点头:“嗯,就是父亲还有二叔和三叔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就是兄弟,我们也是兄弟。”

    “兄弟的意思就是,以后我会保护你。”宁澜语气郑重,仿佛立誓一般,不过很快又转折道:“当然,你也要听我的。”

    忽然出现的哥哥这一番强势宣言有些酷到了才从孕育仓里出来没几天的小朋友,不由把整个前半身往后仰了仰,仰着小脸儿看着宁澜。

    “好。你要是现在喊我一声哥哥,我可以帮你做一件事。”一字不差把好友提前给自己准备的兄弟第一次见面演讲稿背下来的宁澜看着宁元的反应,微微松了口气。

    看来还是有些用的。

    听到这里,小家伙的眼睛亮了亮,立刻脆生生的喊了声哥哥。

    喊哥哥的难度比喊三叔叔或者二叔叔要低很多,宁元只喊一次就会了。

    宁澜抱着弟弟的手食指微微蜷缩。

    开口问:“你想做什么?”

    宁元不假思索的开口:“要咕咕咕。”

    客厅里正眼中含笑看着兄弟两人生涩相处的宁煜和宁炎一愣,宁澜也是。

    什么叫咕咕咕?

    咕咕咕是什么?

    见哥哥不明白,二叔叔和三叔叔也不懂,宁元再次形容:“飞飞。”

    说完,还一边用两只小手模拟着翅膀的样子,口中继续咕咕咕的叫着。

    第一次和弟弟相处就出师不利的宁澜抿唇。

    会咕咕咕叫,还会飞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