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重回2002跨时空交〕〔洪荒:开局挑战道〕〔被冒名顶替嫁人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8章 第 8 章
    _: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8章 第 8 章

    008

    宁澜的通讯器上有一个小聊天群,群里都是他在军校预备部的队友,平时大家的关系也非常不错,是毫不犹豫就可以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的存在。

    这次别看宁澜表面上和小家伙相处时好像游刃有余,第一次相处就把弟弟给酷到了的样子,实际上早在训练结束后,整个人一反常态显得有些焦灼不安的宁澜立刻就被他的一众队友们捕捉到了异样。

    当众人半问半猜的得知宁澜之所以这么一反常态,是因为小宁元刚一回到家他就必须回学校进行考试,到目前为止两人根本就没有正式相处过,他担心等他回到家之后小家伙会认生和他相处不好时,纷纷开始出谋划策。

    傍晚时分,差不多都已经闲下来了的队友们纷纷给宁澜发起了信息,询问他和小宁元目前相处的怎么样。

    见宁澜回应,小群里的队友们也有些好奇,顺口问起:

    众位队友十分热心,刚好宁澜自己一时也有些想不到弟弟口中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于是又发了一条消息:

    小群里一静。

    经过众人一晚上的集思广益,答案还是没有答案。

    第二天宁元起床时,当听到哥哥说暂时找不到他想要的那个东西,但是会尽力给他找时,已经和哥哥熟悉了的小家伙没有因为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就发脾气,反而依旧软软的很是亲近的喊着哥哥。

    有时候小朋友需要的也许并不是一定要得到某样东西,大人们诚恳的解释和承诺,也许也能让他因为懵懂的感受到尊重和平等而开心。

    时间渐渐过去,一直到宁元过了迟来的抓周,甚至迎来并且渡过了自己的两岁生日,久到小家伙自己都忘了他曾经还提过这样一个小要求,唯独宁澜,可能是因为那是弟弟第一次见面时第一次和自己提出的想要的东西,偏偏他还没有帮小家伙达成,所以他还一直耿耿于怀的记着。

    一直到这天,宁澜与母亲投影视频。

    看着大儿子比起去年又长高了不少的身高,以及像极了丈夫那样的越发坚定的气势,卫锦忽然若有所失的叹了声气:“一眨眼你和元元就都快长大了。”

    想到前两天和自己视频时已经能够语速缓慢的和自己聊天,还会自己跑到书架前拿图画册看的小家伙,卫锦都觉得时间过的实在太快。

    宁澜听到母亲的话眼中露出一丝无奈。

    说他长大了正常。

    可元元……

    连联邦幼儿园都还没上的小家伙哪里就快长大了。

    似乎是看出了大儿子眼中的不赞同,卫锦少见的孩子气般的和大儿子争论了起来:“以前元元刚从孕育仓里出来时,我给他讲故事,他听到不懂的地方也就只是拍着手喊妈妈,想让我再讲一遍。现在如果我再给他讲那个故事,他可能就会直接问我:妈妈,会咕咕叫的东西是什么啊?”

    宁澜一顿,语气复杂:“所以会咕咕叫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卫锦顺口回道:“应该是一种叫做‘鸡’的联邦古时动物吧。我以前给一个联邦实验室的研究员治疗的时候他随口提过。还抱怨说他们那个部门研究的都是一些和宇宙辐射无关的东西,干什么都不受重视。不过他讲的那些东西倒是挺有趣的,我偶尔也会给元元当故事讲。”

    说完,卫锦又补充一句,语气有些唏嘘:“说起来我前段时间在边缘星又见到这个研究员了。他说他以前任职的古生物研究部门被裁撤,他不想再留在实验室里,就来边缘星参军了。研究部里剩下的那些原本养着的东西也要被处理。”

    卫锦说完,只见面前一阵风吹过,原地早就没了大儿子的身影。

    宁澜去的及时,再加上走的自己二叔的后门,终于是从实验室里抢救回了一只已经被处理干净,正准备上火化台的古生物研究部‘遗产’。

    虽然这个遗产已经被处理完毕,但经过宁澜的仔细对比,以及参考其生前的影像资料,宁澜觉得应该就是这个东西没错。

    与此同时,一个困扰了宁澜许久的疑惑也终于被解开。

    那就是:如果这个东西不是小家伙自己凭空想象出来的话,他到底是从哪里听来的!

    当再次把视频打过来的卫锦听完大儿子面无表情的叙述后,也怪不好意思的。

    同时想了想,还不忘给视频那边的宁煜和宁澜打了个预防针:“我之前看元元对这种类型的故事好像挺感兴趣的,不小心就给他讲了挺多。”

    对于这个自己不能长久在身边陪伴的小儿子,卫锦的心里其实一直是有很浓的亏欠感的。

    每次当发现小家伙喜欢什么,或者对什么感兴趣时,都恨不得一股脑的把所有都给他。

    她自己的知识储备量不够没关系,这不还有一个刚好就在边缘星弃文从军的前古生物研究员吗。

    “挺多是多少?”宁澜问。

    卫锦:“记不清了。”

    宁煜点头,以大嫂的精神力都记不清到底是说了多少,那应该是挺多的。

    想到这里,宁煜默默低头给助手发通讯:

    那边接到信息的助手虽然疑惑,但也没多问。默默掏出上司的联邦黑卡去给实验室创收了。

    宁澜带着那只已经失掉被处理的浑身光秃秃的鸡回到家中,一时间还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把这个给元元。

    对于常年接受虫族那丑陋外表洗礼,边缘星常年发生血腥战争的联邦人来说,宁澜根本就没想到一只死掉的动物会不会吓小家伙之类的。

    他之所以迟疑是在想要不要再等一个月,等到时候就可以送一只活的给宁元。

    毕竟他也不知道元元想要这只鸡,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就在宁澜思考时,耳边忽然传来宁元的喊声。

    原来是老远就看到哥哥回家了的小朋友自己颠颠跑着迎了出来。

    宁元先是喊了几声哥哥,然后才注意到哥哥手中提着的东西。

    “咕咕。”

    见小家伙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东西,宁澜也不再犹豫,顺手就把东西放在了客厅外的地上让宁元自己看。

    嗯,在宁澜看来,这就是这只鸡唯一的作用了。

    宁元蹲下来看了一会儿,然后就伸手拉了拉哥哥的衣袖。

    “哥哥帮我。”小朋友小小一团蹲在地上,看了看自己的小手,又比了比那只鸡的大小,果断选择求助。

    宁澜:想换个地方看?

    于是宁澜又拎着鸡,带着宁元转移到了室内的客厅。

    宁家是没有厨房的。

    或者说几乎所有联邦人类都没有在家做饭的概念。能在家里备上几个专门用来喝营养液的碗勺已经是相当精致的家庭了。

    不过这对宁元并没有造成什么阻碍。

    只见小家伙颠颠的跑进自己的玩具房,十分费劲的从自己的玩具堆里搬出来了一个半圆形合金碗状物。

    这个碗状物相对宁元来说是非常的巨大的,好在用的合金是属于非常轻但坚固的那一种,小家伙努努力还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把他搬出来。

    大大的半圆形碗状物把小家伙的视线都遮盖了起来,直到宁澜走上前去帮宁元抬起他的大玩具,小家伙手中这才轻松起来。

    回头细看小家伙的玩具房,只见和别的小朋友的玩具相比,宁元的玩具房显得格外有特色。

    铲子、勺子、锅盖、小炉灶、加上被宁澜拿着的半圆形碗状物,赫然是一口锅!

    对于自家小朋友不同于别的孩子的一些小爱好,宁家的其他家长们不是没有注意过。

    小家伙对于玩具的选择不像是一开始什么都不懂的孩子那样一边看一边选的,显得很有目的性。

    这样的表现不由让其他人开始猜测,他们家孩子难道在这么小的时候就开始本能的选择起了自己未来要走的治疗路线吗?

    要知道联邦的治疗师们给人治疗的方式也不都是千篇一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方法,就算是看着差不多的方式,其实真正探寻起来也会有细微的差别。

    在联邦的历史记载中,就有许多资质极好的治疗师在小的时候就已经展现出了属于自己的精神力本能。

    现在看来,宁元也有了这样的征兆。

    不过对于小家伙这样的表现,宁家人也没有选择揠苗助长。而是随着宁元的天性让他自己发展。

    现在当宁澜看到小家伙想要把那只鸡往自己的玩具里放时,依照以往的习惯,宁澜依旧选择了让小家伙在不伤害到自己的情况下自由发展。

    甚至在帮忙把灶台也搬到了客厅外后,顺手给点了火。

    客厅另一边,正在被教官随机练习的宁欣登录考试直播间。

    直播间是全息模式,等到宁欣进入的时候整个直播间看起来和以往上课时也没什么区别。

    “现在,所有学员把直播间的共感模式打开。”

    这个随机练习主要就是在直播间中模拟各种战场环境,考官会根据每个学员在课堂中的表现打分。

    为了追求真实的模拟效果,教官更是指挥着学员们把共感模式开到了比现实世界还高两倍。

    一开始,所有人的练习和以前都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直到站在教室中央的考官忽然皱眉,在直播间中呼吸了两口气。

    霎时间,一股说不上来的刺鼻味道直冲鼻腔。

    这种味道和那种虫族战场中扑面而来的属于虫族的血腥气不太一样,却是丝丝缕缕的,一开始并不明显,后来在热气的升腾与助攻下,开始变得越来越让人难以忽视。

    腥气混合着湿热的水汽,嗅觉最灵敏的宁欣第一个没忍住,条件反射的猛地抬头。

    然后就看到了在不远处的院子里玩玩具的小侄子。

    以及那只疑似被小侄子放进他的玩具中正在咕嘟咕嘟煮的不明物体。

    小家伙身处客厅外的通风处,再加上年纪还小,体质没有强的变态,此刻还在似模似样的被哥哥稳稳抱着然后用自己的另一个玩具大勺子搅拌着那个已经被咕嘟的有一会儿了的不明物体。

    仿佛时空交融般,宁元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一闪而逝的记忆片段。

    慈祥和蔼的老爷爷用自己的大铁勺搅动着锅中已经被炖的极烂的鸡肉。

    炖好的鸡汤应该是清亮香醇的。

    最好用散养的母鸡。

    清亮的鸡汤被炖的香喷喷的,最上面还浮着一层不是很多,但格外漂亮的金色油花。

    最后再放上一点点盐,就是很香很香的味道了。

    早就被鸡汤的味道吸引来的小娃娃们团团围在汤锅前,老爷爷笑着把几个小碗递给每一个小娃娃,然后对不小心排到了最后面的那个小朋友说:“元元别怕,王爷爷做的鸡汤多。每个小朋友都可以分一碗,还有鸡肉吃,好不好?”

    对于很多厨师来说,一锅的精华其实就是鸡汤。鸡肉反而可有可无,有时候干脆就不用了。

    可对于福利院的小娃娃们来说,汤虽然很好喝,但肉却是他们最喜欢的。

    于是,被哥哥抱着的宁元看着面前已经咕嘟咕嘟冒泡的‘鸡汤’,同样抬头对小姑姑和刚好走下来的爷爷奶奶说:“元元做了好多,每个大朋友都可以分一碗,还有鸡肉吃,好不好?”

    在小家伙的潜意识里,他正在做的这个东西就是他很喜欢很喜欢的,很少喝到,但是每次喝都会开心许久的存在。

    所以,他也想把自己很喜欢很喜欢的东西分享给对他很好很好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