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问答诸天,从漫威〕〔穿越知否混日子〕〔大理寺卿的江湖日〕〔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18章 第 18 章
    _: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18章 第 18 章

    018

    一边跑,一些人还不忘挤兑自己旁边的人:“你跑这么快有什么用?你贡献点够吗?”

    那位被问到的青年理都不理对方,就是一直闷头朝星港那边奔去。

    开玩笑,他们这些但凡是在边缘星待着超过五年的,谁兜里还没有一笔数量可观的贡献点。

    毕竟边缘星虽然名字上带了边缘二字,实则是整个联邦最危险的地方,同时也汇聚了最多实力强大的存在。他们每时每刻都在为保护联邦而战,除了治疗师,其他联邦的所有职业都没有他们获得的贡献点多。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贡献点够不够的问题吗?

    不,其实是能不能兑换到的问题啊!

    毕竟有些副作用发作起来,虽然不会要命,却痛不欲生。

    就算有些人想要发扬风格,肯把到手的抑制剂让给情况更严重的人。但也更倾向于和自己同一小队的更相熟的人。

    要知道这一个边缘星就有九支大队,每个大队还有50到100不等的小队。

    他们这边不跑快点,别的大队有的是跑得快的。到时候就算是想把抢到的抑制剂让出来都没得让。

    “话说现在其他大队应该还没得到消息吧?”之前那个懒散躺在虫族尸体上的青年一马当先,掠过各种障碍物的身影不像是跑,更像是蜻蜓点水的飞渡而出。

    被问到的同伴想了想:“应该是吧。老冯得到消息大概也没多久,这段时间就咱们大队遭到的虫族冲击比较多,他大多数时间都在这边。”

    治疗室那边是那位姓冯的急救员兼任急救队长在做主,所以一些紧要的消息他知道,其他急救员未必知道。

    “这么说来咱们小队也是承老冯的大人情了。幸亏老大你今天问了一嘴。”

    眼看星港已经近在眼前,而且周围并没有太多的人,那些几乎把自己速度提到只剩残影的做战队队员这才放松了点。

    被叫做老大的懒散青年点头:“嗯。这次的抑制剂咱们拿五支,别贪多。”

    听到他这话的其他人没有反驳,利索点头:“行,五支给老妖、阿行、还有德安他们够了,老妖那家伙再不接受治疗师的治疗我看下次非死在虫族手里。咱几个还能撑,好歹给其他大队情况比较严重的留一些。”

    心里有了章程,众人便眼含期待的在星港前等待了起来。

    终于,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有一艘星舰停靠在了星港前,从站在星舰甲板上的那些守卫们的装备来看,大家就知道这里面装的一定是好东西。

    有后勤组的组长过来交接,交接完毕,那位后勤组组长抚摸着那个被自己提在手中的银色合金箱,那珍惜无比一遍遍摩挲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摸老婆呢。

    谁知箱子还没在手里捂热乎呢,一回头就看到了十几双如饥似渴的饿狼眼神。

    后勤组长抱箱子的手一颤。

    对面十几人对视一眼,笑着朝他逼近。

    ***

    这边刚交接完毕,那边整个07号边缘星都炸开锅了。

    边缘星娱乐匮乏,没有和虫族的作战任务时众人除了日常巡巡逻也是非常无聊的。

    一位穿着日常便装的战士躺在宿舍的床板上,一边用手有一下没一下的锤着额头,一边掏出通讯器开始浏览边缘星的内网企图转移注意力。

    边缘星的内网设计偏简洁严肃,要么是通报某某某坐标的防线又遭到了虫族的冲击,要么是谁谁谁又立功了,获得了联邦嘉奖的多少多少贡献点,稍微比较格格不入的一个框架里播放着治疗师廖阑的歌。

    廖阑是联邦中极少数可以进行群体治疗的治疗师,他可以把精神力寄托在自己的音乐中,让听者产生共鸣从而达到治疗的效果。

    虽然这样的效果比较微弱,但好歹聊胜于无。

    所以这些年廖阑一直很忙,几乎不是在开星球演唱会,就是在开星球演唱会的路上。

    这次他头疼的有些心烦意乱,便想着到内网里找廖阑的歌听听。

    刚好在点进去前看到内网发布了一条新公告,躺在床上的青年抽空看了一眼。

    这一眼看过去顿时头也不疼了,眼也不花了,下一秒就蹿出宿舍一秒五十米了。

    后勤组办公室外几乎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哪怕07号星球的指挥官已经定下了许多条兑换限制。

    比如说贡献度不够高的不能领,情况不够严重的不能领,两年内接受过治疗师治疗的不能领,已经有类似治疗师精神力附着物的不能领……

    饶是如此,剩下的七十五支抑制剂也在瞬间就被兑换一空。

    最先兑换五支抑制剂的那十几位士兵中有一大半情况都还不算很严重,不过当时他们登记的领取人姓名是他们的同伴,每一位都是情况已经严重到下次战斗来临前要么返回中央星等死,要么就和虫族一起死的程度。

    后勤组的组长了解这些代领人的品性,再加上他们也没有贪得无厌的想要把所有抑制剂都领走,他也就没有多做计较。

    此时05作战大队的宿舍内早已空无一人,所有人都往后勤那边赶去了。

    成功快人一步领回了五支抑制剂的一行人回到宿舍,见原本今天出门时还有力气和他们说话开玩笑的同伴此时几乎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立刻也顾不上其他,把手中的抑制剂打开掐着五人的腮帮子就把瓶中密封的液体给他们灌了进去。

    因为没有经过加热,所以在把抑制剂打开的时候其他清醒的人只能闻到似乎有些怪味,不过也没在意。

    把抑制剂都灌进去连一滴都没舍得浪费的众人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五人。

    半晌,有人悠悠转醒。

    “老妖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作为小队队长的懒散青年上前一步扶起醒来后挣扎着想起身的同伴。

    谁知同伴只半眯着眼看了他一眼,下一秒:“呕~”

    男人黑脸。

    什么意思?我辛辛苦苦给你去抢抑制剂,自己都不喝全都灌给你喝,你醒来之后下一秒居然是看着我的脸呕我?

    这还不算完,随着另外四人先后醒来,干呕声此起彼伏。

    联邦人类五感灵敏,许多味道在他们那里根本就是无法克服和适应的存在。

    偏咸的营养液还好,除了咸一点咕嘟两下也就过去了。

    在杀虫族时也是,他们会直接干脆的封闭自己的嗅觉。不然恐怕连作战都是问题。

    可这次不一样,人都处于半昏迷状态了哪还有力气封闭嗅觉和味觉,再加上同伴心急,一股脑都给灌下去了。猝不及防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谁经得起这一下啊。

    见不明情况的五人还想呕,其他行动自如的同伴不约而同的直接伸手捂住了五人的嘴。

    懒散青年也顾不得脏了,捂着老妖的嘴就命令道:“给我咽回去!”

    叫做老妖的男人别憋得眼眶通红,用眼神示意:兄弟都没有几天好活头了,你还折腾我?良心呢?

    懒散青年继续堵嘴:“自己感受一□□内状况如何。”

    老妖眨眨眼。

    “妈的新来的精神力附着抑制剂,老子自己都没舍得喝给你喝,你敢吐出来一口老子打死你。”

    对方眼睛猛地瞪大,精神力附着抑制剂?是他想的那个精神力附着抑制剂吗?

    当即也顾不上自己嘴还被堵着了,连忙查看起了自己体内的情况。

    他的副作用也属于比较常见的那种,还有一个取自古时书籍的名字:睡美人。

    可惜名字再有典故也改变不了这其实是一个很残忍的副作用的事实。

    就像书籍中那个叫做睡美人的公主一样,这种副作用最开始只是会让人的睡眠时间比普通人长些。

    直到后来,慢慢的,慢慢的,一睡不醒。

    老妖这时才后知后觉的眨动起了自己的双眼。却发现自己睡意全无。

    他的副作用发展本来不会这么快的。可是在上次和虫族的作战中不得不过度透支了自己。导致了副作用的急速发展。

    这下不用队长捂嘴了,他自己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

    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嘴角的笑容越咧越大。

    仿佛劫后重生。

    ***

    这天治疗师协会的通讯都快被几位边缘星的指挥官给打爆了。

    03号星球的指挥官隔着通讯开始嚷嚷:“老王你不地道啊,凭什么他07号边缘星有我们03号边缘星就没有?他们情况紧急,我们不急?”

    “现在我那几个下属大队长都堵着办公室的门来跟我吵!他们跟我吵你听到了吗?他们骂我没出息连个抑制剂都要不过来,要我这个指挥官有什么用!”

    “你别不承认,我的人都把情况摸清楚了!你们治疗师协会的这批抑制剂效果好的吓人!好几个本来都要送回中央星治疗的现在都能继续提着家伙巡逻了!会中央星治疗是啥情况你不知道?说是治疗和等死有差别吗?他们是为联邦做出了贡献没错,但排在他们前面的还有早就从边缘星下来的,贡献更大的,能排到他们?”

    好不容易好说歹说的挂断了03号边缘星指挥官的通讯,那边01号边缘星的通讯又接进来了。

    王副会长眼中闪过一丝意外。

    只见通讯另一头,那位如山岳般沉默寡言的指挥官简短道:“我们这边有治疗师,但不够。可以给我们少些,但不能没有。”

    王副会长一头问号。

    好家伙,其他指挥官来给我打通讯情绪再怎么激动我都认了,您也来?

    你家孩子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

    宁凛还真不知道。

    主要是卫锦前脚刚走01号边缘星就又和虫族爆发了大规模冲突,作为指挥官的宁凛一直身先士卒就没从战场上下来过。

    对于小儿子,他只知道小家伙天赋很高,甚至高到成为了联邦年纪最小的治疗师。

    但对于后续治疗师协会和小家伙商量着想要用他的东西做抑制剂的事情,宁凛还真不清楚。

    01号边缘星虽然有治疗师,但杯水车薪。听到治疗师协会那边有新一批的抑制剂,他站在战场上抽空给治疗师协会打了通通讯。

    王副会长想了想,最后说道:“这件事我建议您和治疗师本人面谈,我觉得你们之间应该比我和他更好沟通一些。”

    宁凛皱眉。什么跟什么。

    不过见王副会长一脸的认真,宁凛还是点头:“好,把他的通讯方式给我,我和他谈。”

    王副会长微笑:“好的,宁将军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