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问答诸天,从漫威〕〔穿越知否混日子〕〔大理寺卿的江湖日〕〔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23章 第 23 章
    _: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23章 第 23 章

    023

    宁元看了眼自己的通讯器,还以为是待在家里的三叔叔或者小姑姑想找他了。

    不过因为他反应有些慢,从听到通讯器响声到把通讯器拿出来,再到想要接通通讯时,那通通讯就已经自动挂断了。

    通讯器里传来嘟嘟嘟的通讯挂断声,与此同时,不远处一群人其中一人手中的通讯器也传来了同样的声响。

    眼看着指挥官抱着那个小娃娃,身后还跟着两个陌生面孔越走越远,几人看着那个通讯器眼中若有所思,然后忽然打了个寒颤。

    ***

    等宁凛把宁元一行人接到治疗室时,卫锦的状态相较大战刚结束那天又差了许多,原本因为精神力原因显得年轻又明艳的面庞几乎是毫无血色。

    这其实是宁元第一次真正的被爸爸抱,原本小家伙应该是很开心的,不过今天他的注意力全都被另外一件事所吸引。

    被爸爸抱着看到躺在病床上连他进来都闭着眼睛没反应的妈妈,小家伙不懂这么多,还以为妈妈在睡觉休息。

    在之前宁欣哄宁元睡觉时什么好处都往外说,一会儿哄他小朋友早早睡觉会长高高,一会儿哄他睡眠充足会身体棒棒,甚至还长力气,几乎让不大点儿的小娃娃以为睡觉包治百病。

    所以虽然妈妈现在脸色苍白的样子让小家伙感觉有些害怕,但还是搂着爸爸的脖子轻轻的说:“嘘,妈妈在睡觉。我们不要打扰她。”

    话音刚落,就见卫锦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睛。

    其实她并没有睡着。只是因为精神力透支的缘故,导致她的五感敏锐度也开始下降,最开始都没有发现有人进了治疗室。

    见她醒了,宁元条件反射的朝她伸手。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妈妈现在不能抱他。于是自己乖乖的从爸爸怀里下来,小心靠近病床后轻轻的用手摸了摸女人从被子里露出来的手臂,然后垫脚对着手臂用力呼了两声。

    “元元给妈妈呼呼,呼呼就不痛了。”说完,又是很认真的呼了两下。

    卫锦声音有些虚弱,但还是强撑着回应病床边的小娃娃:“哎呀,被元元这么一呼呼,好像真的好多了。”

    听到妈妈这么说,小家伙卖力极了。肉嘟嘟的小脸儿鼓起来的样子像是小青蛙。

    卫锦伸手摸摸儿子的小脸:“不呼了。再呼元元该头晕了。”

    说完,等小家伙听话停下后,卫锦又抬眸往病床另一边看去。

    自己这大儿子是个沉默寡言的性子,而且和他父亲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平时就不爱说话,心情一不好就更不说话,等什么时候心情好了才会吭那么几声。几乎一不留神就要被人给忽视了。

    不过他的眼神一直停留在卫锦的身上。

    卫锦笑了笑:“别怕。你看你们现在不是都来了吗?”

    宁澜不做声,半晌:“嗯。”

    来的一路上他很庆幸,真的很庆幸。幸好他们都还活着,幸好元元可以救母亲。

    想到母亲之前的顾虑,宁澜同时也在心里思忖起了提前跳级进入军校,并且在最短时间内从军校毕业进入军部的计划。

    唉,父亲连母亲都没保护好,以后母亲和元元,还是交给他来吧。

    稍微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一旁的小家伙就等不急的开始问起了他到底要做什么妈妈才能好起来。

    一开始宁元听卫锦说呼呼完之后舒服了很多,小家伙就以为他只要一直呼呼妈妈就好了。

    可是他都呼了好久好久了,妈妈还是嘴唇很白很白的躺在病床上,根本就没有要变好起来的意思。

    宁元觉得,肯定是因为他漏掉了什么步骤。

    正想的很着急的小朋友把自己的脚尖踮的更高了一点,小手还搭在女人微凉的手臂上。

    这时,原本着急的小家伙动作忽然一顿,拧着小眉头朝卫锦看去。

    妈妈被坏虫子打到了吗?

    只见在卫锦的精神力上附着着一丝带着异样不详的气息。这股气息无形无质,但是落到宁元的感受中却赫然就是一只狰狞的不知名虫子。

    这种气息其实很常见,是属于虫族的。应该是卫锦在那场大战中染上去的,许多从战场上下来战士们也有。不用管它过几天它自己也就散了。

    可宁元不知道这些,他只是觉得那只虫子讨厌极了。说不定妈妈就是因为这只虫子所以才不舒服的。

    他要帮妈妈打走坏虫子!

    于是,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根本就没人教导过该怎么传输精神力的小家伙无师自通,一股汹涌的精神力朝着卫锦的精神力领域便涌了过去。

    还好宁元虽然精神力几乎如湖海般汹涌澎湃的朝那只‘虫子’扑去,但也没忘记不能在打虫子的时候不小心打到妈妈。

    在卫锦毫发无损的情况下,属于虫族的气息快速消散。

    打完坏虫子后,小家伙满意的点点头,开始往回撤精神力。

    在这个过程中,在宁元看来他是在帮妈妈把坏虫子打跑,可落在外界病床前的其他所有人眼中,他们都不由自主的放缓了呼吸。

    宁元以前从来没有刻意把精神力放出来过,就算是炖汤的时候也只是顺带的溢出来一些,并不明显。

    但此刻,在他把精神力探出的一刹那,众人便立刻发现了不对。

    那精神力波动强的可怕。

    宁凛想上前把无意识运用了自己精神力的小家伙抱开,但很快就发现仅这两秒钟的功夫,卫锦的脸色就已经比前两天不知道好了多少。

    在帮妈妈打坏虫子的小娃娃已经无意识的自己努力爬上了病床,然后找到一个他自己觉得舒服更合适打虫子的位置躺在那里。

    因为对精神力的运用还很生疏,他并不能很好的把自己的精神力全部收回来。

    而就是这一些不能精准收回的精神力,阴差阳错的完成了那位联邦医生口中的精神力传输。

    还不能准确区分感受与现实的宁元觉得自己上一秒还在帮妈妈打坏虫子,可下一秒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已经躺在妈妈旁边睡觉了。

    妈妈的嘴唇没有再是白白的颜色,还有力气坐起来给他盖了盖被子。

    人小觉多,再加上第一次运用这么多精神力,并不是很想睡的小娃娃在女人的拍哄下还是没有扛过汹涌的睡意来袭,只是在闭上眼睛前还不忘问:“妈妈好了吗?”

    卫锦伸手拍着乖巧侧躺在自己身边的小娃娃,“嗯。元元帮妈妈,妈妈就好了。谢谢元元。”

    声音虽然温柔无比,但明显已经不虚弱了。

    她只是精神力透支,但其实本身并没有什么伤势。所以一旦精神力补足也就没什么其他不好的了。

    宁元长翘的睫毛忽闪着:“下次坏虫子欺负妈妈,元元还…”

    一个‘打’字还没说完,得到想要答案的小家伙就已经呼吸均匀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为了让丈夫和儿子安心,卫锦在医生的建议下没有离开治疗室,选择再观察一天。

    等到宁元醒来时,对于自己还没什么感觉,但大家都说他已经帮了妈妈这件事情,小家伙还是没有什么真实感。

    这样就好了吗?

    真的不需要他再做些什么吗?

    不过在确定了妈妈真的好了之后,本来还有些小失落的小朋友很快又开心了起来。

    小朋友在情绪起伏高的时候就是很容易有灵感的。

    尤其是在出门看到01号星球中几乎随处可见的红色小果子之后。

    有红色的小果子,还有小家伙从家里带来的全套‘玩具’,连家里食材库里的食材小家伙都拿了一些全部一起装进行李箱。

    可能是因为宁煜和宁澜挂心着01号边缘星的情况,再加上小家伙是一点一点运的,两人居然都没发现。

    宁元的‘玩具’已经进化到了第三代,不仅小灶台是可以折叠然后展开的,就连灶台下的木柴都是木柴样的自动发热器。

    因为今天卫锦已经好了许多,宁凛这才稍微离开了休息室去处理起了战后收尾工作。至于宁煜和宁澜,他们一个要在星网开会,还有一个因为是请假出来的,所以需要在星网中完成教官布置的突击检测考试。

    于是,灵感爆发的小家伙在一处空地把自己的小灶台支好,又采来几颗像是辣椒一样的小红果子,就开始在一位帮忙带着他的宁凛亲信的好奇目光中操作了起来。

    另一边,有正在轮休的战士坐在一块石块上相互闲聊天:

    有战士唉声叹气:“唉,上次我差一点就突破到s级了。就差那么一点点!”

    如果突破到了,那抑制剂肯定也有他的一份了。

    另一位战士也是意犹未尽的咂咂嘴:“我当时情况比较严重,莫里分了我小半管抑制剂,那味道,香!”

    说来也是传言不可尽信。07号边缘星那边居然说抑制剂的味道是腥的,怎么可能,明明是香的!

    听说话的声音语气这些人好像都挺正常的。实际上离近了看,一个眼中充斥着异样的猩红,还有一个额冒青筋,显然正在忍受着非比寻常的痛苦。

    可也许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痛苦,那位额冒青筋的战士还能一边说话一边随时准备见势不好就拍晕自己旁边那个双眼猩红的同僚。

    又过了一会儿,双眼猩红的青年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人怎么还不来?老子马上就控制不住了!”

    “等等,再等等吧。好歹再陪我聊会儿天。”另一位战士斜躺在小土丘上,看着懒懒散散的。实则语气有些无奈,又有些荒凉。

    双眼猩红是狂躁型副作用发作的前兆。

    这样的副作用类型一旦加深到一定程度是不能继续留在边缘星的。甚至连原本的星球也不能回去。只能去另外一颗专门的疗养星。

    说是疗养,可实际上去了之后也许终其一生再难踏出一步。

    这一片坐着的几乎都是等一下要离开的。

    从战场上翱翔的雄鹰变作后方星球中一滩日复一日只能麻木等待尽头的行尸走肉,这也许就是他们未来已经既定的命运。

    除非有人运气好,在疗养星时排到了治疗师的治疗名额,说不定还有踏出疗养星的机会。

    正说着,一股很香但又莫名刺鼻的味道不知从何处袭来。许多坐着的战士抽抽鼻子,按捺不住此起彼伏的打起了喷嚏。

    “阿嚏!阿嚏!”

    “这什么味道?!”

    “不行了不行了,阿嚏!”

    有的嗅觉更灵敏些的战士直接眼泪都被熏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