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问答诸天,从漫威〕〔穿越知否混日子〕〔大理寺卿的江湖日〕〔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24章 第 24 章
    _: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24章 第 24 章

    024

    与此同时, 和谈笑风生中好像并不把接下来的离开当回事的众人相比,另一边正在负责收拾战场的其他几位作战大队大队长则显得要沉默了许多。

    虫族长得大多数都不好看。黑漆漆的颜色,嶙峋的骨骼, 狰狞的口器, 每一只虫族的尸体都好像是一座小山,被人毫不留情的扔进前往垃圾星的星舰。

    据说虫族的虫母要更难看些, 肥硕的身躯无时无刻不在孕育着兵虫, 它处于虫巢的最深处,有着重重的保护。它的一生中除了孕育兵虫与吞噬能量根本不存在第三件事情。

    “呦,快看!这有一只虫母也让我们给端了!”有人试图活跃氛围, 扒拉战场虫族尸体时忽然见到一只被庞大尸体掩盖着的软嫩巨大的虫子,看似兴致勃勃的开口道。

    “等回去查查战场记录仪,看看是哪个小子杀的。这只虫母兑换出来的贡献值估计都能换一瓶抑制剂!”

    听到这里,08号作战大队的队长淡漠道:“不用查了, 我们队的罗风干的。他今天下午跟着星舰走,贡献值估计他前脚到疗养星,后脚就到账了。”

    而且就算真的到账了, 贡献值是够了, 但到哪里去换抑制剂?

    哪次出现类似的东西不是刚一出现在市场上就被抢空了。妈的他们这砍虫族砍了多少年的手速都愣是抢不过!这还有地方说理吗。

    08号大队长的话一出口,现场顿时又沉默了下来。

    半晌,似乎是终于受不了这样压抑的寂静, 03号大队的队长深吸一口气, 极目远眺着星港的方向语气低沉:“相比于前往治疗星,其实我更希望他们就直接死在战场上。最起码那样他们是联邦永远的英雄。”

    另一位队长往03号大队长的背上拍了一下:“这话你也就在这里和咱们说说, 别在外面乱嚷嚷。你又不是不知道联邦那边听不了这个。”

    虽然语气是劝导, 但其中的意思显然是也赞成了对方的说法。

    被劝导的大队长把手中的虫族尸骸往地上狠狠一砸:“我知道!我懂!那些战士之所以能透支成那样还可以活着去治疗星, 就是因为他们是联邦最强大的战力!他们不能有消极的念头, 他们要学会等待!要学会在治疗星永永远远的等待!等待着有可能在接受治疗后重返边缘星的那一天,等待着…”

    等待着万一有一天联邦形势真的告急,治疗星上的所有人都是与虫族同归于尽的最后底线的那一天!

    他们是联邦最后的保险绳。

    虽然在这无尽的等待中,治疗星上已经燃尽了一代又一代的联邦战士的骨血。

    可依旧要等待。

    因为他们战力强大,因为他们发作起来会不受控制。所以他们只能把自己自囚于治疗星。

    一座据说设施相较于中央星还要更加完善的宏伟星球。

    在那里,所有人都可以享受到最顶尖的医疗,最美丽的风景,最优质的智能管家,可以说只要进去了,一直到死的那一刻都不需要花一分星币。

    联邦公民们心甘情愿的供养着这座星球,每年就算联邦其他地方经济再紧张,也一定有两个地方的经费是一定会准时到账的。

    一是治疗师协会,还有就是疗养星。

    联邦并不把他们当做是囚犯,他们是英雄,毋庸置疑。

    “我已经数不清在这座星球上到底送走了多少的队员。如果他们死于虫族的攻击下,我为他们收敛骸骨,我心里难过,却不悲凉,甚至是骄傲的。但那边那群,我不敢去送他们。我真的不敢去…”

    说到这里,在场所有队长都是长叹一声气。

    是真的不敢去送。

    就说02大队的雷霄那小子,今天不也是一整天没见到人影了。据说是自告奋勇去帮指挥官看孩子去了。

    ***

    其他几位大队长口中的雷霄正是刚才一直好奇的看着小家伙动作的男人,他隶属于01号边缘星02号作战大队,兼任大队长。

    虽然是想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做放空心绪,不过既然主动说要帮忙看孩子了,他自然也是负责的看的仔细。

    面前这个小娃娃一开始的时候一切行动都还很正常,先是蹲在一个小山丘上采了一小捧的小红果子,这种红果子在这座边缘星很常见,算是这边的特产。

    因为联邦大部分星球的植物都比较少见,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人去仔细观察过这一长就是漫山遍野红艳艳的植物。不过后来就发现这红果子也就是颜色稍微鲜艳一点而已,实际上不小心捏开后是一种莫名刺激的味道。

    一不小心闻多了还会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这样的滋味对于五感超群的边缘星战士们来说算不上好受,久而久之大家也就忽视了这些随处生长的植物。

    刚刚不远处的众人之所以说着说着话忽然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就是因为闻到了剁碎了的红果的味道。

    果子还是雷霄帮忙剁的。

    没错,他亲手剁的。

    只见小家伙先是在接水口那里把手上的红果子都认真的洗了一遍,然后就小脸儿一抬,用只有在小娃娃身上才会存在的清澈见底的眼神看着他。

    雷霄没抗住,蹲下身去问:“怎么了?”

    他之所以能自己主动过来帮忙看孩子,也不乏自己确实也喜欢小朋友的原因。

    尤其是面前这个小娃娃,奶嘟嘟又很听话的样子,自己和自己也能玩的很好,一点都不难照顾。

    然后就听到一点都不难照顾的小家伙指着刚刚被他自己洗干净的红果子,表示想要让叔叔帮忙把它们都切碎。

    他有玩具小菜刀,但是每次要用到的时候哥哥都不让他自己弄。久而久之的小家伙也就知道他现在还小,不能自己用刀子切东西了。

    现在哥哥和二叔叔都不在,但是他又想把红果子切碎。就只好求助起了身边的另外一位叔叔。

    雷霄:……

    又是和小家伙的一个对视,雷霄沉默半晌,默默的拿起了一旁还没有他半个巴掌大的小菜刀。

    然后封闭嗅觉就砰砰砰的剁起了让他的同僚们喷嚏不止的红果子。

    红果子剁完,宁元踩着小板凳站在了自己已经烧热的小灶台前。

    他现在没有猪油和植物油用,但前几次熬鸡汤的时候宁元凭着直觉收集了一小瓶熬汤后出现的鸡油。

    透明的小瓶子里,已经经过一次焯水处理,最后被慢慢炖煮出来的鸡油一点腥味都没有,反而带着一种让01号边缘星的战士们有些熟悉的鸡汤香气。

    把放在灶台前已经慢慢融化的鸡油倒进已经准备完毕的锅里,与融化后是透明的猪油不用,在01号边缘星上方人造太阳星的光芒照耀下,被小家伙从瓶子里倒出的液体是一种金灿灿的颜色。

    里面带着的鸡汤香气被热锅一激,更加明显了起来。

    站在一旁看着的雷霄鼻翼微动,看眼前这个小家伙的眼神忽然就变了。

    这好像是前几天那批抑制剂的味道!

    不对,不是好像,是根本一模一样,一点都不带掺假!

    甚至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只是闻着这个味道,居然感觉自己的辐射副作用枷锁有了那么一丝的松动。

    难道他们之前的猜测是真的?指挥官或者卫治疗师真的认识那位神秘的治疗师,甚至关系还很不错?

    不然真的没办法解释在送来了一大批抑制剂后,这位治疗师阁下居然还会把做出来的抑制剂送给指挥官家的孩子当玩具一样玩!

    看面前小朋友这专心玩玩具的样子,他断定小家伙肯定连自己玩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震惊之下,雷霄都忘记了阻止小家伙的下一步动作。

    直到滋啦一声响,说是迟那时快,只见那一盆红彤彤的碎果子全都被倒进了锅里,混合着热油瞬间爆发出让星际人类难以形容的喷香辛辣。

    回过神来的雷霄猛地看到这一幕心里就是一咯噔。

    虽然他心里明白既然这瓶抑制剂是宁元拿出来的,自然怎么样都是他自己决定,但想到那些今天就要离开的曾经并肩作战无数次的同僚,他们中间许多许多人,凭借着他们浴血多年的意志力,哪怕只有一瓶抑制剂,哪怕只接受过一次治疗,他们都能留下来。

    再不济,他们也可以回家……

    就像是饿惯了的人是见不得别人浪费粮食的,哪怕那粮食最后就算不浪费也不一定能吃到他们嘴里去,但只要看着,就是会心痛。

    雷霄急匆匆的走到宁元的小灶台前,还没等他下一步动作,因为心绪起伏过大而呼吸急促了一些的男人迎着扑面而来的热气,猛地吸了一口。

    雷霄:!!!

    当被一股莫名的又香又刺激的味道弄得喷嚏连连的众人循着气味传播的方向找到这边时,看到的就是今天一整天都没见到人影的02号作战大队队长雷霄脸色通红的一头扎进冲水池的狼狈模样。

    不用说,肯定是因为离得近被这股味道就近照顾到了。

    宁元因为在专心翻炒着锅里的东西,再加上有翻炒时锅中那像极了野生小辣椒的红果子与热油碰撞时滋滋啦啦的声音干扰,导致小家伙根本就不知道原本刚刚雷叔叔有靠近过他的灶台,还被一口油爆辣椒的刺激气味给熏到了冲水池里。

    等翻炒到感觉差不多时,宁元再次从自己的玩具堆里拿出一个小瓶子。

    这是治疗师协会前两天刚送到宁家的。说是王副会长在知道了小家伙每次炖鸡汤都会放营养液后专门给他找的营养液原料,看看有没有能用上的。

    收到原料的宁元一小瓶一小瓶的尝过去,最后开心的把其中一个贴着标签的小瓶子归类到自己的玩具堆里。

    除开收到原材料的那次,今天还是宁元第一次把小瓶子拿出来。

    由于条件限制,宁元只在炒辣椒里稍微放了点盐调味,然后就蹲下身一关火,准备出锅了。

    在出锅前小家伙还想试着把面前的锅猛地颠起来,可惜失败了。最后只好继续一小勺一小勺的把锅里的炒辣椒往旁边的盘子里放。

    盘子放不小了就往盆里放。

    另一边,被辛辣气冲的晕头转向的雷霄在冲水池里稍微恢复点神志就立刻自水中跃了出来,入眼便是那一盘加一盆红彤彤的炒辣椒。

    雷霄三步并做两步来到灶台前,颤抖着手捧起其中一盆,一个没忍住,眼含热泪。

    在联邦的精神力附着物种类划分中,需要入口喝进去才能产生效果的被统称为抑制剂。

    抑制剂可以稀释,但只能用最纯净的水。其他任何一点都不能沾染,否则就会破坏抑制剂本身存在的效力。

    而刚刚那一瓶明显并未被稀释,甚至有些被浓缩倾向的抑制剂…

    先是被一通加热,然后又加入刺激性偏高的红果子一通噼里啪啦的翻来翻去,这还能好吗?

    这能好就怪了!

    捧着手中的二分之一抑制剂‘遗体’,雷霄心想:小娃娃不懂事,怪不得他。都怪他,是他没用,他没拦住啊!

    看着大队长那双手颤抖,眼眶微红,好像恨不得下一刻就厥过去的样子,本来还在一旁看热闹的众人立刻走上前去关心道:“队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阿霄你咋了,别是副作用忽然加重了吧?”

    雷霄继续颤抖:现在别在我面前提‘副作用’这三个字!

    宁元今天本来是准备给妈妈炖汤喝的,妈妈还没有喝过他炖的汤。小姑姑都说元元炖的汤特别特别好喝的。

    至于眼前这一锅炒辣椒,纯属是小家伙灵感忽然爆棚,领悟了除了炖之外,原来还有炒这么一种方法后的就地取材。

    不过再怎么说也是他的一次新尝试。在尝试成功后,小家伙左看看右看看,就看到了捧着那一盆炒辣椒的雷叔叔。

    雷霄今天陪着宁元玩了一上午,导致小家伙现在对这个叔叔的好感度挺高。

    而且他还送了宁元一个礼物。是一个可以戴在手腕上的金属小圆球。这个金属小圆球很神奇,只要按一下就可以沿着佩戴人身体的形状缓慢流动,最后形成一套周身银白,只有面部带着透明面罩的防护服。

    也就是因为宁元刚刚身上穿着这套防护服,雷霄才敢让小家伙自己踩着小板凳噼里啪啦的倒腾。

    此刻见雷叔叔一直捧着那盆炒辣椒,宁元还以为是雷叔叔喜欢,哒哒哒的跑到自己的玩具堆里拿了一双干净筷子,然后垫脚想要递给还在呆站着的男人。

    感觉到好像有人在拽自己的裤腿,雷霄低下头去。

    ?

    小家伙递给他一双筷子做什么?

    已经又按了一下金属小圆球收回防护服的小家伙声音清楚的对着雷霄说道:“雷叔叔吃呀。”

    不仅是雷霄,众人全都是一怔。

    他们对于在这里忽然看到了一个奶里奶气的小朋友倒是不奇怪,卫治疗师的情况不太好,她的家人来看她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边缘星。而且昨天还有许多人看到指挥官从星舰上抱了个孩子下来,面前这个小娃娃应该就是指挥官和卫治疗师的小儿子。

    只是…吃?

    吃什么?

    要怎么吃?

    这种红果子能吃他们是知道的,只是没什么味道,吃完之后嘴部还会有一种轻微的灼烧感,没什么可吃的。

    见雷队长似乎是有些磨不开脸拒绝小家伙的盛情招待,一位把自己的头发剃到几乎能看到头皮的痞气板寸青年蹲下身,问:“为什么要让雷叔叔吃这个?”

    因为面前是个白□□气的小娃娃的原因,板寸青年的语气还算柔和,学着宁元喊人的语气问道。

    被问到的小朋友不怎么怕生,想了想认真道:“因为雷叔叔给我礼物。”

    说完,小家伙又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金属小圆球,补充道:“雷叔叔好~”

    雷叔叔送他礼物,他请雷叔叔吃东西呀。

    板寸青年憋笑一声,回头看了眼雷霄。

    也不知道对方是亏了还是赚了。

    要说赚吧,送出去一套防护服,结果被回送了一盆闻着直打喷嚏的礼物,还要吃的那种。

    可要说亏吧,这么个软嘟嘟的小奶娃一脸亲近的说你好,还给你送礼物,作为知道雷霄喜欢孩子的知情者,他觉得雷霄虽然面上看着淡定,但现在心里估计已经五迷三道了。

    果然,只见已经认清了那瓶抑制剂救不回来了的事实的雷霄点头,就要接过小家伙递来的筷子。

    刚接过筷子,就听小家伙的通讯器忽然响了。

    接通后传来卫锦的声音:“元元在哪里啊?”

    宁元想了想:“元元在外面。”

    “妈妈你醒了吗?”

    “醒了啊,妈妈有点想元元了,元元来陪陪妈妈好不好?”其实是卫锦算着宁元已经到了睡午觉的时间,怕小家伙在外面玩的开心了不愿意睡,所以想着打通通讯把他哄过去睡午觉。

    宁元的情况和一般小朋友不太一样。因为他精神力一直处于发展高峰,并不像一般治疗师那样会在特定的几年里精神力快速增长,所以睡眠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只有保证了充足的睡眠,他才不会不舒服。

    以前在不知道这点时,因为让小家伙错过了一个午觉,导致当天晚上不舒服有些闹觉的小家伙硬是把眼圈都哭的通红。

    宁元听到妈妈说想他了,想让他陪陪,立刻拿着通讯器点头:“嗯!”

    于是等小家伙挂断通讯后,雷霄先是把手中的那盆炒辣椒放下把小家伙重新送到了治疗室那边,然后才再次回到了原地。

    只是一路上雷霄都有些奇怪。

    那位联邦医院的医生不是说卫治疗师精神力透支很严重吗?怎么他刚才去的时候发现卫治疗师的气色还很不错?

    抱着这丝疑惑走回原地的雷霄迎面就被递了双筷子,对面一人还把之前被雷霄放下的一盆炒辣椒再次端了过去。

    “这可是小朋友的一片心意,老雷你可得好好尝尝啊。”

    “人小娃娃费力做了半天呢,你吃的时候可不能封嗅觉。”

    “啧,我这马上就要启程了,下次想要再见估计就得你们来疗养星看我了。阿霄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兄弟,你就尝一口。”

    说话间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看着这几个促笑着等不及想要看他出丑的样子,雷霄有心想把这到底是用什么做的告诉他们,毕竟不能只有他一个人心疼到抖不是。

    可最后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见这几个人都把马上就要去疗养星都给搬出来了,雷霄看着面前这一盆因为他动作快所以还在冒着热气的碎红果子,没用筷子,一仰头往嘴里倒了小半盆。

    宁元的盆小,但这小半盆也确实不少了。

    而且这种生长在01号边缘星神似野生小红辣椒的果子辣度惊人,雷霄又没有封闭五感,刚一倒进嘴里咀嚼两口,他的脖子还有脸眨眼间就红的似乎想要滴血。

    像是故意自虐一样。

    “你干嘛呢?现在当了作战大队的队长连玩笑都开不起了,还是不是一起杀虫族的兄弟?”板寸青年故作轻松。

    他的体质其实也已经突破到了s+,可还是那句话,人多,抑制剂少。看着再多放到被辐射副作用困扰的人群里也是少。

    他的运气不太好,贡献点全都打给了排到治疗名额的大哥。原本想着反正排到他还要几年,他的副作用还不算严重,到时候再赚就是了。

    谁能想到这一场大战猝不及防,直接就把他给透支了。

    说完他也不管没回应他的雷霄,现在许多人都难受,都憋着呢,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因为难受有个什么用。屁用没有。

    板寸青年继续道:“走是一定要走的,你再自虐我们也得走。我现在就是还在想卫治疗师的事。她是为了保我们一命才把自己的精神力透支的这么严重,现在治疗师协会那边说来说去就是没办法。我昨天倒是病急乱投医打了通电话出去,没人接。再想打的时候这破磁场就又乱了。”

    因为心情不太好,有人随口怼他:“你怎么知道是磁场乱了不是故意不接?”

    板寸青年有理有据:“当时指挥官抱着刚刚那小娃娃路过,小家伙的通讯器也响了,还是没等他接我们俩的通讯器就同时断了。”

    说完他摸着下巴:“别说,当时那感觉还挺玄乎,我一个冷颤都打出来了,差点怀疑那小家伙就是在抑制剂桶盖里塞联系方式的治疗师阁下。”

    可后来想想小家伙的年纪,又觉得自己是魔怔了。

    雷霄一直在机械性的嚼着口中的炒辣椒,很辣,呼吸道很疼,整个大脑似乎都被这股辛辣的味道所占据。

    但其实这些都没什么,再难受也比不上虫族的腿器直接穿过身体,也比不过半夜醒来时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用刀反复划了一下又一下的折磨。

    更比不上…又一批即将远去的挚友。

    都知道痛苦无用,所以今天的所有人才会显得平静无波,所以直到此刻,他才能借由那股辛辣,一次次红了眼眶。

    为什么,为什么于星空中立足的人类总是如此的多灾多难?

    虫族进化出了新的能力,而他们却依旧在为宇宙辐射所困扰。

    每一次战斗中过度透支,都意味着永远的离开边缘星。

    此消彼长之下,雷霄都不敢想许多年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局面。

    心里正悲伤着,雷霄自虐性的再次咀嚼起了口中的炒辣椒。这种感觉应该就是古籍科普资料中提到的辣吧。

    很辣,真的很辣。辣里又带了点香,细嚼嚼似乎更香了。香里还有点咸味,激发的这香气更上了一层台阶。

    而且身上暖洋洋的,一股暖流流过,昨天副作用重点发作的左臂都不怎么疼了。

    这时,他忽然听到好友说他和宁元的通讯器同时挂断的事情,雷霄的眼前猛地闪过面色红润的哄着躺在床上的小家伙睡觉的卫治疗师。

    咽下最后一口炒辣椒的雷霄突然开口问:“卫治疗师刚从战场上下来时,她面色怎么样?”

    板寸青年闻言陷入了回忆:“煞白煞白的,看那脸色我本来以为卫治疗师当时就要出大问题,心里愧疚的不行。”

    可他看着卫治疗师脸色明明挺好。

    这一连串的线索在雷霄脑中串联。

    不过现在不管是不是,有另外一件更紧急的事情。

    把手中的炒辣椒往几人面前一递:“吃!”

    其他人:?你吃一口惨成那个鬼样子,我傻我才吃。

    ***

    治疗室外

    透过窗户看着在妻子的拍哄下睡成一小团的小儿子,宁凛听着通讯中王副会长的声音。

    “宁凛啊,这次小宁元给卫锦输送精神力的事情是瞒不住了,我是来问问你和小卫,你们准备怎么办?我这边好配合你们。”

    王副会长之所以说这次瞒不住,不是因为有人别有用心或者其他,而是星网智脑。

    星网智脑的源代码里就有对于治疗师的保护程序,智脑从目前来看还没有衍生出智能,但他借助星网联通了联邦的所有系统网络,再加上强大的推算能力,推算出了联邦有未公开注册的治疗师。

    从保护治疗师的角度出发,智脑按照既定程序选择了对治疗师协会发出提示,督促他们尽快将原本只存在于治疗师协会资料库中的关于宁元的资料上传到星网治疗师系统。

    这也是智脑保护治疗师的重要程序之一。因为在治疗师刚刚出现的那几年,就曾经出现过有家族私禁治疗师。

    说完,就没等宁凛开口,就又听王副会长得意洋洋的说道:“不过这边刚收到提示,那边我就给智脑上传了一份《未成年儿童保护守则》以及《儿童抑郁症的形成与预防》。

    出于保护治疗师考虑,智脑的源代码认同了这份守则,所以按照程序决定开放一半的治疗师系统权限给小宁元的监护人,也就是你和小卫。”

    宁凛沉吟。

    又听王副会长说这一半权限其中包括要不要上传个人影像,接不接受申请者的治疗排队申请,以及怎样开放直播功能。

    没错,作为治疗师,不仅需要治疗病人,每个月还有固定时长的直播任务。

    因为根据观察发现,治疗师的精神力是能够通过一些介质传递的。比如影像,比如录音。就连卫锦,她有时候都会直播些给其他人做治疗的日常。

    王副会长通知到位就挂断了通讯,留时间给他们两口子商量具体的权限设定。

    宁凛在治疗室外站立片刻,走进了治疗室。

    小家伙的睡眠质量挺好,只要他睡着了一般人正常音量说话是吵不醒他的。

    于是就着宁元浅浅的呼吸声,宁凛和卫锦低声商量了起来。

    商量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卫锦登录星网中属于治疗师宁元的后台,操作起来。

    在卫锦权限设置完成的下一刻,一位名叫宁元的治疗师悄然出现在了星网治疗师系统中。

    和其他都必须上传真人影像的治疗师相比,这位叫做宁元的治疗师那漆黑一片的影像资料显得格外高冷神秘。

    不过在等级评估那一栏,负责评估的智脑结合该治疗师之前的成绩,打出了ss+的等级。

    和体质等级一样,治疗师实力等级从f到sss,宁元的等级评估结果刚一出现便直接超过了治疗师协会现有的两位会长。

    之所以没有一上来就给个sss的最高等级,是因为智脑判断出该治疗师年纪尚小,还有较大发展空间。

    治疗师系统是面向所有登录星网的联邦人类的。虽然刚注册的治疗师会沉在最下面,但总有有耐心的人会每天不厌其烦的往下翻,想要以此捡漏。

    而且这样做的人还不少。

    星港旁

    雷霄绕了几乎大半个星球才终于又把人给找到了。

    一个多小时前他把那盆炒辣椒递到几人的面前让他们吃,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雷霄借炒辣椒发泄的太过惨烈,导致他这边刚说了一个字,没等他解释其他,就见面前蹭蹭蹭的几下就没了人影。

    全都跑了!

    而且是颇有反追踪经验的分开跑!

    雷霄找了许久没找到,后来干脆到星港这边等。反正等一下疗养星的星舰来接人,想跑也跑不掉。

    果然,躲了雷霄一个多小时的几人远远的看着星港旁雷霄的身影,全都是苦着一张脸。

    此时星港周围已经到了许多人。都是等一下要跟着星舰一起走的。

    雷霄手里抱着一盆加一盘的碎红果子,那刺激性气味让其他人都离他八丈远。

    现在看到那位板寸青年一行人苦着脸慢吞吞往这边走,都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板寸青年走的再慢还是到了雷霄面前,他有气无力道:“打个商量,你揍我一顿,别让我吃那个行不?”

    雷霄也不着急和他解释了,摇头:“不行。”

    “还是不是兄弟,我都要走了你还这么对我!”

    雷霄:“真不吃?”

    对面几人齐声:“你刚刚哭成那鬼样子。打死都不吃。”

    算着星舰还有一个多小时应该就到了,雷霄不准备再和对面几人墨迹,开口准备解释。

    还没等他开口,只听不远处的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怎么了怎么了?”也许是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聚在星港的这些人言语动作中颇有一些准备养老的懒散意味。听到有动静就赶过去凑热闹。

    那位发出声音的短发女人指着自己的通讯器屏幕:“治疗系统新注册了一位治疗师,不仅没有影像资料,还能不接受排队申请!”

    这可是治疗系统出现后的头一遭。

    听到这里,在场的其他人全都好奇的打开自己的通讯器登录星网查看了起来。

    果然像对方说的那样,真的没有影像资料,也不接受排队申请。

    所有人的排队申请最后都会汇聚到这位治疗师的后台里,等到他想要接受治疗任务的时候才会选择其中的一条信息接受申请。

    “还有还有,嘶,你们看等级了吗?这位治疗师是ss+的!”

    “ss+?你骗谁呢?治疗师协会的会长才s+。”

    “等等!我是不是眼花了,真的是ss+?!”

    “这等级,哪里冒出来的大佬啊?”

    “这要是能给我治疗一次,老子不直接就从疗养星出来了?”

    “我决定了,我以后到了疗养星之后要天天给这位治疗师发消息!说不定他一感动,就答应我了呢。”

    “话说这如黑夜般高冷且神秘的影像资料,还有自己掌握治疗主动权的霸气,这就是强者的特权吗?”

    “连智脑都动摇了。嘶。”

    顿时,现场响起一片抽气声。

    不过他们也没真觉得就能排到他们。更别提这位治疗师还这么高冷。

    现在之所以讨论的这么热闹,一是人类天生的爱看热闹基因使然,还有就是真的为联邦又出了一位强大的治疗师感到高兴。

    顺便,可能还有那么一丝小小的奢望。

    “等等,那位治疗师阁下叫什么来着?”

    “资料上不写着呢,宁元。”

    “哎,这还和咱们指挥官同姓了。”

    “说不定就是咱们指挥官亲戚。”

    有人玩笑:“要真是的话,我现在疗养星都不去了,直接就冲过去一个滑跪动作抱住指挥官的大腿求走后门。”

    此话一出,现场瞬间哄笑一片。

    唯有因为今天和小家伙接触过,所以知道小家伙大名的那几人浑身一僵。

    板寸青年磕巴着转头:“呵,呵呵,好熟悉的名字。”

    已经不用再解释什么的雷霄冷笑:“有吗?”

    有时候人其实就是需要那么一丁点的灵光一现。

    从最开始一同断开的通讯,到今天忽然开始复工的指挥官,再到追了他们一个多小时硬要让他们吃东西的雷霄。

    板寸青年想通了所有后如同风干的木乃伊,仔细一看,他旁边的那几个也没有好多少。

    说是已经不在意去不去治疗星了,板寸青年更是张口闭口的兄弟要走了,但那只是毫无希望的情况下不得不强迫自己接受的一个现实。本能在迫使他们淡然,不然只会更痛苦。

    可如果真的有一个切实的希望摆在眼前,淡然?不存在的。

    只见一个滑翔扑倒在地,刚刚还威武不屈的板寸青年一路呲溜着滑到雷霄脚边,然后一把抱住好友的大腿:“阿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用我那阴暗的思想来揣测你!求求你了,给我来一口?”

    说完,可能他自己也觉得太贪心了,“实在不行一颗也可以,就一颗。”

    因为野生辣椒是被剁碎后炒的,经过鸡油煸炒的辣椒粒每一颗都泛着诱人的光泽。

    刚刚因为被雷霄的惨样吓到了,现在凑近了细闻之下,居然觉得有些喷香扑鼻。

    是又刺激又香的感觉。

    板寸青年这么一不要脸,其他几人像是也得到灵感一般,先是后退然后一个助跑卧倒,把自己整个呲溜了过去。

    最后一个呲溜到的甚至连地方都没有。

    因为雷霄的腿上没空了。

    自从来了这边缘星,许多年里都是他们这些人。一起巡逻,一起训练,一起厮杀,一起送别挚友。所以闹腾着面子什么的也没什么紧要。

    “罗风他们怎么了?发病了?”周围有人被这突然的一幕给吓了一跳,看着最先抱住雷霄大腿的板寸青年说道。

    那人摇头:“不太像,罗风也是狂躁副作用来着。他要真发病就不是抱大腿,而是和雷霄打一架了。”

    “那个…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感觉啊,我是感觉闻到雷霄手里那东西的味道,好像都不那么难以控制情绪了。你看我眼睛颜色,是不是淡了一点点?”

    嗯???

    有人回头看,仔细观察半天后点头:“还真有一点点点点。”

    话音刚落,又有一人猛地呲溜了过去:“我我我!我也要!我贡献点老多了,都没地方花!雷队你给我一粒,我把贡献点都给你!”

    大家都是耳力极高的主,刹那间,思绪还没反应过来,本能已经促使着整个身体扑了上去。

    雷霄原本还算高大的身影瞬间淹没在人潮中。

    现在的雷霄,别说大腿了,裤子如果不是他护的紧都要被拽下来。

    与此同时,星网新注册了一位实力极强的治疗师这件事不仅在偏远的01号边缘星间接性的引发了一场轰动,随着时间的发酵,由于其特殊性,连带着联邦各大星球以及整个星网都像是发生了一场剧烈地震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