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重回2002跨时空交〕〔洪荒:开局挑战道〕〔被冒名顶替嫁人后〕〔快穿:宿主她是个〕〔仙道之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26章 第 26 章
    _: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26章 第 26 章

    026

    因为全息直播间被设置为模糊视觉, 所以在直播间的所有观众眼中整个直播间的画面就是由一个个模糊不清的色块组成。

    这些色块的边缘交界处并不清晰,同样在关注着直播间的卫锦最开始看到弹幕中在讨论治疗师宁元阁下到底是一米八还是一米九的时候还微微愣了愣,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 是由于直播间太模糊的原因让观众误把其他纵向的色块也当成的小家伙的身高。

    至于忽高忽低也很好解释了,身高不够的小家伙现在做菜可不是还得站着板凳嘛。

    卫锦指着投影看向丈夫:“你看元元。”

    宁凛看向直播间中的宁元。

    也许为人父母就是有这样一种本能, 轻易的就区分出了在那模糊的画面那个作为唯一主角的小娃娃的不同。

    哪怕同样是色块,也显得生动活泼。

    宁凛的面色柔和下来:“他不怕我。”

    说这句话时显然心情颇好。

    卫锦没好气的在男人手臂上一拍:“哪有孩子会害怕爸爸的, 如果有也一定是那个爸爸不合格。你以前不还经常和元元投影视频, 怎么到现在才怕元元会怕你?”

    未免有些太后知后觉了。

    宁凛不语。

    以前是在投影里。而作为父亲,这才是这么久以来他和小儿子的第一次真切接触。

    由于常年镇守边缘星,宁凛的身上有无论怎么收敛都会显露出一丝属于战争的气息。

    像是血腥味,又像是冰冷的刀枪。

    但小家伙并没有排斥。不仅没有排斥, 而且当乘坐的星舰门打开的下一秒, 当他看到他时,他就自然而然的朝他伸出了小手。

    一路上窝在爸爸怀里依赖又很是担心妈妈的样子, 就好像每一个喜欢爸爸妈妈的小朋友那样。

    宁凛嘴上不说, 其实直到今天都没回过神来。

    “元元这是要炖鸡汤吗?”卫锦仔细又仔细的观察着直播间里小家伙的动作, 这才小心猜测道。

    宁凛同样拧眉观察,直到问道鼻尖传来的一丝腥味这才点头:“嗯。”

    据小澜说, 这后面应该还有其他步骤。

    果然只见小家伙求助似的往身后看去,已经结束全息课程的宁澜上前, 轻车熟路的帮弟弟把灶台上的大锅端下来, 然后换了另外一口干净的锅。

    继续重复烧水炖煮的动作,随着腥味逐渐被室外的风吹散,这时直播间的观众才后知后觉起来:

    直播制作抑制剂?

    看到这条弹幕的其他观众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我不花星币和贡献点就能看到的东西吗?

    大佬虽然高冷, 但是真没有拿他们当外人啊!

    不过也有观众怀疑:

    这时也有其他知情的观众出来解释:

    治疗师的精神力强弱与他们能不能顺利制作出精神力附着物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曾经就有治疗师虽然精神力比较弱,但因为成功制作出了精神力附着物而被智脑直接把等级评估从e级升到了b级。

    在治疗师稀缺,尤其是实力强大的治疗师格外稀缺的情况下,b级已经属于中等偏上。

    这时也有观众现身说法:

    见知情的观众你一言我一语的直接确定了刚刚直播间的画面就是在制作抑制剂,霎时间所有直播间的观众都有些激动莫名。

    虽然知道抑制剂到不了自己的嘴里,但能看看制作过程也是好的啊。

    他们敢说,他们是有史以来第一批在星网亲眼看到了抑制剂制作的人!

    甚至有观众异想天开,再次睁大了自己的双眼,不肯放过画面中一丝一毫的动向,并且在心中牢牢记住,反复揣摩。

    直播间里,因为接下来需要长时间的炖煮,宁元直接从小板凳上下来,然后走到宁澜面前牵了牵他的手:“哥哥。”

    宁澜低头看着面前的小娃娃:“去摘辣椒?”

    今天小家伙和卫锦说起外面那一片片的红果子,卫锦告诉他,那位从古生物研究室来到01号边缘星的研究员告诉过她,外面的那些红果子有一个名字,叫辣椒。

    宁元一听就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的样子,于是转脸就很清楚的记住了。还顺带给刚刚下课的哥哥科普,外面的不是小红果子,是辣椒哦。

    只见小家伙点头:“嗯,元元想带好多好多辣椒回家。”

    “那不要摘,直接多挖几颗走。”宁澜顺着弟弟的话说。

    于是一大一小兄弟俩就手牵手的去不远处摘起了辣椒,留下直播间的观众们看着那半天都不带动一下的色块,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有观众看着靠左边的那颗树猜测道。

    也有观众持不同意见,看着画面中远处的一个瞭望台:

    对着那一堆堆的色块,不舍得走但摸不着头脑的观众们开始纷纷猜测起了到底哪一片马赛克才是那位开了星网先河的治疗师阁下。

    猜着猜着,随着时间的流逝,观众们的猜测开始被另一种此起彼伏的声音占据。

    在观众们纷纷怀疑自己是不是副作用加重了的弹幕中,香味开始变得越发浓烈。

    那边已经成功给小家伙挖了几十颗辣椒的宁澜再次被小家伙牵着手来到灶台前。

    虽然现在身上穿着防护衣,但小家伙的习惯依旧很好,把小碗放在灶台上,然后用勺子一点一点的把早已经被他抽空放完盐的鸡汤盛出来,一点儿烫到自己的机会都不给滚烫的鸡汤留。

    宁元连盛了好几碗鸡汤,然后一碗一碗的数过去:“二叔叔,妈妈,爸爸,哥哥,还有元元。”

    “哥哥喝呀。”数完之后的小家伙抬起头对着哥哥盛情邀请。

    宁澜端起那碗属于他的鸡汤,用小勺子一勺一勺的盛起,然后吹了一阵儿才往自己的嘴里送去。

    他自己不怕烫,完全可以直接把滚烫的鸡汤往嘴里倒。可小朋友的模仿能力最强,宁澜觉得自己还是言传身教比较好。

    原本一直对直播间的画面云里雾里的观众们不知是不是看得到喝不到的怨念太深,看着眼前的一幕忽然灵光一闪:

    因为01号星球的抑制剂刚刚发下来不久,所以关于另一个版本的不仅不腥而且很香的抑制剂暂时还没有在网上传开。

    所以先入为主的观众们只以为直播间里的这位治疗师阁下在做完抑制剂之后顺手又做了些其他的东西。

    说是这样说,但这位观众接下来的动作就是忍着委屈在直播间中猛吸了好几口气。

    似乎是这样就能让画面里那个正在喝东西的人喝的东西没有那么香一样。

    别说,这招好像还真管用。

    有观众摸着咕咕作响的胃部安慰自己:可能是念头通达了的原因,连身体好像都轻快了一些呢。

    把鸡汤都盛好,宁元这时才想起来他的通讯器还被放在一边。再次拿起通讯器看了看,眼前没有被投影出来的小小屏幕上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字飘过,还没有怎么学会认字的小家伙苦恼的皱皱眉:这些是什么意思呢?

    再次在屏幕上胡乱碰了碰,宁元也不知道自己碰到了什么,只是看着屏幕中间好像忽然出现了一个带指针的小圆盘。小圆盘的其他地方都是彩色的,只有其中一条极细微极细微到几乎不可见的线才是白色的。

    终于认识到不认字是自己一项弱项的小家伙举着自己手中的通讯器看向宁澜:“哥哥,这个里面是什么意思啊?”

    宁澜接过通讯器,瞳孔一缩。

    有观众刚想点击自己面前的小转盘,但立刻又停住了手,脑海中想起了一种自己在星网看到过的古老仪式,转身冲向了洗手池。

    等把自己的手洗的白白嫩嫩还带着一股芳香后,这位观众虔诚的点击面前的小转盘。

    半晌,转盘停下。

    “哈哈哈哈哈,我中了!”

    原本大家都没有,都只能对着屏幕咽口水的时候,虽然难熬一点,但好歹大家都一样。

    但现在居然有人脱离队伍中起了奖,瞬间,嫉妒使其他人质壁分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