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重回2002跨时空交〕〔洪荒:开局挑战道〕〔被冒名顶替嫁人后〕〔快穿:宿主她是个〕〔仙道之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28章 第 28 章
    _: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28章 第 28 章

    028

    星网的买家论坛里因为一条突然出现的帖子引发了其他买家们一排排的心绞痛, 另一边,来01号边缘星也有几天了的宁煜、宁澜算着时间准备带着宁元回中央星。

    01号边缘星最近是安全了很多没错,但时间久了谁也说不准。宁煜和宁澜倒没什么可害怕的, 但战争显然不适合让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小朋友身处其中。

    听到宁元要走的消息,这些天一直牟足了劲儿想要给几乎算是挽回了他们整个人生的小家伙一个惊喜的边缘星战士们更加卖力的埋头准备了起来。

    “老文,你这行不行啊?”收到小家伙明天就要走了的消息,当天在星港前的许多战士都凑近到一位手持专业工具看着有些文气的男人身边。

    文气男人屏住呼吸专心修复着面前的文本以及资料数据, 听到催促问话颇有些不耐烦的摆手:“快了快了,你们别烦我。”

    说完再次用手中的镊子小心翼翼的夹起一片小小的芯片放入到专门的破译仪器中。

    见他这样,周围其他围观的人也不再做声,站在宿舍门口外的雷霄和当时第一个飞扑着抱住雷霄大腿的寸头青年罗风正在时不时的探头往宿舍内看去。

    罗风有些忐忑的问:“阿霄,你说小宁元会喜欢我们送的这个东西吗?”

    他现在怎么想怎么不靠谱。怎么会有小娃娃不喜欢玩具,反而喜欢这些成套的书籍和资料?

    但除了这些他们好像真的没有其他东西好送的。小宁元出身中央星宁家, 再加上他自己又是那样一个小小年纪就天赋格外强盛的治疗师, 一个宁家再加上一个治疗师协会, 整个联邦几乎都很少会有小家伙开口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

    可如果不是身临其境,没人会知道他们这些人当时是如何劫后余生的心情。

    从十三四岁的少年时起,当其他同龄的人还在学校中无忧无虑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进入了军校预备部。在那里, 他们日复一日的训练, 年复一年的吃苦。

    也是在那里,他们真正了解到了虫族对于联邦到底意味着什么,宇宙辐射副作用又意味着什么。

    那不是大家印象中虽然可怖但是依旧被联邦军队牢牢拒于边缘星之外的存在。而是稍不留意就会文明倾覆的危机。

    当了解了这些后他们再次走出军校的时候,当看到那热闹的广场, 牙牙学语的孩子, 繁华的居民区, 还有那些居民们看到他们身上那身军校制服后眼中透出的敬意, 他们的人生就再也不同。

    这是联邦军校中流传的一句话。

    在有些人看来,也许这是危险。但对他们这些真正在千辛万苦的训练后来到边缘星的人来说,这是荣耀。

    联邦最强大的战士,只有在血与火中才能铸就属于他们的荣耀。

    疗养星虽然好,但却永远不属于他们。

    在战场上淬炼出的战士,去到那被联邦无数公民供养着,敬佩着,精美绝伦到连中央星都退居一射之地的疗养星时,当他们拿起武器的手只能触碰到瓷白的墙面与精美的装饰,当满眼猩红颓败的景色蜕变为满目苍翠怡然自乐,也许当虫族真的被消灭,当危机彻底消失时,他们也一定能安下心开心的享受着这一些。

    但此刻这样的安宁不亚于讽刺,他们只会在那样的环境中发烂!发臭!

    外界依旧尊敬他们,但只有他们才能感觉到,他们的心还留在边缘星的战场,可他们的荣耀在腐烂。

    对一个真正的战士来说,荣耀的腐烂不啻于第二次死亡。

    昨天下午的罗风以及星港旁的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心情,而在今天下午,想到那艘没有带走一个人的来自疗养星的星舰,罗风不想承认,但昨天晚上回宿舍时他确实没出息的在宿舍里鬼哭狼嚎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钟。

    一旁的雷霄虽然没有真正经历好友昨天的心路历程,但也感同身受,拍拍对方的肩膀安慰道:“应该会的。”

    而且他们送的也不是其他资料,而是自虫族的一颗栖息星球中缴获的各种古籍菜谱资料。

    据说当年这些东西就是因为遭遇虫族的袭击才下落不明,没想到正好被他们发现了。

    这些东西被缴获的时间有些久了,之前看到这些东西时他们都没怎么在意,就直接把东西放到了后勤的仓库里。

    想到这里雷霄长舒一口气。幸亏当时还顺手把东西给带回来了,不然现在就真的是想送小家伙一点儿别出心裁的礼物都不知道怎么送。

    终于,在众人殷切期盼的目光中,宿舍内传来一声:“好了。等我把这些再上传到智脑资料库里备份一份就行了。”

    原本按照联邦规定,这些战时缴获是不归属个人所有的。不过如果想要的话可以用贡献点换。资料类文献在兑换后则需要在智脑中留下一份清晰文本。

    不多时,一切准备就绪。

    以雷霄和罗风为代表,下午时两人带着一摞已经修复完毕的古籍以及一个已经转换为联邦目前通用芯片的芯片敲响了指挥官宁凛休息室的房门。

    门刚一开,两人就看到了正被指挥官抱着给他们开门的小朋友。

    小家伙看着有些蔫蔫的,显然是因为知道了明天他不仅要走,爸爸妈妈还不跟他走的事情。

    开完门,宁元用自己最后的意志力喊了一声叔叔好,然后就红着眼睛继续趴在了爸爸的肩膀上。

    抱着小儿子的宁凛显然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稳稳的抱着小娃娃用手在小家伙背上拍着安抚他的情绪。

    可小娃娃罕见的闹起了脾气,爸爸该哄哄他的,他自己红红的眼圈还是一直没消下去。

    “元元也打坏虫子!”宁元语气坚定。

    宁凛沉默半晌,实事求是:“你打不过。”

    白嫩嫩的小娃娃拳头一攥,不太服气。他明明才帮妈妈打过坏虫子,很大很大的坏虫子都被他一下就打跑了。

    爸爸为什么说他打不过?

    “你们过来有事?”看着面前的两人,宁凛立刻转移话题。

    罕见的看到指挥官这么为难的样子的雷霄识相的忍着笑,配合着宁凛转移话题。

    “我们这不是想着小宁元就要回去了吗,给他送了个礼物过来。”

    说完,迎着指挥官催促的目光,两人现场展示起了手里的东西。

    有些古籍上不仅有文字,还有插画。其中最让还在伤心中的小家伙感兴趣的就是一本画着各种食材图样,而且还在旁边附有每一种食材口味、一般用途的图画书。

    指着被雷霄翻过的其中一页图画,宁元声音微哑的伸出小手指着说道:“咕咕鸡。”

    “对,就是咕咕鸡。小宁元你看,这上面的两只咕咕鸡是不是长得也不一样?”罗风指着图画上的一公一母两只鸡说道。

    小家伙仔细观察了一下,点点头:“嗯。”

    虽然那一声‘嗯’听着还是有些可怜巴巴的,但好歹眼圈没那么红了。

    另一边,在雷霄和罗风都没有注意的时候,他们那就算被虫族包围了都不见紧张的指挥官悄悄用作战服抹了一下濡湿的掌心。

    ***

    第二天,就算再不舍得,宁凛和卫锦也站在星舰外看着宁煜和宁澜带着宁元上了星舰。

    与两人一起的还有很多其他战士。

    当时在星港上的所有人都在罗风和雷霄的牵头下达成了约定,不会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向外透露,也不会和其他人说起那位在星网上名声鹊起的新注册治疗师的真实信息。

    最后罗风没忍住,在小家伙上星舰前上前伸手轻轻的抱了抱他:“也许你现在还不懂,但真的很感谢。”

    感谢小家伙救了他自己的妈妈,与他们并肩作战的卫治疗师。也感谢他...救了他们。

    这些感谢现在说太多都是虚的,只看以后吧。

    确实不太懂的小家伙想了想,伸出小手拍拍抱自己的叔叔:“不用谢~”

    众人眼含笑意的看着这一幕,确实还是个小娃娃啊。

    望着星舰消失的地方,众人一直又在那里站了许久才离去。

    ***

    虫洞跃迁级星舰的速度格外快,上午上星舰,下午众人就回到了家。

    家中,此刻宁炎和宁欣还在外面没有回来,反倒是一直在疗养仓中的宁老爷子已经出了疗养仓。

    原本为了不牵扯到伤势时常佝偻着的身躯变得挺直。

    之前的老爷子看着像是一位普通的退休在家含饴弄孙的老人,但此刻,一种无言的威势在他的身上出现。与宁凛如出一辙。

    这是边缘星的烙印,也是属于战场的传承。

    不过在见到从门外走进来的小孙子时,这种威势在老爷子身上又很快消失不见。

    上前接过二儿子抱着的小娃娃,宁元还有些害怕不太想让爷爷抱。

    他重,会累到爷爷的。

    “没关系,元元把爷爷治好了,是不是忘记了?”抱着小孙子龙行虎步往沙发那边走的老爷子确实看着已经没有了之前那仿佛风烛残年般的摇摇欲坠。

    原本心情还是有些低落的小家伙这才被转移了注意力:“爷爷好了?”

    “不信元元摸摸?”老爷子将手臂伸到小家伙的面前。

    宁元试着用手扭了扭爷爷的手臂,睁大眼睛:“是咕咕鸡肉!”

    老爷子开怀的表情一顿。

    宁煜在身后纠正小家伙:“是肌肉。”

    “鸡肉?”小家伙鹦鹉学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这时,一旁的宁澜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爷爷,最近几天元元幼儿园的老师有上门过吗?”

    联邦奉行意志力培训从娃娃抓起。宁元上的那所幼儿园稍微好些,有时候还会哄孩子们玩玩。但哄归哄,该完成的东西还是要完成的。

    老爷子刚从治疗仓里出来,显然不知道,回头看向妻子。

    老太太点点头:“来了,还给元元留了那些。”

    说完指了指茶几上那一小摞的绘本。

    看着茶几上的绘本,小家伙歪歪头不明所以。

    宁澜则点点头,若有所思。

    半个小时后

    坐在茶几前的宁元看着自己面前已经看到了一半的绘本,再看看一旁陪着他看绘本的哥哥,提出要求:“元元想看那个好不好?”

    绘本跟绘本也是有区别的。显然小家伙更青睐他的食材绘本。

    宁澜摇摇头:“那个等这个看完再看。”

    小家伙不懂:“为什么呀?”

    为什么不能换一本看呢?

    宁澜解释:“因为这个是作业,等明天你去幼儿园的时候老师要检查的。”

    从来没有自己还要做作业概念的小娃娃:?

    一旁坐在沙发上正在看重金求购帖的宁煜没忍住,眼中露出一丝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