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重回2002跨时空交〕〔洪荒:开局挑战道〕〔被冒名顶替嫁人后〕〔快穿:宿主她是个〕〔仙道之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30章 第 30 章
    _: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30章 第 30 章

    030

    发完那条弹幕后, 男人继续对着自己手中的检测结果怔神起来。

    其实他们早该想到的。治疗师的精神力能够通过介质传播,只是这其中少有佼佼者。近些年在这方面建树最大的还要数廖阑廖治疗师。因为他的歌声录音后听者长年累月倾听下来也会有一些效果,所以他不仅是联邦注册的a级治疗师, 同时也是风靡联邦的著名歌手。

    只是这里要画个重点,是要长时间听下去,才会有一定的效果。

    而且这样的效果并不能像抑制剂一样立竿见影的遏制住急速发作类型的副作用。

    也就是说大概率只能作用在情况并不是很严重的人身上,而情况已经很严重的再去听是没有效果的。

    所以哪怕这是一个动动脑子就能想到的常识, 哪怕知道那位治疗师阁下的精神力等级真的很高,众人也下意识的不去想。

    上次的抑制剂也是。

    因为不抱希望就不会难过失望。

    就好像是一个踽踽独行的孩子,他很喜欢很喜欢吃糖,只是糖是很珍贵很难得到的,每次他都要千辛万苦的翻山过海才能找到一颗属于自己的糖。在找糖的过程中也许会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格外难过,但当口中传来甜滋滋的味道时, 他就会努力告诉自己, 没关系, 我已经吃到糖了啊。

    可是有一天,当他再也没有力气去重新出发寻找下一颗糖的时候,忽然有人出现在他了的面前,他们素昧相识, 可对方却朝他伸出手, 掌心向上,而手中正是一颗糖。

    这个时候孩子的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而是会忍不住的想:这颗糖真的是属于我的了吗?真的要给我了吗?

    明明…我还没有再次翻山越海的走到你面前啊。

    想着家中已经因为宇宙辐射原因卧床不起的妻子,还有牙牙学语这正是需要人照顾的孩子。

    男人将检测报告盖在自己的脸上, 仰躺在监测站走廊的椅子上。半晌, 一声压抑到极致的呜咽才缓缓传出。

    其他人早已见怪不怪, 但每当走到那里时, 还是会特意绕两步从另一边过去,给那人留下一片安静的空间。

    ***

    另一边,作为联邦军校总教官的宁炎一声令下,原本笔直站立的学员们松了口气,原地坐在训练场上开始休息了起来。

    这时就听到在原地休息的学员中有人问:“队长,你父亲的情况好些了吗?”

    联邦军校以小队为建制,每一个小队就是一个班。

    只听有人回道:“好多了,现在已经能自己下床了。”

    听到这,周围的学员都很为对方开心,顺带着执起她的手上下打量着:“队长你这手是不是就是以前人说的金手指?还有当时那个直播间里那么多的人,你居然都能抽中,你是欧皇吧!听说握手之后一个人能把自己的好运气传给另一个人。”

    平时大家训练时你摔我我打你的各种肢体接触也是司空平常,被抓着手的女生把自己的手往前一伸,大方玩笑道:“摸,随便摸,摸一次十点贡献点。我还正愁自己的贡献点不够呢。”

    一听十点贡献点,原本凑过来的众人都是讪讪一笑。

    不够也有人关心的问:“队长你怎么忽然就缺贡献点了?是伯父那边又有什么需要?实在不行你跟我们吭声。”

    见对方说着就要掏通讯器,短发女生摆摆手:“没什么,我爸自从喝了抑制剂之后好着呢。主要是我自己想攒一点,毕竟那位治疗师阁下当时是直接就把抑制剂给寄来了。对方虽然什么都没要,但我也不能真的白收这么珍贵的东西吧。”

    寄东西感谢的话她不知道那位治疗师阁下的地址,只能多攒点贡献点到时候直接私信发给那位治疗师阁下了。

    到时候对方收不收是对方的事情,但给她是一定要给的。

    一旁的宁炎早在几人聊起抑制剂的时候就走到了近前,听着自己的几位学员商议着该怎么攒贡献点的事情。

    就听短发女生又道:“我爸以前就喜欢倒腾那些古植物之类的,一天天收了种种了收的,这次为了攒贡献点他直接让我把他的那些存货都放到星网上卖去了。”

    反正那些存货再重要,肯定也没有救命之恩重要不是。

    要知道其他治疗师给人治疗的时候好歹还收收贡献点,可之前那瓶抑制剂可真是实打实从天上掉下来的。

    说完,短发女生又拿出通讯器把自己的交易链接发给了周围的同伴:“你们帮忙给我宣传一下,家里如果有亲戚朋友对这感兴趣的我可以打折。”

    其他人纷纷点头答应下来,不过短发女生也知道,像她爸那样有这种奇葩爱好的少,这批东西估计是很难有买主了。

    嗯…其实也不一定。

    宁家

    宁元把煎好的鱼兑水,然后像炖鸡汤那样开始炖起了鱼汤。在炖的过程中,从板凳上下来的小家伙拿起自己的通讯器开始摆弄了起来,想要再看看上次那上面有好多好多字的屏幕。

    研究了半晌终于研究到投影功能的宁元第一次把自己的直播间投影到了灶台不远处的空地上空。

    看着从眼前慢慢划过的密密麻麻的字,小家伙走上前去,试图挑选出自己认识的字。

    这时一条新的弹幕出现在投影屏幕中:

    今天晚上军校放假,几分钟的功夫已经结束训练的短发女生从军校回到了家。

    迎着一脸期盼的问自己那些古植物卖出去没有,一共卖了多少贡献点的父亲,短发女生没忍心和他说其实根本没什么人对这个感兴趣。

    想了想,觉得自己好歹还是要为老父亲尽最后一把努力的短发女生拿出通讯器,然后用自己所有的社交平台群发了一条广告。

    忽然,短发女生注意到自己的通讯器右上角有一个小红点在跳跃,这代表着她特别关注的直播间开播了。

    她只特别关注了一个直播间。

    短发女生回忆。

    回忆过后,她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猛地瞪大了双眼。这个时候如果那位治疗师阁下开播的话,那不就是说她的广告词也被她发到对方直播间里去了?

    短发女生食指颤抖的点开直播间,找到自己的历史评论,果然看到一条刚刚发出去的弹幕。

    好巧不巧,可能她真的有点运气在身上吧,在因为弹幕太多很多评论都显示不出来的直播间评论区,她刚发出的那条广告弹幕高居其中。

    特别的明显。

    这叫什么?这叫丢脸丢到正主身上了?

    怎么办?随便在别人的直播间发广告弹幕,那位治疗师阁下会不会觉得她特别没礼貌?现在发一条解释弹幕还来得及吗?

    半晌,女生颓废起身:“爸,晚上不用叫我出来看直播了,我想静静。”

    说完就游魂一样飘回了自己的房间。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她以为的那位会因为她随便发广告弹幕而感到不悦的治疗师阁下其实并没有想太多,因为他连广告弹幕上的字都还认不全呢。

    仰头看着那一行字,宁元捡着自己认识的念:“古、香、干、好~”

    成功认出了四个字的小朋友踮着脚伸手摸了摸最后的那个‘好’字,还会用字造句呢:“妈妈很好,爸爸很好,哥哥很好,二叔叔、三叔叔、小姑姑、爷爷奶奶、还有元元,大家都好~”

    造完句的小家伙小手刚刚落下,顿时那条弹幕的后面跟了一个金色的小星星。

    作为直播间的所有者,宁元的点赞自然是有点特殊待遇的。被他点赞过的弹幕评论后面都会跟着一颗金色的小星星。

    上一次直播时小家伙连自己把直播开开了都不知道,自然也不会点赞。

    直播间的观众们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毕竟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头像是暗沉的黑色,就连直播间都直接模糊了画面和声音的治疗师阁下应该是一位神秘且不喜热闹的大佬。

    大佬不点赞弹幕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有什么好奇怪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以至于当那颗金色的小星星出来的时候直播间的观众们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想要细看一下那条弹幕时,许多观众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一条广告弹幕,卖的还是并没有什么用只能用来熏屋子的古植物,这有什么值得治疗师阁下驻足的吗?

    直播间外,有观众摸着下巴换了个姿势继续看:嘶,还是说因为他们的审美情趣还达不到像大佬那样的高度,所以才领会不到这条弹幕值得称赞的深意?

    又或者…

    再次仔细琢磨了一下弹幕的观众开始大胆猜测:难道其实是治疗师阁下喜欢这样的古植物,所以才点了个赞?

    毕竟这条弹幕通篇下来句句不离那些古植物。

    众人越想越对,应该就是他们猜的那样。

    治疗师阁下是对那些可以熏屋子的古植物感兴趣!

    这还有什么好说?

    许多观众的大眼睛噌的一下就亮了。

    先培养一下和大佬一样的审美情趣,那等到大佬再次开直播的时候,他们和大佬不就有话聊了吗?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干拍彩虹屁。

    说不定这聊着聊着,治疗师阁下就眼熟他们的id了?

    ***

    因为自觉在那位治疗师阁下面前丢了脸,短发女生一脸颓丧的走回卧室,放逐般的把自己扔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

    忽然手边的通讯器响了起来。她本来是不想接的,但看到通讯器上的通讯显示是自己的一位军校好友,她这才有气无力的接通通讯。

    “喂?老大,你家里的那些古植物都卖出去了吗?”

    “什么?还没卖。那我都包圆了,没错,老大我说认真的。其他人再给你打电话你就说没了行不行?”

    刚挂断一个通讯,那边立刻又来了一个。

    “喂?老呜你家还有要卖的古植物吗?”

    “什么?!没了!这帮人速度居然比我还快?”

    还没等短发女生挂断通讯,就听通讯器那边的男生期期艾艾的问:“既然干的古植物都卖完了,那老呜你帮我问一下伯父,他的树买吗?”

    饶是正在颓丧的短发女生也被吓了一跳,坐起来问:“我爸那一棵树都要几千贡献点了,你确定要买?”

    对面人的声音很肯定:“确定!”

    短发女生的面色古怪,小心翼翼的试探:“你…你们不会是喜欢我吧?”

    不然她真的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抢着买除了香点其他根本没什么用的古植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