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37章 第 37 章
    _: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37章 第 37 章

    037

    见周阔没有第一时间反驳,旁边的队友还以为他们是猜对了。甚至开始在脑中思索起了知情不报算不算从犯?现在压老周去指挥官那里认错能争取宽大处理吗?

    而周阔之所以反应慢了半拍,其实也是因为连他自己现在都还沉浸在震惊中。

    之前还说等回来之后要去星网查查一份炖排骨的材料到底需要多少星币,总不能去治疗一趟还白吃白拿起来了吧。

    可现在看来,不仅是白吃白拿这么简单,怕是把他的全副身家都算上,也抵不了这一份啊。

    周阔有心想联系宁家那边,可智脑按照程序保护治疗师隐私,他从头到尾连宁家的地址都不知道,更别提是联系方式了。

    唯一能联系上的方式就是后台发私信,他之前想的不能白吃白喝就是想通过后台转账,但那也要看对方能不能从茫茫多的信息中看到属于他的那条。

    反应过来后见周围队友看他的眼神似乎都不太对了,好像只要他认罪就要立刻把他大义灭亲一样,周阔连忙解释起了原委。

    解释完之后周阔自己也明白了过来。

    想来宁元阁下是没有给错他东西的。就算小娃娃自己不懂,或者一不小心弄混了,但他的身边还陪伴着两位家长,其中一位只站在他面前都会对他存在压迫感,实力不容小觑。

    以对方这样的实力,眼力一定是不会差的,根本不会存在让自家小朋友拿错了东西的意外。

    想到一脸认真的把种子送给他当礼物,却把真正的抑制剂当做搭头一样顺带给了他的小朋友,周阔忽然就明白了宁元阁下家长们的用心良苦。

    这样稚嫩的距离长大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的小朋友如果不好好保护,很容易被别有用心的大人骗的。

    毕竟在最初来到这个世上时,他的目光是那样的友善与好奇。

    联系不上宁家,那些出自宁元之手的既是吃食也是抑制剂的炖排骨就只能放在周阔那里。

    而在几乎每一次战争时都会有同僚因为在战场上透支体力副作用发作而命丧虫族之手的情况下,周阔也根本做不到就这样把这些抑制剂留在手里,固执的等待着下一次的相遇。

    最终,周阔选择了上交抑制剂,只把那个从宁家带出来的合金小桶继续留在了手里。

    而且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每次在和虫族的作战中都更加卖力,尽量多的斩杀那些虫族。

    不仅因为想要赚取和那些抑制剂等值的贡献点,还因为在宁家待着的那几个小时里,知道面前这个叔叔来自边缘星的小家伙问起了许多关于虫族的事情。

    在那个声音还带着奶气的小娃娃口中,那些虫族都是坏虫子。等他长大了之后,也想要打坏虫子。

    想着小朋友那距离一米八应该还要差‘一些’的身高,周阔觉得,也许他可以先帮对方实现一下愿望。

    ***

    一次治疗让周阔在附近的几个边缘星中也出了名,许多同样期限到了还没有选择到底在哪一位治疗师系统下排队的战士们纷纷感觉好像是找到了新的出路。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几乎九大边缘星都可以看到有轮休的战士在训练场上一只手掐着秒表,另一只手竖起一根手指在训练合金架上快速的戳着,勤练手速。直到把自己的手速练到连残影都很难捕捉到为止。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这样的刻苦用功下,继周阔之后还真的有其他人在宁元的排队系统开启后迅速抓住了那一闪而逝的机会。

    只是让众人比较奇怪的是,这些人去中央星接受治疗回来后的反应都和周阔差不多,不论其他人问起宁元阁下什么,这些人都是嗯嗯啊啊的语不详焉。似乎是在守护着一个共同的只能意会的秘密。

    时间久了,大家也不得不猜测,可能是那位神秘的宁元阁下确实拥有很强大的人格魅力吧,能让这么多接受过他的治疗的人全都不约而同的为他保守着秘密,连一丝丝模糊的信息都不愿意吐露。

    至此,这位本身在所有人心目中就已经是神秘、强大、高冷代名词的治疗师阁下的身上再次蒙上了一层属于人格魅力的神圣光辉。

    使得他的形象愈发高大深沉了起来。

    ***

    这天,早上照例看过自己那一后院的蔬菜调料后,宁元再次背上自己的小书包踏上了前往幼儿园的路程。

    已经不再是初级班,而是和好朋友们一起荣升了中级班的小朋友现在都开始学认字了。

    他们的认字材料不再是初级班时老师发下来的各种画着一二三四五卡通图画的小绘本,而是各种各样的下方写着大大的字的图片资料。

    有分属不同种类的虫族们的图片,也有联邦许多历史人物,当然更多的还是联邦目前现存的各种知名人物的图片。

    有些是战斗英雄,有些是实力强大的治疗师,还有些是为联邦做出重大贡献的人。

    联邦崇拜强者。这样的强大不仅存在于体质等级上面。假如一个人身体孱弱却意志无比坚强,这样的人在联邦中也不会被认为是弱者,也同样会获得其他人的尊重。

    所以哪怕是身处幼儿园的小娃娃们,他们日常的学习资料中也有这些强者的身影。

    前段时间粗略的学习完了一部分的图片,今天宁元刚到班级,就见站在前方的老师轻轻拍了拍手:“小朋友们,这段时间大家有好好学习吗?”

    下方的孩子们乖巧的坐在位置上,拖长音:“有~”

    “这样啊。”只见老师笑道:“那我们今天来随机测验一下,看看小朋友们是不是真的都记住了学习内容,好不好?”

    下方原本捧场的氛围一顿。

    从古至今,果然没有哪个小朋友是喜欢老师考试的。

    半晌,才听到有孩子不情不愿的拖长音:“好。”

    老师有些好笑的摇摇头,却没有犹豫,转身就把早已经准备好的测验题发了下去。

    和其他从入学起就开始鸡娃的幼儿园不同,他们学校孩子们都到中级班了才迎来第一次测验已经是很轻松了。

    当然,测验的内容也不难。

    毕竟就算再怎么聪明,毕竟也只是一群小娃娃,不能指望他们真的像未来的联邦初级部、中级部、甚至是军校预备部那样,太不切合实际。

    因为是第一次考试,宁元其实也是比较紧张的。好在小家伙记性好,试卷上一共才有五道题,前四道题根本拿就难不住他,唯独最后一道,宁元有些迟疑。

    这道题他没什么印象,应该是那天因为要给人治疗所以请了半天假,导致他没听上。

    好在看到图片后辨认半晌,宁元越看那张图片越觉得眼熟,半晌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觉得图片眼熟。

    确认了图片主体后,小家伙又看了眼题目,抿抿嘴忽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一旁正在巡视考场的老师看着坐在自己位置上抓耳挠腮的孩子们也没有怎么失望,只是在有孩子因为做不出来题着急的红着眼眶想要到地上滚几圈的时候及时出言阻止。

    等走到宁元身后的时候,看着白纸上小朋友那虽然稚嫩幼圆却不失努力工整的笔迹,对于这么大年纪的小朋友来说,要求字迹是吹毛求疵。但那认真的态度确实让老师有些欣慰的笑了笑。

    等看到小家伙卡在了最后一道题,老师也没有意外。

    她记得宁元,是一位很聪明的小朋友,记性也好。只是最后一道题有些类似于一般试卷中的拓展题,第一次考试的小朋友因为经验不足答不出来也正常。

    话说试题中的主人翁还和小家伙是同名的,也确实是有缘分。

    大概过了一个半小时之后,老师宣布收卷。原本就因为答不出来题很着急的孩子们眼眶红红的看着自己被收走的空白卷面,忽然没忍住仰头嚎啕大哭了起来。

    有一个孩子带着,整个教室顿时哭声一片。

    甚至还有孩子哭着哭着就伤心的坐到了地上,老师连忙上前去扶。

    就在这一片鸡飞狗跳中,幼儿园中级班好几个班的孩子结束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考试。

    等到下午回到家的时候,宁元还和二叔叔以及小姑姑说起了这件事。

    最后只听小家伙总结:“最后一道题很难。”

    宁欣摸摸小家伙的小脸蛋儿:“那元元做出来了吗?”

    小朋友正色:“差点没做出来。”

    那就是做出来了。

    不管对不对,秉承着小朋友就是要夸的原则,宁欣叭叭叭的在小家伙的脸上亲了好几口:“做出来了啊,我们元元真棒!”

    这边才说完,那边宁煜忽然接到了幼儿园老师的电话,想要请他明天下午接孩子时顺带去老师办公室一趟。

    简而言之,小家伙被请家长了。

    宁煜看了看不远处恍然未觉的元元,实在想不通自家小朋友能有什么地方可以够上让老师请家长的。

    不过既然老师都把电话打过来了,去还是要去一趟的。

    第二天下午,宁煜先是接了宁元,然后两人一起前往办公室。

    谁知幼儿园老师只是看了小家伙一眼,然后就温声哄小朋友出去玩了。

    反而是宁煜这个家长,承担了老师忽然变得严肃的神色。

    只见那位老师将宁元的试卷找了出来,指着最后一题说道:“前段时间幼儿园给小朋友们组织了一次考试您知道吧?”

    宁煜点头。

    只听老师又说:“其实这么大的小朋友就算他们做不好试卷也在情理之中,之所以考试也只是为了提前培养他们的习惯和意志。”

    说完老师又拿出另外好几张考大鸭蛋的纸卷,表示考成这样了她们也没想着请家长。

    侧面说明了宁元小朋友问题的严重性后,只听老师开门见山道:“试卷的最后一题我们出的是与治疗师宁元阁下相关的试题,阐述了一些关于宁元阁下的事迹,然后问小朋友们对此有什么想说的。

    因为在讲宁元阁下图片资料的当天宁元小朋友请假了,所以就算空着也没什么。

    可看着他的答案,我们幼儿园全体教师一致觉得,这不是孩子的责任,家长的责任更大。”

    因为只见在那道试题的后面,宁元小朋友是这样写的:

    说完,宁煜感觉那道附着在自己身上的谴责目光更重了。

    显然是觉得是因为他们这些家长在家里日常贬低宁元阁下,然后被小朋友听过去了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