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科技:打破垄断全〕〔问答诸天,从漫威〕〔穿越知否混日子〕〔大理寺卿的江湖日〕〔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美食拯救世界[星际] 第50章 第 50 章
    050

    见刚刚还双眼猩红颇为棘手的男人忽然昏厥, 一旁忽然出现一队早已来到现场的智能机器人,将已经失去意识的男人安放在担架上带走重新送回住处。

    而此时已经躺在担架上的男人虽然已经昏迷,但从表情来看却是已经许多都不曾有过的平和。

    危险已经接触, 但刚下星舰就被来了这么一下子的负责保护小家伙的众人根本就不敢放松警惕,生怕忽然再从哪里冲出来一个人。

    等到卫锦走到近前时, 听着被护在后面的宁元嫩生生的喊妈妈, 众人这才稍微让出了一条可供人通过的缝隙。

    “小澜?你们怎么带元元过来了?”虽然刚才被惊吓了一下, 但不得不承认当看到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一行人时,卫锦确实有些惊喜。

    正如宁煜所说, 在这座星球上, 知道小家伙具体是什么情况的众人并不担心他的安全。

    相反,反倒是在这座星球中随处可以遇到的精神状况并不算多好的联邦顶尖强者们要担心自己会不会一言不合,就像之前那个中年男人一样忽然就被小家伙给弄晕了过去。

    毕竟这里所有人都是与狂躁类相关的副作用,在接受比较立竿见影的强效治疗时就是会出现忽然失去行动力的表现。

    除非哪一天他们的副作用被压制到微乎其微时, 才能避免这一现象的发生。

    这也算是暂时性的一物降一物了。

    被妈妈从三叔叔怀里接过去的宁元又看了看担架远去的方向,伸出小手指着说:“妈妈, 他打人。”

    听语气就知道小朋友还是有些生气, 都不喊叔叔了。

    没等卫锦开口, 反而是一位负责保护小家伙的乔装成同行治疗师的男人开口道:“没事的, 他们只是副作用太严重了, 那并不是他们的本意。”

    说话的男人几分钟前还被拦腰踹了一脚,但他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

    “是生病吗?”宁元闻言放下了自己的小手, 转而拧着小眉头问道。

    这么理解也可以。于是男人点头:“是啊,是生病了。”

    因为不想让小家伙感觉不舒服或者有什么负担,所以他们这些人都没有明说是治疗师协会和军部派来保护他的。

    按照规定, 除非必要情况, 不然他们最好不要和小家伙产生过多的交流。以防熟悉之后会有人克制不住心中的想法向宁元索求想要的东西, 例如抑制剂。

    但此刻,最先开口的男人还是忍不住代替昏过去的中年男人向小家伙解释道:“这座星球上还生活着许多许多的人,他们的情况都和刚刚那位差不多。”

    宁元闻言微微睁大了眼睛。许多许多?

    小家伙忽然觉得这座美丽的治疗星好像和他来之前想象的不太一样。

    “他们在来到这座星球之前,都曾经是九大边缘星最优秀的战士。他们每个人都和数不清的虫族正面战斗厮杀过。但是就是因为和虫族战斗的时间太长了,这才让他们的这种‘病’越来越严重,直到他们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只能来到这座平时除了他们自己只有智能机器人的星球生活。”

    男人的最后一句话没说出来,他其实想对宁元说:所以别怕他们好吗?其实他们一直是英雄,只是现在英雄身不由己。

    这句话男人没说,但小家伙自己好像领会到了什么,抿抿嘴。

    刚刚在他眼中忽然变得有些不太真切的治疗星再次切实的漂亮了起来。

    之前漂亮是因为景色。

    现在漂亮是因为这上面住着的人。

    原本怕怀里的小朋友害怕还想先哄哄他的卫锦见小朋友好像已经被哄好了,不由伸手爱怜的摸了摸宁元软乎乎的小脸蛋。

    谁家小朋友被这么惊吓一遭后不但不哭,还能拧着小眉头理解对方的难处。怎么这么好哄啊。

    不仅如此,刚刚下了星舰的小家伙还踌躇满志的自告奋勇道:“元元是治疗师,可以帮叔叔阿姨们变魔术。”

    他之前都帮过好多好多叔叔阿姨了。

    一旁的男人闻言先是怔了一下,然后才像是回过神来一样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是啊,他怎么忘了,他面前的虽然还只是一个小娃娃,但也是人类联邦目前为止等级最高的治疗师。

    现在他来到了这里,就像是黑夜中的火炬一般,耀眼的同时也会驱散那如蛆附骨的寒冷。

    ***

    塔安再次在自己的住处醒来时只觉得脑海中是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的清醒。

    坐起身来把目光投向窗外被智能机器人们修剪的精美的花园,草是嫩绿色的,叶尖还带着一滴即将落下来的露珠。花是黄色的,舒展着叶瓣,上面甚至还停留着一只白色的蝴蝶。

    这一切在他的眼中无比的清晰,再也不见了之前那仿佛随处可见的猩红薄雾。

    这一刻的塔安什么都不想做,就是想要一直自己一个人待着,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平静。

    应该是有哪位治疗师在他被制服昏睡过去后给他进行了治疗。

    真的很感谢那位治疗师。

    可惜他的副作用进展已经太深了,寻常治疗师治疗一次也只能让他维持大约半个多月的理智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