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商海局中局〕〔仙王奶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13
    _: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13

    这是短时间内陆定安第二次提出拍全家福了,齐柚不知道他怎么有这执念。

    也是这时候,齐柚突然想起两人结婚的时候拍的照片,他一脸的严肃,她一脸的僵硬,两人仿佛被赶鸭子上架似的。

    这样说好像也没错,陆定安会和她结婚,不就是赶鸭子上架吗?

    “我知道你不喜欢照相,但平平安安这么大了,我们连张全家福都还没有。”陆定安也想起上次拍结婚照时她的僵硬,语气变得温和不少。

    除了他刚才说的原因,最重要的是他想带着照片回去给家人看看,郑重介绍下齐柚,毕竟要不了多长时间,大家就会生活在一起。

    “也好,那就明天吧。”刚好明天初一,大大小小都能换上新衣服,刚好美美的去照相。

    “刚才的事不要放在心上,我们的生活不用谁来指手画脚。”对于魏虹刚才的话,陆定安也觉得被冒犯到。

    明明齐柚回来之前他已经强调了那是他的主意,他不明白魏虹为什么还要再次提起。

    “别人怎么想跟我没关系。”齐柚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虽然齐柚一脸的无所谓,但陆定安知道,她还是生气了,想起刚才魏虹的话,陆定安眉头拧的更紧了。

    他想,得抽个时间去找下罗言成,等他去上学以后,让他看着点魏虹,别总想着挤兑齐柚,有那功夫还不如好好看看书。

    齐柚不想接下来的几天都吃剩菜,所以做的并不多,四菜一汤,也是平常吃不到的待遇。

    对上陆定安的眼神,齐柚还是决定解释下:“总不能接下来几天都让他们跟着我们吃剩饭剩菜吧?”

    齐柚说话的时候朝两个小家伙努了努下巴,去年的这时候,他们还抱在怀里吃奶呢,确实不用考虑这个问题,所以陆定安很快接受了齐柚的说辞。

    “下午有什么安排吗?”陆家人不在这边,去年年三十午饭过后,他们就一起回了齐家,晚饭也是在齐家吃的。

    “继续看书。”虽然以前考过,但齐柚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毕竟人外有人。

    “等我去上学了,你学习上要是有什么需要和帮忙,就去找罗言成,我找时间和他说一声。”对陆定安来说,齐柚愿意读书考大学,完全是一件好事,所以他很是支持。

    “嗯,我知道了。”齐柚当然不会自负的觉得已经一定行,所以就没有拒绝。

    午饭后,陆定安收拾好碗筷就带着两个小家伙去午睡,他自己没有午睡的习惯,等着两个小家伙睡着的时候,他打算去叫罗言成们一起上山去转转,顺便砍柴下来。

    之前他以为齐柚要回齐家,他想着自己跟她回去转一圈,就和罗言成们去山上,都提前约好了。

    他离开后,这些活就落在齐柚身上,虽然他拜托了罗言成帮忙,但毕竟是外人,不可能随时知道家里的情况,而齐柚又面浅,肯定不好意思经常麻烦别人,所以还是家里多备一些。

    陆定安走近,才发现齐柚头发是湿的,他不由蹙眉:“你洗头了?”

    “嗯,洗了。”等会擦干就编成辫子,明早松开就是最自然的卷发啦。

    见陆定安拧着眉头,齐柚有些不接:“你不是不信这些吗?”

    这会农村里的的风俗多,什么年三十不能洗头,不能吃泡饭,大年初一不能往外倒水,不能扫地,正月里不能动剪刀之类的。

    原来的齐柚受许春华的影响,对这些深信不疑,结果呢,她好像也没什么变化,这辈子,就是冲着舒坦来的,所以她更不会讲究这些。

    “多用两张毛巾擦干水,别受凉了。”陆定安倒不是信那些,而是她这几天特殊时期,身子本来就比平时虚弱,他怕的是她感冒。

    “我有数,你这是要出去?”这会不陪孩子睡觉,出来肯定是有事。

    “恩,我和罗言成他们约好了上山去砍柴。”

    “今天就算了吧,好歹年三十呢,过了初二再去把。”用村里人的话来说,讨饭的都有个三十夜,所以今天还是不要去干活了。

    “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去一次,就能多砍一些,年前各家各户都忙,不好意思麻烦别人和自己上山,现在刚好多去两趟。

    “那行吧。”见他坚持,齐柚也不再劝阻,家里确实需要堆些柴,留着她之后用。

    齐柚的发质不错,等她把头发擦的七成干,就开始把头发扎成两个马尾,随后就开始编辫子。

    她原本打算进屋里看一眼孩子就继续出来学习,但两个小家伙的一脸香甜让她也来了睡意,她干脆在他们旁边躺下,很快就睡了过去。

    *

    罗言成一行人从陆定安家里离开后,大家都没说话,看着已经被他们追上的魏虹,罗言成没忍住开口了:“魏虹姐,你刚才那样太没礼貌了!”

    “我怎么就没礼貌了,齐柚难道不浪费吗?过个年做三身新衣服,她以为自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吗?你说这要是用的她自己的布票和钱,我们也不能说什么,可她用的是陆大哥家里寄来的,她凭什么啊她?”说道最后魏虹的语气变得激动起来。

    “她凭什么,就凭她是陆定安的媳妇,倒是你魏虹,是以什么身份来职责人家齐柚的,你知道刚才我们多尴尬吗?”同行的女知青韩慧慧开口道。

    “就是,而且人家陆大哥说了,这是他的意思,之前嫂子几年都没置办过新衣服,这会不过是补上罢了。”说话的人看向魏虹也是一脸的不满,他原本还想多待会,问陆定安问题呢。

    “嫂子,嫂子,你们倒是叫的亲热,忘记之前是怎么吐槽她的了?”魏虹脸色有些不好看,她不明白,这才多久,齐柚在他们心里的形象就行变了。

    “那是我们不了解她,之前都是误会而已。”韩慧慧说完突然盯着魏虹,眼神变得微妙起来。

    魏虹被她看的毛毛的,忍不住后退一步:“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说起来,之前咱们院子里有关齐柚的各种事,都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魏虹姐,你对齐柚好像敌意很深哦?”因为魏虹和陆定安是同一批知青,再加上来的比他们都早,所以她的话,他们之前从来没怀疑过什么。

    因为魏虹和陆定安是老乡,所以看她经常去找陆定安,韩慧慧一开始没觉得什么,但刚才的事她脑子里突然有了个猜测。

    魏虹该不会是惦记着陆定安吧,这样也能说的通她对齐柚的敌意了。

    可她不至于这么傻吧,这年头惦记别人的男人,不说其他的,她就不怕村里的唾沫星子淹死她吗?

    “魏虹姐,我们不知道你和齐柚有什么过节,但齐柚是陆大哥的媳妇,也就是我们的嫂子,下次你再这样,以后你就别跟我们一组了,不然人家还说我们是不懂感恩白眼狼呢。”陆定安带着他们一起复习,替他们勾勒重点,教他们题目,他们就得尊重他媳妇,爱护他孩子。

    “罗言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魏虹没想到他们竟然会为了齐柚而这样对自己。

    罗言成见她还是执迷不悟的样子,懒得再理会她,偏头对旁边的人道:“我们回去早点做饭吃饭吧,陆大哥约了我们下午上山去砍柴。”

    听到罗言成的话,大家不由加快了速度,陆定安对他们帮助良多,如今能够帮上他的忙,他们自然是乐意的。

    魏虹见他们就这么旁若无人的说着下午的安排,压根就没有人顾忌她,她忍不住跺脚,为什么他们都倒伐齐柚了呢?

    韩慧慧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魏虹狰狞的样子,她不由嗤笑一声,她这是拿他们当傻子呢。

    院子里的人多,大家齐心协力,午饭很快就做好了,虽然比起平日里算丰盛的,但跟以前在家里完全不能比,这让众人更加坚决了考大学的决心,这是现在唯一能正大光明离开这里的理由。

    饭后,大家继续分工收拾碗筷,果然,过了不一会,拿着镰刀的陆定安就出现了。

    这是陆定安特意去生产队借的,借了两把镰刀。

    “还带镰刀吗?山上很多干树枝的。”罗言成觉得完全不用带镰刀。

    “带上吧,万一要用呢。”陆定安觉得工具带齐最好,可以今天砍了晾在山上,到时候干了再拖回家来。

    陆定安把镰刀递给罗言成,而后走到魏虹身边,语气严肃:“魏同志,就算咱们是老乡,但你也没资格对我和齐柚的生活指手画脚,希望不要有下一次。”

    陆定安的话犹如两耳光,直接扇在魏虹脸上,周围的目光更是让她难受,她不明白,她明明是为他抱不平啊,他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呢?

    陆定安说完并没有多做停留,甚至都没看魏虹的反应,就直接和罗言成他们离开了。

    等到他们走远,魏虹瞪了一眼韩慧慧她们:“看什么看,没见过吗?”

    看着魏虹跑远的身影,韩慧慧撇了撇嘴,什么玩意,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齐柚醒来的时候,两个小家伙正在玩她的辫子,她亲了亲他们的脸颊,笑着道:“明天带你们去照相,到时候就可以穿新衣服咯。”

    “要新衣服。”安安最喜欢新东西了,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是新的,肯定就是好东西。

    “不行哦,得明天才可以穿新衣服。”齐柚点了安安的额头,想起她水红色的棉衣,还好现在是黑白照,看不出颜色来。

    陪着两个小家伙在房间玩了会,就带着他们去院子里,刚好碰上陆定安他们拉第一批柴回家。

    院子那边的角落很快被堆满,齐柚扫了一眼那边,加上陆定安一共六个人,见他们又要上山,齐柚拉着陆定安的衣袖:“等会让他们晚上在家里吃饭。”

    这干的都是体力活,总要招待人家一顿饭才是。

    陆定安犹豫了下,随后点头应下:“山上还有两个人,一共七个人。”

    好家伙,加上他们一家人,就是十来个,那她现在就得开始准备饭菜了。

    陆定安看清她眼底的震惊,唇角不自觉的跟着扬了起来,随后道:“不用准备太多菜,饭管饱就成。”

    陆定安虽然这样说,但齐柚可不能真这么做,年三十让人干活,还不吃好一点,她自己也不好意思呢。

    等到出了院子,罗言成才打趣陆定安道:“陆大哥和嫂子说什么悄悄话呢?”

    “她让我告诉你们,晚上留下来吃饭,她已经准备好了,就别推辞了。”

    “那我们今天可有口福了。”有人笑着道。

    “知道就好,对了言成,我去上学以后,你嫂子学习上要是有什么不懂和遇到什么困难,就要麻烦你们了。”陆定安语气真挚的拜托他们。

    罗言成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语气里满是惊讶:“嫂子这是准备参加下一次的高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