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宠婚:霍少,〕〔万界淘宝店〕〔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第19章 19
    _: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第19章 19

    齐柚可不会觉得齐正刚是真的担心她一个让人带孩子住不安全,她瞥见一旁许春华脸上的笑容,很快明白了他们的企图。

    上辈子没有这一出,是因为那会自己傻乎乎的,早就在许春华面前表态,等陆定安接自己和孩子进城后,那院子就留给他们住。

    那时候他们在她眼里还是至亲的亲人,想着与其让院子空着,倒不如让他们住。

    现在自己没提出来,他们依旧惦记上了,倒是会打主意。

    “二哥说笑了,这出嫁的女儿哪有一直住娘家的,这不是让人笑话吗?”齐柚直接拒绝道。

    “你们这情况又和别人不一样,有什么好让人笑话的。”齐正刚一脸的不以为意。

    “二哥说的简单,家里总共才几间房,我和孩子回来难道在堂屋打地铺吗?”齐柚佯装没看破他们的计谋,翻了个白眼道。

    见齐柚语气松动,齐正刚脸上的笑意不由加深:“当然不是,你带他们回来住我房里,怎么能让你们打地铺呢?”

    “你这马上要结婚了,那你和嫂子住哪里,难道是住我们院子那边?”齐柚故作不解的看向齐正刚。

    “这样不挺好的吗,你在家里还有妈帮你照顾孩子,我和你嫂子帮你们看着院子,这也算是两全其美的事。”齐正刚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二哥,你这算盘打的陆家在京市那边都听到了吧,让我带着孩子搬回来住你那屋,再顺便把家里家务做了是吧,你带着你媳妇去住我和陆定安的家,你倒是挺敢想的啊你!”齐柚说完不由冷笑一声。

    这许春华的心眼子全都遗传给齐正刚一个人了吧。

    “齐柚,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齐正刚不乐意了,齐柚这丫头真是越发没大没小了。

    “那就谢谢你的好意,我已经和罗言成他们打过招呼了,他们会替我照看家里,就不劳你费心了。”陆定安出声阻止齐正刚继续。

    “不是,小陆,外人哪有自己人放心,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就是让你们和正刚换个住处吗?又不白要你们的,而且你们出房子,齐桃也不闲着,他们出一部分彩礼钱。”许春华想,干脆趁着这个机会说清楚算了。

    齐桃这会终于明白刚才齐柚话里的意思,不过这个恶人不用她当,旁边的赵大全就开口了:“妈,你这话说的,我们可没钱,这小舅子娶媳妇让我们拿彩礼,这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吗?”

    “笑话什么,都是一家人,互相拉拔有什么不对?”许春华一脸的理直气壮。

    “不好意思,我们是你泼出去的水,没义务帮他。”齐柚起身牵着两个孩子打算离开,顺便向齐桃发出邀请:“姐,去我家吃饭吧?”

    齐正强杨倩两口子也没想到大过年的许春华竟然会这么算计姐妹俩,齐正强不由蹙眉:“妈,你这是何必呢,正刚娶媳妇本来就是家里的事,你何必去为难她们呢?”

    “狼心狗肺的东西,老娘把她们养这么大,让她们帮下忙又怎么了?”许春华依旧不觉得自己有错。

    齐正强见状摇了摇头,然后给杨倩使了个眼色,杨倩点头,很快出了院子去追姐妹俩。

    这可是老太太和老二的想法,跟他们可没关系,追上姐妹俩,杨倩连忙表明他们两口子的立场。

    “我们也没想到妈和二弟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今天委屈你们了。”杨倩说完拍了拍姐妹俩的肩膀。

    因为明天齐正刚订婚的事,她今年连娘家都没回,不想他们竟然整这一出,这是还嫌把人推的不够远是吧。

    “大嫂,你和大哥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明白,放心吧,我们不会生你们的气。”齐柚冲着杨倩笑了笑。

    等送走杨倩后,齐桃叹了口气:“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回来。”

    赵家算计自己就算了,这亲妈亲弟也都算计自己,这些年自己在赵家的处境他们难道不明白吗?竟然能当着赵大全的脸问她要钱,这一刻,齐桃是真的觉得心寒。

    估计赵大全也乐意看到这样的画面吧,他正愁着没借口和自己离婚呢。

    “明天的订婚宴咱们也不提前去帮忙了,托人带个礼去就行了。”到时候顺便把刚才的事宣传出去,想来就算她们想要断绝关系,看热闹的人也能够理解的吧。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齐桃虽然为刚才的事生气,但还是有些犹豫就这么撕破脸吗?

    “不然呢,等着被他们继续吸血吗?”齐柚看向齐桃,一脸的坚定。

    齐桃突然笑了,伸手揉了揉齐柚的头发,语气是罕见的温柔:“柚儿长大了,你说的对,就这样吧,以后咱们不稀罕他们。”

    “既然你还要在这里待到明天,那我就先回去了。”赵大全觉得自己有理由先回去了。

    “也行,你就先回去吧,我在齐柚他们这里住两天。”齐桃暂时也不想回去面对他们。

    赵大全倒是乐意她和齐柚陆定安打好关系,于是点头:“也好,刚好过年没什么事,你们姐妹俩刚好可以多说说话。”

    赵大全急着回去,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吃,这让齐桃更对齐柚的话深信不疑,她忍不住冷笑一声。

    齐柚察觉到她神情的变化,拉了拉她的袖子,温声道:“姐,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只要自己开心就好。”

    到了齐柚他们这边,瞥到堂屋里放的课本,齐桃就想起陆定安要去上大学的事,她凑近齐柚低声道:“他真能来接你们?”

    齐柚看了一眼院子里陪两个小家伙玩皮球的陆定安,语气淡淡:“接不接都不重要,因为我也打算参加下次的高考。”

    “真的,咱们俩柚儿这么厉害?”齐桃其实一直是担心齐柚的,她从小心思敏感,所以她也一直担心两人之间的差距让她钻牛角尖,但好在这几年来她都过得不错。

    “那当然了,所以姐你放心,以后我养你。”齐柚语气真挚。

    “好,那姐就等着。”齐桃说话的时候,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主意。

    因为已经到了饭点,所以午饭齐柚准备的很随便,就地取材,哪个快就做那个。

    虽然准备的匆促了点,但大家都吃的一脸开心。

    齐家这边倒是准备的丰富,但是这会都没人动筷子,因为许春华一直板着脸。

    “妈,你这又是何必呢,她们都不容易,你就不要为难她们了。”齐正强是真的不明白许春华为什么要这样,原本一家人好好的吃顿团年饭不好吗?

    “大哥你倒是站在说话不腰疼。”齐正刚一脸阴阳怪气的看向齐正强。

    齐正强想要说话,却被旁边的杨倩扯了扯袖子,示意不要和他们浪费口舌。

    明天订婚宴就是两家亲戚吃饭认认人,所以许春华没有请做席的人回来,想着齐桃齐柚两姐妹,加上杨倩三个人就够了,但是现在看来,明天估计要她自己也上了。

    她想,等明天那俩丫头回来她才好好和他们算账,今天她是没空了,等会下午要准备明天吃席用的食材之类的。

    *

    齐桃来了后,齐柚的时间都分给了齐桃,姐妹俩难得有这样相处的时间,到了晚上,姐妹更是睡在一间屋里。

    “好像回到我们都还没结婚的时候哦!”齐桃想起她们还没结婚前,就是这么住的。

    “是啊,那时候咱们不仅没单独的房间,住的还是最小的房间,竟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也是许春华有先见之明,从小就给她们灌输家里好东西都是男孩的,女孩不配,竟让她们一直觉得家里每次的分配没什么问题。

    “是啊,就算现在,周围不都还是这样吗,就像你说的,这世道女人活着真难。”齐桃想,如果没有齐柚无意间的撞见,等着自己的估计就是被赶出门。

    到那时候,估计人们都还要说声赵家厚道,竟然还容忍了她五年。

    “所以就更不要在乎在乎别人的眼光,哪怕自己父母兄弟的。”如果说上辈子造成齐桃悲剧的导\\火\\索是赵家,那么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许春华他们。

    他们觉得齐桃丢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她再嫁出去,丝毫不顾及她的伤心和难过。

    “你说的对,仔细想想我这些年过得挺累的,离开赵家说不定反而能轻松些。”齐桃心里已经有了决断。

    “会的,一定会的。”齐柚紧紧握住齐桃的手,希望以这样的方式给她力量。

    第二天一早,她们直接找了亲戚带礼过去,并在亲戚的询问下说了昨天许春华的无理要求,最后姐妹俩叹了口气:“我妈说的我们做不到她提出的要求,就不要回去了,就这样吧,她说的我们是不可能做到的。”

    过年是生产队最闲的时候,所以很快大家都知道了姐妹俩没出戏的原因,心里都是对许春华的鄙视。

    送过礼后,齐桃就打算离开,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就速战速决才是。

    齐柚有些担忧的看向齐桃:“姐,到时候记得不要单枪匹马,不然他们对你生出什么歹念来就不好了。”

    “放心吧,我有数的。”这农村长大的,从小到大这么多年,这样的戏可没少看。

    “姐,我在这里等你。”齐柚握住齐桃的手,用行动告诉她,自己永远是她坚强的后盾。

    等送走齐桃后,齐柚便又恢复了往日看书的习惯,那头齐家的热闹丝毫没影响到她。

    陆定安坐在她对面给两个小家伙讲故事,余光瞥到齐柚停下来的动作才慢慢开口:“等拿到照片我就该去买火车票了。”

    “那应该能赶回去和你家人过大年,挺好的。”上辈子这时候的齐柚心情很忐忑。

    一部分为他去读大学骄傲,一部分又怕他真的一去不回,那段时间是齐柚最煎熬的日子,但现在不会了。

    “你一个人住,如果害怕的话可以让韩慧慧她们几个住过来还可以让她们过来搭伙,这样你也热闹些。”陆定安怕齐柚一个人待着胡思乱想,所以建议道。

    “这倒是一个办法,到时候问问看她们愿不愿意吧。”齐柚倒是欢迎她们,她其实一直都是个爱热闹的人,两个小家伙这一点倒是随了她。

    “她们肯定愿意,这里的条件可比他们那里好不少。”

    “也是。”齐柚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的。

    “你姐他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陆定安犹豫了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同为男人,赵大全对齐桃的敷衍和不耐他能感觉到,再加上两人结婚这么些年没有孩子,他大概能够猜到矛盾点在哪里。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他小叔子们原本原本同意过继孩子给他们,结果后面又反悔了。”齐柚随意扯了个借口堵住他的嘴。

    见齐柚似乎没有继续聊下去的打算,陆定安自觉的摊开旁边的书跟着一起看起来,一时间,院子里只剩下翻书的声音。

    再说齐家这边,因为两个女儿都没来,许春华只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忍不住和身旁的人抱怨,这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连自家亲兄弟订婚这么重的事她们都能不来。

    许春华说完没等来他们的同仇敌忾,反而是他们微妙的目光,一时间,许春华难免有些慌神。

    最后还是她身边的人拍了拍她的肩头,语气更是语重心长:“春华啊,我们都是从媳妇熬过来的,都知道当媳妇难,你说你怎么能给齐桃和齐柚出那样的难题呢?这哪家都没有要帮自己兄弟娶媳妇的习惯,你也要为她们考虑考虑,她们也是在别人手里讨生活。”

    “可不是,就算再怎么疼儿子,也不能这么坑女儿吧,她们还要在婆家过日子呢。”说话的人说完冲许春华摇了摇头,语气里满是不赞同。

    “不是,你们都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让她们帮忙了?”许春华脸上挤出一个笑容装傻道。

    可惜许春华是什么样的人,他们能不明白,大家也不和她争辩,转而去了别的地方,只留下许春华在原地憋屈。

    余家其实一直不满意这门婚事的,但谁让余兰兰乐意了,再加上已经提前讨论好彩礼嫁妆之类的事,所以订婚宴倒没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订婚不是结婚,下午余兰兰便又跟着家人一起回去了,齐正刚开始催促许春华,催她赶紧把结婚的日子定下来。

    想要快点定下婚期,那么就要早点把彩礼送过去,想到这里,许春华就开始觉得心疼。

    齐正刚见状不乐意了:“妈,大哥当年结婚,不也给了大嫂家彩礼吗,那时候你可没有这样一拖再拖。”

    齐正刚现在对余兰兰正是满意的时候,当然想早点把人娶回来,至于她之前说的法子,他倒是想,但余家很是防备。

    “按照给我家的彩礼,都够给你去娶三个媳妇回来。”齐正刚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杨倩就觉得不爽了,同样都是娶媳妇,凭什么他齐正刚要花那么多钱。

    “那嫂子你和兰兰能一样吗?”齐正刚语气里满是对杨倩轻视。

    “既然不能比,那咱们就早点分家吧,免得委屈你们了。”杨倩面无表情道。

    分家这事憋在她心里好久了,可惜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提出来。

    听到分家两个字,许春华瞪的眼珠子都要出来了:“我还在这里呢,你们是不是要上天?”

    “行,既然不分家,那就要讲究公平吧,当初我家彩礼多少,现在余兰兰彩礼又是多少,还有等余兰兰进门,就该和我轮着来干家务才是。”别以为她不知道齐正刚打的什么主意,她可不是他们的老妈子。

    “那是当然,谁家新媳妇不做家务事。”至于彩礼的事,许春华则是绝口不提。

    杨倩轻嗤一声,她也没真想从许春华那里抠出钱来,但该有的态度一定要有,不然别人还以为她占了便宜呢。

    等到杨倩离开后,许春华没好奇的瞪了一眼齐正刚:“你说你好好的招惹她干嘛?还嫌家里不够乱是吧?”

    “妈,彩礼的钱你到底想到办法了没?”齐正刚最紧张的还是这事。

    “这事你就不要操心了。”许春华这会在想,自己该去齐柚那里一趟才是,让她胡说八道。

    可走出两步,她又觉得不对,这会她去找齐柚,以那丫头现在的性子,肯定要和她争辩,这不就是告诉那些人那天她说的是真的吗?所以她现在不能去,得忍住。

    齐柚这边倒是不知道许春华的纠结,她现在担忧的是齐桃,付出了这么多年,她会甘心吗?万一她选择两败俱伤呢,这样想着,她便坐不住了。

    “怎么了?”陆定安早就察觉到她的不对劲,但她不愿意说,他就当做不知道。

    齐柚很快又冷静下来,齐桃不会的,她答应了自己会回来,那么就一定会回来。

    上辈子被赵家那样赶出来,她都没放弃,这辈子主动权在她手里,她就更不会放弃了,这样想着,齐柚松了口气。

    “明天我去取照片,你要一起吗?”刚好也可以带她分散下注意力。

    “这么快就好了?”齐柚语气里满是怀疑。

    “那天我和老板说了我们急着要。”陆定安解释道。

    “额,那你去吧,我就不去了,我带孩子们去找慧慧她们一起学习。”听说有学习小组,学习起来也能事半功倍。

    第二天一早,陆定安就骑车进城取照片去,齐柚吃过早饭后就带着孩子去了知青院。

    见到她来,韩慧慧她们果然很高兴,还悄悄告诉她,这两天,魏虹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天天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学习。

    齐柚想,或许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只是单纯的想考到陆定安的学校,毕竟上辈子的她真的成功了。

    “陆大哥今天怎么没带孩子?”周露抱着安安调侃道。

    “他进城办事了。”

    “对哦,一早好像就是他来借自行车,我倒是忘了,你们俩去那边玩吧。”周露给了他们两张废纸和笔,让两个小家伙去隔壁的桌上玩去。

    陆定安一进城,就直奔照相馆,老师傅对他印象深刻,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里满是自得:“小伙子,你们的照片我已经洗好了,你自己看看,你侧脸是不是比正脸好看。”

    陆定安接过他递过来的照片,首先看到的就是那张全家福,两个孩子笑的一脸可爱,齐柚也是一脸的自然,照片上她的卷发似乎给她增加了几分优雅,反观他,是最不自然的那一个。

    想起老师傅的话,他翻了后面两人的合照,他正在替齐柚整理额头上的黑点,照片里他的眼神有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

    老师傅没有说错,这张确实很好看,还好他提前交代多洗了一张,打算带到学校里去。

    中午齐柚拒绝了韩慧慧她们留饭的邀请,带着两个小家伙回去,估摸陆定安应该也会回来吃饭。

    等她做好饭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在院子里的陆定安,她小声嘀咕,这人回来也不吱个声,她清了清嗓子:“准备一下,马上就吃饭了。”

    就在她转身的时候,陆定安叫住了她,等她转身过来,陆定安才慢慢开口:“我买了初八的车票。”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见啦,记得留言撒花花哦,推荐朋友的文,有兴趣的宝子可以去看看哦

    《我在人间直播算命》by墨尔玉

    文案:安如故毕业回村,继承了一个道观。

    道观古朴又肃穆,却游客寥寥,一点香火钱也没有。

    听说网上做直播赚钱,她于是也开始做直播。

    但她的直播不是唱歌跳舞,而是在直播间给人算命。

    ——————

    鲨鱼直播平台出现了一个算命直播间,看到它的网友不屑一顾。

    “2021了,居然还有人搞封建迷信。”

    “看我拆穿你这个大骗子。”

    过了一会,评论区全变了。

    “啊啊啊大师,你说我头上有点绿,结果我十年长跑的男朋友真出轨了!”

    “大师,你说我血光之灾,但我并不相信,事实证明是我太天真了。感谢大师救我小命呜呜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