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宠婚:霍少,〕〔万界淘宝店〕〔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第23章 23
    _: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第23章 23

    看着拦住自己去路的齐正刚,陆定安瞥了他一眼,就听齐正刚开口道:“陆定安,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告诉你,你休想!”

    齐正刚冷哼一声,这陆定安倒是打的好主意,自己带着魏虹回城里,半分好处都不给齐柚和他们,他想的倒是挺美的。

    他没头没脑的话让陆定安眉头拧的更紧了,他还想着早点回去陪平平安安的事呢,语气里便带了些不耐:“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麻烦让让,我要回去了。”

    “陆定安,都是男人,我还能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装?”他想甩下齐柚他们母子这个累赘,总要付出点什么才是吧。

    陆定安听他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也懒得听他继续胡扯,直接越过齐正刚打算离开,却被齐正刚一把抓住:“陆定安,你要是不想你和魏虹的事闹的人尽皆知,你最好是就听我的。”

    “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脑子不好?”陆定安直接甩开齐正刚的胳膊。

    齐正刚没想到陆定安力气这般大,自己差点被他掀在地上,看到陆定安头也不回的背影,他怒了:“行,陆定安,我给了你机会你不要,你就等着吧。”

    去举报?可没证据谁会信他的话?而且他的目的不过是院子,可不是让陆定安被抓。

    而且事情闹大了,陆定安那小院子更不可能给他才是。

    思来想去,好像只有去找齐柚,让齐柚明白只有他们才跟她是一条心,陆定安找知青院的那些人住进去不过是算计她呢。

    齐柚这边饭菜都端上桌了,却不见陆定安的人影,算算时间,他也该回来的,两个小家伙眼巴巴的盯着桌上的菜,还不忘摸了摸自己已经扁了的小肚子,那眼神看起来可怜极了。

    “要不我们先吃吧。”冬天菜一上桌,很快就凉了。

    “爸爸还没回来呢!”两个小家伙牢记齐柚之前的教导,吃饭要人到齐了才能开始。

    说话的功夫,陆定安已经走进院子,安安眼尖,最先看到门口的人,语气里满是兴奋:“爸爸回来啦!”

    “你们先吃,不用等我。”陆定安去打水洗手,这会想起刚才齐正刚的话不由蹙眉,他和魏虹的事,他怎么不知道?

    不过为了避免他们在齐柚面前胡编乱造,等下还是告诉她一声,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和魏虹扯上关系。

    “这么看着我干嘛?”齐柚给两个孩子夹完菜后发现陆定安一直看着自己。

    陆定安摇了摇头,很快又改口:“等下和你说件事。”

    说完垂眸盯着自己碗里的饭,以前齐柚不光会给孩子夹菜,也会给他夹菜,还会笑着让他多吃点。

    以前不觉得有多特别,但现在却觉得失落,所以她的目光已经不会落在自己身上了吗?

    齐柚一转头就看见陆定安捏着筷子一脸的凝重,她想起刚才他的话,忍不住问道:“很严重的事吗?”

    齐柚说完努力回想上辈子的这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但似乎没有比较特别或者严重的事?

    想到这里,齐柚的眉头也跟着蹙了起来,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改变带来的改变?

    “什么?”陆定安一时有些没回过神,等看到齐柚蹙眉才想起自己刚才的话可能让她误会了,于是解释道:“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就你二哥刚拦着我,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和魏虹有关的。”

    “魏虹她又出什么幺蛾子了?”这是齐柚的第一反应,毕竟这些日子以来,魏虹闹的幺蛾子可不少。

    齐柚的话让陆定安唇角有了笑意,她的信任让他刚才心里的那点不得劲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瞥见对面人上扬的唇角,齐柚只觉得莫名,不知道他突然在高兴什么。

    察觉到齐柚的目光,陆定安温声解释道:“她那边我不知道,是你二哥好像认定了我和她有什么,似乎打算拿这件事来要求我做什么,被我拒绝了,我估摸他应该会来找你。”

    齐正刚的脑回路齐柚一向不明白,于是只是点了点头:“知道了,放心吧,我有分寸。”

    不过想来他的要求,肯定和这房子有关,毕竟上次余兰兰可是闹着要这房子的,齐正刚自从结婚后,唯余兰兰是从,就连许春华的话都不好使。

    齐柚想,这也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吧,许春华疼了大半辈子的儿子,结果却对别人言听计从。

    饭后,眼看齐柚就要去收拾碗筷,两个小家伙扯着她的袖子:“爸爸洗,爸爸洗!”

    齐柚如何不明白两个小家伙的小心思,她笑着点了点他们的额头,温声道:“放心,这次不让爸爸带你们去睡觉,去和爸爸玩吧。”

    两个小家伙中午睡了睡觉,晚上倒是可以多玩一会。

    “跳皮筋。”很明显,两个小家伙还对跳皮筋新鲜着呢,天都黑了都还念着这事。

    “不行,等下摔着了怎么办,明天又跳。”陆定安直接打消了两个小家伙的念头。

    听到他说不行后,两个小家伙神情明显变得不高兴起来,直到陆定安牵着他们一起去了堂屋。

    小孩子是最会看脸色的,看陆定安一脸的严肃,平平和安安不由跟着坐直身子,一脸小心的看向陆定安。

    陆定安见状,干脆把两个小家伙一起抱过来,温声道:“爸爸过几天就要去很远的地方上学,你们在家要乖乖听话,知道吗?”

    别看两个小家伙小,但是他们已经明白上学的含义,新沟村的小孩就在公社上学,所以他们以为陆定安口中的上学就和队上的学生一样,早上去,傍晚就回来。

    见两个小家伙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陆定安就知道他们没完全听懂自己的意思,他再次耐心道:“是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坐火车才能到,等以后,爸爸也来接你们一起过去好不好。”

    “火车,坐火车。”平平拍手一脸的兴奋。

    齐柚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心里不由叹息一声,平平和安安明显还不懂离别,也不知道以后他们会不会怪自己?

    齐柚努力不去想假设的问题,伸手招呼两个小家伙,让他们过来洗漱,洗漱完了再玩。

    安安一脸兴奋的跑向齐柚:“妈妈,坐火车,爸爸带我们。”

    虽然说的颠三倒四,但齐柚还是明白了安安的意思,笑着道:“好,以后我们去坐火车。”

    等她考上大学,她会带她们一起坐火车的。

    陆定安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总觉得有什么不对,齐柚终于给了他一个眼神:“你东西收拾好了吗?”

    眼看离初八越来越近,他的行李还没开始收拾,该不会再等着她替他收拾吧。

    “那个不急,没什么好收拾的。”除了带几身衣服,其他不需要再收拾,所以陆定安一点也不急。

    “你自己有成算就好。”齐柚说着完牵着两个小家伙去洗漱,出堂屋的门槛时,她忍不住深吸一口气,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虽然说着不要睡觉的话,但两个小家伙一钻进暖和的被窝,很快就睡了过去。

    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屋子里只余下此起彼伏的呼吸声,知道齐柚抗拒,所以陆定安没有再试图靠近她。

    齐柚没有丝毫睡意,她想等着陆定安离开,韩慧慧她们就可以搬过来了,还有齐桃那边,如果等正月十八还没有动静,她就亲自过去看看。

    反正赵家是不能待的,当然齐家也不能回,许春华他们不会心疼齐桃的遭遇,只会觉得她丢了他们的脸,然后再设法把她嫁出去。

    齐柚想,等齐桃和赵大全离婚后,就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就算她不上工,她手里的票据和钱,再加上陆定安每个月寄回来的那些,他们四个人也够了。

    等到自己考上大学,如果齐桃愿意跟着自己一起去,到时候随便做个小生意都能养活自己。

    而且八十九十年代被戏称遍地黄金的年代,她相信,只要她们努力,上进,一定会过上更好的生活。

    至于处处都透露着高人一等的陆家,谁愿意去谁就去吧,反正她是不会愿意去的。

    想到未来的安排,齐柚唇角的笑意不自觉的放大,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一早,陆定安出门上工刚离开,后脚齐正刚就来了,院子里的两个小家伙最先发现他,连忙朝里面喊道:“妈妈,二舅来了。”

    齐柚听到这话不由挑眉,估计和昨天陆定安说的事有关,她走了出去,就看见齐正刚站在院子中间东张西望。

    听到脚步声,齐正刚连忙看了过来,朝齐柚露出个笑容来:“柚儿,哥有大事要给告诉你。”

    说完凑到齐柚身边压低声音故作神秘道:“和陆定安有关哦!”

    原本以为齐柚会激动,却不想齐柚听完一脸的平静,这反应让齐正刚原本准备好的说辞顿时开不了口。

    等了半天都不见齐柚出声询问,齐正刚到底忍不住了:“柚儿,陆定安可真不是个东西,你知道他这次回去还带着魏虹一起吗?你放心,这事我们肯定给你讨个公道。”

    “那二哥打算怎么替我讨个公道?”齐柚抬头似笑非笑的看向齐正刚。

    “陆定安想这么简单的甩开你那肯定不行,这几年你为他生儿育女,操劳家里,他怎么也该补偿你才是,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帮你讨回来,不然他陆定安休想离开。”齐正刚一脸的大气凛然。

    不想对面的齐柚突然笑出声来,直到齐正刚看过来,她才不紧不慢的开口:“二哥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看来你们巴不得陆定安和我离婚,你们好的趁机捞一笔吧!”

    齐柚还记得上辈子陆定安刚离开没一个月,许春华就开始有意无意在她面前说相看对象的事。

    他们觉得陆家的便宜占不到了,就想着再把她卖一次彩礼钱。

    那次是她少有的坚持,拿着她和陆定安的结婚证告诉许春华,她和陆定安可是打了结婚证的,再去相看对象可是犯法的,这才让许春华打消了念头。

    “齐柚,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们还不是为了你好,到时候陆定安带着别的女人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你却留在乡下给他照顾孩子,他还找人盯着你,你再犯什么傻?”齐正刚一脸语重心长的看向齐柚。

    “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惦记着这院子吗?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说到最后,齐柚的语气变得坚定起来。

    “齐柚,你好样的你,等陆定安甩脱你,我看你怎么哭!”齐正刚没想到齐柚竟然不领情,只能放下狠话离开。

    齐正刚一脸怒气冲冲的回去,许春华一见就知道事情没成,她这人就是别人强硬起来她就怂了,于是劝解道:“行了,那丫头对陆定安那小子死心塌地,你这会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先缓缓这事吧!”

    “那就这么算了?”齐正刚明显咽不下这口气。

    “那不然呢?”许春华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也不想想,这几次他们有没有从齐柚手里讨到过好。

    见齐正刚还是黑着一张脸,许春华不由再次开口:“行了,等陆定安走了以后,齐柚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求我们的时候多着呢,你尽管等着就行。”

    许春华的话让齐正刚的脸色好了不少,但自己接二连三的被陆定安和齐柚拒绝,他心里始终咽不下这口气。

    *

    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新沟村都在传陆定安要带魏虹一起回去的事,一时间,整个新沟村都沸腾起来。

    魏虹听到这事倒是慌了,自己买票的时间她可是谁也没告诉,怎么就传了出去呢?

    这天注定是热闹的一天,听着外面各种讨论的声音,齐正刚不由勾了勾唇角,既然他们不让自己好过,那他们也别想好过。

    这时候作风问题可是会坐牢的,所以大家都在等齐柚的反应。

    如果真是这样,那陆定安大学岂不是都不能去了?于是大家讨论的更热闹了。

    知青院里都是一脸的懵,陆定安对魏虹的不待见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所以这样的留言到底是怎么流传出来的?

    魏虹此时心里却很慌,要是被人陆定安自己买的初八的票,那她的计划还能成功吗?

    不行,她得提前离开,她后天就去城里招待管待着,不过,在这之前,她得去队长那里一趟才是。

    于是,大家讨论的正热烈的时候,就见魏虹一路哭着去了生产队队长家。

    魏虹的证明是村长给办的,他自然知道魏虹回去是为了探亲,这会魏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副不还她清白她就要以死明志,他赶紧保证自己会给她一个交代。

    于是不等齐柚和陆定安出手,那头的生产队队长就已经一一询问,然后找到最终源头齐正刚。

    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结果,包括魏虹,如果她不是当事人,她肯定要狠狠嘲笑齐柚一番,自己娘家人竟然见不得她好,但可惜的是,她是当事人。

    所以她直接扑上去对齐正刚又抓又打,还不忘哭诉道:“齐正刚,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败坏我的名声?”

    齐正刚一把推开魏虹,这一推,他可没手下留情,直接用尽全力,魏虹直接摔在地上。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齐正刚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说的。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承认?”生产队队长一脸没好气的看向齐正刚。

    他怎么也没想到传说这话的竟然是齐正刚,陆定安平日里对他们多好啊,家里寄来的东西也从来忘过他们,没想到竟然养出一个白眼狼来。

    况且齐柚是他亲妹子,这话传出来对他到底有什么好处?

    “这话可不就是你告诉我的吗?你还说你今晚要去套陆定安麻袋,替你妹子出气呢!”见齐正刚否认,旁边的人一脸没好气道。

    “二哥,原来这话竟然是你传出去的,就因为我不愿意把院子让给你,你就要毁了我们一家?”姗姗来迟的齐柚一脸不敢相信的看向齐正刚。

    “什么院子?”周围的人问道八卦的气息,不由变得好奇起来。

    “我二哥说,等陆定安去上大学以后,让我带着孩子搬回家住他那屋,他带着新嫂子住我们院子,我没同意,他就生气了,说要给我好看,我原本以为他就是说说,没想到他竟然想毁了我的家!”齐柚说着垂下眼睑,就连肩膀都跟着抽动。

    “齐柚,你少胡说八道!”

    齐正刚自然知道不能承认这事,惦记妹夫家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二哥,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自己知道,这些年但凡家里有好东西,我可曾忘了你们,没想到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这一刻,她的情绪

    宣泄出来,这是替她上辈子问了出来。

    “这齐正刚可真是个白眼狼,人家陆定安对他多好啊,他就是这样回报人家的?”

    “人心不足蛇吞象,竟然还惦记起人家的房子起来,可真够不要脸的。”

    “心思可真是恶毒,这要是被举报了,人小陆大学都读不成了吧,还有魏知青,以后还能有好名声?”

    “可不是,魏知青可真倒霉,不过是回家探亲,却被他这样诬陷!”

    魏虹气的咬牙,所以这是齐柚和家里之间的矛盾,却连累了她?

    不行,这口气她怎么能咽下去,她抬头看向队长,语气坚定:“队长,我要报公安。”

    齐正刚闻言猛的抬头,没想到魏虹这娘们竟然要报公安,不就是两句话吗,至于吗?

    见大家目光都投了过来,魏虹眼里蓄满了泪水:“女人的名声有多重要,想来大家都明白,很何况我还准备考大学,齐同志这样恶毒的心思不仅差点毁了陆同志,更是想毁了我,所以这事绝不能这样过去。”

    魏虹说完朝齐柚那边看了一眼,齐正刚因为今天的事而被公安带走,她倒要看看她在娘家还能有容身之处不,所以必须报公安。

    这样也更是证明自己对陆定安没有那样的心思。

    “魏同志说的也是,这女人的名声一旦毁了,一辈子可就毁了。”有人赞同道。

    “这不就是误会吗?大家说开了就好了嘛,何必惊动公安同志呢!”许春华连忙开口道。

    “你这话说的倒轻巧,这事要是传出去,人魏同志还有名声吗?”旁边有人不赞同的看了许春华一眼。

    “这不大家都说开了,都知道不是那回事了是不是,柚儿,小陆,你们赶紧劝劝魏知青,大家都是熟人,何必闹的这么不愉快呢?”许春华疯狂给齐柚使眼色。

    “妈,到了这时候你都还在偏心二哥,你有没有为我想过,先前二哥订婚的时候,你让我出房子,姐出彩礼,我们拒绝了,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没想到到了现在,你都还在偏袒二哥?”齐柚一脸伤心的看向许春华。

    齐柚的话让大家想齐正刚订婚姐妹俩缺席的事,当初大家对这传言半信半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许春华显然没想到齐柚突然提起这事,这会这会周围打量得目光落在身上火辣辣的疼。

    “以后就像你说的吧,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大家各过各的吧!”齐柚说着一脸失望的离开。

    不得不说魏虹的这一闹倒是帮了齐柚不少,刚才她还想着该怎么给齐正刚一个难忘的经历,没想到不需要她出手,就有人替她解决了。

    陆定安跟在齐柚身后,想到她刚才的泪水,他眼眸不由变深,他一直以为齐柚和娘家关系不错,原来他们竟然是这样对待她的吗?

    看到齐柚和陆定安离开,魏虹不由咬了咬牙,原来自己竟然是帮齐柚解决了麻烦吗?现在就算她想后悔都不行,这么多人盯着呢!

    “魏知青,这事真对不住,都怪齐柚那丫头不和家里说清楚,害得正刚听岔了,才弄出这样的误会,我们给你道歉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