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宠婚:霍少,〕〔万界淘宝店〕〔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第25章 他一直很冷静
    _: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第25章 他一直很冷静

    许春华的愤怒让杨倩不由后退一步,想到等会就要来的余家人,她可不想凑这个热闹,她扯了扯齐正强的衣袖,用眼神暗示他。

    齐正强倒是想走,但看许春华一脸要吃人的神色,到底挪不开步子。

    看余兰兰的性子就知道,余家父母也不是性子软和的,等下要是真对上,吃亏的估计就是许春华了。

    杨倩见状不由瞪了他一眼,每次许春华就知道偏心齐正刚,好事他轮不上,这些事他倒是上赶着。

    齐正强不走,杨倩又不能拖着他走,无奈只能一起留下,外面很快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不用想,就知道是余家的人到了。

    除了余家父母,余老大老二夫妇都来了,唯独不见余兰兰的身影。

    他们手里提的正是齐正刚拜年时送的东西,许春华见状,故作不解道:“亲家这是干什么?”

    “诶,许嫂子,这话可不能乱叫,我们今天来呢,就是想把有些事解决了,你也是为人父母的,我们相信你们肯定能理解我们的。”如果能够和平解决这件事,余家人自然乐意,毕竟闹得太难看,他们也怕影响到余兰兰以后相看对象。

    “我理解不了。”许春华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

    “那我们就直说了,你们家正刚出了这事,我们也觉得可惜,但可惜归可惜,我们不能拿兰兰的一辈子来赌,所以就只能退婚了。”余兰兰母亲觉得自己说的已经够委婉了,但凡是要点脸面的人都知道该怎么做。

    “退婚,你们想的美!”许春华是绝对不可能同意退婚的。

    “我们不是来征求你们的同意的,而是来告诉你们我们的决定的,至于之前齐正刚拎过来的东西,我们也全部都给你们带了过来,放心,我们余家不会占你们一分便宜的。”说话的人是余家大哥。

    “呵,余兰兰教唆我们正刚去问他妹妹要房子,后来这事也是余兰兰出的主意,现在正刚替她顶了罪,你们就想退婚,做梦!”许春华可是知道齐正刚对余兰兰的看重,这要是真退了婚,等他出来可怎么受得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是你们自己惦记女儿女婿家的东西,现在倒是会推到我们兰兰身上。”余母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并不足,毕竟余兰兰的性子自己人可是知道的。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你们回去问问你们的好女儿就知道了,我告诉你,你们要是执意退婚,那我只能一根绳子去你们家门口上吊了,到时候跟着余兰兰,我看以后哪家敢娶她。”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都是许春华玩腻了的把戏,这次她不介意换个玩法。

    “许春华,你不要太过分。”余家人被她的言论惊呆了,想说她吓唬谁呢,可万一许春华真做的出来呢?

    “到底是谁过分,正刚会变成这样还不是你家闺女教唆的,现在出了事就想退婚,你们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余家妯娌家不由对视一眼,以他们对小姑子的了解,那事还真是她能做的出来的,所以一时间,她们有些犹豫了。

    “我这人呢,其实倒也好说话,今天的事咱们就当做误会一场,大家都继续准备结婚的事,以后还是一家人。”许春华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从余家人身上一个个扫过。

    院门口堆了不少来看热闹的人,因为他们来的晚,所以只看到两家对峙的场面倒是不知道先前余家都说了什么。

    “我看这婚想要退,悬啊!”说话的人摇了摇头,一脸可惜的样子。

    “这事怎么说?”旁边有人一脸的好奇。

    “许春华什么性子,你们还不了解,齐正刚挑挑拣拣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个满意的,许春华能让他们跑了?”

    “那也要人家女方乐意才是,出了这档子事,人家想退婚也是正常的事。”外面看热闹的人倒是讨论的有模有样。

    院子里面的余家人无声的和许春华对峙,来之前,他们就想过这婚想要退掉不容易,但现在的情况似乎比他们想象的更糟糕。

    “亲家,我们齐家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既然正刚愿意帮你们闺女把这事认了,我们也就不说这事了,兰兰想要齐柚那边的院子,我们肯定事办不到的,但我可以把我们老两口住的屋子和正刚那屋换换,那屋子大,也抵得上两件屋了。”许春华说这话的时候不由放软了语气。

    余家妯娌俩还正在疑惑许春华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温和?

    “许嫂子,这话可不能乱说。”余母的脸都气红了,果不其然,外面的人听到这话立刻炸了锅。

    “搞了半天,这话竟然是余兰兰传出去的?”有人不免惊讶道。

    “怪不得,我就说齐家不至于这么傻,没想到竟然是余家丫头。”

    “那这么看来齐正刚倒也是个男人,自己把这事承担了下来。”

    眼看外面的人讨论的越来越大声,余母有些慌了神,立刻大声呵斥道:“你少胡说八道,我们兰兰可不是那样的人。”

    “不是那样的人,你家闺女和我儿子去钻小树林的事她也没告诉你们吧?”最后一句话许春华说的得意极了。

    这句话彻底惹怒了齐母,她直接扑到许春华身上去撕她的嘴,许春华也不甘示弱,直接伸手薅齐母的头发,其他人见状,连忙围了上去,一时间,院子里直接乱成一锅粥。

    “她们竟然就这样打起来了?”齐柚有些惊讶,许春华惯会一哭二闹三上吊那一套,她以为今天又是老招数呢,倒没想到两人竟然打了起来。

    “可不是,一开始两边都有拉架的人,可后来两边人直接打成一团,还是外面的人进去才拉开的。”想到当时的场景,韩慧慧觉得好笑。

    但顾忌有一方毕竟是齐柚的家人,所以她忍住了。

    “那最后婚事退了吗?”这才是齐柚最关心的事。

    “都打成那样了,肯定没退成。”老实说,韩慧慧反而有些不懂齐家人了,既然不想退婚,那为什么还要惹怒余家人呢。

    她可是听说是因为齐家说的话惹怒了余家人,这才打了起来。

    “这样啊。”齐柚说完不由陷入沉思,她想余家想退婚估计有些难,现在只是许春华,等过几天,齐正刚出来估计就更热闹了。

    “嗯,听说最后是生产队长来了他们才停下的,毕竟谁也不想闹到公社那边去。”

    “大过年的,倒是难为队长了,行了,我们还是忙活我们的擦,别天黑了还吃不上饭。”齐柚说完便加快了自己手里的动作。

    “嫂子说的是,我们是得赶紧了。”见齐柚不愿再多谈,韩慧慧也很快跟着转移了话题。

    等到队长和余家的人离开后,许春华才恶狠狠的开口:“老娘活了这么多年,还没吃过这样的亏,余家的人想这么轻松的退婚,他们做梦。”

    因为刚才拉架最后不得不加入打架的杨倩这会正在揉伤口,听到许春华的话手里的动作不由一顿,所以这意思是还没放弃?

    “那小蹄子都已经是老二的人了,她还想去找谁?”许春华正在整理自己被薅乱的头发。

    “妈,正刚不是说了一直找不到机会吗?”杨倩忍不住出声,她可记得齐正刚一直抱怨余家的人防着他,不愿意让他和余兰兰单独相处。

    “怎么找不到机会?”许春华冷哼一声,她当然知道老二还没得手,但只要这话传出去,谁家还愿意娶个破鞋回去。

    “这样不太好吧?”杨倩觉得这样未免太过恶毒,女人的名声可比命都精贵。

    “怎么不太好,要怪就怪他们余家落井下石。”许春华一脸的恶狠狠。

    杨倩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出口,她想,对于这样的人,她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行了,赶紧去做饭,明天我去看看正刚,今天余兰兰那丫头没来,说不定她自己也不乐意退婚呢。”

    “我先去做饭。”杨倩心里再次动了分家的念头,这样的许春华太可怕了。

    齐正强脸上也被余家妯娌抓了几道痕,想到刚才许春华的话,他不由拧眉,看来这件事还有得闹。

    今天整个新沟村的话题都是齐家和余家的事,大家很是好奇当时许春华说了什么,才会打起来。

    “看来余家这个婚想退有点难哦。”

    “那可不,就凭许春华这么难缠,这就算退了婚,谁敢娶余兰兰?”有人摇了摇头,觉得就算余家如愿退了婚事,只怕齐家也不会善罢甘休才是。

    大家讨论的厉害,余家这边却气的够呛,余母一会去就直接去了余兰兰屋里。

    余兰兰知道他们今天是去退婚的,她自己其实还是有些犹豫的,她想起那天自己的话,难免有些心虚,心虚齐正刚是因为自己的话才去威胁陆定安他们。

    外面传来重重的推门声,吓得余兰兰一个激灵,她抬头看见是余母,不由拍了拍心口,嗔道:“妈,你干嘛呢,吓我一跳。”

    余母阴沉着一张脸看向余兰兰,余兰兰这才惊觉不对,抬头看向余母:“妈,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兰兰,齐正刚没占你便宜吧?”余母说完一直盯着余兰兰看,不错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余兰兰顿时涨哄了脸,有些不自然的问道:“妈,你怎么这样问?”

    她和齐正刚除了牵手,最多就是亲了嘴,想到这里,她脸又变得更红了。

    余兰兰这样,余母还有什么不明白,她不由提高了音量:“余兰兰,我是怎么教你的?”

    余兰兰被她这么一吼,顿时也变得委屈起来:“妈,你这凶干嘛?”

    “余兰兰,我当时是怎么教你的,你知不知道今天许春华是怎么说的,我们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余母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我怎么丢脸了,都订婚了,亲个嘴又怎么了?”余兰兰一脸的不岔。

    “除了这个没做别的了?”余母提起的心不由又放了下来,还好,还好,还好不是最坏的情况。

    “他倒是想,但我也不是傻子。”余兰兰自然知道她妈担心的是什么。

    “那齐柚的房子真是你让齐正刚去要的?”

    “是我提的,但最开始也是他自己说的,不然我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原本还有些心虚的余兰兰说到最后又变得理直气壮。

    “现在许春华就咬着这件事不松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余母想,光一个许春华不说,等到时候齐正刚出来更难缠。

    “我也不知道。”余兰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她也很烦恼,对于齐正刚,她其实还是有些舍不得的,毕竟目前他对自己百依百顺,更是捧着自己,这样的感受,谁会不喜欢呢?

    “我们的意思是这婚必须退,齐家没一个好东西。”经过今天的事,余母对齐家更是厌恶。

    “可他们会就这么算了吗?”余兰兰对担心的就是这点。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这几天你就不要出门了。”余母就怕到时候余兰兰拖他们后腿。

    “我知道了!”余兰兰一脸的闷闷不乐。

    “知道了自己就在家里老实待着,要房子的事打死都不能承认。”余母说完就出去和其他人商量对策去了。

    余家和齐家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而齐柚他们这边却热闹非凡,这次是真正的践行,后天一早,陆定安就要离开了。

    罗言成他们除了祝福,眼里更多的是羡慕,谁不想离开这里呢?而且还是以这样让人觉得光荣的方式。

    “陆大哥,你放心,我们会帮你照看嫂子的,也会努力考上大学的,到时候咱们就又能见面了。”罗言成说着把手里的茶水一饮而尽。

    大家都知道陆定安不喝酒,所以今天都是敬茶,而陆定安也是来者不拒。

    这样的陆定安是齐柚第一次见,一时间,她停留在陆定安身上的时间不由久了一点。

    陆定安很快察觉到齐柚的目光,很快,他把这目光定为不舍,他唇角的笑容不由加深,真好,齐柚还是原来的齐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