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大夫,你大胆一〕〔重生宠婚:霍少,〕〔万界淘宝店〕〔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第26章 他一直很冷静
    _: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第26章 他一直很冷静

    陆定安虽然没有喝酒,但他却觉得自己醉了,这段时间很久都没有这样开心过了,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又偏头朝齐柚看过去,却见她已经收回了目光。

    两个小家伙见大家都在和陆定安举杯干杯,他们也拿着自己的小杯子走到他跟前朝他扬起自己的小杯子:“爸爸,干杯。”

    陆定安眼里的笑意更加浓厚,笑着道:“爸爸一定会早点回来接你们的。”

    小家伙不懂他的意思,只是跟他点了点头。

    齐柚看着他们跟陆定安不断地碰杯,说着这些年的事,最后不知道说起什么,竟有人开始抹泪。

    齐柚想,大抵他们是想家了,他们来这里这么久了,不是每个人都回去探亲过,算算日子,他们已经离家很久了,会想家也是正常情况。

    现在陆定安成功的例子让他们看到了希望,这一刻,齐柚很想告诉他们,其实不用太过担心,到了下半年,他们这群人就有回城的机会了。

    而那些结婚的人却失去了回城的机会,到时候又是一场人性的考验。

    但这话她显然不能说出口,她只能温声道:“你们会得偿所愿的。”

    是的,比起考大学,他们心里更迫切的其实是回家,所以他们会得偿所愿的。

    这顿饭时间吃的格外长,平平安安犯困的时候,齐柚拉着两个小家伙洗漱,回屋后两个小家伙很快就睡着了,等到她出来的时候,院子里便只剩下陆定安一人。

    陆定安正在整理桌上的碗筷,这时候的粮食和食材精贵,所以不用担心剩菜剩饭的问题。

    听到脚步声,他抬头看向齐柚,唇角带着不易察觉的笑容:“他们睡了?”

    “嗯,睡了,他们这么快就走了吗?”齐柚以为他们还要唠嗑一阵呢。

    “明天都还要上工,自然要早点休息。”除了上工,更重要的就是学习的事。

    见齐柚打算动手,陆定安先一步开口道:“这些我来,你去看着孩子们吧。”

    “好。”齐柚没拒绝他的提议,忙活了一下午,她确实很累了。

    陆定安回到房间里的时候,母子三人都睡的一脸红扑扑,他唇角不自觉的往上扬了扬。

    这一室的温馨他自然不舍的打破,蹑手蹑脚的爬了上去,耳边是他们的呼吸声,他觉得十分满足。

    初七这天,大家都识相的把时间留给他们一家人,没有人来家里打扰一家难得相处的时间。

    陆定安的行李都已经收拾好,今天就是陪着两个小家伙玩,小家伙依旧不知道离别的意思,还是一脸的欢喜。

    至于火车上的吃食,齐柚给他准备了茶叶鸡蛋和馒头,到时候就着火车上的开水就是一顿。

    齐柚想起上辈子的自己,一直忙着张罗这样那样,即使陆定安再三强调很多都是不需要,但她依旧准备乐此不疲。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一定很烦人吧,好在陆定安性子好,听着她的各种碎碎念,最多只是皱了皱眉头。

    昨天齐家和余家的事暂时被生产队队长按住了,但两家意见不一致,迟早还得闹一场。

    陆定安想了想还是道:“你二哥和余家的事,他们如果来叫你,你不要理会他们。”

    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家很容易吃亏。

    “放心,我有分寸。”齐家的破事这辈子她可不会再去掺和了,吃力不讨好的事做过一回就好了。

    陆定安想要叮嘱的很多,但真到了这时候,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比起上辈子的忐忑,这辈子的齐柚倒是很淡然,甚至对于陆定安离开后的生活很是期待。

    平平安安没发现家里的气氛和往日有什么不同,到了下午又扯着两人想要往外面走,陆定安想到明天的离别,对于两个小家伙这样的要求自然说不出拒绝的话。

    托魏虹那事的福,新沟村大部分人都知道陆定安初八离开的时间,看着他带着两个小家伙遛弯,笑着和他调侃。

    陆定安偶尔回应两句,更多的时候点头回应下。

    农村里新鲜事多,昨天大家还在讨论齐余两家退婚的事,今天大家讨论的则是陆定安去上学以及回家的事。

    “要我说啊,这陆定安回去,陆家人指不定重新给他相个城里媳妇,到时候这齐柚孤儿寡母的日子就难过咯。”

    “我说你这人怎么就见不到人好呢,就不能是陆定安接齐柚娘几个回城里享福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男人啊,共患难可以,同富贵就难咯。”说话的男人一脸过来人的表情。

    他说完才发现没人附和自己,他不由轻哼一声:“怎么,你们不信?那咱们来打个赌?”

    “你想赌什么?”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仔细听的话,能听到声音里的怒气。

    这话是用普通话说的,说话的人顿时就察觉到不对,一转头果然看见陆定安正板着一张脸盯着自己。

    他心里暗暗叫糟糕,这些人也真是,看到陆定安来了也不提醒他一声。

    旁边的人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他们喉咙都咳的快断气了,他都没反应,他们还能怎么办?

    “那个,陆知青,我们就是说着玩的,你也知道,我们农村人就是嘴长,你看我这嘴巴。”说着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陆定安神色未变,只是冷冷道:“等我来接齐柚他们的时候,你再当众道歉吧。”

    等到陆定安走远,那人才呸了一声:“装腔作势,我就不信他家里人不嫌弃。”

    这一次周围的人没再附和,想着刚才陆定安的冷脸,他们决定以后这样的话题他们还是不要再参与的好。

    平平安安察觉到陆定安的冷脸,伸手拉了拉他的手,软软的叫爸爸,陆定安的脸色缓和不少,俯身一把抱起两个小家伙,放柔了语气:“怎么了?”

    “爸爸不生气。”安安伸出小手摸了摸陆定安的脸颊,虽然她也不知道爸爸为什么生气。

    “爸爸没有生气,我们回家了好不好?”经过刚才的事,陆定安已经没了继续遛弯的兴致。

    “回家玩皮球。”平平点了点头。

    “好,那就回家玩皮球。”陆定安抱住两个小家伙的力道紧了紧。

    齐柚刚摊开课本没多久,看到他们回来不由有些惊讶:“这么快就回来了。”

    “转了一圈,他们想回来玩皮球。”陆定安温声解释道。

    齐柚点了点头,小孩子这时候做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一会一个主意的,所以她倒也没有多想。

    这次不等两个小家伙来拉人,陆定安就主动陪他们去玩皮球,齐柚看了一眼很快就收回目光,她现在在犹豫明天要不要送陆定安去火车站。

    她去肯定也得带上平平安安,今天太阳这么大,明天一早肯定有霜冻,一早肯定很冷,她倒还好,两个小家伙这么一来一去的,弄感冒就不好了。

    顾虑到两个小家伙,齐柚决定明天就不送陆定安去火车站了,毕竟比起他来说说,还是孩子重要一些。

    不过不等齐柚开口,陆定安就先开口了:“明天一早我自己进城就好,天气这么冷,待会冻感冒就不好了。”

    “确实,明天一早肯定有霜冻,你自己小心点。”

    想起之前在路上听到的话,陆定安深呼吸一口气,而后看向齐柚一脸的认真:“我会尽快回来接你们的,不管外面的人说什么,你都不要理会。”

    “我知道。”齐柚见他再次强调这事,不由抬头多看了他一眼。

    “有什么事就去找罗言成他们帮忙,不要觉得不好意思。”陆定安担心齐柚万事不麻烦人的性子,什么都自己扛着,不去找人帮忙。

    “好。”齐柚嘴里答的认真,心里的敷衍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不明白陆定安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啰嗦,以前的他可不是这样的。

    想到陆定安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今晚的晚饭齐柚也做的颇为丰盛,某种程度上来说,陆定安现在也算是他们的饭票,所以对他好点也是应该的。

    第二天早上天还未亮的时候,陆定安就起身了,见齐柚要起身,他连忙道:“你接着睡,不用起来。”

    齐柚揉了揉眼睛,原本伸出被子外的手臂赶紧又伸了进去,外面确实好冷,她也确实不想起来,她抬眸看向那边整理东西的人道:“那你自己路上小心。”

    “嗯,到了我就写信回来。”

    陆定安回头看了一眼母子三人,然后提着大布包出了屋里。

    齐柚虽然没去送陆定安,但等走了之后,她也没了睡意,脑子里一时乱哄哄的,上辈子的很多画面在脑子里慢慢闪过。

    对比现在,很多事都有所改变,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这样想着,齐柚又觉得轻松不少,不管怎么样,这辈子的日子总不会比上辈子差就是了。

    拖拉机轰轰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陆定安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他突然想起当年来新沟村的时候。

    那时候的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这边结婚生子的事,周围一起来的人也抱着这样的想法,但很快,有不少人受不了这样的日子,选择结婚,结婚后就有人和分担一切,所以选择结婚的人越来越多。

    周小妹这个意外是谁都没想到的,决定和齐柚结婚后,他就做好了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再回去的打算。

    攥紧手里的火车票,陆定安想,计划永远赶不上计划,他不仅能回去,以后还会带着齐柚和孩子们一起去京市生活。

    魏虹一早就去了火车站,每天去京市的火车就这么一趟,所以不用想,陆定安肯定也是买的这么一趟。

    为了避免被他撞见,所以自己还是提前去火车站的好。

    在招待所的这两天,白天魏虹几乎把城里逛了个遍,手里为数不多的各种票据和钱也花的差不多,现在她就想着赶紧回家,不然她连招待所都要住不起了。

    火车站人来人往,但魏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陆定安,他背着和大家差不多的背包,即使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那里,也惹得周围的人多看了一眼。

    陆定安似乎对这样的目光已经习以为常,倒是后面的魏虹一脸的高兴,她就知道她的眼光没有错,所以齐柚那样的村姑怎么能配得上这样的人呢?

    见陆定安回头,魏虹连忙往旁边躲了起来,直到陆定安走近人群,魏虹才拍了拍心口慢慢走了出来,还好,差一点就被发现了。

    *

    齐柚准备好早饭,两个小家伙坐在餐桌前,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陆定安从他们起床到现在就不见了踪影。

    “在看什么,怎么不吃?”齐柚把碗往两个小家伙面前推了推,示意他们赶紧吃。

    “爸爸,爸爸。”两个小家伙指了指往日里陆定安坐的位置。

    “爸爸去上学了,不在家。”

    齐柚温声和他们解释道。

    “上学?”两个小家伙不由皱眉,过了一会,不知道想起什么,然后看向齐柚道:“去看爸爸,看他。”

    “爸爸不在公社的学校,在很远的地方,先吃饭吧。”

    两个小家伙一脸的似懂非懂,最后还是决定吃了饭再说。

    早上是看书的最好时机,齐柚并不想错过这样的时段,于是让两个小家伙在院子里玩皮球,她自己在院子里看书。

    韩慧慧她们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两人不由小声嘀咕,平平和安安真可爱。

    听到她们的声音,齐柚连忙转头:“慧慧,你们来了?”

    隔壁的房间年前打扬尘的时候就已经收拾出来,现在只要再随意打扫一下就能入住。

    “我们想着今天陆大哥走了,你一个人就可以加入我们学习小组一起学习啦。”韩慧慧解释她们的来意。

    “那我等下跟你们一块过去,你们既然来了,刚好看看房间,看看还差什么东西,可以提起置办起来。”齐柚说着起身带她们去看房间。

    “今天就能搬过来了吗?”韩慧慧一脸的惊讶。

    “当然,你们要是愿意的话,现在搬过来都行。”齐柚语气里满是笑意,等韩慧慧她们搬过来,家里就能热闹不少。

    韩慧慧和周露跟在齐柚身后看房间,两人都是一脸的满足,毕竟这里再差,条件都比知青院那边好。

    几人商量一阵,决定先搬过来再说学习的事。

    说是搬家,其实她们东西也不多,除了床单被褥这些,就是一些自己的衣服,至于厨房里的东西,都是知青院里公用的,她们自然不能带走。

    知青院到齐柚他们院子,一路上上自然不少人看到,听到韩慧慧她们去和齐柚搭伙时,大家都是一脸的羡慕。

    这样的消息自然瞒不过齐家这边,许春华脸色很是不好:“齐柚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宁愿要那些人住进去也不愿意要正刚他们住进去,真是个白眼狼。”

    许春华一脸的骂骂咧咧,在她看来,要不是齐柚不答应齐正刚的要求,才有后面的这一堆破事,要是她答应了,现在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见齐正强想要开口,杨倩连忙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开口,这时候,他们只需要听许春华说话就好。

    要是这时候插上两句,许春华保管将他们一起骂。

    “齐桃这丫头也是个白眼狼,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这么多天连个屁都没有。”骂完了齐柚,许春华又开始骂齐桃,反正总有她骂不完的话。

    杨倩拉着齐正强出了院门,准备去上工,她偏头看向旁边的人,齐正强脸上的抓痕已经开始结疤,想到那天的事,杨倩就觉得难受,她忍不住开口问身旁的人:“我昨晚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你是说分家的事?”说起这时,齐正强不由皱眉,他是老大,这时候,大家一般都是跟着老大一起生活养老的,所以分家的话,齐正强不知道该怎么提。

    “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我嫁给你这么多年,你爸妈是怎么偏心的我就不说了,当初生了二宝以后,我们想多要一间屋,说了多久他们才不情不愿给我们把小间腾出来,结果现在齐正刚一结婚,他们就把他们的屋子腾出来出来。”说起这事,杨倩满嘴的苦涩,谁家偏心偏的成这样。

    “那这不是余兰兰的要求吗?”齐正强弱弱的辩解道。

    杨倩白了他一眼,随即伸手揪了下他的胳膊:“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但总要为大宝二宝他们考虑吧,现在他们还算疼大宝二宝,那是因为齐正刚还没有孩子。”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让我好好想想,这事就算我提了出来,妈他们肯定也不会答应的。”这才是齐正强的顾虑。

    “说一次不行咱们就说两次,总有成的时候。”杨倩分家的心思从来没有像这样强烈过。

    “这些年委屈你了,这事让我再想想。”分家,齐正强又何尝不想呢,但这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杨倩也知道这事说一次肯定是行不通的,但现在齐正强明显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她也就满足了,慢慢来,总会成功的。

    院子里的许春华还在碎碎念,总之家里所有人都被她骂了个遍,包括在那头抽烟叶子的齐照国。

    齐照国慢条斯理的吐了口烟圈出来,看了一眼那边的许春华,他慢吞吞道:“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那不然呢,你倒是告诉我该怎么办?”很快许春华的矛头又转向齐照国,开始哀嚎自己这些年的不容易。

    自己会被人成为泼妇和母老虎,还不是因为男人没用云云之类的,这头的齐照国对于这些话充耳不闻,等到手里的烟叶子抽完就去上工了。

    韩慧慧她们搬家的事很是顺利,有罗言成他们一帮人帮忙,一趟就把所有东西都搬了过去。

    “这里真不错,搬到这里确实挺好的。”

    “可是这样等魏虹姐回来,院子里就剩她一个女孩子了。”说话的人见韩慧慧投过来的目光,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齐柚见状不由扬唇,其实他们提魏虹,她觉得也没什么,但韩慧慧似乎比她还介意,想到这里,她心里有些暖洋洋的。

    “行了,人家的事哪里需要你操心。”罗言成经过这几天,也算是看出点魏虹的心思来了。

    他想着说不定魏虹这次探亲回来就不会回来了,毕竟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只要家里那边能安排到工作,那么就不用再下乡。

    此时他们口中的主角魏虹正在火车上,火车是那种普通的绿皮火车,速度很慢不说,更是颠簸,她和陆定安并没有在一节节车厢,但她已经准确掌握了陆定安车厢的信息。

    魏虹看了下时间,离下火车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了,自己得再过去打听下消息,万一旁边有人知道陆定安的信息呢,不想她刚起身出了她所在的车厢,就碰到站在过道上的陆定安,此刻他正直直的盯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