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大夫,你大胆一〕〔重生宠婚:霍少,〕〔万界淘宝店〕〔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第29章 他一直很冷静
    _: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第29章 他一直很冷静

    过年的时间,大家都闲着,再加上齐桃一直在,所以赵大全一直忍着没来这边。

    何寡妇也明白他的心思,但自己既然迈出了这一步,所求的自然不是冬天一个暖床人。

    她一人带着孩子日子越发难过起来,思来想去,只有再嫁这一条路了。

    但经人介绍的话,对方肯定也会有孩子,这样自己孩子的日子肯定不好过,所以最后她把目光放在了赵大全身上。

    赵大全结婚这么多年,却还没有孩子,对此,她其实是羡慕齐桃的,至少这么多年,赵家都没有休了她的心思。

    想到这里,何寡妇摸了摸自己肚子,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为什么这么久她肚子里还没有动静,难道有问题的不是齐桃而是赵大全?

    想到这里,何寡妇眼里闪过一抹沉思,如果真是这样,那看来自己中午改变计划的法子是正确的。

    “想什么呢?”见何寡妇不出声,赵大全一脸的不满。

    何寡妇娇嗔一声,随后道:“我在想,今天是什么风,把你这个大忙人吹来了。”

    “这不是过年天天忙着走亲戚吗?我这不是来了吗?”赵大全说完伸手捏了一把她脖子底下的雪白。

    “哼,别找这些借口,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媳妇回了娘家。”何寡妇轻哼一声。

    “我倒是想和她离婚,但家里老娘不让,说是她妹子男人是大学生,以后说不定能拉扯我们一把。”赵大全搂着何寡妇说好听的话。

    窗户外的姐妹俩把两人的话听的一清二楚,齐柚伸手握住齐桃的手掌,示意她不要冲动。

    齐桃转头对她点了点头,早在发现这两人勾搭的时候,她已经对赵大全死了心,这会听到这样的话,她已经没有任何感觉可。

    能够背叛自己的人,她又岂会在乎他是怎么说的呢?

    果然里面很快传来何寡妇的娇笑声,随即又是一些**的语调,齐柚只觉得恶心,她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旁边的齐桃。

    借着月光,齐柚看清旁边齐桃的神情,她自始至终都是一脸的平静,仿佛是来完成某种任务的,看到这样的齐桃,齐柚只觉得心疼不已。

    她知道齐桃虽然面上表现的平静,但心里一定很难过,毕竟相处了这么几年,就算是一只狗也有感情吧,更何况是枕边人。

    赵大全这样诋毁自己的枕边人,就不怕有报应吗?

    屋里各种声音传来,姐妹俩都知道时间到了,很快,齐桃拿出一开始准备的火柴,齐柚去旁边把柴火堆起来后,又绕去了前院堆了柴火。

    等到柴火都堆积好,齐桃就开始点火,屋里的两人正是上头的时候,自然没察觉到外面的情况。

    等到烟起来时,齐柚开始喊着火了,里面的两人一个激灵,连忙下床准备穿衣服往外面跑。

    隔壁的邻居听到这话也赶忙起来,毕竟何寡妇一个还带着孩子,乡里乡亲的遇到这样的事肯定要帮衬一把。

    原本燃起来的火势被一直在旁边观察的齐柚打灭了,只留下一些浓烟吸引别人前来。

    外面的人一进来就看到守在火堆边上的姐妹俩,顿时心里有了个猜测。

    屋里的两人穿好衣服就往外面冲,结果看到院子里的人不由傻眼了。

    “齐桃,你,你不是回娘家了吗?”赵大全说话都快不利索了。

    齐桃没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转头看向旁边的何寡妇,说起来好笑,何寡妇还比自己大几岁,然而自己看起来却比她老。

    这些年,自己在赵家做牛做马,结果换来的是什么呢,看到赵大全一脸讨好的看向自己,齐桃只觉得恶心。

    何寡妇见状,很快明白今晚是齐桃设的局,这会院子里除了他们还有周围的两个邻居,她连忙去关上院子的大门。

    “现在知道羞耻了?”虽然赵大全不是个东西,但齐柚可不觉得何寡妇就完全无辜。

    “齐柚,你怎么也来了?”听到齐柚的声音,赵大全才发现齐柚竟然也来了。

    周围原本打算来救火的两人此时也是一脸的尴尬,现在他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齐桃,这事不能怪赵大哥,要怪就怪你自己生不出来。”何寡妇知道这时候求饶是没用的,索性正面刚。

    “你别胡说。”赵大全一把甩开何寡妇的手,走到齐桃身边开始求饶:“齐桃,我只是一时糊涂,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我保证,我们回去就好好过日子。”

    “赵大全,我怀孕了。”何寡妇一句话就让赵大全接下来的话说不出口。

    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何寡妇:“怀孕了?”

    “对,本来我打算再等一段日子告诉你的。”何寡妇说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抹厉色。

    “那个,要不我们先离开,你们自己慢慢商量?”旁边的人忍不住开口到。

    虽然平时大家都爱看热闹,但这样的热闹看起来也伴随着风险,所以两人都不想继续待下去。

    “还请两位做个见证。”见他们打算离开,齐柚连忙开口。

    “齐柚,这是我和你姐的事,关你什么事?”听到这话,赵大全一脸不满的看向齐柚。

    “你也知道她是我姐?我姐的事就是我的事。”齐柚恨不得上山去扇赵大全两耳光,但因为齐桃没动作,她便忍住了。

    “齐桃,说吧,你特地带你妹妹过来,是想怎么样?”到了这时候,赵大全也知道今晚的事齐桃大概是不想和平解决了。

    “赵大全,我们离婚。”齐桃忍着心里的恶心开口道。

    旁边的两人听到这话都不由惊讶的蹙眉,离婚,这年头离婚吃亏的只会是女方,这齐桃到底是怎么想的。

    “就这个?”赵大全也是一脸的惊讶,明显不信。

    “对,离婚,但我要带走这几年我该得的。”这些年,家里家外的活齐桃可没少干,所以粮食,粮票和钱,这些必须分给她。

    “你想要什么?”赵大全立马变得紧张起来,家里可都是他老娘当家,他可做不了主。

    窝囊废,看到赵大全这样,齐桃脑子里只闪现出这三个字,可惜这些年她自己竟然没发现这个事。

    “既然你做不了主,那就回你家让你家做的了主的人来和我们谈。”齐柚站在齐桃身边开口道。

    “齐桃,有必要闹得这么难看吗?这些年你生不出孩子,我们家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赵大全一脸的不满。

    “这地里不长东西,就不能是种子有问题?”赵大全一副他们已经够大度的模样让齐柚觉恶心坏了。

    旁边的两人显然想不到齐桃这妹子,说话这么彪悍,不由垂眸遮住眼里的笑意。

    “你胡说。”想到刚才何寡妇的话,赵大全连忙反驳道。

    “行了,我刚才的话你赶紧考虑,要是你觉得不行,咱们就大队长那里见。”赵大全说的越多,齐桃越发觉得自己当年眼瞎,实在不想和他继续废话下去。

    “你赶紧想想法子,就算不是为了我,也该想想孩子吧。”何寡妇知道她的机会来了,如果错过这一次,那么她就危险了。

    听到孩子,赵大全也变得紧张起来,结婚这么多年没有孩子,说他不想要孩子那肯定是假话。

    “齐桃,你到底想怎么样?”

    赵大全想着,为了孩子,他也得强硬一回。

    “我的要求很简单,离婚,再拿走属于我自己的东西。”齐桃自始至终的神情都很平静。

    这样的平静反而让齐柚更是担心,她宁愿她这会大吵大闹发泄出来,也好过她全部憋在心里。

    察觉到齐柚握住自己的掌心,齐桃回头冲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太担心自己。

    从初二那天到现在,她已经完全接受这个事实,更是回想了很多细节,原来,赵家对自己的不满早就存在,赵大全对自己的不耐,更是早就有了,而她自己,却一点也没有察觉。

    见何寡妇又扯了扯自己的衣角,赵大全很快做了决定:“行,那就去我家说。”

    赵大全说完给了何寡妇一个眼神,何寡妇很快就去和旁边的两位邻居交涉,不一会,两人就小跑着离开了院子。

    齐桃看了一眼站在赵大全旁边的何寡妇,最后淡声道:“走吧。”

    这时候虽然作风问题抓的紧,但对于农村这样的情况来说,一般只要没人动真格去举报,那么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赵大全看了一眼身边的何寡妇,想着她肚子里的孩子,再对比刚才齐桃的咄咄逼人,他觉得离婚,这婚必须离。

    齐桃自己不能生,还不允许自己去找别人吗?说到底,自己会出来找别人,不都还是齐桃她自己不能生吗?

    她也不想想,离婚,她这样不能下蛋的鸡,有谁会要她?她这么说,不过是为了威胁自己而已,呵,他才不会受她的威胁,等会有她后悔的时候。

    何寡妇心里其实也很忐忑,她不确定齐桃说离婚的话是真是假,这年头,谁会主动提出离婚呢,所以她一定是以退为进。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么些日子,一直没动静,想到赵大全来找自己之前发生的事,她眼神又变得坚定起来,这次她一定能怀上的。

    一路上几人各怀心思,直到又到了赵家,赵大全率先去打开了大门,里面传来赵父赵母不耐的声音。

    “爸妈,是我,我有重要的事。”赵大全和何寡妇的事,赵家人几乎都知道一些,这会听到赵大全的话,他们难免也跟着紧张起来。

    果然,起来开门的赵父看到门外的何寡妇以及齐桃齐柚姐妹俩,眼皮子不由一跳,心里直呼不好。

    半夜被吵醒的赵家人本来就一脸的不悦,直到看到了院子里的人,他们也瞬间变得清醒起来。

    “大全,这是干什么,接了你媳妇回来也不说声一声。”赵母责怪的看了一眼赵大全,然后拉着齐桃说话。

    齐桃看着一脸笑容的赵母,想着自己这些年多少次就是被这样亲切的语调给迷惑,直到后来亲耳听到她尖利的嗓音说自己是不下蛋的鸡。

    既然打算离婚,齐桃也不想再和他们周旋下去,直接道:“何寡妇怀孕了。”

    这个消息直接震的院子里所有人都楞了,何寡妇竟然怀孕了?而且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行了,你们也别假惺惺的,我知道你们一直嫌弃我不能生,现在正好,大家离婚,但这些年该我的就必须是我的。”齐桃说完把院子里所有人的神情都看在眼里。

    “齐桃,你可要想好哦,离婚的女人可就是人人嫌弃的破鞋,更别说你还是个不会下蛋的鸡,除了我们家厚道,还会有谁要你。”齐母见状也不装了。

    “这就不劳婶子担心了。”齐柚语气也变得凌厉起来。

    “你是齐桃的妹子吧,听说你男人去城里上大学了,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的事吧。”到了现在,也就跟撕破脸没什么差别,她刚才已经从赵大全口中了解到事实的经过。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要他们说服刚才那两人,再拒不承认,她们能拿他们怎么办?

    齐柚一眼就看穿赵母的打算,她勾了勾唇角,笑的一脸温和:“我猜婶子这会在想,只要搞定了刚才那两人,我们又能拿你们怎么样是吧?”

    不等赵母接话,齐柚又慢条斯理的开口:“那婶子怎么不想想,我们既然是有备而来,为什么不闹的人尽皆知呢?”

    事情闹得太大,到时候赵大全和何寡妇被抓起来,反而不是齐桃想要的结果,所以她们才把事情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果然,齐柚的话一说出口,赵家人的脸色又变了变,也对,她们都能想到放火的法子,只要再耽误一点,就能把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

    赵母的脸色再次变了变:“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

    “婶子,我姐想要的很简单,不过是带走她该得的东西,到时候你们也能光明正大的迎娶何寡妇回家,她肚子里可是有赵大全的孩子。”齐柚说这话的时候视线不由朝何寡妇的肚子扫去。

    何寡妇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刚才齐柚的眼神,总让她觉得她什么都知道的感觉。

    想到这里,何寡妇的脸色不由白了白,她攥紧掌心,很快明白姐妹俩的意思,她们现在只想拿着东西离开,应该不会拆穿自己?

    只要等她嫁到赵家来,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她就能应对,想到这里,何寡妇的神情变得更加坚定起来。

    听到齐柚她们早有准备,赵大全急了,他可不想被改造,他连忙看向赵母,希望她赶紧答应齐桃姐妹俩的要求。

    赵母看他慌了神的模样不由在心里骂了一声没用,她想要周旋争取更多的时间,但却被齐柚一眼就看破。

    这一晚,对于赵家人以及齐桃齐柚姐妹俩注定是不眠之夜,僵持了一个晚上,到了早上,赵家人终于答应去队长那里立条子。

    这一刻,齐桃脸上终于有了笑意,临出门前,赵母还“好心”

    道:“齐桃,你可要想清楚,你要是现在后悔了,我们还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不用了,你们这样的福窝我可是无福消受。”齐桃一脸的冷淡,回想自己之前的那几年,她都有些不敢相信,那竟然是她,

    不会生孩子就该做牛做马?就该低人一等,既然这些委屈都能受,那为什么她不能选择自己独自一人过日子?

    想通好的齐桃只觉得心里无限轻松,她想,如如果这次不是齐柚,自己还不知道要这样憋屈的过多久。

    生产队队长虽然震惊,但到底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再次和当事人确认了他们的意见,当和事佬劝解了一番,再去让人通知了妇联的人过来,他该做的也就做完了。

    妇联的人过来又是一阵询问,这时候大家都是劝和不劝分,努力劝解一番,最后还是齐桃出声道:“谢谢你们的好意,但是我们真的考虑好了。”

    妇联劝解一番,结果他们还是坚持,所以很快在队长那里拿到条子。

    这时候,齐柚不由庆幸齐桃他们当时没有拿结婚证,不然今天的事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有了队长立的条子,齐桃回去收拾东西,除了自己的东西还有该分给她的粮食票据之类的,赵家人除了阴阳怪气,却也拿她们没办法。

    怕齐柚担忧自己,齐桃笑着看向她:“不用担心我,他们现在不过是无能狂怒,而我却能拿着这些离开,所以我理解他们的愤怒。”

    看到一脸洒脱的齐桃,齐柚知道,原来那个勇敢,率真的齐桃又回来了,这辈子的齐桃不会再和上辈子的命运一样,真好!

    为齐桃高兴的时候,齐柚忍不住隐隐担心,她和陆定安可是扯了结婚证的,到时候应该更麻烦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