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大夫,你大胆一〕〔重生宠婚:霍少,〕〔万界淘宝店〕〔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第30章 他一直很安静
    _:懦弱亲妈重生了[七零] 第30章 他一直很安静

    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好在齐桃算是彻底和赵家划清关系,而不是上辈子那样被他们以不能生孩子的由头赶出去。

    想到这里,齐柚的愉悦由内而外散发,真好,只要努力,就可以改变上辈子的悲剧。

    至于何寡妇,她盘算筹谋那么久,齐柚就不信她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况且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整个大队迟早会知道事情的始末。

    所以她们现在又何必当那个坏人呢?

    齐桃想起何寡妇那句她怀孕了,眼神不由变得暗淡起来,之前齐柚的话还让她燃起一丝希望,万一真的是赵大全的问题呢?那么她就还有机会拥有自己的孩子。

    但现在何寡妇的一句话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她忍不住伸手覆上自己的小腹,所以,她这辈子真的就和孩子无缘了吗?

    离婚的事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赵家的人也不再装,齐桃收拾东西的时候,各种恶毒的话在院子里响起。

    见齐柚想出声,齐桃按住她的手臂,对她摇了摇头,这些话他们之前虽然没有当着她的面说过,但背地里说的也不少,所以她其实已经免疫了。

    何寡妇一看就是有算计的,而且还带着孩子,她肯定要为自己的孩子谋划,想来到时候赵家的日子会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热闹。

    齐柚见齐桃摇头,便不再理会赵家人的各种阴阳怪气,只是所有的东西都必须带出赵家,就算有的不需要了,宁愿扔到外面,也绝不留在赵家,让他们占一丝一毫的便宜。

    齐桃结婚四年,除了结婚时陪嫁的床单被褥以及两个柜子,其他的个人物品少的可怜,倒是上工上的勤快,分了不少粮食,赵家人看到这些粮食被拉出来,眼睛都气红了,但想到在队长那里立的条子,又于事无补,只能冲齐桃那边飞眼刀子。

    齐桃虽然是嫁过来的媳妇,但人缘还是不错,所以很快就在附近借了两个板车,等到所有的东西整理好已经是中午了。

    姐妹俩一人推着一辆板车,赵家人在门口忍不住嘀咕晦气。

    齐柚突然转头,让他们不由后退一步,齐柚笑的一脸温柔,语气更是没有半点攻击的意思,只是单纯的疑问:“何寡妇既然能跟你勾搭换取粮食,难道就不会找别人吗?你们就这么确定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们赵家的种?”

    齐柚这话可也不算冤枉何寡妇,毕竟上辈子这事可是爆了出来,一时间,赵家沦为笑柄,替别人养孩子。

    而且何寡妇嫁过来以后,除了那个孩子可就没再怀过孕了,也是那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不能生的是赵大全,是他们冤枉了齐桃,可那时候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

    齐柚说完看到赵家人一脸的呆愣,心情不由好了几个度,对旁边的齐桃温声道:“姐,走吧,我带你回家。”

    齐桃转头对上齐柚的温柔的目光,心下觉得一股暖流淌过,她脸上也不觉带上了笑意:“嗯,我们回家。”

    从今天开始,她彻底摆脱赵家了,她还年轻,剩下的日子,她要为自己而活。

    *

    新沟村这头,齐正刚一早就来找齐柚,没想到却扑了个空,他有些怀疑的看向韩慧慧:“齐柚真的不在?”

    该不会是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不想回去帮忙吧,还有他结婚了,齐柚这个亲妹妹总得随份子才是吧。

    韩慧慧直接翻了个白眼:“都说了不在,这有什么好撒谎的,嫂子去她姐家里了。”

    齐柚离开的时候特地叮嘱过她们,如果有人问起她,就直接说她去了齐桃那。

    “这时候去齐桃那里干嘛?难道又准备整什么幺蛾子?”齐正刚低头小声嘀咕道。

    韩慧慧已经懒得理会他了,平平安安还等着她一起吃饭呢,齐柚不在,两个小家伙可乖了,做什么都有模有样,这让韩慧慧觉得很有成就感。

    齐正刚垂着头回去,许春华见状不由问道:“齐柚那丫头怎么说,她还真打算六亲不认了?”

    “她去齐桃那里了,我都没见到她人呢。”齐正刚摇了摇头。

    “这时候她去齐桃那里干嘛?”许春华也是一脸的疑惑。

    “谁知道呢,等下午再看看吧,我不信她下午还不回来了。”齐正刚又恢复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

    很快,到了下午,母子俩的疑惑就解开了,齐桃和齐柚推着板车回来了。

    大家看到姐妹俩大包小包的不由好奇道:“齐桃,你们这是干嘛呢?”

    “赵大全那王八蛋和他们队上的寡妇勾搭上了,我姐和他离婚了。”齐柚对上他们探究的目光直接道,与其让他们在那边猜来猜去,还不如直接大大方方的告诉他们。

    更何况他们立条子的时候可没说不在新沟村讨论他们离婚的原因。

    “离婚了?”周围的人听到离婚两个字不由提高了音量。

    “嗯,我姐这些年在他家操劳着家里的大小事,更是包揽了家里家外的活,他还这么恶心人,这种人不离婚干嘛?离了婚我姐怎么也比在赵家过得好。”齐柚直接表明态度,她对齐桃离婚的事是支持的。

    “这男人嘛,迟早都会明白外面的没有家里的好,你这时离婚不是便宜了别人吗?”更何况,这离了婚的女人想再找好的婆家,可就难了。

    “赵大全就一窝囊废,便宜别人就便宜别人吧。”齐桃一脸的满不在乎。

    当然,她也知道他们未说出口的话,她没打算再嫁人,她不能生养,真的再结婚就只能去给人家当后妈。

    不管哪个年头,后妈都不是好当的,她又何苦上赶着去吃苦呢,她自己上工养活自己不也挺好的,身边还没人指手画脚,多好的日子。

    “齐柚,你也不劝着你姐一点,以后后悔可就来不及了。”有人又把矛头指向齐柚。

    “是我自己想离婚的,这跟柚儿有什么关系。”齐桃一脸不满的看向说话的人。

    “姐,我们还没吃午饭,先回去吃了饭再说吧。”齐柚深知这些人,除了会动动嘴皮子就不会干什么了,齐柚也懒得和他们计较。

    却不想姐妹二人离开后,那群人又开始嘀咕起来:“这齐柚该不是故意的吧?”

    有人不解的看向说话的人:“什么故意的?”

    “这陆定安去城里上大学,走了这几天都没个音信,估计悬了,所以她才窜唆着齐桃离婚吧。”

    “那应该不至于吧,这离婚这样的大事,齐桃难道还会听别人的?”有人不赞成道。

    “这齐桃结婚也有四年了,倒现在都没见到孩子的影,指不定是人家男方要离呢,她不过是扯了快遮羞布而已。”说话的语气里满是不怀好意。

    “这倒也有可能,这谁家愿意要个不会下蛋的鸡?”说到最后,大家都笑了起来。

    齐柚和齐桃推着板车回了圆子,其他人都去上工了,只剩下韩慧慧在院子里一边看书一边看着两个小家伙。

    听到门口传来的声响,两个小家伙一脸激动的跑上前去,抱着她的大腿不撒手,妈妈,妈妈的叫个不停。

    被两个小家伙这么叫着,齐柚是真的不能动弹,她一脸的哭笑不得,随后垂眸看向两个小家伙,一脸的温柔:“先松开妈妈好不好,你们看看谁来了?”

    “姨妈。”两个小家伙偏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齐桃,然后很快就收回了目光,依旧不撒手。

    齐柚也是这时候反应过来,这还是这辈子第一次和两个小家伙分开这么久,也怪不得他们会这样。

    “嫂子,齐桃姐,你们回来了,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们下面。”韩慧慧很有眼色,看到眼前的大包小包也没有流露出多惊讶的神情,更没多问一句。

    “那就麻烦慧慧了。”齐柚没拒绝韩慧慧的好意,她们从早上到现在滴水未进,确实饿了。

    韩慧慧去了厨房,齐柚继续哄两个小家伙,两个小家伙终于松开齐柚的大腿,但却一直跟在她身后,仿若齐柚下一步就会消失的。

    齐柚手空下来后,蹲下身一把抱住两个小家伙,亲了亲他们的额头,温声道:“以后妈妈再出门就带上你们好不好?”

    两个小家伙连忙点了点头,嘴里一直嘀咕道:“一起,一起。”

    齐桃看着母子三人一起的画面,眼里的羡慕一闪而过。

    齐柚想到旁边的齐桃,很快拍了拍两个小家伙的脑袋,温声道:“好了,坐过来吧,以后姨妈就和我们住一起了,知道吗?”

    “好,一起住。”两个小家伙的目光终于移到了齐桃身上。

    齐桃冲两个小家伙招手,两个小家伙犹豫了下,然后走到齐桃身边,齐桃揉了揉他们的脑袋,语气温柔:“真乖。”

    韩慧慧的动作很快,她们刚把板车上的东西放到堂屋,那边韩慧慧就端着两碗面过来了。

    两人刚吃着面,外面就传来许春华的震怒声:“齐桃,你给我出来!”

    齐桃攥着筷子的手不由一顿,齐柚抬头看了她一眼:“不用管她,先吃饭吧。”

    许春华喊了一声,没听到里面回应,一路骂骂咧咧的进了院子,见院子里没人,直接朝堂屋里看去。

    堂屋里姐妹俩正在餐桌上吃面,两个小家伙在一旁啃鸡蛋糕,听到脚步声后才慢慢抬头。

    许春华见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们聋了吗,没听到我叫你们吗?”

    许春华现在很气愤,齐桃离婚这么大的事,她竟然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

    这么大的事,齐桃竟然都不和家里商量一声,就和齐柚两人自己决定了。

    一时间,许春华也不知道自己是气齐桃没和家里商量,还是气自己竟然是从别人那里得知的这件事。

    比起许春华一脸的怒气,齐柚倒是镇定:“我和姐从早上都没吃饭,有什么事等我们吃了饭再说。”

    “吃吃吃,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吃东西?”许春华一脸的不满。

    这次齐柚直接懒得搭理她,并示意齐桃也不要理会她。

    齐桃也不再理会许春华,专心吃自己面前的面条。

    从许春华进来到现在,从来没问过她一句话,没问过她在赵家过得好不好,也没问她为什么离婚,有的只是质问,这一刻,齐桃明白,不是所有人都是齐柚。

    只有齐柚会在意她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委屈,想到这里,她手里的筷子攥的更紧了。

    许春华一回头就看见吃鸡蛋糕的平平安安,忍不住阴阳怪气道:“这城里人就是不一样,随时都有鸡蛋糕吃,哪像我们啊,平日都见不到这些东西。”

    许春华很是恼怒,眼下正刚结婚正是艰难的时候,齐柚有钱给这两个小崽子买吃的,就没钱帮衬下自家兄弟吗?

    现在的齐柚,对于许春华的阴阳怪气已经能够完全免疫了,所以她跟没事人的继续吃自己面前的面条。

    倒是旁边的齐桃,闻言不由蹙眉,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韩慧慧猜测她们一家人肯定有话说,所以一早就拿着课本去了知青院那边。

    见姐妹俩都不理自己,许春华骂骂咧咧一阵好终于停歇了下来,就坐在姐妹家对面看着姐妹俩吃。

    一碗面条下肚后,齐柚满足的眯了眯眼,说起来,很久都没感受到饿肚子的滋味了,今天可真是饿的狠了。

    等到对面的齐桃也吃完,齐柚才把碗往前面推了一点,而后看向许春华:“说吧,妈,你这么火急火燎的过来,是有什么大事?”

    齐柚特别强调了“大事”两个字。

    “齐柚,你还好意思说,你姐离婚这么大的事,你不跟着劝解,竟然还跟着她胡来。”许春华一脸的不悦,眼看正刚的婚期就要来了,齐桃这丫头竟然在这节骨眼上离婚,这让外人怎么看他们家。

    “妈,这不是胡闹,是我想了很久的决定。”齐桃一脸的认真。

    “离婚这么丢脸的事不是胡闹是什么,你又不能生,人家赵家都没嫌弃,你哪来的脸提离婚?”

    许春华说着重重的拍了拍面前的桌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