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五十一章 先生,祝你和安澄幸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澄,赶紧报警吧!”白越喊道。

    安澄犹豫着看向傅时闻,“时闻……”

    傅时闻默了两秒,“先别报警。”

    “傅哥,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护着那个替身?你这样对安澄公平吗?”

    傅时闻冷冷地扫了一眼白越,白越不情愿地闭上了嘴巴。

    安澄垂下眼眸,眼底却闪过一丝怨毒。

    ……

    林榆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他发现,虽然在这里生活了一年,但是属于他的东西却不多。

    一个行李箱就能装完。

    下楼的时候,林榆看到了放在转角处的玻璃瓶帆船。

    记住m.42zw.cc

    这个小帆船他做了一个多月,可惜没有告诉先生,这是他们结婚纪念日的礼物。

    也没有必要了,把它当做一个装饰物吧。

    帆船摆放的有些歪了,林榆伸手,将帆船摆正。

    最后林榆将吱吱装进了小笼子里。

    吱吱很愉快的在笼子里乱跳着,似乎很期待可以离开了。

    出门时,林榆回头,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这个曾经属于过自己的家。

    他也曾憧憬过,幻想过,也曾全力以赴过。

    直到现在他也不后悔,也没有责怪傅时闻将他当做替身。

    毕竟,先生曾经帮过他们家那么多,有恩在先。

    只是,以后先生的一切,和他无关了。

    林榆擦掉了眼角的泪水。

    虽然眼睛红肿着,睫毛上沾着晶亮的水珠,那张湿漉漉的白皙面容上还是缓缓地扬起一个漂亮的笑容。

    先生,希望你以后幸福。

    林榆出门的时候,傅时闻打了个电话过来。

    “你在哪儿?”

    “在家。”

    傅时闻低沉语气命令道:“现在立刻过来。”

    林榆缓缓说道:“先生……我就不过去了……”

    林榆本来也想在走的时候,给先生打个电话的,面对面,林榆可能说不出离开的话。

    “先生,谢谢您当初救了我,替我妈妈付医药费,帮我爸爸洗脱罪名,也谢谢您这一年里,对我的照顾,这一年,我很幸福,很幸运能够遇见你。”

    “先生,我走了……”

    电话那头,傅时闻沉默了。

    “还有,先生……祝你和安澄,幸福。”

    林榆说完,挂了电话。

    脸上已然湿了一片。

    原本他以为,告别会很困难,当告别的话说出口,好像也没有那么困难。

    或许,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不开谁吧。

    他会学会适应以后没有先生的生活。

    …

    出租车司机在门口等了一小会儿,见林榆提着一个行李箱,“要出远门啊。”

    “嗯。”

    林榆将行李箱放进了后车厢。

    车子缓缓地驶过别墅。

    林榆静静地望着别墅消失在了视线里。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不知道是伤心多一点,还是难过多一点。

    ……

    徐姨很高兴。

    “前几天我就把房子打扫好了。”

    “这里是书房,你可以学习,这边是卧室,很宽敞,被子徐姨准备了新的,什么你都不用操心。你就这这儿安安心心的复习,等明年高考,重新考上一个好大学。”

    徐姨是老师,一直希望林榆能够重新上大学,能有个好的前程。

    林榆犹豫了一瞬:“徐姨……其实,我怀孕了……”

    徐姨愣了一下,“有宝宝了?”

    “嗯。”林榆点了点头。

    徐姨看着林榆许久,最后摸了摸林榆的头,叹了一句:“傻瓜。”

    …

    徐姨离开之后。

    林榆安顿了吱吱。

    小兔子似乎对新家很满意,刚开始有些不适应,但是从笼子里出来之后,便开始四处蹦哒,仿佛对新家的一切都很好奇,小心翼翼地探索着,但是胆子又小,一点动静也能把它得躲回去。

    林榆笑了笑,打开行李箱,将衣服一件件取出来放在柜子里。

    整理到最后,箱子最下面,是一本日记本。

    走的时候,林榆将它放进了行李箱。

    这本日记本里记录了这一年里,他和先生的点点滴滴。

    林榆看着日记本,却没有再翻开它的勇气,最后,林榆将它放在了衣柜最下面的角落。

    收拾完之后,林榆算了算手里的钱。

    他现在还有几千块,虽然不需要他交房租,但是这笔钱却不多,以后宝宝肯定要花很多钱。

    趁着现在肚子还不显,林榆打算重新找份工作,存些钱。

    为了以后的不时之需。

    …

    傅时闻寒着脸望着洗漱台上剩下的一个杯子,一只牙刷。

    以前林榆总会将两个牙刷杯摆放整齐,现在那儿只剩下了一只,形单影只,孤零零的。

    傅时闻推开衣柜,衣柜里,林榆的那些廉价的衣服全部消失了。

    而他给他买的东西,几乎全部都还在。

    傅时闻走向阳台,拉开推拉门。

    阳台上,笼子空着,里面小兔子不见了。

    他阴沉着脸打开手机,拨打林榆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傅时闻看遍了所有房间,最后在床上,看到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最后一页上面,写着林榆的名字。

    俊秀的字体,很漂亮的字。

    望着那两个字,傅时闻脸色冷的可怕,浑身似乎笼罩在一层阴暗暴戾的气息之下。

    “很好!很好,好得很!”

    原来是早有预谋。

    早就打算离开了么?

    傅时闻看着手里的离婚协议书,冷冷地笑了起来。

    “时闻,你没事吧?”

    安澄怔怔地望着傅时闻,他从未见过傅时闻如此失控。

    傅时闻回头看了一眼安澄,忽然冷静了下来。

    他望着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手慢慢地松开,缓缓地说道:“我没事。”

    只不过是个替身而已,值得他牵动这般情绪么?

    他找上林榆,只是将他当做了替身而已。

    当初奶奶突然病危,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和安澄,所以林榆撞上他的车,傅时闻在看到他和安澄有着七八分相似的脸,才会有把他带回家的想法。

    傅时闻和林榆结婚,也只是为了把结婚证带给奶奶看,让奶奶放心。

    而他没有把林榆当真。

    只是打算,玩玩而已。

    并没有想着长久。

    傅时闻沉默许久,“安澄,给我递一只笔过来。”

    安澄看了看傅时闻手里的离婚协议,很快去拿了一支笔,递了过去。

    傅时闻在离婚协议书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或许是写得太用力,最后一划竟然将纸张划碎。

    ……

    当天晚上。

    许纯在酒吧驻唱。

    傅时闻怀里搂着一个漂亮的少年,喝的正酣,两人动作亲密,那少年羞红着脸,在傅时闻怀里蹭来蹭去。

    许纯看不下去了,丢下话筒。

    “哥,你这样对得起我嫂子吗?”

    傅时闻抬起头,冷冷地说道:“谁是你嫂子?”

    白越在一旁嗤笑着说:“许纯,你还不知道吧,你那个好嫂子,偷走了傅哥送给安澄的价值3亿的钻石,畏罪潜逃了。”

    “可能是知道正主回来了,继续留在傅哥身边捞不到钱,眼红傅哥送给安澄那么贵的钻石,所以偷了钻石逃跑了,能捞一笔是一笔。”

    “傅哥对他真是仁至义尽,不追究他,要是我现在早就已经报警,把他抓进局子里去了。”

    “我早就说过,这种人留在傅哥身边,不怀好意,多半是为了钱来的。”

    许纯一直看不上白越,有点臭钱就作威作福,什么东西。

    “白越,你他妈在说什么?”许纯拎起白越的衣领,把他往墙上按。

    白越被按着,他同样惹不起许家,虽然不爽,“许纯,你他妈放开我!老子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不信你问傅哥。”

    一旁的秦耀说道:“许纯你别激动。”

    “白越说的是真的。”

    “林榆他,带着钻石离开了。”

    “我不信。”许纯认识的林榆,看向傅时闻,冷冷地问,“哥,你也这样认为的吗?”

    傅时闻仿佛没有听见,他对怀里的少年温柔说道,“你想不想要钻石。”

    少年喜出望外地望着傅时闻,“当然想啦,你要送我吗?”

    傅时闻醉眼迷人,笑着说道:“你乖一点,我就送你钻石。”

    “帅哥,我可以很乖的。”少年乖巧的说道。

    傅时闻微微蹙眉:“叫我先生。”

    “好的先生。”

    傅时闻眉间舒展开来,抱着少年懒洋洋地说道:“再叫一声先生来听听。”

    少年不知道他是哪门子的爱好,“先生,先生。”

    许纯看到这一幕,想到林榆还怀着孕,简直气炸了。

    “嫂子真是瞎了眼。”

    …

    许纯从酒吧出来,给林榆打电话。

    林榆下午去补习班,手机没电了,刚回来把手机充上了一会儿电,就接到了许纯的电话。

    “喂,阿纯。”

    许纯听到林榆的声音,心也跟着放了下来。

    “嫂嫂你没事吧。”

    “没事。”

    林榆缓了两秒,说道:“我从你哥那儿搬出来了。”

    “以后不用叫我嫂嫂了,叫我名字吧。”

    “你和哥分手了吗?”

    林榆抿了抿唇,“嗯,算是吧。”

    他把离婚协议书放在了床上,傅时闻应该能看见吧。

    听到林榆说他和他哥分手,许纯心里轻松了许多,莫名地有着几分高兴。

    “阿榆,你现在在哪里?”

    林榆回答道:“我现在住在亲戚的房子里。”

    “我过去看你,告诉我你的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龙宸〕〔乡村男支教〕〔我有一柄摄魂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