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暗禁忌游戏〕〔从人民的名义开始〕〔薪火游戏〕〔帝王宠之萌后无双〕〔重生之都市最狂邪〕〔九剑杀神〕〔八零辣妈飒爆了〕〔星界之尊〕〔都市直播之天才阴〕〔都市仙尊归来〕〔重生九叔之阿威队〕〔霍格沃茨,星辰闪〕〔遮天之帝尊时代〕〔我大道至尊,被鸿〕〔这个系统带着毒〕〔八零甜婚之肥妻逆〕〔全球灾变之末日游〕〔不一样的控卫之路〕〔风水龙婿〕〔女神的极品仙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五十四章 傅时闻被车撞飞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哥哥,等等我,跟不上了……”

    七八岁的小孩踉踉跄跄地跟在一群大孩子身后。

    “跟不上了就别跟了,别像个小媳妇儿一样整天追在我们傅少屁股后面。”

    “小屁孩,你是不是长大以后想给傅时闻做媳妇儿啊。”

    小孩抬起精致的小脸,皮肤奶白,圆润乌黑的眼睛像是宝石,天真无邪地问:“做哥哥的媳妇儿就可以和哥哥一起玩吗?”

    “当然可以啊。”

    小孩纤长的睫毛眨了眨,认真地说道:“那我想给哥哥做媳妇儿。”

    寂静了两秒,有人终于憋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群十多岁的少年乐得弯了腰。

    林之道不怀好意地说,“傅狗,要不你就收了他做童养媳吧,多漂亮一小孩啊,长大了很定好看。”

    傅时闻半抬着眼眸,往他腿上踢了一脚,懒懒地说道:“滚一边去。”

    记住m.42zw.cc

    小孩往傅时闻这边跑过来,累得小口喘气,一张小脸白里透红,他伸出胳膊,奶身奶气说道:“哥哥……抱抱……”

    傅时闻微眯着眼,露出凶狠的表情,“小屁孩,赶紧回家,再跟着我揍你。”

    小孩被吓的抿住了唇,豆大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上去委屈又可怜。

    少年脸色稍微收敛,语气依旧很冷,“回家,别跟着我。”

    眼泪从小孩白嫩的脸庞滚落,像是一串珍珠。

    傅时闻没辙,耐心地哄:“听话,乖,回去好吗?”

    小孩委屈地点头,“那下次哥哥出去玩,可以带上我吗?”

    “好,下次带上你。”傅时闻敷衍说道。

    ……

    傅时闻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很久以前事情。

    在他十多岁的时候,邻居家有个小屁孩,总喜欢跟在他身后。

    怎么也赶不走,还说要给他做媳妇儿。

    幼稚的话总会引得他身边的人哈哈大笑。

    即便傅时闻捉弄他,嘲笑他,小孩却依旧傻乎乎的说着喜欢哥哥,想和哥哥玩,望着他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

    梦里,小孩的脸逐渐模糊,变成了林榆的脸。

    “先生……以后会不要我吗?”

    “先生,我会乖乖听话的……”

    “先生,我喜欢你……”

    傅时闻突然醒了过来,他起身去阳台抽了根烟,望向窗外漆黑的夜空,脸色阴沉。

    ……

    盛夏刚过,秋风秋雨渐渐凉,天气变得凉爽了起来。

    汪羽抱着烤箱在楼下等林榆开门。

    “小榆哥,我妈叫我把烤箱给你搬过来。”

    汪羽是徐姨的儿子,长相算不上多么英俊,但是五官端正耐看,他从小学习差,天生不是学习的那块料,没上高中,去外面晃了两年,最近刚回来,现在在附近的一家洗车店做洗车工。

    烤箱很重。

    汪羽个子高大,抱着也挺吃力。

    林榆住三楼。

    “一起搬吧。”林榆看到他额头上流汗了。

    “不用不用,我妈说你肚子里有孩子,就别做这些力气活了,我来吧。”

    汪羽帮着林榆把烤箱搬进了屋子里。

    林榆给他倒了一杯水,“喝水吗?”

    汪羽一口气喝完,“小榆哥,我去店里上班了,以后有事尽管叫我,别客气。”

    “嗯。”

    林榆笑了,汪羽比他小两岁,还记得以前的时候,他还经常辅导汪羽写作业,没想到几年没见,人变得这么高大了,比他高出了一个头。

    林榆送他到楼下。

    “哟,刚从傅哥身边离开,就又找了别的男人,你动作还挺快的啊。”

    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车。

    车窗开着,白越一只手搭在外面,对着林榆吹了一声口哨。

    林榆往他看一眼,没搭理。

    汪羽看向白越,“小榆哥,他是谁?”

    “一个认识的人,阿羽,你去上班吧,别耽误了。”

    汪羽不放心地看了白越一眼,“小榆哥,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就在附近。”

    “嗯。”

    林榆送走了汪羽,往回走。

    白越从车里出来,抱着手靠着车,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林榆。

    “啧啧啧,那男的看着倒是挺壮的,床上活好吗?让你满意不?”

    林榆懒得搭理他。

    白越拦住了林榆的去路。

    “我给你说话呢,听不见吗?”

    林榆略微无语:“请问您有事吗?”

    白越眼神近乎贪婪地看着林榆,林榆的皮肤白的几乎和剥了鸡蛋的壳一样,光滑细腻,屁股又紧又翘,腿又细又长。

    比安澄漂亮太多了。

    傅时闻眼瞎,他可不是。

    “我说过,你被傅时闻赶出来了,可以来找我。”

    “我不会像傅时闻那样三心二意,我保证只疼你一个。”

    林榆皱眉。

    “白先生,请问您是有精神分裂吗?”

    他没有忘记,在傅时闻和安澄面前,白越是怎么羞辱他的。

    白越不置可否。

    “我这是帮你,林榆,傅时闻他不喜欢你,把你当做了安澄的替身,而我帮你认清楚现实,你应该感谢我。”

    林榆手握成拳,面无表情,“让开。”

    白越挑了挑眉,一把抱住了林榆:“原来还是一只有爪子的小猫,我喜欢。”

    林榆惊得心提到嗓子里,下意识护住肚子,他怎么也没想到白越会这么胡乱来。

    “白越,你放开我。”

    白越嗅着林榆身上的香味,淡淡地奶香,闻着就让人兴奋。

    “林榆,跟我,我绝对比傅时闻对你好,他花了多少钱包你,我给你两倍。”

    “白越,你他妈在干什么!”

    傅时闻从车上下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浑身血都仿佛凝凝固住,他死死地盯着白越。

    “傅、傅哥,你怎么来了?”白越吓得顿时松开了林榆。

    林榆呆呆地看着傅时闻。

    傅时闻阴沉着脸径直地走过来,那双盯着白越的漆黑眼眸里满是戾气,他一拳砸在了白越的脸上。

    “我的人你也敢动。”

    说完,傅时闻不解气狠狠地往白越肚子上踹了几脚。

    几乎是往死里踹。

    白越认识傅时闻十多年,从没见过傅时闻生气。

    平时傅时闻整个人都是冷冷淡淡的,只要不触到他的逆鳞,什么事不会有,所以白越学会了看傅时闻的脸色说话。

    可是,越是冷静的人生气的时候才会更吓人。

    白越趴在地上,捂着鼻子,顾不上污血从指缝里流出,惶恐道歉:“对不起傅哥,我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绕了我吧。”

    “滚。”

    白越如获大赦,如丧家之犬一样,弯着腰上了车。

    车上,他吐出了一口血,里面赫然有一颗牙齿。

    傅时闻,林榆……

    白越盯着后视镜里的两人,眼神愈发阴冷,如同毒蛇……

    林榆一只手撑着墙,另一只手轻轻地覆盖在肚子上,微微喘息。

    少年红润的唇微张喘息,白皙的脸庞里透着粉,傅时闻别开了眼,冷硬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林榆愣了片刻,低声回答道:“我没事。”

    上次之后,便再也没有联系过。

    林榆想,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和傅时闻相见。

    原本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林榆垂下眼眸:“傅先生……你怎么来了。”

    “路过。”

    似乎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傅时闻又补充了一句。

    “谈了个项目,就在附近。”

    车门打开,老吴提着一包东西,下了车。

    “夫人,这是你留在家里的东西,上次没拿完,剩下的我顺路带过来了。”

    公司有个大项目在附近不远处,项目处在第二期,回来的时候,吴叔提了一句顺路把东西送过来。

    傅时闻没表态。

    没表态就是默认。

    于是吴叔载着傅时闻过来了。

    林榆接过了袋子。

    傅时闻不再说话,转身走向车里。

    “老吴,开车。”

    老吴是傅家的老员工,以前专职开车送傅时闻上下学,等到傅时闻留学归来,继承了傅家的家业,他又做了傅时闻的专职司机。

    二十多年,算是看着傅时闻长大。

    傅时闻父母是商业联姻,从小父母感情寡淡,对他也很冷漠。

    即便傅时闻从小到大各方面都相当的优异,却唯独不懂怎么去爱。

    老吴捂住了肚子,“傅总,我突然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去上个厕所。”

    傅时闻蹙眉看了他一眼,“去吧。”

    车子停在马路边上,傅时闻坐里面,林榆站在外面。

    林榆敲了敲玻璃窗。

    “有事?”玻璃窗滑下,傅时闻冷漠地看向他。

    “傅先生,我还是想和你说一句,我没有拿钻石。”

    傅时闻抿着唇没说话。

    林榆苦笑,他真是多此一举,明明早就知道了傅时闻不会相信他。

    “算了,当我没说。”

    傅时闻目光紧紧地追随着林榆的背影。

    他从车子里出来,叫住了林榆:“林榆。”

    林榆回头:“傅先生,还有事吗?”

    傅时闻手握紧,最后还是松开,淡淡地说了一句:“没事。”

    林榆笑了笑,“那再见了。”

    忽然,耳边一声刺耳的声音响起。

    那是紧急急刹车的声音,橡胶轮子摩擦着地面。

    林榆猛地被推开,他下意识地护住了肚子,踉跄的往前走了几步,庆幸自己没有摔倒。

    却听到了身后传来一声沉重的痛哼声。

    林榆缓缓地回头,傅时闻被车撞飞,在地面滚了几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