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欢喜:我的学霸〕〔重生手迹〕〔美漫世界里的熊孩〕〔亮剑:摊牌了,我〕〔开局暴富的悠闲生〕〔高维地球:一念追〕〔我在东京教剑道〕〔错嫁成婚:总裁的〕〔从小村长到首富陈〕〔奥术辉煌从王座开〕〔跪求小祖宗不作妖〕〔超神学院:异常枪〕〔战神无双九重天陈〕〔我的大小姐老婆〕〔西风瘦马〕〔我的御兽有亿点猛〕〔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新宝莲灯传奇〕〔我有一座仙灵洞天〕〔种植我也能成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五十五章 先生,我不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先生,你醒醒!”

    傅时闻缓缓地睁开眼睛,看见了林榆惊慌失措的脸庞,脸上湿漉漉的。

    他伸手,擦掉了林榆眼角的泪水。

    “我没事,别哭。”

    林榆紧紧地抓住了傅时闻的手,他从未感觉那么害怕过,吓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林榆承受不住,再次看到他生命里重要的人,被车祸夺去了生命。

    傅时闻眼皮在打架,他睁着眼望着林榆:“有点困了,想睡一觉。”

    殷红的血液从他后脑勺弥漫了出来,慢慢地在地面摊开,就好像是一朵妖艳的花。

    林榆捂住了嘴,哽咽地几乎说不清楚话:“先生,先别睡,我送你去医院。”

    傅时闻望着林榆,缓缓地说:“好,不睡。”

    林榆慌乱地拿出手机,打急救电话。

    一秒记住.42zw.cc

    可是越是紧张,却越是容易出错。

    傅时闻是真的困了,眼前一阵发黑,恍惚中看到林榆泪眼婆娑的脸。

    “阿榆……”

    “先生,你等等,我打电话叫救护车,你坚持住……”

    傅时闻虚弱地张口:“阿榆……回来吧……”

    林榆微微一怔,看着傅时闻苍白的脸庞,他含着泪点头:“只要先生没事,要我做什么都愿意。”

    ……

    傅时闻被送进了急救室抢救。

    林榆坐在外面,原本白皙干净的手上,沾满了血,眼睛哭得红肿,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上也是血,看上去很狼狈。

    许纯出去给林榆买了杯温热的牛奶,“嫂嫂,吃点东西。”

    林榆摇了摇头,即便唇瓣干的发白,却没有任何的胃口。

    许纯将牛奶放在一旁,同样担心地望着手术室。

    兰女士和傅先生匆忙赶来。

    “时闻呢?”

    “小姨,哥他正在急救室抢救。”

    绕事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女强人,这一刻也不再淡定和优雅,她瘫软靠在身后的丈夫身上。

    傅时闻的父亲傅卓平,将近五十的男子,带着金边眼镜,不像是商人,更像是大学教授一样儒雅,看得出年轻的时候一定很英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好端端的,怎么就出了车祸?”

    安澄站了出来,他恨恨地望着林榆,眼眶微红,“伯父、伯母,是他。”

    许纯顿时皱眉,“安澄,你别胡说,别乱指。”

    “我胡说什么啊!”安澄带上了哭腔,“要不是他,时闻会被车撞吗?”

    “伯母,是林榆站在马路边上,傅时闻就是为了推开他,才会被撞的。”

    兰女士看向林榆,眼睛通红,悲痛让她几乎不能冷静思考。

    “我从未插手过时闻的婚姻大事,一切都由他做主,你和傅时闻结婚,我本就不同意,但是我没有阻止,只是我从没想到过,可能会把儿子搭进去。”

    林榆头垂着,指尖轻颤着,却无力反驳,他理解兰女士此时的感受,亦如当初母亲出车祸的时候他守在外面的感受。

    “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对不起能让我儿子完好如初吗?”兰女士大口喘息,情绪激动让她一张脸通红,胸腔剧烈颤动。

    仅剩的理智让她保持着最后一丝的教养,她手指着门口:“我不想看到你,你走。”

    林榆没动,他坚持道:“阿姨,我想等先生手术结束。”

    “滚,这里不欢迎你!”

    兰女士突然情绪激动了起来,她抓起一旁的牛奶,砸向林榆。

    温热的牛奶,黏黏糊糊地淋了林榆一头,让本就狼狈的少年看上去更加的狼狈不堪。

    傅卓平拉住了兰女士,“香晚,你冷静一点。”

    “冷静?我儿子在里面,你要我怎么冷静?你倒是挺冷静!”

    兰女士发狠,转头一巴掌打向傅卓平的脸。

    清脆的巴掌声在医院走廊响起。

    “傅卓平,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是我的儿子出事了,你以为你在外面的那些私生子就有戏了!不可能,我告诉你傅卓平,我就算是捐了也不会给你留半分钱!”

    兰女士几乎是歇斯底里。

    被当着外人的面戳穿了底儿,傅卓平脸色很是难看,撕掉了那层儒雅的外皮,“你能不能别闹了!丢不丢人!”

    “我丢人还是你丢人?”

    最后,护士将他们都请了出去。

    林榆坐在椅子上,目光略微呆滞,像是没有知觉一样,任凭牛奶从发梢滴落。

    傅时闻倒在血泊里的画面在脑海中挥散不去。

    手上的血迹刺眼的厉害。

    许纯抽纸给林榆擦掉脸上的牛奶。

    “嫂嫂,我送你回去换身衣服吧,你回去休息一会儿,好吗?手术结束之后,我给你打电话。”

    林榆缓缓地摇头,“我想等先生从急救室出来。”

    大约道凌晨的时候,手术室灯灭了。

    手术的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期。”

    几乎是所有人松了一口气。

    安澄站了起来,“我现在可以去看他吗?”

    “可以。”

    兰女士和安澄几乎是同一时间扑向了傅时闻。

    林榆从门口远远地看向病床上的傅时闻,即便先生头上缠绕了一层的绷带,先生眉眼依旧是那么好看,俊朗的眉,挺拔的鼻梁,削薄性感的唇,林榆用眼神描绘了一遍又一遍,怎么也看不够。

    “嫂嫂,进去看看吧。”许纯看他一个人在外面,有些于心不忍。

    林榆点头,他想去看看傅时闻。

    推门进去的时候,安澄立刻冷了脸:“你进来做什么?”

    许纯说道:“他是我哥的媳妇儿,进来看又怎么了。”

    安澄冷笑:“许纯,你哥已经和他签了离婚合同,他什么也不是。”

    兰女士此刻已经恢复了平静,极为冷漠地看了林榆一眼,“你出去,我不想再动第二次手。”

    林榆点了点头。

    他看向沉睡中的傅时闻,小声说道:“先生,我走了。”

    ……

    几天后。

    林榆起床,看到了手机上有一条未读消息。

    “怎么不来看我?不是答应了我要回来吗?”

    林榆望着消息许久。

    脑海中不断浮现起起那一日,傅时闻将他推开,自己却被车撞了的画面。

    恍惚了一下,脑海里的画面又停留在傅时闻倒在血泊时候的模样。

    林榆缓缓地打字:“先生想吃点什么,我做了带过去看你。”

    “想喝粥。”

    “嗯。”

    林榆起床,做了傅时闻喜欢喝的南瓜粥,来到医院的时候,安澄正在病床边上。

    “时闻,张口。”

    安澄手里端着粥,亲自喂着傅时闻。

    傅时闻头上包着绷带,一口一口的喝着安澄喂过来嗯粥。

    “时闻,怎么样,粥今天早上我亲手熬的。”

    “还行。”傅时闻淡淡地说道。

    “只是还行啊?”安澄委屈地指着自己的眼睛下,“看,为了给你煮粥,那么早起来,我都有黑眼圈了,等会儿我经纪人又要念叨我了。”

    傅时闻笑着说道:“下次别亲手做了,煮粥这种事情,浪费时间。”

    “人家想让你喝上我做的嘛。”安澄撒娇道。

    傅时闻说:“你不是有自己的事情吗?别浪费时间。”

    林榆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粥。

    煮粥的确很浪费时间。

    “嫂嫂,你站在门口做什么,不进去吗?”

    许纯正巧过来看傅时闻,却看到林榆伫立在门口。

    “我正要进去。”

    林榆苍白的面容笑了笑,手放在把手上,推开了门。

    “来了。”

    傅时闻看到林榆过来,嘴角忍不住上扬。

    “嗯。”林榆点头。

    “手里提着什么?”傅时闻主动问,“是粥吗?”

    林榆将米粥放在了桌上,平静地说道:“先生,是的,是粥。”

    安澄没好气地看了林榆一眼,不高兴地撅起了嘴。

    “时闻已经喝过粥了。”

    林榆温淡淡一笑:“那就先放着儿吧,先生要是没喝饱,可以继续喝。”

    “什么口味的?”傅时闻却比较感兴趣地问。

    “是南瓜粥,先生。”

    在安澄瞪大的眼睛中,傅时闻说:“端过来吧,我还没吃饱。”

    许纯打开保温盒,金黄色的南瓜粥,看上去就让人有食欲。

    很快,傅时闻吃完了一整份粥。

    在傅时闻喝粥的时候,安澄有些生气地走了。

    许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找了个借口也走了。

    今天的天气很好,晴天,微风,傅时闻的病房很宽敞,干净阳光充足。

    林榆收拾完食盒。

    “林榆,过来。”傅时闻叫他过去。

    林榆乖乖地坐在了傅时闻旁边,

    少年和以前一样,漂亮的眉眼温顺,乖巧又顺从。

    傅时闻伸开手将少年搂进怀里,下巴磕在少年颈窝处,轻轻地嗅着少年身上淡淡地香味,从未感觉,如此的踏实。

    “又瘦了。”

    少年身子愈发的单薄,傅时闻蹙眉,“有好好吃饭吗?”

    “有。”

    “打算什么时候搬回来住?”傅时闻问。

    林榆没有说话。

    “晚上留下陪我。”

    傅时闻唇瓣落在少年雪白的脖颈上,酥酥麻麻的痒意让少年闭上了眼睛。

    傅时闻喉结滚动,实打实的禁欲了一个多月,他亲吻上林榆垂下的睫毛,“可以吗?”

    少年睫毛轻颤,声音细如蚊蚋,“嗯。”

    …

    “很疼吗?我轻点。”

    “先生,不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