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夫人惹不起〕〔逆命相师〕〔大晋捡到一只战神〕〔我的九个师姐倾国〕〔开局融合霸王,杀〕〔这个体质便宜卖〕〔诸天代练〕〔我的模板真的是中〕〔重返之2004〕〔大炎不良人〕〔重生后,嫡女她每〕〔直播:贫道真的不〕〔万域之主〕〔妖族群:开局我夺〕〔女相宝师〕〔沈七夜林初雪〕〔纸人成道〕〔谍海王牌〕〔创意那不是拍脑袋〕〔我是第五天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五十七章 我只把安澄当做弟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时闻解开外套,挂在了衣帽架上。

    嗅到了屋子里飘着淡淡地炖鸡汤的香味,他嘴角微微上扬,换上鞋走向厨房。

    厨房里,少年守在砂锅前,那双清澈的眼眸里倒映出火苗的跳动,似乎在发呆。

    傅时闻上前双手从后面抱住了少年的腰。

    “在想什么?”

    少年像是被惊醒,随即回过神来,他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在想。”

    傅时闻没多问,低头嗅了嗅少年的发丝,有些沉醉:“好香。”

    嗓音低沉又性感,也不知道是说鸡汤的香味还是在说发丝的香味。

    林榆红了脸。

    “先生今天回来的好早。”

    傅时闻手伸进了少年的衣服下,揉搓着,咬着少年的耳朵,“想你了。”

    记住m.42zw.cc

    林榆再度脸红,“先生饿了吗?鸡汤差不多了。”

    “不着急。”傅时闻喉结滚动,“先吃点前菜。”

    傅时闻的动作温柔的过分。

    林榆咬着唇,双眼迷离,直到大脑一片放空。

    他感觉最近这段日子就像是在做梦。

    太过于美好,反而有些不真切。

    …

    半个小时后。

    傅时闻终于喝上了心心念念的鸡汤。

    “味道真好。”

    “先生要是喜欢,以后我经常给先生做。”

    “好。”

    晚上,傅时闻将林榆搂进怀里睡觉。

    林榆手放在肚子上,他应该告诉先生自己有宝宝的事情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话放在嘴边的时候,林榆依旧有些说不出口。

    正好下周先生生日,林榆打算,把这件事当个生日惊喜再告诉先生。

    傅时闻问:“睡不着?”

    “有点。”林榆回答道。

    傅时闻说:“下周我要回老宅几天。”

    林榆微微愣了一下,“先生……我也一起回去吗?”

    空气中静默了两秒。

    傅时闻将少年往怀里搂紧了些:“过段时间我再带你回去,好不好。”

    林榆明白,先生的家人都不太喜欢他,上次傅时闻因他受伤之后,这种不喜欢从内心流露到了表面。

    林榆语气低低地问:“先生的生日是在老宅那边过吗?”

    傅时闻亲了亲少年白皙的耳垂:“我争取早点回来,和你一起过。”

    林榆看着傅时闻:“先生早点回来,我想给先生一个惊喜。”

    “什么惊喜?”傅时闻凑过来好奇地问。

    林榆小声说道:“下周的时候,等先生回来再说。”

    “有秘密瞒着我?”傅时闻挠了挠林榆的痒痒。

    “痒,先生……”林榆笑着躲开。

    “告诉我,究竟是什么秘密?”傅时闻大有不放过的林榆的趋势,要追问到底。

    “暂时不告诉先生,等先生回来。”林榆坚持。

    “好吧。”

    傅时闻见问不出来,于是按住了林榆的双手,低下头,一口咬住林榆的鼻尖。

    “小兔子,胆子大了,竟敢有秘密瞒着我,看我不惩罚你。”

    屋外,一轮明月爬上枝头,夜色静谧。

    …

    第二天,林榆去珠宝店挑了一对戒指。

    价格有点小贵,款式林榆很喜欢。

    傅时闻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带上戒指一定很好看。

    店员问道:“先生,这款戒指上是可以刻字的,您需要刻字吗?”

    “嗯,要。”

    林榆将要刻的字写在了纸上。

    付完钱,店员微笑着说:“先生,一周之后就可以过来取了。”

    “好的,谢谢。”

    一周之后,正好是傅时闻的生日。

    回去的路上,林榆看到了路边的旅游广告,随手拍了一张发给了傅时闻。

    “先生,有空我们去爬山吧,想和你一起去山上看日出。”

    不一会儿傅时闻就回了他的微信。

    “好。”

    虽然只是简单地一个好字,林榆心里忍不住高兴。

    “先生晚上想吃什么?”

    傅时闻很快就回道:“只想吃小兔子。”

    林榆脸有些发热。

    “先生一点也不正经。”

    “马上就要回老宅,可能要住上好几天,几天都吃不上小兔子了。”

    傅时闻语气似乎还有点委屈。

    …

    傅时闻回老宅的那天,林榆帮他收拾好了行李。

    老吴将行李搬上了车。

    傅时闻抱住了他的小兔子:“在家乖乖的,等我回来。”

    “嗯,先生早点回来。”

    “我尽量。”傅时闻搂着小兔子的腰,亲了一口小兔子红润的唇瓣。

    小兔子气喘吁吁脸红呼呼的模样,很是好看,傅时闻揉了揉兔子的脸。

    “我走了,记得要想我。”

    “先生再见。”

    傅时闻上车,车窗玻璃渐渐地关上,车子很快消失在了转角。

    隔壁院子里的玫瑰花开的很灿烂。

    每天都会有人过来打点,但是奇怪的是,隔壁并没有住进来人。

    林榆上午闲着没事,在院子里拔了一些车前草,又种上一些蒲公英的种子。

    小兔子喜欢吃新鲜的草。

    林榆收拾着院子的时候,小区的物业大叔找上了门来。

    “你好,我是物业。”

    林榆放下手里的草,打开铁门,“你好,有什么事吗?”

    物业问:“请问您是傅先生吗?”

    林榆回:“啊……有事吗?”

    物业说道:“傅先生,您好,是这样的,我有给您打过电话,但是电话没人接。”

    “我们看到您名下的9-5号楼一直有水流走,可能是水龙头没关,也有可能是水管漏了,所以我过来提醒一下。”

    林榆微愣,9-5号楼就是他们隔壁的楼。

    这套别墅,也是在傅时闻名下的吗?

    “好的,我会过去看的。”

    林榆点了点头。

    物业大叔离开之后,林榆去了二楼傅时闻的书房。

    偶尔傅时闻会在这里办公或者看书,林榆每天都会仔细打扫屋子,所以清楚的知道,傅时闻的东西都放在了哪里。

    他从拉开柜子,柜子里挂着一排钥匙。

    仔细一找,林榆果真找到了9-5的钥匙。

    先生从未对他说过,隔壁的房子也是他的。

    安澄说,以前他就住在隔壁,他说,院子里的玫瑰是先生给他种的。

    林榆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把钥匙取下。

    银色的钥匙握在手里,略微冰凉。

    林榆来到隔壁院子,他用钥匙把大门打开。

    院子里种满了玫瑰,有粉色的,也有白色的,更多的是鲜红的红玫瑰。

    味道很香。

    一进屋,林榆便感觉到非常的熟悉。

    这栋楼房间里的装饰和布置,几乎和他和先生住的地方一模一样。

    林榆检查了一楼,并没有发现水龙头坏掉的地方。

    他上了二楼,在二楼林榆听到了水声,在二楼厕所里,林榆找到了未关的水龙头。

    林榆将水龙头拧上。

    在经过书房时,林榆停下了脚步。

    书房没关。

    林榆一眼就看到了桌上摆着的照片,那是一张先生和安澄的照片,相框里安澄抱着傅时闻,对着镜头笑得很灿烂。

    桌上摆着好几个相框。

    有安澄的单独照,也有先生的单人照。

    最后,林榆的视线停落在安澄亲吻着先生的脸颊的照片上。

    背景的夜空里有着绚丽灿烂的烟火。

    先生也笑着。

    他和安澄穿着的是情侣装。

    先生说,他只是把安澄当做了弟弟,林榆想,或许是恰巧穿了一样的衣服而已呢?

    可是,真的会有那么多的巧合吗?

    林榆出来,望着满院子的玫瑰花,忍不住出神。

    这些花都开的很漂亮,被人静心照顾着,看得出来,主人很用心。

    林榆将大门关上。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人是傅时闻。

    林榆愣了一下,手里的钥匙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捡起地上的钥匙,努力地平复下了心绪,接了傅时闻的电话。

    “在干嘛?”电话那头,传来了傅时闻低沉性感的嗓音。

    林榆垂下眼脸回答道:“在整理院子,撒了一些蒲公英的种子,蒲公英是兔子喜欢吃的草,过段时间,兔子就可以吃上嫩草了。”

    傅时闻不太喜欢听这些,“想我没?”

    “想……”林榆抿了抿唇。

    “只是一个想吗?”电话那头,傅时闻说道:“我吃醋了,你对兔子比对我上心。”

    傅时闻说完,林榆没有回答,他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了?”

    “没什么,”林榆缓缓地说:“先生不在身边,我有些不习惯。”

    傅时闻笑了起来,“我尽量早点回去。”

    忽然电话里插来一句不同的声音。

    “时闻,阿姨在叫你,你在和谁打电话?”

    “先不说了,有人叫我。”傅时闻急匆匆地挂断电话。

    林榆站在门口愣住了,浑身的血液忽然凝固,脸色突然变得煞白,毫无血色。

    刚才,他听到了傅时闻电话那头,传来了安澄的声音。

    …

    晚上,安澄的微博更新了。

    “今天李阿姨做了一大桌子菜,辛苦李阿姨了。”

    林榆点开微博的图片。

    在照片最边上落里,林榆一眼就看到了先生的袖子和手入镜了。

    傅时闻发来微信。

    “晚上有好好吃饭吗?吃的什么?”

    林榆晚上喝了一碗粥。

    “粥。”

    傅时闻说:“我也想吃,阿榆的粥是我吃过最好吃的,”

    林榆犹豫了几秒。

    “先生,安澄和您一起回老宅了吗?”

    傅时闻很坦诚的承认了:“你知道了啊。”

    “嗯,我看到安澄发的微博了。”

    过了两秒,傅时闻打了电话过来。

    林榆接了电话。

    “吃醋了?”傅时闻那头低低地笑着。

    林榆没说话。

    “小醋包,我带安澄回去是因为奶奶很想见安澄,没告诉你,是因为怕你多想。”

    只是因为怕他多想么。

    林榆想起了在隔壁书房看到的照片,照片里,安澄和先生那么亲密,穿着情侣装。

    他不明白。

    “先生和安澄,只是朋友关系吗?”

    “当然不是。”傅时闻说,“我把他当做弟弟看,阿榆,你不相信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