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五十八章 麻辣兔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末,林榆去珠宝店取回了戒指。

    两只戒指一大一小,分别刻上了不同的英文字母。

    林榆将其中较小戒指取出,带在自己手上,很合适。

    虽然这对戒指价格不算高,却几乎花掉了他所有的积蓄。

    他拨通了傅时闻的电话。

    “先生,今天回来吗?”

    今天是傅时闻的生日。

    电话那头,傅时闻带着些许歉意说道:“阿榆,奶奶想和我一起过生日,家里的亲戚朋友都来了,实在是走不开,我晚上回来好不好?等我。”

    林榆抿了抿唇,已经在意料之内,“嗯,先生生日快乐。”

    林榆将提前订好的生日蛋糕放进了冰箱里。

    今天林榆特地向徐姨请了假,买了一大堆食材,如果傅时闻回来话,他会做一桌丰盛的晚餐。

    一秒记住.42zw.cc

    只是现在这些东西似乎都用不上了。

    晚上,林榆在给吱吱洗澡。

    吱吱很顺从,竖着耳朵蹲坐在水里,任由林榆将泡泡抹在它的脑袋上。

    手机忽然响了,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林榆手上粘着泡沫,擦了擦手,放了扩音。

    “你好?”

    林榆询问了两声,对面声音有些嘈杂,欢笑声。

    林榆听得不真切。

    “你好?”

    电话那头终于有了清楚的声音。

    “时闻,你和安澄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哥和嫂子都在等着喝你们的喜酒。”是一个陌生年轻男子的声音。

    林榆手一顿。

    兔子吱吱地叫了两声。

    林榆回过神来,用温水给兔子冲干净了毛上的泡沫。

    “明达哥你就别取笑我了,都说了我和时闻不是那样的关系,更何况,时闻有对象的,你这样会让时闻很困扰的。”

    安澄的声音从电话那头清楚的传来。

    “时闻还年轻,没收心,哪儿当得了真,安澄,你才是阿姨认定的儿媳妇。”

    “阿姨,可是时闻哥又不喜欢我。”

    兰女士的声音再次响起:“什么说笑,我们是认真的,你看这次时闻也只带了你回老宅,傻瓜,你还不懂是什么意思吗?”

    傅明达问:“时闻,你还没和外面那个断了啊?我们都以为你只是玩玩而已。”

    林榆忽然紧张了起来。

    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听到什么样的答案。

    傅时闻低沉的嗓音响起,似有不悦:“你们无不无聊,每次回家都聊这些。”

    “好了好了,不聊这些。”兰女士说。

    “阿姨,我去上个厕所。”

    “去吧。”

    不一会儿,林榆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安澄十分清楚的声音。

    “林榆,你刚才听到了吧。”

    林榆正用干毛巾给小兔子擦兔毛,他淡淡地回了句:“听到了。”

    安澄低声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厚着脸皮回到傅时闻身边,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自讨无趣,赶紧离开。”

    林榆没说话。

    安澄忽然嗤笑了一声,“林榆,你该不会真以为傅时闻喜欢你才挽回你的吧?要不是因为我自身的原因,你没有任何的机会。”

    “感谢你,离开一年,把先生让给了我。”林榆缓缓说道。

    安澄握紧了手机,气得面容狰狞。

    “不要以为你能得意多久,林榆,你要是知道真相,怕是哭都哭不出来。”

    “什么真相?”林榆问。

    安澄哈哈笑了两声,“你猜啊,你不是挺聪明的么。”

    “无聊。”

    林榆直接挂断电话。

    ……

    晚上,墙上的时钟指到了十二点。

    林榆看了一眼桌上的蛋糕。

    叹了一声。

    随后他将戒指从无名指上取了下来,放回盒子里,再把装着戒指的盒子放进床头的抽屉里。

    先生失约了。

    不过林榆似乎已经习惯了。

    …

    傅时闻几乎应酬了一晚上,从老宅到市中心,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等到他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他推门进来,打开灯,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蛋糕,屋子里没人。

    傅时闻又去看了一眼卧室,床上,小兔子已然已经熟睡。

    傅时闻动作很轻地关上门,回到桌边,拿刀切开一块蛋糕,吃了一口。

    甜滋滋的。

    吱吱从角落里跳了出来,红红的眼睛盯着傅时闻。

    “喂,吃蛋糕吗?今天我生日,请你吃一块。”傅时闻压低声音问。

    小兔子没有搭理傅时闻,而是直接转身,尾巴冲着他。

    动作相当地挑衅。

    “胆肥了。”傅时闻磨牙,“早晚拿你做麻辣兔头。”

    小兔子刚开始买回来时,见到他只会怕得缩在角落里,现在胆儿挺大,都不怕他了。

    ……

    早上,林榆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

    傅时闻回来了。

    林榆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七点了。

    这是他的起床时间。

    他刚要起身,身后傅时闻的手臂拦住了他。

    “再睡会儿吧。”傅时闻带着鼻音说道。

    “嗯。”林榆闻着傅时闻熟悉好闻的味道,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枕在傅时闻手臂,继续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林榆第一次睡到这么久。

    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的焦糊味道。

    林榆起身赶到厨房,瞧见傅时闻在厨房里弯着腰不知道在做什么。

    “先生……”

    傅时闻猛然回头,挡住了身后的东西,“咳,你醒了啊。”

    “我睡的有些久了。”

    林榆发现最近这段时间,他愈发的嗜睡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肚子里有小宝宝的原因。

    “先生,你在干嘛?”

    “没做什么,”傅时闻心虚地支开林榆,“你还没有洗漱吧,快去洗漱。”

    林榆狐疑地看着傅时闻。

    这满屋的焦糊味道是怎么回事?

    傅时闻用身体遮挡的严严实实,林榆看不到他身后,只好作罢。

    看到林榆离开之后,傅时闻松了一口气。

    等到林榆洗漱回来之后,傅时闻恢复了以往的高冷,坐在沙发上看财经新闻。

    “先生饿了吗,中午想吃什么?”林榆问。

    “我点外卖了。”傅时闻说。

    “先生今天不去公司吗?”

    傅时闻放下手里的平板,“明天再去,今天在家陪你,过来让我抱抱。”

    林榆刚走过去就被傅时闻抱了个满怀。

    “阿榆,我记得你说过,等我回来要给我讲个惊喜,什么惊喜?”

    傅时闻牢牢记得这个事情。

    林榆垂着眼,“先生,其实我想送你一个礼物。”

    “什么礼物,是我的生日礼物吗?”傅时闻显得十分有兴趣。

    “先生先放开我。”

    “好,我等着。”傅时闻松开了林榆。

    林榆去床头柜里,拿出那一盒戒指。

    他将戒指捧到傅时闻面前:“先生,我去珠宝店买的,是一对情侣对戒,上面有刻我们的名字。”

    傅时闻的戒指里刻着他的名字,他的戒指里面刻着傅时闻的名字。

    本来林榆是打算,在先生生日当天送给他的。

    傅时闻看着眼前这一对看起来比较廉价的戒指,一时间有些微怔。

    “先生,不喜欢吗?”

    “不、不是。”傅时闻拿起戒指,“阿榆,本来应该我买的,被你抢先了。”

    “手伸过来。”

    林榆伸手过去,傅时闻将戒指戴在了林榆无名指上。

    “先生,我帮你戴?”

    “好。”

    带上戒指之后,傅时闻扣住了林榆的手,十指相扣。

    “有句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阿榆,你愿不愿意和我一同走到老。”

    林榆点头,当然愿意,他希望和先生,一直走到最后。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傅时闻低下头,亲吻住少年粉嫩的唇瓣。

    一吻结束。

    林榆红着脸,低低地说道:“先生,我爱你。”

    少年的话语不掺杂着任何一丝杂质,最简单的话,表达着最纯粹的爱意。

    傅时闻望着少年红润的脸颊,最后忍不住亲吻上了少年的睫毛,温柔又虔诚。

    外卖到了。

    吃完午饭之后。

    林榆收拾东西去到厨房,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一团焦黑的东西。

    太焦了,完全已经看不清楚原本是什么食材。

    这坨疑是出自傅时闻之手的东西,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垃圾桶里。

    想到先生之前遮挡的动作,林榆忍不住笑了出来。

    屋外,傅时闻拿起手机,对准手上的戒指,拍了一张照片。

    然后发了朋友圈。

    毫无疑问,傅时闻的拍照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是挡不住他的手好看。

    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这样漂亮的一只手,无名指上带上戒指,比珠宝公司请手膜拍的宣传照还好看。

    …

    安澄无故请假了几天,他是主演,搞得一个剧组的人陪着他耽误时间。

    这次他回到了剧组,终于开始正常拍摄。

    在休息中间,安澄一边喝着果汁拿着手机看微信。

    忽然,他发现百年不发一条朋友圈的傅时闻竟然发了一条朋友圈。

    安澄兴高采烈地点进去看。

    结果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张图片。

    无名指上的戒指格外的碍眼。

    新来的助理正在给安澄整理头发。

    “嘶!”

    头套太紧,安澄头皮被扯了一下。

    “明哥,对不起。”小助理吓得连忙道歉。

    安澄正在气头上,他温柔对助理笑着说道:“你蹲下。”

    小助理不明所以地蹲下。

    安澄将手里的果汁盖子打开,随后将一瓶冰凉的果汁全部倒在了小助理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乡村男支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