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卓逸女婿〕〔男主发疯后〕〔皇城第一娇〕〔武侠之最终进化〕〔最强战神〕〔协议结婚后热搜爆〕〔迷踪谍影〕〔大明第一狂士〕〔东京求生游戏〕〔原神,长枪依旧〕〔我的老婆家财万贯〕〔抗战:从八佰开始〕〔宝可梦之龙系天王〕〔明末凶兵〕〔都市全能高手〕〔代管女兵,全成世〕〔我赫敏,穿越漫威〕〔逆流1990从刨冰开〕〔敌谍一生〕〔快穿大魔女她又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五十九章 假的,全是假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们见一面吧。”

    林榆收到了安澄的信息。

    他看了一眼就关了手机屏幕,没回。

    傅时闻从衣帽间出来,穿了一件深色的外套,俊美帅气非凡。

    “先生晚上要出去吗?”

    傅时闻:“嗯,昨天生日不在这边,今天几个朋友说要聚一聚吃个饭,一起去吗?”

    林榆大概猜这几个朋友应该是傅时闻朋友圈子里的富二代朋友们吧。

    林榆和他们不熟。

    “先生,我就不去了,少喝点酒。”

    “好。”傅时闻出了门。

    林榆在家收拾着家里。

    首发

    安澄再次打了电话过来。

    林榆蹙了蹙眉,挂断了安澄的电话,犹豫了一下,把安澄的电话号码加入了黑名单。

    不一会儿,另外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打来了电话。

    林榆接听了电话。

    “林榆,你是把我拉黑了吗?”安澄那边语气听起来很是生气。

    林榆十分淡然地嗯了一声。

    这种淡然的语气让安澄气得爆炸。

    “林榆,你是不敢接我电话,更不敢见我吗?”

    林榆如实回答道:“不,我只是,不想听到你的声音,更不想看到你。”

    林榆不想再继续受到安澄的影响了。

    之前他埋怨先生不肯相信他,其实,他也未曾相信过先生。

    感情是需要互相信任的。

    既然林榆选择了回来,他选择相信先生。

    安澄听到林榆的回答,气得差点把手里的手机摔了。

    他恨恨说道:“你会后悔的。”

    林榆缓缓说道:“我不会后悔,而且,我和先生会一直在一起。”

    “还有,谢谢你安澄,如果没有你,我不会知道,原来先生也是爱我的。”

    …

    饭桌上。

    白越哈哈笑着说道:“傅哥,当时我那脚油门踩下去,紧张地简直心都快喉咙里飞出来了。”

    白越脸上的伤还没好,鼻梁差点被傅时闻一拳打歪了,本来就长得差强人意,现在脸上带着伤,笑起来看着有些滑稽。

    傅时闻笑着问,“脸上的伤还疼么?”

    “不疼,一点也不疼,我这皮糙肉厚。”白越说着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脸,结果疼得他龇牙咧嘴。

    他苦着脸:“傅哥,你这下手也太狠了,不过我能明白,毕竟要演就得演得真一些嘛!”

    傅时闻脸上笑容不变,淡淡地说道:“上次张总那个项目,听说你们公司有意向,我向他推荐了你。”

    “多谢傅哥!”

    这个项目虽然不是什么大项目,但是也有几千万的数额,这一顿揍挨得值了,即便整个挨揍的过程令人十分的不爽。

    白越有种错觉,自己就像是一条在傅时闻身边摇尾乞怜的狗,等待着主人施舍。

    是狗还是狼,那可还不一定。

    林之道端着酒杯忍不住啧啧称奇:“傅狗,你这苦肉计演得不错啊,下血本了,被撞进医院住了好几天。”

    白越笑着说:“住院是假的,受伤也是假的,流血的血包,是安澄的助理从剧组借过来的。”

    如果非要找点伤,那大概是在地上滚两圈的时候,顶多在地上擦伤了一点。

    从撞车到医院,全部都被事先打点好了。

    白越开车撞过去的时候,已经踩了急刹车了,压根没有碰到傅时闻的人。

    “我靠,傅狗,你竟然连我也骗!”林之道想起自己亲自去医院看望傅时闻,去的时候还买了水果。

    秦耀说:“这不都是为了让嫂子回心转意么,现在傅少和嫂子关系重归于好了,皆大欢喜。”

    “傅狗,你改性了啊,你把林榆接了回去,安澄怎么办?”林之道问。

    傅时闻抿了一口酒,淡淡地说道:“没想好。”

    白越哈哈大笑着说道:“哪个成功男人身边没有十个八个小情儿,要是一辈子只能和一个人过,就算是那个人是个绝世美人,我也不愿意。”

    “再说安澄不是有那个病……不能那个么……傅哥把林榆留在身边不也挺好,反正都长得差不多。”

    林之道冷冷地扫了一眼白越。

    他看向傅时闻:“傅狗,说真的,小心玩火自-焚。”

    白越喝的有些多了,话也多:“放心吧,林哥,傅哥那是相当有一套的,傅哥家里那位简直爱傅哥爱的死心塌地,那天傅哥躺在地上,他趴在傅哥身上哭得稀里哗啦,死去活来,我看啊,林榆之前离开也只是装装样子,随便哄哄就回来了,就是故意想拿乔,让傅哥哄哄他,以后就算知道了傅哥在外面有人,傅哥只要哄一哄,肯定也不会闹的。”

    秦耀吃着菜,看了一眼白越,往他碗里夹了一块鸡屁股。

    “你多吃点菜吧。”

    林之道蹙眉:“我听说,林榆的父母就是因为车祸去世的,傅狗,你该不会是算准了林榆看到你为他出车祸肯定会心软,才出了这一招的吧,真狠啊你。”

    傅时闻端着酒杯,脸上表情淡淡地,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林之道暗道:“真的狗。”

    这时,傅时闻手机响了,是安澄打过来的电话。

    傅时闻起身,“我去接个电话。”

    “傅先生,您在吗?很抱歉打扰您。”

    电话那头,是安澄的助理小何,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

    “什么事。”

    “明哥他,割腕了。”

    傅时闻脸色一变:“送医院了吗?”

    “在医院里抢救了。”

    ……

    林榆没想到安澄简直就是个疯子。

    在他挂断电话之后,安澄随后就发了一张割腕的照片过来。

    “我会让你看看,傅时闻有多么的在乎我。”

    林榆盯着那张照片,语气异常的平静。

    “伤害自己,你只能博得傅时闻的同情,那不是爱。”

    “就算先生去医院陪你,我也不会吃任何的醋,反而,我同情你。”

    安澄气得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

    …

    晚上,傅时闻回来的比较晚。

    他衣服上有着淡淡柠檬豆蔻的香水味道。

    林榆对这个味道不陌生,那是安澄最喜欢用的香水,近一年出的新款。

    曾经,傅时闻也送过一瓶同样品牌的香水给他当生日礼物,味道很相似,同一个系列的。

    林榆说:“先生看起来很疲惫。”

    傅时闻揉了揉眉心,“这几天都没怎么休息好,阿榆,过来让我抱抱。”

    林榆乖巧地坐在傅时闻腿上。

    “先生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傅时闻将林榆搂住,下巴磕在林榆颈窝处,嗅了嗅林榆耳侧,“什么?”

    “没什么,”林榆垂下眼眸,“先生今天晚上和朋友玩的愉快吗?”

    “还好。”傅时闻打了哈欠。

    “困了,我去洗个澡,睡觉。”

    “好。”

    “要不要一起洗?”傅时闻亲了亲林榆耳朵。

    “先生,我洗过了。”林榆躲开。

    “好吧。”

    傅时闻有些遗憾地走向浴室。

    林榆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傅时闻的背影。

    ……

    接下来几天,傅时闻都回来的很晚。

    林榆没问。

    傅时闻主动解释是加班。

    只是每次回家时,傅时闻衣服上都会有一股淡淡地柠檬豆蔻的香味。

    “感觉你似乎有些不开心,是因为我没有早些回来吗?”傅时闻问。

    林榆摇头,“先生,我没有不开心。”

    “那笑一个。”

    林榆挤出笑脸。

    傅时闻捧起林榆的脸,亲了一个。

    “明天晚上我早点回来。”

    “嗯。”林榆点头。

    傅时闻说:“上次你做的蒸鱼很好吃,明天晚上可以再做一次吗?”

    “好。”

    第二天下午。

    林榆做好了饭菜摆上桌。

    蒸鱼放在微波炉里温着,怕凉了。

    林榆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先生快到家了吗?”

    “快到了。”傅时闻很快回复。

    林榆坐在沙发上等,吱吱跳来跳去,最后跳到了林榆怀里。

    林榆摸了摸它的头。

    半个消失之后,林榆等来了一通电话。

    “阿榆,公司里还有些事,我可能一时半会儿回来不了。”

    “没事先生,我自己吃就行。”

    挂断电话,林榆点开安澄发过来的照片,里面赫然是傅时闻的侧脸。

    “怎么样,我赢了吧。”

    安澄十分挑衅地说。

    林榆看着手机里傅时闻的照片。

    为什么先生不肯告诉他?

    是因为怕他知道了,会吃醋会不高兴么?

    还是——

    安澄得意继续地发了信息过来。

    “林榆,你压根什么也不知道。”

    “你以为你得到了傅时闻,沾沾自喜,我告诉你,要不是因为我身体的原因,你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

    “在大学的时候,傅时闻就向我求婚了,但是因为我身体的原因,我们不能更近一步,所以我没有答应傅时闻。”

    “我本想偷偷去国外治病,回来再给傅时闻一个惊喜。”

    “是,傅时闻喜欢你,但是你肯定不知道原因吧,那是因为你能和他上床做-爱,所以他才会把你留在身边。”

    安澄放过来一段录音。

    “听完这个,你就知道了。”

    “傅时闻,你不是说要娶我的吗?”录音里,安澄的声音听起来可怜兮兮的。

    “你什么时候娶我?”

    缓了半响,傅时闻说:“来年春天吧。”

    傅时闻清楚的声音从录音里传出。

    林榆浑身的力气仿佛一瞬间被抽干。

    手机滚落在地上。

    终究,还是选错了么。

    半响,林榆弯腰捡起手机。

    录音可以伪造,以安澄的手段,林榆相信他做的出来。

    林榆更想知道,先生会怎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葬我一枝白山茶〕〔这个衙门有点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