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暗禁忌游戏〕〔从人民的名义开始〕〔薪火游戏〕〔帝王宠之萌后无双〕〔重生之都市最狂邪〕〔九剑杀神〕〔八零辣妈飒爆了〕〔星界之尊〕〔都市直播之天才阴〕〔都市仙尊归来〕〔重生九叔之阿威队〕〔霍格沃茨,星辰闪〕〔遮天之帝尊时代〕〔我大道至尊,被鸿〕〔这个系统带着毒〕〔八零甜婚之肥妻逆〕〔全球灾变之末日游〕〔不一样的控卫之路〕〔风水龙婿〕〔女神的极品仙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六十章 阿榆,早点回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先生,还没有到家吗?”

    “马上就回来。”

    林榆在沙发上等着傅时闻回家。

    天色一点点的黑了下去,墙上的时针缓慢的移动,最后到了深夜。

    林榆手臂发麻,他拿起手机,给傅时闻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是安澄的声音。

    “傅时闻在我这儿呢,他睡着了。”

    电话那头,安澄笑得春风得意。

    林榆握着手机的手收紧,“能把手机给他吗?”

    “听不懂人话吗?我说,他、睡、着、了!”

    安澄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非常的清楚。

    记住m.42zw.cc

    林榆沉默了。

    “林榆,上次我说等你知道真相后,哭都哭不出来,你以为我是骗你的吗?”

    “本来不想就这么告诉你的,但是看着你可怜,我还是决定给你说个明白。”

    安澄的语气高高在上,仿佛像是在施舍。

    “你以为傅时闻舍身救你被车撞?是不是很感动?只不过你不知道的是,傅时闻车祸是假的,流血的血包是从我助理那儿拿的,不信你可以去问白越,他俩一起骗你呢,不然你以为白越刚欺负你,傅时闻就出现,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还有,别以为傅时闻有多在乎你,当时他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没有任何的犹豫,还是他叫我给他拿的笔。”

    “傅时闻的母亲很喜欢我,认定了我是他们傅家的儿媳妇儿,时闻也答应我,明年开春我们就结婚,林榆,你毫无胜算。”

    “要我是你,早就自己离开了,别赖着不走。”

    电话挂断。

    林榆坐在沙发上,艰难地接收安澄给他传达的信息。

    车祸是假的?

    是傅时闻和白越一同做给他的戏?

    而且,林榆记得,先生明明说过,离婚协议书,没有签字。

    林榆缓缓地起身,看向傅时闻书房的位置。

    他清楚的知道傅时闻的东西都放在哪里。

    只要往前走几步,就能验证,安澄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

    可是,就这么几步,却格外的艰难。

    林榆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果然,他在抽屉里找到了那份离婚协议书。

    他颤抖着手拿起,在翻开的一瞬间,林榆闭上了眼睛。

    耳边,傅时闻温柔的话语若隐若现,在脑海中回荡。

    “阿榆,离婚协议书我没有签字,我们还是合法夫夫。”

    “阿榆,你知道吗?那天看到车子要撞上你的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我宁愿车撞的是我。”

    “我喜欢你,阿榆。”

    这一切美好的像是彩虹泡泡,但是现在,那些泡泡却被现实中离婚协议书签字处“傅时闻”那三个手写的字全部戳碎。

    手中的纸张掉落,林榆颓然往后退了一步。

    所以,一切,都是假的吗?

    林榆呆坐了半响,手无力地拿起手机。

    “我是林榆,有时间见一面吗?”

    白越怀里搂着个清秀少年刚从酒吧出来,接到林榆的电话有些不敢相信。

    “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要见我?好啊,现在就过来吧,不过我不会等你太长时间,你最好快点。”

    白越在清吧定了个位置。

    林榆去的时候,他正和清秀少年亲密地互相喂吃的。

    “找我有什么事儿?”白越吊儿郎当地问。

    林榆看着白越脸上的伤,语气平静地说:“傅时闻告诉我,原来那天,你们在演戏。”

    白越愣了一下,旋即嘴角上扬,“你知道了啊。”

    林榆垂下了眼睛,一股凉意从心底冒出来,浑身忍不住的颤抖。

    原来,傅时闻真的是在骗他。

    白越身边的少年盯着林榆,眼底有着敌意:“越少,他谁啊?”

    他抱着少年亲了一个,“我一个哥们的媳妇儿。”

    白越看着林榆忍不住笑着说道:“那天我看你趴在傅时闻身上哭得那么伤心,我都有些不忍骗你了,还是傅哥厉害,一动不动,演得那么像。”

    酒吧里的女歌手唱着场面悱恻的情歌。

    林榆大脑一片空白。

    白越喝了一口酒,搂着身边少年的腰:“对了,话说回来,你来找我干嘛?我可是很忙的。”

    林榆望着白越,煞白的唇角挤出一句话:“谢谢你。”

    “谢我什么?”白越莫名其妙,他挑眉,“怎么,看上我了啊?想跟我好?”

    白越凑了过来,“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不能让傅哥知道,我不想挨第二顿揍。”

    上次明明说好了只是演戏,可是白越却被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顿胖揍。

    傅时闻下手是真的狠,打断了他的鼻梁,差点让他毁容。

    白越眼底闪过一丝阴翳,盯着林榆愈发的有兴趣,如果能给傅时闻带绿帽子,想想就真tm爽。

    林榆起身往外走。

    白越想追过去,却被怀里的少年拖住了步伐,他目光追随着林榆的背影。

    忽然,白越像是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

    林榆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这一处是市中心的繁华地带,路边灯火通明。

    即便凌晨,也十分的热闹。

    路上的有喝的烂醉的酒鬼,也有三两个成群欢快交谈的人群,偶尔也有带着满脸倦容下班的人。

    林榆沿着马路,不知走了多久,走上了大桥。

    桥边有商贩卖小吃,正要收摊,问林榆要不要来一份,便宜出售。

    林榆摇了摇头,继续往桥上走。

    两岸灯火通明,水被染成了奇幻的彩色,在大桥中央,林榆停了下来。

    迎面凉风习习,身后车水马龙。

    林榆在桥边站了许久,望着桥下的水出神。

    眼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流的,在脸上被风吹开,湿漉漉一片。

    只要往前一步,跨过护栏,就可以结束了,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林榆缓缓往前走去,在碰触到护栏的时候,肚子忽然痛了一下。

    林榆如梦惊醒,他还有宝宝。

    桥边贴上了这样一条标语。

    “退一步,海阔天空。”

    “对不起。”

    林手缓缓地放在肚子上,轻声道歉。

    就算所有的都是假的,什么都没有了,至少,他还有宝宝。

    在林榆没注意的时候,身后停下了一辆三轮车。

    车上下来一个个子高大的男人,男人带着黑色的帽子和口罩,将整张脸遮了个严严实实。

    “林榆。”

    男子走到了林榆身后,对林榆叫到,显然,他认识林榆。

    林榆回头,警惕地看着男子,退后了一步:“是你!”

    “好久不见。”男子嘴角扯出一抹笑容。

    …

    傅时闻早上醒来,揉了揉眉心。

    “昨天晚上我怎么睡着了。”傅时闻有些疑惑。

    安澄系着围裙出来,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可能是你最近太困了吧,所以睡着了。”

    傅时闻皱了皱眉,他记得昨天晚上答应了林榆要回去。

    林榆一个人在家,肯定等了很久。

    安澄问:“时闻,吃早饭吗?我亲手做了煎鸡蛋。”

    “不了。”

    傅时闻穿上衣服,家里还有人等着他。

    安澄嘟起了嘴,拉着傅时闻的手不依不饶道:“我亲手做的,时闻,吃点再走可以吗?”

    “好吧。”傅时闻点头。

    安澄笑着将一个煎的两面金黄的荷包蛋端了出来。

    “来,时闻,尝一尝。”

    傅时闻吃了一口,夸赞道:“味道不错。”

    “那是当然,我练习了好久才做出来的。”安澄有些小得意。

    傅时闻很快吃完放下筷子,“我该走了。”

    “这就走了,不多待一会儿吗?”

    “下午来看你,乖。”

    傅时闻从安澄的住所出来,拿出手机。

    奇怪的是昨天晚上小兔子一条信息都没有给他发。

    傅时闻打电话过去,也不接。

    “该不会生气了吧。”傅时闻猜测。

    傅时闻到家,打开门。

    小兔子先蹦了出来,见到是他,飞快跳走了。

    “阿榆,我回来了。”

    奇怪的是,林榆没有回答他。

    傅时闻先看了厨房,厨房没人,他走向卧室,卧室床单干净整洁,也没有人。

    是出去了么?傅时闻打电话。

    依旧是无人接听。

    傅时闻不解之际,他看到了书房门是开着的,虚掩着一条门缝。

    平时林榆很少去他的书房,顶多只是去打扫,即便进去过后,也会关上门。

    傅时闻走到书房,地上散开了几张纸,离婚协议书几个字赫然映入眼帘。

    他捡起离婚协议书,小兔子该不会是误会了什么吧。

    傅时闻沉着脸将离婚协议书放桌上。

    他打电话给许纯。

    傅时闻问:“你嫂子在你那儿吗?”

    许纯正在睡懒觉,他揉着眼睛打着哈气:“没。”

    下一秒许纯反应过来,“哥,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事情欺负嫂子了?嫂子去哪里了?”

    傅时闻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看向桌上的离婚协议书,不打算再继续打电话。

    离婚协议书他虽然签了字,但是也没有交给法院,不算欺骗。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又在闹什么脾气?”

    傅时闻皱眉。

    忽然瞧见小兔子在沙发上盯着傅时闻。

    兔子还在,衣服也还在,东西都没有带走。

    就算闹脾气也不是什么大脾气,总归会回来的。

    傅时闻轻笑了一下,在手机上编辑了一条信息:“阿榆,早点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