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天道基因库〕〔炎皇帝国〕〔消逝的魔环〕〔废土求生我有戴森〕〔妖孽仙医在都市〕〔秦氏仙朝〕〔我家水库真没巨蟒〕〔国运:开局签到通〕〔我在三界开酒馆〕〔都市之我死后超凶〕〔不灭龙帝诀〕〔大明:完了,我被〕〔无敌大人物〕〔战斗全在八秒内结〕〔双城之战:从法师〕〔大玄印〕〔第一兵王〕〔女相宝师〕〔我的武功会挂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六十三章 林榆没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山上的日出是非常的壮观的,也是极为漂亮的。

    群山之间雾气还未散去,与绵延不断的山峦一起,云雾如同波涛汹涌的海面,金光一泄千里,山峰、树林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纱,如梦如幻。

    清晨空气微冷,吸进的空气冷冽,但却格外清爽。

    “阿榆,喜欢吗?喜欢我们以后经常来玩。”

    林榆望着远处的日出,清澈的眼眸依旧空洞无神。

    傅时闻看着林榆的样子,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痛楚,他捧起林榆的脸,低声央求:“阿榆,我错了,你对我说句话好不好?”

    “求求你了。”

    “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可是林榆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剩下的只有空洞,麻木,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看着这副模样的林榆,傅时闻心脏如同被一只手紧紧地扼住。

    曾经的少年眼睛清澈晶亮,满心满眼都是他。

    记住m.42zw.cc

    可是那个少年的灵魂,却被他弄丢了,只剩下一具躯壳。

    傅时闻手指缓缓地覆盖上林榆的白皙脸颊,“阿榆,回来吧,求求你了。”

    傅大少爷这辈子从来没有这般低声下气的对人说过话。

    只是他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山林间起风了。

    雾气一点点的弥漫上来。

    傅时闻摸到林榆手指很凉,他将外套脱下,给林榆盖上。

    “阿榆,我们去看看山上的风景,你不是喜欢小松鼠吗?我带你去看,好不好?”

    一通电话打来。

    傅时闻看了一眼号码。

    “阿榆,你在这里等等我,我接个电话。”

    傅时闻将轮椅停好,转身接了电话。

    电话是傅时闻的助理打过来的。

    “傅少,孙鹏找到了,人在国外。”

    傅时闻脸色阴鸷:“人我要活的,只要活的就行,无论花费多少人力财力,给我把他弄回来。”

    傅时闻早年间也曾是个纨绔子弟,疯狂事情也没少干,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接管了傅家,变得愈发稳重,但是这并不代表傅时闻是好惹的,他从来都不是好惹的。

    傅时闻挂断电话。

    当他回头的时候,愣了一下。

    阿榆?

    轮椅上的人不见了。

    他的外套掉落在了地上。

    松鼠从他面前跳了过去。

    傅时闻一时间不知道该是惊喜还是担心,林榆终于能站起来了。

    人应该还没有走远,傅时闻向附近找去。

    林榆是跟着一只松鼠走的。

    松鼠跑得太快,他却走得很慢,树桩将他绊倒,林榆爬了起来。

    眼前闪过一点点的光点。

    林榆想起了他的那个梦,梦里面,宝宝化作了一群光点消失了。

    “宝宝!”

    林榆努力的伸手去够那些光点,却怎么也够不着,只能踉跄地追着那些光点。

    最后,林榆来到了山崖边。

    山崖的风很大。

    林榆望着光点飞到了山涧弥漫的雾气里,他只要往前一跳,就能抓住光点。

    “阿榆!别动!”

    傅时闻看到林榆站在山崖边上的那一瞬间,心脏都快吓出来了。

    林榆缓缓回头,风吹起了他的头发,他看见了傅时闻,缓缓地开口:“先生,宝宝在那边……”

    “阿榆,宝宝不在那边,宝宝还在你肚子里。”

    林榆眼底闪过一丝迷茫,很快,眼泪从他眼角流了出来:“先生,你又骗我……”

    傅时闻缓缓地靠近:“我没有骗你,阿榆,相信我好不好?”

    泪水被风吹开,林榆摇了摇头:“先生,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林榆转身看向雾气,那一束光点仿佛近在眼前,只要往前走一步,就能抓住了。

    林榆缓缓地抬起脚,脸上露出笑着,迎着日出,伸手向光点抓去。

    “不要!阿榆,不要!”

    傅时闻扑了过去,却什么也没有抓到。

    他向山崖下看去。

    弥漫的雾气什么也看不清。

    “阿榆!”

    傅时闻怔怔地望着下方,一行泪水从眼角落下,他心口处仿佛缺了一个口子,探入了一把绞肉机,把他心全部搅成了碎肉,痛得几乎让他难以呼吸,嘴里一口血涌了上来。

    “傅先生,你醒醒!”

    最后是小曲发现了昏迷在悬崖边上的傅时闻。

    ……

    林榆没了。

    傅时闻眼睁睁地看着林榆跳下了山崖。

    搜救队整整找了三天三夜,没有找到尸体。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有可能是掉进了山下的河水里被冲走了,也有可能是被山林里的野兽给吃了。

    许纯在得知这个消息赶来的时候,人都傻了。

    他揪住傅时闻的衣领,忍不住一拳揍了过去:“你终于害死他了,你高兴了吧!”

    傅时闻头被打歪,几天脸上张满了胡渣,满脸颓废,眼里爬满血丝,他沙哑地开口道:“不,阿榆没死。”

    “没有找到他的尸体。”

    没有尸体,就还有一丝的希望。

    许纯回头望去,那么高的山崖,怎么可能安然无恙?

    他看着傅时闻,后悔不已。

    “哥,我真该把他从你身边抢走的。”

    如果是他先遇上林榆,或许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

    三天之后,警方的搜救队不再继续寻找,打算结案通报。

    但是傅时闻拒绝接受这样的结果,他找了专业的搜救队,和他们一起在山崖下寻找。

    傅时闻好似发了魔怔,没日没夜的在山里寻找。

    几天里几乎把整座山都给踏平了,水里也打捞了一遍。

    搜救队知道毫无希望,无论寻找多少遍,虽然这活挣钱,但是这种高强度的搜救是个人都熬不住,他们已经连着几天没合眼了。

    傅时闻眼睛布满红血丝,“继续找,多少钱我都给,只要把人找到!”

    最后还是兰女士亲自过来。

    看着傅时闻狼狈的模样,她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林榆已经死了!”

    “他没有死,我要找到他。”傅时闻摇头继续往前走。

    这几日在山林里,树枝挂坏了他的衣服,浑身沾满了泥土,让他看上去比个流浪汉还不如。

    兰女士一巴掌打在了傅时闻脸上,“傅时闻,你清醒一点!”

    “奶奶生病了,医生发了病危通知书,你难道不去看看吗?”

    傅时闻顿了一下。

    “找到了!”

    身后的搜救队拿着一只鞋过来,

    傅时闻回头,一眼就看到了那是当时林榆穿着的鞋,是他亲手给他穿上的。

    只找到一只鞋,鞋上有血迹,身体很有可能被山里的野兽拖走了。

    “傅先生,节哀顺变。”

    傅时闻死死地盯着鞋,眼角流出了红色的血泪。

    “阿榆……”他低低地唤了一声。

    几天没吃没喝,即便再好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下去,傅时闻终于晕倒了过去。

    ……

    傅时闻在医院里躺了一星期。

    他把自己关在了病房里,谁也不肯见,不吃不喝,只是捧着那只鞋子。

    每次闭上眼睛,傅时闻就能看到林榆往山下跳的画面。

    少年迎风流着泪说:“先生,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傅时闻按住了心口,一抽一抽的疼,疼得他呼吸都缓不过来。

    “阿榆,我知道错了,你回来吧。”

    门被推开,傅时闻头也不抬:“滚!都滚出去!”

    兰女士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愈发消瘦的脸庞。

    “时闻,是我和奶奶。”

    傅时闻顿了一下,看向轮椅上的头发苍白的老人。

    “阿兰,你出去吧,我单独和他说几句话。”

    老人的身体愈发的不好,脸色也病态的苍白,但是神志清醒了很多。

    兰女士点头,将奶奶推到病床边上。

    “时闻,让奶奶看看。”傅奶奶伸出手,捧着傅时闻的脸。

    “怎么瘦了这么多?”

    奶奶心疼地问道。

    傅时闻是由爷爷和奶奶带大的,从小奶奶就最疼他,傅时闻最依赖的就是奶奶。

    傅时闻抱住奶奶,终于忍不住,放声痛哭了起来。

    “奶奶,我把他弄丢了。”

    奶奶慈祥地拍着傅时闻的背:“乖,不哭了,不哭了。”

    傅时闻哭着靠在奶奶怀里睡着了,像是小时候一样。

    他睡了很长一觉。

    奶奶在梦里向他告别:“答应奶奶,要好好的活下去。”

    老人离开的时候,嘴角是带着微笑的。

    …

    一周之后,傅时闻办了奶奶的丧事。

    他没有办林榆的。

    或许是心底依旧在期望着,林榆还活着。

    徐姨犹豫了很久,还是整理了林榆,装进一个箱子,寄给了傅时闻。

    傅时闻回到家里,小兔子每次听到开门声,都会在门口等一下,看到是傅时闻,跳开了。

    傅时闻在院子里拔了一些林榆种的蒲公英放进兔子盆里。

    他记得林榆说过,小兔子喜欢吃蒲公英幼芽。

    小兔子远远地盯着他,似乎有些烦躁,在询问,他的主人去哪里了。

    傅时闻收到了徐姨寄的那个箱子。

    箱子里面,有着一些林榆曾经穿过的衣服和东西。

    最后,在一堆衣服里,傅时闻看到一本泛旧的日记本。

    他指尖颤抖着打开日记本。

    “2.25 天气 晴

    先生总是应酬,总是很晚回来。

    今天给先生按了按,先生表情看上去应该是舒服的。”

    ……

    “6.12 天气 晴

    昨天我们做了。

    先生好温柔,很喜欢。”

    ……

    “6.23 天气 小雨

    结婚纪念日快到了,我打算做一只玻璃瓶帆船送给先生。

    不知道先生会不会喜欢?”

    少年将喜欢藏在了日记本里,一点点一滴滴仿佛都能看到那个满心满眼都是爱意的少年。

    嘀嗒。

    一滴眼泪落在纸张上绽开。

    傅时闻擦掉了眼角的水光,放下了笔记本。

    他缓缓走向楼梯间,拿下那只装着帆船的玻璃瓶,这个瓶子放在楼梯间上,每天他都能看见。

    他原本以为,这只是林榆买回来的手工艺品。

    原来,这是林榆亲手做的。

    傅时闻声音沙哑的厉害:“傻瓜,为什么不亲手送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