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天道基因库〕〔炎皇帝国〕〔消逝的魔环〕〔废土求生我有戴森〕〔妖孽仙医在都市〕〔秦氏仙朝〕〔我家水库真没巨蟒〕〔国运:开局签到通〕〔我在三界开酒馆〕〔都市之我死后超凶〕〔不灭龙帝诀〕〔大明:完了,我被〕〔无敌大人物〕〔战斗全在八秒内结〕〔双城之战:从法师〕〔大玄印〕〔第一兵王〕〔女相宝师〕〔我的武功会挂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八十三章 能不能……帮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柯睁开了眼,看到了一片雪白的天花板。

    云锦坐在一旁,正十分投入地玩着游戏。

    “云锦……”季柯轻轻地喊道。

    “季季!”云锦看到季柯醒来,立刻放下了手机,“你感觉怎么样,肚子还难受吗?”

    季柯摇了摇头,“我睡了多久了?”

    “你快睡一整天了。”云锦说。

    “我睡了这么久?”季柯想起身,腹部的疼痛让他顿了一下。

    云锦将他按了下去,“好好躺着。”

    “我这是怎么了?”

    “你轻微胃穿孔,季季,你以后可不能再喝酒了,好好是轻微!”

    云锦当时看到季柯昏迷的躺在医院,都快着急死了。

    记住m.42zw.cc

    季柯很久没有发过胃病了,而这次感觉是最难受的一次,没想到竟然胃穿孔了。

    果然他并不适合喝酒。

    看着云锦眉毛快拧在一起,季柯忍不住笑了一下,“我以后不喝酒了。”

    旁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声。

    这让季柯意识到,病房里不只有他们两人的存在。

    病房比较大,摆放着两张病床,中间用着一张很大帘子隔开,将整个屋子隔成了两个空间,那声音便是从另外一张病床传来的。

    “旁边的病人昨天下午送过来的,我听说是喝酒喝多了,急性酒精中毒。”云锦说。

    季柯往回看了一眼,隔着帘子,他只能依稀能看到对面床上躺着一个模糊的人影。

    季柯收回视线,床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是云锦的。

    因为游戏没关,所以手机也没关屏幕,直接跳出来了一条微信。

    “房号3095,八点之前过来,我不喜欢等人。”

    季柯刚看了一眼,云锦就慌乱地拿过手机。

    “是谁啊?”季柯问。

    云锦尴尬地挠头:“哈哈,是一个我加的群,忘记开免消息打扰了。”

    季柯狐疑地盯着云锦。

    被季柯这么盯着,云锦心虚地厉害,“对了,季季,上次那档综艺节目下周就要首播了!不知道效果会怎么样。”

    “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季柯看着云锦眼睛,问。

    “怎么可能?”云锦连忙摆着手,“在家里你是老大,小的哪里敢瞒着您什么事。”

    隔壁的床发出了响动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隔壁东西掉了我去帮他捡。”云锦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十分热心地去隔壁捡东西。

    季柯肚子有些疼,他看了一眼云锦,回想着那条信息。

    如果他没猜错,应该是梁淮发过来的吧。

    …

    下午,云锦回去之后,季柯靠在床上看书。

    旁边的病友很安静,像是在睡觉。

    季柯的主治医师进来查房,问他感觉怎么样,顺便让护士给他测体温。

    季柯感觉比早上好多了。

    测完体温之后,医生叮嘱道:“因为你是轻微胃穿孔,暂时没有出现胃内容物进入腹腔的症状,是不需要手术的,但是如果病情加重,那就得做手术了。”

    这几天住院是为了留院观察。

    医生继续叮嘱:“还有你不能吃东西,如果非要吃,只能吃流质或者半流质、易消化的食物,防止胃穿孔加重,但是,我一般建议这两天最好不要吃。”

    “好。”季柯点头。

    医生走到旁边的病床,拉开帘子。

    叮嘱了几句话之后,医生和护士离开,病房里再次恢复了安静。

    季柯好奇地看向旁边的人,大概是个醉汉吧,喝酒喝到酒精中毒?

    酒精中毒——

    上一次接触到这个词汇,还是在云锦那儿。

    如果说季柯的酒量是1,那么云锦的酒量顶多是3,明明喝不了酒,还硬喝,结果出事了。

    旁边那人一声没吭,看样子应该是好受不到哪里去。

    …

    下午,幼儿园放学,季软软背着小书包进了病房。

    “爸爸!”清脆的童声在病房里响起。

    “嘘,小声一点,旁边的叔叔在休息。”季柯小声地说道。

    季软软鼓着白嫩嫩的小脸点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简直快把人给萌化了。

    家里的阿姨将带来的换洗衣物和日常用品放在了柜子里,“季先生,哪个柜子是你的?”

    两个柜子都是空的。

    “随便吧。”

    季柯看了一眼旁边床铺,他应该不会介意吧。

    季柯陪着季软软写了一会儿作业。

    季软软脑瓜子聪明,一会儿就把作业写完了,压根不需要季柯多教。

    趁着季柯检查作业的时候,季软软跑到了隔壁的病床。

    阿姨连忙阻止,“软软,快回来。”

    季软软看了一眼,却像是被吓到了,回来的时候一张小脸苍白,哆嗦地抱着季柯,“爸爸,好吓人!”

    “怎么了?”季柯很少能看见季软软被吓成这样的时候。

    季软软小声地说:“爸爸,木、木乃伊——”

    “嗯?”

    季柯抬头望去,隔着帘子依旧只能看到个影子。

    “是头上和身上缠着纱布吗?”季柯问。

    季软软歪着头想了一下,随后点头。

    季柯脸上两条黑线:“下次不要和你干爹看恐怖片了!”

    云锦胆子小,但是又爱看恐怖片,季软软也好奇,于是两人缩在被窝里,怕的瑟瑟发抖。

    不过,季柯分明记得云锦说,旁边的人是酒精中毒。

    酒精中毒身上需要缠纱布吗?

    快到7点的时候,阿姨带着季软软回去,季柯手撑着,小心翼翼的下了床。

    身上粘糊糊的,他想上清洗一下。

    医院病房带有洗澡间,在另一边,季柯拿上洗浴用品,在经过隔壁床的时候,看了一眼。

    不怪季软软会害怕。

    这个荧绿色的灯光和浑身缠绕着纱布的视觉效果,的确是有点像是在医院恐怖片的氛围。

    季柯想起,今天他在医院里一天,没有一个人来看望旁边的病人,以至于外面天黑了,也没人帮他开灯。

    伤成这样住院,却没有一个人来看望,大概这是人最大的悲哀吧。

    “你好,需要我帮您开灯吗?”

    季柯等了两秒。

    “多谢。”床上,一道沙哑的声音缓缓地说道。

    “不用谢。”

    季柯走到墙壁上,摸到了开关,打开灯。

    亮度上来,季柯也看清楚了旁边的病人模样,他头部和手脚上都缠着纱布,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一双眼睛和一张嘴巴露在外面。

    这看上去不像是酒精中毒,不过,季柯不清楚,所以不好妄下定论。

    哗啦啦的水声从洗澡间穿出。

    季柯肚子隐隐作痛,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是简单的冲洗了一下。

    洗完澡出来,没想到那位睡隔壁床的病友竟然主动叫住了季柯。

    “可以帮我倒一杯水吗?”他声音沙哑的厉害,像是干渴了许久。

    季柯愣了一下,意识到是旁边的病友在寻求他帮助,于是他走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水。

    可是,躺在床上怎么喝水呢?

    季柯问:“你能起来吗?”

    病友点头。

    季柯小心翼翼地扶着他起来,将水喂到了他嘴边。

    在喝完水之后,病友盯着手中的水杯,缓缓地说道:“谢谢。”

    “不用客气。”

    季柯笑了笑。

    既然没有朋友亲人看望,伤成这样也应该找个护工,而没有护工,季柯唯一的猜测,那就是大概是没有钱吧。

    萍水相逢就是缘分,季柯道:“我就在隔壁,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说一声就行。”

    “嗯。”病友点头,似乎又陷入了沉默之中,不再说话。

    季柯拉上帘子,回到床上,拿起之前没有看完的书继续看。

    长夜漫漫,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季柯有些困了,“你睡觉吗?我去帮你把灯关上。”

    “嗯……谢谢。”

    关上灯之后,病房里一片寂静。

    季柯闭上眼睛。

    脑海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傅时闻,回想起他红着眼眶难过地望着他时候的模样。

    黑暗中,季柯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一旁的病床上传来翻身响动声音,他似乎也没有睡。

    “可以再帮我一下忙吗?”病友突然说。

    季柯问:“什么?”

    空气中沉寂了两秒,病友缓缓说道:“我想去上一趟厕所。”

    季柯:……

    季柯忽然想到,病友在床上躺了一天,一次也没有去厕所……这不得把膀胱给憋坏啊。

    “你等我一下。”

    季柯下床打开灯,看到了病友脚上缠着的纱布。

    “你的脚是不是受伤了?能起来吗?”季柯问。

    纱布缠成那样,还能走路?季柯心里是怀疑的。

    病友沉默了两秒:“扶着我去厕所,可以的。”

    季柯在地上找到了一双拖鞋,帮着他穿上,然后扶着他下了床。

    别说,这个人真沉,靠在季柯身上,季柯也没多大劲,差点两人一起倒了下去。

    “抱歉……”

    “没关系。”

    季柯感觉这个人还挺有礼貌,咬牙使了使劲,扛着他胳膊往厕所走去。

    病友站在马桶前,季柯侧头,“你上厕所吧,我不看你。”

    “那个,能帮我……腰带……我解不开……”病友声音小了下去。

    季柯看了一眼他的手,手已经被包成了粽子,似乎自己解开腰带绳子有些困难。

    季柯伸手扯了一下,他裤子上系着的绳子就开了。

    “上吧。”

    “谢谢。”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叫做尴尬的气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