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暗禁忌游戏〕〔从人民的名义开始〕〔薪火游戏〕〔帝王宠之萌后无双〕〔重生之都市最狂邪〕〔九剑杀神〕〔八零辣妈飒爆了〕〔星界之尊〕〔都市直播之天才阴〕〔都市仙尊归来〕〔重生九叔之阿威队〕〔霍格沃茨,星辰闪〕〔遮天之帝尊时代〕〔我大道至尊,被鸿〕〔这个系统带着毒〕〔八零甜婚之肥妻逆〕〔全球灾变之末日游〕〔不一样的控卫之路〕〔风水龙婿〕〔女神的极品仙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八十五章 白首偕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柯等了一小会儿,没有听到水声,他疑惑地问:“你不上厕所吗?”

    病友沉默了几秒,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个……我不习惯有人看着我上厕所。”

    季柯笑了一下,病友个子很高,头上缠着纱布,但是即便隔着纱布,季柯都能感觉到他在不好意思。

    “你自己扶着墙能行吗?”

    “可以的。”

    季柯点了点头,松开了病友。

    病友手撑着墙,像是碰到了手上的伤口,闷哼了一声,随后站稳了。

    “你好了叫我。”季柯贴心的关上门。

    不一会儿,厕所里响起冲水的声音。

    “我好了。”病友的声音从厕所传出。

    季柯进厕所,瞧见病友正低着头,似乎想把裤子系上。

    首发

    但是他用他那被包成粽子的手,“抱歉,只能麻烦你了。”

    季柯摇头,“举手之劳,不麻烦的。”

    他弯腰帮着病友系上裤绳。

    季柯抬头的瞬间,正好对上了病友的视线。

    纱布下,有着一双瞳孔和眼仁黑白分明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季柯感觉到了一丝眼熟。

    “我听说你是酒精中毒,怎么会头上手上和脚上都受伤了?”季柯问。

    病友说:“喝醉之后不小心摔倒进玻璃渣里,扎伤了。”

    季柯看了一眼他那包裹成粽子的手,也不是没可能。

    “我扶你出去吧。”

    “谢谢。”

    “不用客气。”季柯笑了笑。

    ……

    季柯在医院里待了几天,这几天里,他和隔壁床的病友相处的还算愉快。

    这位病友平时几乎不说话,很安静。

    季柯对他说过,需要他帮助的时候尽管叫他,但是病友却很少会麻烦他。

    这天早上护士拿来了一把轮椅。

    护士离开之后,病友望着轮椅好像是在发呆。

    季柯一上午处理完文件,伸了个懒腰,瞧见旁边的病友又在看轮椅。

    “想出去走走吗?”

    病友回头看他,“可以吗?”

    “护士特地给你拿来轮椅,肯定也是希望你能出去走走,我推你出去吧,我也想出去走走。”

    病友道:“谢谢。”

    季柯这几天胃好了不少,也不像是之前那样浑身无力,他扶着病友从床上下来,将他带到轮椅上。

    外面阳光正好。

    季柯推着轮椅,一路走到了草坪上,几个医院住院的小孩穿着病服在草地上玩耍。

    不远处,一个老人坐在轮椅上,身后他的老伴慢慢地推着轮椅,两人从他们面前走过。

    推着轮椅的婆婆语气带着几分责怪:“你以后可不许再偷喝酒了。”

    “知道了知道了,不敢喝了。”轮椅上的老人鹤发童颜,像个老小孩。

    婆婆笑了一声,“以后你想喝也没得喝,我让孩子们把你那些酒都给拿走了。”

    “啊?”老爷爷瞬间惊呆了,“我的那些酒都被拿走了?”

    “怎么?你是不是还想喝?你也不考虑考虑你的身体!”婆婆声音威严了几分。

    “不、不敢喝了。”老爷爷瞬间气势怂了下去。

    季柯静静地看着那对老人的背影,直到他们进了医院。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季柯低下头,曾经的他也曾幻想过这样的事情。

    “你没事吧?”

    季柯摇摇头,“没事。”

    病友看着他,说道:“那对老爷爷和老奶奶看上去很幸福。”

    “是啊。”季柯笑着回答,“我曾经也希望幻想过,和一个人白头偕老。”

    病友缓了一会儿,问:“后来呢?”

    “分了。”

    季柯坐在椅子上,往后扬头,看向天空。

    “那个时候很幼稚,认定了一个人就以为可以和他一生一世。”

    “只是可惜,我们没有缘分。”

    阳光洒在季柯白皙的脸上,仿佛能透光,五官每一寸都漂亮的不可思议,精致的眉宇间带着些许落寞。

    病友看着季柯,垂下了眼眸。

    半响,他开口道:“我曾经也拥有过一个人。”

    季柯随口问:“后来呢?”

    “错过了。”沙哑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苦涩。

    “那个时候的我,不懂得珍惜,后来,后悔也没有用了。”

    不远处,几个小孩在草坪上玩耍,旁边的阿姨们聊着天。

    季柯拍了拍病友的肩膀,“看开点。”

    病友看着季柯,唇瓣微张:“我不想错过他……”

    “季季!”

    这时,身后云锦的声音传来。

    季柯回头,看到了把脸遮挡的严严实实的云锦。

    “季季,你怎么出来了,害得我在医院里找了你好久!”云锦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季柯笑着说道,“天气不错,出来走走,一直闷在病房里,不利于恢复身体。”

    云锦这几天都在外地拍戏,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他熟络地搂着季柯的腰,“季季你这几天想我没!”

    季柯有些无奈地说:“你注意点形象。”

    “我遮挡着那么严实,谁也认不出我来。”云锦得意地哼了一声。

    季柯看了一眼一旁的病友。

    而病友垂下眼睛,看向了别处。

    季柯收回视线,看着云锦脖子上的红痕,微微愣了一下。

    “你昨天晚上回来的吗?”

    “嗯。”云锦眼神闪躲。

    “季季,我昨天晚上回来的晚,太累了,困得眼皮都睁不开,所以没有过来看你,你不会怪我吧?”

    季柯摸了摸云锦毛茸茸的头发,多了几分心疼,“不怪你。”

    病友回头看到这一幕,再次默默地垂下了眼。

    不知什么时候,天上飘来了几片乌云,刮风之后,像是要下雨了。

    季柯推着病友带着云锦回到病房。

    一下午,云锦陪着他,直到晚上才离开,病友这期间十分的安静。

    甚至主动提出拉上帘子。

    等到云锦离开之后,季柯拉开帘子。

    病友背对着他,躺在床上,似乎睡了过去。

    “睡了吗?”

    季柯小声地询问了一声。

    “没有。”过了一会儿,病友才回了一声。

    季柯听出他的声音沙哑的厉害。

    “你要不要喝水?”今天一下午,病友没有提出任何要求,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病友背对着他,却久久没有回答。

    就在季柯以为他是不是睡过去了的时候。

    病友忽然问了一句:“你现在,过得幸福吗?”

    季柯愣了一下,虽然觉得这个问题很突兀和奇怪,但是还是回答道:“幸福。”

    应该是幸福的吧。

    他现在有软软,有朋友云锦和钱宇,也有自己的事业。

    空气中充斥着安静的气息,季柯看着病友的背影,总感觉他好像是陷入了某种悲伤之中。

    ……

    第二天早上,季柯醒来时看到旁边的病床空了。

    是离开了吗?

    早上小吕过来送文件。

    “咦,季总,旁边的那位病人离开了啊。”

    “嗯。”季柯点头。

    小吕忽然压低了声音,“季总,我觉得那个人肯定对你有意思,每次我来的时候都能看见他在看你。”

    季柯抬起头看向小吕,“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要不要去做狗仔,我知道一个公司,他们正好却八卦记者。”

    “是真的哎,每次我看过去,他都在看你!”

    小吕话还没有说话,门突然就开了,护士推着头上缠着新纱布的病友进来。

    小吕尴尬地捂住了嘴巴。

    季柯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看文件。

    …

    中午,小吕离开之后,季柯想起小吕的话,回头看去。

    正好对上病友的视线。

    这次病友头上的纱布没有之前缠绕的那么多,露出了眼睛周围部分皮肤。

    季柯看一眼就愣住了。

    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从背脊骨上传来,直入大脑。

    那双眼睛,太像一个人。

    不对,声音不像。

    难道一个人还能有两种声音吗?

    季柯恢复了几分理智,“你早上去换新的纱布了?”

    “嗯。”

    季柯道:“我还以为你出院了。”

    病友说:“伤还没有好,医生说还需要住院一段时间。”

    “你呢,什么时候出院?”

    季柯还有一天就可以出院了。

    “明天我朋友来帮我办出院手续。”

    病友沉默了。

    季柯以为他是舍不得自己出院,毕竟他离开之后,就没有人帮他了。

    ……

    第二天,钱宇过来帮他办出院手续。

    季柯离开的时候,让钱宇帮病友请了一个看护。

    和病友做了一个简单的告别,季柯出了院。

    “季柯,以后我再也不找你喝酒了。”

    钱宇是怕了,他开着车,想起来季柯让他帮他请看护的事情。

    “你的那个病友没钱自己请看护吗?”

    季柯摇头,“应该没有吧?”

    “不可能。”

    钱宇说,“这医院是私人医院,住院很贵的,一般人住不起,能住的怎么请不起看护?”

    季柯回想了一下,“我也不知道。”

    “算了,不提医院的事情,今天晚上庆祝你出院,云锦他特地从剧组跑回来了。”

    季柯看了钱宇一眼,“你也不管管他,别耽误拍戏。”

    钱宇手搭在方向盘上,“最近一段时间云锦拍戏很认真,我在想是不是突然开窍了,前几天听导演都在夸他。”

    季柯回想起那天在云锦手机上的短信,眉微微皱起。

    “我想见一个人,钱宇,帮我联系一下。”

    “谁?”

    “梁淮。”

    “怎么,季柯,你想把他挖过来?够呛哦。”钱宇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