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虐渣手册〕〔刚毕业校花逼我吃〕〔我的女徒弟实在是〕〔修仙界的斯文败类〕〔斗罗之神皇时代〕〔我不是医神〕〔错爱成婚:陆少,〕〔大秦祖龙偷看我日〕〔都市全能奶爸〕〔我真不是绝世高人〕〔游戏具现:我的仙〕〔穿书末世之我是金〕〔药神医妃:病娇王〕〔现世修真传奇〕〔重生股神系统,我〕〔从木叶开始逃亡〕〔重生年代小福妻火〕〔战龙医婿〕〔团宠福宝六岁半〕〔重生后傅总每天都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八十七章 也许这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柯记得当初,自己将戒指盒放进了床头柜里。

    现在,这枚戒指,为什么出现在傅时闻的手里?

    季柯想不明白。

    是因为愧疚么?

    傅时闻以为他去世,愧对于他,所以才将他的戒指带在身上?

    似乎也说不通。

    季柯继续看着视频,手机里,醉酒的男人将戒指放在桌上,对着戒指说着什么。

    声音太小,季柯即便将手机声音开到最大,依旧听不清楚傅时闻在说什么。

    忽然,叮当一声,戒指滚落到桌下。

    男人跌跌撞撞起身,却不小心将桌上摆满的玻璃瓶弄到了在地上,瓶子撞在地上,碎了一地。

    他蹲下腰,用手拨开着地上的碎片,焦急地寻找着戒指。

    一秒记住.42zw.cc

    锋利的碎片划过男人的手,很快他手上就流出了血,男人却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终于,男人在玻璃渣中找到了那一枚小小的戒指。

    男人蹲在地上,沾满血的双手捧着戒指,如同稀世珍宝,哽咽了出声。

    耸动的双肩让他看上去像是在痛哭一样。

    傅时闻在哭?

    季柯微微张嘴,很是吃惊。

    他从没想过,傅时闻也会哭,而且,哭得很伤心和难过。

    季柯关掉了视频,怔愣了许久。

    他从来没有看到傅时闻露出过这样脆弱的一面。

    季柯打开微信,点开傅时闻对话栏,输入了几个字。

    傅时闻的微信是上次参加节目的时候,节目组要求加上的。

    可是,在点发送信息的时候,季柯犹豫了。

    傅时闻现在应该和安澄在一起了吧,如果他现在去联系傅时闻,又和当初的安澄有什么区别呢?

    最后,季柯选择还是不发信息。

    或许,这就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

    机场。

    傅时闻坐上了飞机。

    他望着下面渐渐缩小的城市,轻声地说了一句:“再见。”

    再见了,林榆。

    …

    钱宇帮季柯约到了梁淮。

    梁淮是个大忙人,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在工作,作品很多,多数口碑都不错,几乎很少烂剧。

    季柯有所耳闻,他是娱乐圈的大劳模。

    忙着挣钱。

    季柯以前没有接触过梁淮,所以对这个人几乎一无所知。

    钱宇将见面的位置定在了一家私房菜。

    季柯到的时候,梁淮已经在里面了。

    梁淮对于季柯来找他,似乎并不惊讶。

    “季总找我有事?”

    季柯让服务员上菜,服务员通知后厨之后,临走前给他倒了一杯水。

    季柯喝了一口,平静地询问道:“你和云锦最近在做什么?”

    梁淮挑眉,似乎没想到季柯这么直接,“这个问题季总为什么不去亲自问云锦?”

    如果云锦肯说,他就不会来问梁淮。

    不过云锦不说,他也猜到了七七八八。

    季柯想到云锦手机上的那条信息,以及云锦脖子上的吻痕。

    他忍不住有些怒,“梁淮,你到底对云锦是什么意思?”

    梁淮忽然笑了,他看着季柯白皙精致的脸,“季总,其实我一直有个疑惑,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是他在上面吗?”

    季柯皱眉,这是什么破问题?

    “看来是我猜对了。”

    梁淮看着季柯的表情,脸上笑意盛了几分,只是那笑容像是没有温度,很冷。

    季柯不知道云锦为什么没有和梁淮说他们之间没有关系。

    梁淮似乎误会了他和云锦。

    不过季柯没打算解释,反而顺着梁淮的话,说道:“你既然知道我们在一起,就不应该插足我们之间,做第三者,很卑鄙。”

    梁淮盯着季柯,眼神愈发的发冷。

    季柯已经达到了目的,站起了身打算离开,“这顿饭我请你,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骚扰云锦。”

    当他转身时,梁淮却忽然说道:“季总,我想你还不清楚,我和云锦之间的事情,并不是我主动。”

    他往后靠了靠,双腿交叠,“是云锦主动约的我,季总,虽然我不想说的这么直接,但是你的男人的确喜欢在外面做0,哦,不对,应该说他就喜欢做0,天生适合做下面。”

    季柯愤怒回头,冲上去揪住了梁淮的衣领,“你说什么!”

    被季柯揪住衣领,梁淮丝毫不慌,反而嘴角上扬,得意的表情看上去要多恶劣就有多恶劣。

    “他很喜欢后入的姿势,喜欢我咬他脖子,季总,你能满足他吗?”

    季柯扬起拳头,真的恨不得想一拳揍到这张可恶的脸上。

    季柯从没有觉得有人能这样的面目可憎,梁淮是第一个。

    “梁淮,你非要毁掉云锦才甘心?”

    云锦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但是季柯知道,他没有看上去那么坚强。

    像是玻璃。

    很坚硬,却又容易碎掉。

    梁淮推开季柯的手,冷笑着说道,“季总,看来你误会的比较多,我和云锦之间只是单纯的床伴关系而已,我没有和他谈情说爱的打算,喜欢我的人很多,愿意上我的床的人更多,他愿意爬上来,长得也不错,我没有理由拒绝。”

    “他主动爬我床,你却来指责我说我毁掉他,我觉得我有些冤枉。”

    季柯气得肺都快炸掉了,天底下怎么又怎么厚颜无耻的人。

    这时,房间外敲响了门,是服务员来上菜。

    梁淮抬眼看向季柯:“季总,您还是先坐吧。”

    季柯咬了咬呀,坐了下来。

    服务员推门进来,将菜端了上来。

    这一家私房菜很有名气。

    服务员主动介绍道:“客人您好,这是精美六冷碟,里面有叉烧肉、红烧鸭肝、蒜蓉干贝……,下面这道是黄扒黄肉翅,选用顶级鱼吕宋黄整翅扒制而成,味厚浓鲜金黄发亮、软烂糯滑……”

    梁淮对服务员露出微笑:“谢谢,不用介绍了。”

    服务员早就认出了梁淮,她有些激动,脸都红了,“嗯!好的客人。”

    服务员离开之后,梁淮脸上的笑容散去,恢复了之前那种面目可憎的模样。

    梁淮伸出筷子夹了一块,吃完之后,他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早知道这家店味道不错,真应该早点来试试的。”

    季柯冷着脸盯着他。

    梁淮笑着说道:“谢谢季总,请我吃这么昂贵的私房菜,上次我听经纪人说,贵公司要拍一部电影《繁花》,想要邀请我做男主角?”

    季柯垂眼,钱宇接触过梁淮的经纪人,把剧本给了梁淮。

    “我看过剧本之后,觉得挺有兴趣。”梁淮说。

    “这件事不是我负责。”季柯不想现在聊这个事情,至少现在不想聊。

    季柯叹了一口气,他看着梁淮,“算我求你,不要再和云锦见面了。”

    “我要是说不呢?”

    季柯握了握拳,“梁淮,你想找人上床,有的是人愿意,不要搞云锦。”

    “可是我挺喜欢他。”梁淮说,“毕竟,我们在床上,很合拍。”

    季柯一股火气从肚子里直冲上来,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将那口气压了下去,“你开个条件,我尽量满足,只要你肯答应不再和云锦接触。”

    “可以用你来换他。”梁淮盯着季柯,说道。

    季柯:……

    他起身,一句废话也不想再多说。

    梁淮笑着看着季柯背影,“季总,说实话,你真是让我有点惊讶。”

    “你知道云锦被判了你,竟然还在护着云锦,季柯,你不吃醋吗?”

    季柯停下脚步,缓缓说道:“我不吃醋,我很生气,我心疼云锦,我怕他受伤。”

    “你这种人渣,大概不懂。”

    说完,季柯推门离开。

    …

    晚上,季柯回到家,已经是九点多。

    季软软已经睡着了。

    季柯从季软软的房间里出来,敲响了云锦的门。

    “进来。”

    云锦敷着面膜,倒着躺在床上玩游戏。

    季柯进来,他嘟囔着:“季季,你今天回来的好晚。”

    季柯走到床边做下,看着云锦日渐瘦削的手腕,“云锦,晚上吃饭了吗?”

    “吃了,减肥餐,有点饿,好想吃一口草莓蛋糕啊。”云锦日常抱怨。

    “吃吧。”季柯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草莓蛋糕。

    “咦!”云锦看到了草莓蛋糕,惊得眼睛都快出来了。

    “季季,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

    季柯笑着说道:“回来的时候路过蛋糕店,买了一个。”

    云锦以前晚上肚子饿的时候,总是念叨着想吃草莓蛋糕,但是他是易胖体质,为了形象,所以公司严格的把控着他的体重,一日三餐都按照专业的营养师配置。

    云锦捧着久违的草莓蛋糕,激动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季季,我爱你。”

    “快吃吧。”

    季软软揉着眼睛站在门口。

    “爸爸,干爹,你们在做什么?”

    云锦抱着草莓蛋糕转身,怕来之不易的小草莓蛋糕被小吃货抢了,连忙说:“没什么,没什么!”

    季柯笑了。

    他起身抱起软软,离开之前说道:“云锦,晚上跳500个绳再睡觉。”

    “啊……”

    云锦望着手中的草莓蛋糕,犹豫了两秒,还是选择吃下去。

    跳绳什么的,吃完再说吧。

    ……

    傅时闻回到家。

    打开门,家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就连幻觉也消失了。

    即便屋子里的摆设林榆离开时一模一样,但是里面却已经没有了林榆的气息。

    兔子从他脚边跳过。

    这只兔子,每次门打开的时候,都会往门口眺望一眼。

    似乎在等待,曾经的那个人主人回来。

    傅时闻坐在沙发上,摸了摸兔子的毛发,缓缓说道:“他不会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之诡故事〕〔全球诡异时代〕〔明日星程〕〔无限辉煌图卷〕〔重生从不做备胎开〕〔梅府有女初成妃〕〔开局签到万年道心〕〔没人比我更懂气运〕〔对不起,将门女配〕〔误入歧途苏玥〕〔秘战无声〕〔末日拼图游戏〕〔全球掠夺:开局融〕〔娱乐第一天王〕〔长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