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九十七章 我们这样不算出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车窗外风呼呼刮着,雨点半点也不见小,时不时急促的拍打着车窗。

    恶劣的天气,被堵在了高速路上,没有人喜欢,却也无可奈何。

    好在傅时闻拿了一些食物回来,不至于让他们在车上饿着肚子等。

    季柯注意到傅时闻已经将车子熄火了,车内温度不高。

    “你冷吗?”

    “不冷。”傅时闻摇头,往后靠了靠,“有点困。”

    季柯犹豫了一下,将傅时闻的衣服往下拉了拉,遮住了大腿根部,随后把盖在腿上的毯子给了傅时闻。

    “盖着这个睡,不会感冒。”

    傅时闻侧头看了一眼,目光不自觉的就落在季柯白皙漂亮的腿上,他喉结滚了滚,声音微哑:“不用,你盖着。”

    季柯注意到了傅时闻在看哪儿,脸有些发热,不由自主地收了收腿。

    傅时闻知道季柯的腿很漂亮,一直都很漂亮。

    记住m.42zw.cc

    以前的季柯总是穿着肥厚的牛仔裤,傅时闻上-床的时候喜欢把磨着他的裤子一点点脱下,就像是在拆一件礼物。

    想到这里,傅时闻身上的某个地方不知不觉的就开始有了变化。

    季柯不可避免地察觉到了,他扫了一眼迅速收回视线,心跳的极快,脸也更红了。

    傅时闻也往下看了一眼,干咳了一声,别开头看向窗外。

    狭窄的车子里,两人都有些莫名的焦躁。

    这时外面有人敲窗,缓解了空气中尴尬的气氛。

    车子外面是个年轻男子,头发是黄色的,穿着有些嘻哈。

    傅时闻开了一点车窗,那人说:“帅哥,我借个火。”

    傅时闻很快从车里找了一个打火机递过去。

    年轻男子说了声谢,正要往车里看,傅时闻迅速地关上了车窗。

    那男子只是短暂地在副驾驶座上瞥见了一抹白皙的腿,眼底掠过几分惊艳,还没有看个清楚,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傅时闻很快发现,和季柯单独处在一个密闭的空间,是件折磨人的事情。

    他刚才想睡一会儿,但是现在困意却完全消失,尤其是某个地方,特别的精神。

    傅时闻忍不住侧头看了一眼季柯。

    季柯耳朵红红的,纤长的睫毛垂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榆……”傅时闻轻轻地叫了一声。

    季柯回过头来。

    傅时闻看着他光着的腿,“你……你冷不冷。”

    季柯的确有些冷,光着腿,下面什么也没有穿,在傅时闻面前,这让他有些羞耻。

    想到他们极有可能会被困在这里过夜,半夜的时候会更冷。

    季柯犹豫了一下,提议道:“傅时闻,我们去后面坐位,毯子可以一起盖,或许会好些。”

    傅时闻看了他一眼,几乎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立刻就同意了。

    季柯快速拉开车门进了后座,冰冷的雨点打在他腿上,冻得他直哆嗦。

    “我帮你擦脚。”

    傅时闻将毯子盖在季柯腿上,主动拿起毛巾弯腰给季柯擦脚。

    季柯的脚很漂亮,脚踝精致,脚背白皙,脚趾头圆润的,指甲盖是肉粉色的。

    傅时闻擦的很仔细,好像是在拭擦一件精美的藏品。

    季柯觉得有些痒,又有些说不出的奇怪。

    擦拭干净之后,季柯冰凉的脚被傅时闻的手握住,温度源源不断的从他温热的手掌中传过来,很舒服。

    “暖和点了吗?”傅时闻细致地问。

    季柯脸红着点头,收了收腿,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一声回答声音软的像是只小猫。

    傅时闻轻笑了一声:“有反应了?”

    季柯窘迫的扭头,“没。”

    傅时闻眼底的笑意悠远:“我看到了。”

    季柯低下头飞快地看了一眼,拉着毯子欲盖弥彰地遮了遮。

    傅时闻修长的手指缓缓地顺着季柯的脚踝往上移动。

    指尖仿佛带着火。

    “别。”

    季柯脑袋还保持着一丝的理智,他知道不能继续在这样下去。

    他和傅时闻已经分手了,不再是以前那样的关系。

    然而,傅时闻却突然俯下身,拉开毯子……

    随后,季柯瞪大了眼睛,大脑一片空白。

    他从没有想过,傅时闻竟然会帮他做这种事情……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脏。”

    “不脏。”

    傅时闻抬起头,对他笑了一下。

    季柯望着傅时闻俊美的脸旁,心跳的极快,他内心极为震撼,身体上的愉悦却不假。

    …

    可能是因为太激动,这件事很快就结束了,甚至可能不到一分钟。

    傅时闻舔了舔唇瓣,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不好意思,弄到你脸上了。”

    季柯耳朵红的几乎可以滴血。

    “没关系。”

    傅时闻拿着纸巾擦了擦。

    季柯很不好意思,甚至不敢抬起头看傅时闻,小声地说:“我……我也帮你……”

    傅时闻虽然很想,他将季柯身上毯子盖好,说道:“我心甘情愿做的,不用你回报。”

    季柯犹豫了几秒,却听到傅时闻说:“这不算出轨,不需要有心理负担,就当是我帮你一下。”

    季柯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了傅时闻在说什么。

    傅时闻是误会他和云锦在一起。

    季柯想解释,却又觉得没必要和傅时闻说的那么清楚,他和傅时闻以后也没有什么可能。

    季柯闷闷地“哦”了一声。

    傅时闻轻微不可察觉的叹了一声。

    沉默了两秒,傅时闻轻声说:“我有点冷,你可不可以靠过来一点点。”

    似乎还带着了点祈求的意味。

    季柯飞快地看了一眼他光着的上半身,拉起将毯子分给了傅时闻。

    傅时闻却一下抱住了季柯。

    季柯浑身僵住,不知道该不该推开。

    傅时闻闭上了眼睛,将季柯抱在怀里,打了个哈欠:“困了,想睡觉。”

    外面雨似乎更大了一些。

    闻着从傅时闻身上传来熟悉好闻的味道,季柯不得不承认,被傅时闻抱着,很温暖,很舒服。

    …

    季柯再次睁开眼时,车子已经在缓缓地行驶。

    他身上盖着薄薄的毯子,傅时闻坐在前排的驾驶座上。

    外面虽然依旧下着小雨,却没有昨天那样狂风暴雨的可怕。

    季柯坐了起来。

    一想到昨天他和傅时闻……傅时闻帮他……

    季柯耳根可疑的红了。

    傅时闻从后视镜看到季柯坐了起来:“醒了?”

    “嗯。”

    季柯不敢和傅时闻对视,他看向窗外,“我们下高速了?”

    “嗯,饿了吗?昨天的面包还有一块。”傅时闻说。

    季柯摇头,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

    “再睡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不是很困,我们去哪儿?”季柯问。

    “回家。”

    季柯表情微微僵硬。

    傅时闻往后视镜看了一眼,“说着玩的,送你去医院,你还在低烧。”

    到医院的一路上,季柯和傅时闻都没怎么说话。

    下车之前,傅时闻让助理拿来一套衣服。

    季柯将衣服脱下之后,傅时闻换回了他脱下的衣服。

    季柯看着傅时闻的薄唇,脑子里总是忍不住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他脸红的厉害。

    到医院,傅时闻去换肩上的纱布。

    季柯去挂了个号。

    季柯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了,总是忍不住想起昨天晚上,在车里,傅时闻帮他的画面。

    就连从门诊室出来的时候,季柯脸依旧红红的,有些心不在焉。

    不小心撞上了人。

    季柯连连说对不起,抬起头来,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前。

    “嫂嫂!?”

    对面的人惊讶地看着季柯。

    季柯也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阿纯。”

    几年不见,许纯似乎又长了个,穿着一身白大褂,整个人的气质格外的斯文帅气。

    “嫂嫂,真的是你!”许纯看着季柯惊得说不出话来。

    “是我,阿纯,好久不见。”季柯对他笑了笑。

    看着林榆熟悉的眉眼温润的笑容,许纯红着眼眶,忍不住激动地抱住了林榆。

    “嫂嫂,我以为……我以为……”

    许纯以为,林榆已经死了。

    季柯被许纯紧紧抱着有些喘不上气。

    “阿纯,你先松开我,喘不上气了。”

    许纯赶紧松开了季柯,“对不起,嫂嫂,我看到你……我太激动了……”

    “没事,”季柯笑了笑。

    “嫂嫂,这到底怎么一回事?”许纯记得当年,只接到一通电话,林榆就没了。

    季柯说道:“当年掉下山崖之后,挂在了树上,被人救下了。”

    许纯想起以前的事情,眼眶红了,“万幸,还好嫂嫂没事。”

    “阿纯,别叫我嫂嫂了。”季柯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和你哥,不是那种关系了。”

    许纯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对不起,阿榆。”

    季柯看着许纯,他记得,许纯以前是想做歌手的,为什么现在,成了医生?

    “你现在当医生了。”

    许纯挠头:“嗯,做医生更有用一些。”

    许纯还没有从林榆完好的出现在眼前的惊讶中回过神来,他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地看着季柯。

    “嫂……阿榆,你这几年在哪里?过得好吗?”

    “我在f市,抱歉没有联系你们。”

    “没关系的,只要你好好的就行。”

    许纯看着季柯,眼睛都舍不得移开一下。

    嫂嫂和几年前几乎没有大的变化,脸上少了几分少年肉-感,五官多了几分精致,比以前更好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清太子今天作死了〕〔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辞凤阙〕〔赐我狂恋〕〔我在三国收义子〕〔开局截胡五虎上将〕〔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开局考了个省状元〕〔刚打通惊悚烈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