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天道基因库〕〔炎皇帝国〕〔消逝的魔环〕〔废土求生我有戴森〕〔妖孽仙医在都市〕〔秦氏仙朝〕〔我家水库真没巨蟒〕〔国运:开局签到通〕〔我在三界开酒馆〕〔都市之我死后超凶〕〔不灭龙帝诀〕〔大明:完了,我被〕〔无敌大人物〕〔战斗全在八秒内结〕〔双城之战:从法师〕〔大玄印〕〔第一兵王〕〔女相宝师〕〔我的武功会挂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一百零一章 兔子不吃回头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柯犹豫了一下,对傅时闻说:“手伸出来吧。”

    许纯笑着看了季柯一眼,“对嘛,阿榆,就这样。”

    傅时闻虽然有点小失望,但是当季柯的手握住他的手时,顿时又再次心猿意马了起来。

    季柯低下头,专心的在傅时闻手心里画画。

    “好了。”

    傅时闻收回手,看到手心里的画,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许纯好奇地看过去,“画的什么?”

    傅时闻握住了手心,“不给你看。”

    “切。”

    这个时候,季柯的手机放在桌上的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人是——云锦,傅时闻和许纯两人皆是一怔。

    首发

    季柯拿起手机,“抱歉,接个电话。”

    季柯去外面接电话,房间里剩下傅时闻和许纯。

    自从五年前那件事发生以后,许纯很久没有和傅时闻主动说过话了。

    季柯不在,许纯也不藏着掖着,开门见山问:“傅时闻,你既然知道阿榆有对象了,你现在在做什么?”

    来之前,许纯和林榆打电话,当他听到电话那头,林榆说他和傅时闻一起在酒店,他担心林榆,才特地过来的。

    他不放心傅时闻。

    傅时闻看了许纯一眼,冷漠说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过问。”

    当年许纯看着林榆一步步陷下去,最后跳下悬崖,这件事一直是许纯心里的痛。

    他不允许这件事再次发生。

    即便许纯对林榆有好感,知道林榆有对象之后,他选择祝福林榆。

    他希望林榆能够幸福。

    许纯抬起视线,看着傅时闻,“傅时闻,我不会让你再碰林榆。”

    傅时闻十分不爽地皱眉:“你算哪根葱?”

    季柯接完电话推开门进来。

    傅时闻在洗牌,许纯在看着手机,只不过傅时闻嘴角似乎有点红肿,许纯眼角有点青。

    季柯坐下,感觉气氛有点诡异。

    似乎和他离开时有些不同,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同。

    “还玩吗?”季柯问。

    “玩,当然玩,我还没赢。”许纯笑着看着傅时闻,眼神冰冷。

    傅时闻嗤笑一声,“你今天晚上赢不了。”

    “试试看。”

    季柯发现,他出去一趟之后,两人之间似乎火药味更浓了。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

    傅时闻和许纯两人之间无论是谁摸到地主,都斗的你死我活,当林榆摸到地主,两人都选择让林榆赢。

    两小时之后,傅时闻和许纯两人脸上几乎都画不下,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

    季柯稍微好一点,脸上很干净,手心和手背都被画上了小图案。

    “今天要不就到这儿了吧。”季柯开口提到。

    时间已经快到深夜。

    许纯看了一眼时间,明天他还要上早班。

    “傅时闻他住隔壁房间吗?”许纯问。

    “嗯。”季柯点头。

    “我今天晚上也在酒店住。”许纯说。

    傅时闻瞪着许纯,眼睛里几乎可以喷出火来。

    许纯笑着看向傅时闻:“夜深了,阿榆,早点休息,表哥,你也该回自己房间了吧。”

    傅时闻冷冷地看了许纯一眼。

    “阿榆,我就住在隔壁,有事叫我就行。”

    “好。”

    许纯和傅时闻一同出了房间。

    季柯去洗手间用洗手液洗掉了手上的画,圆珠笔的油墨不容易清洗,在皮肤上留下了浅浅的印记。

    “阿榆,你和软软爸一起在酒店?”

    “是旧情复燃了吗?”

    “软软要有新爹了!?”

    微信里,云锦发了一大堆信息,显得很兴奋。

    季柯按了按眉心,早知道就不该告诉云锦他和傅时闻在一起。

    “不会旧情复燃,飞机能飞我就回去了。”

    云锦有些八卦地问道:“季季,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

    季柯放下手机躺在床上,看着手心里的小兔子,脑海里回想起下午的时候和傅时闻肌肤相亲的画面。

    他并不是一时脑热和傅时闻做。

    傅时闻帮他一次,他还了他,不欠他的了。

    有句话叫好马不吃回头草,其实,兔子也不吃。

    …

    傅时闻回到房间,清洗着脸上的东西。

    不小心碰到脸上的伤,嘶了一声。

    季柯去接电话的时候,许纯往他脸上来了一拳,他也不甘示弱,回了一拳。

    油墨不好洗,傅时闻来来回回洗了好几遍,终于脸上没什么东西了。

    除了手心里的画,其它地方都基本上洗干净了。

    傅时闻看着手心里的画,他很难不去想,阿榆是不是还对他余情未了。

    林榆主动和他做-爱,还在他手心里画了一只小狼。

    手心里的画和当年林榆从超市里打折买回来的情侣杯子上的小狼一模一样。

    “他还喜欢我,对吧?”

    傅时闻看着手心里的小狼仔,忍不住嘴角上扬,心情很好。

    …

    第二天早上,季柯接到了航空公司的电话,可以飞了。

    他收拾好行李,打了个滴去了飞机场。

    傅时闻订好早餐来敲季柯的房门,却扑了个空。

    手机上收到季柯发来的信息。

    “傅先生,谢谢你的款待,我已经回去了,抱歉不辞而别,航班时间比较早,不想打扰你的休息。”

    傅时闻看着手机上的信息,脸色青的可怕。

    林榆从头到尾,都没有再提他们昨天发生的事情。

    他把他当做了什么?

    床伴?

    炮-友?

    一夜-情?

    许纯也收到了季柯的短信,在门口看到了脸色难看的傅时闻,瞬间明白了林榆对傅时闻的态度。

    “原来如此。”

    “表哥,自作孽,不可活。”许纯经过的时候,悠悠地说了一句。

    毕竟傅时闻当年把林榆欺负的那么惨,现在不可能是一句抱歉就能和好如初的。

    …

    季柯上了飞机,放下行李。

    前两天的航班被台风耽搁了,将不少人的行程打乱,飞机重新起飞之后,就连头等舱也坐满了。

    “哎,那个人该不会是明星吧?”

    季柯听到了空姐小声地说话声。

    旁边的空姐严肃地说道:“嘘,飞机上遇到明星很常见,别乱说话。”

    那个空姐很年轻,看样子是个新人。

    飞机还没有起飞,季柯接到了许纯的电话。

    “阿榆,这就走了,还打算多陪你玩几天呢。”

    “嗯,还有很多工作没做完,不想再耽搁了。”

    “你现在在做什么?”许纯好奇地问。

    “我在一家娱乐公司上班。”

    “娱乐公司啊……”许纯想起了曾经自己也想出道做歌手。

    如果不是林榆,他不会改变自己的志向。

    “阿纯,你还想继续唱歌吗?”季柯想起曾经许纯唱歌,嗓音很好听。

    许纯在电话那头笑了一下,“唱歌是年轻时候做的梦,我现在更喜欢做医生。”

    许纯不后悔从医,他喜欢将所有精力投入进一场的手术之中,也喜欢看到病人被治愈后的笑容。

    “先生,抱歉,飞机快起飞了,手机需要关机。”空姐走过来提醒。

    “好的。”

    季柯对许纯说道:“阿纯,我要起飞了。”

    “阿榆,期待下次再见。”

    季柯将手机开成了飞行模式。

    “季柯?”旁边有人叫出了他的名字。

    季柯回头,看到了一双有些眼熟的眼睛。

    王易佳坐在他过道对面,带着口罩,手里拿着刚取下来的墨镜。

    上次录制节目起火之后,王易佳就退出了综艺。

    网上关于火灾的消息都被压了下去,公布出来的火灾起因只是简单地归咎于艺人用火操作不当,拍摄现场消防设施不到位。

    王易佳转头对他身边的人说道:“越哥,这就是上次我和你说那个长得和安澄很像的人。”

    季柯愣了一下。

    他看到了一个很不想见的人——白越。

    几年不见,白越似乎比以前看上去光鲜亮丽多了,身上的那种阴郁和小人不得志的气息也散去了几分。

    一身西装革履,手腕上带着奢侈品的手表,看上去人模人样,像个成功人士。

    白越往这边看了一眼,在看到季柯的时候,反应比季柯更大。

    白越一脸不可置信盯着季柯:“卧槽,见鬼了。”

    “死人活了?”

    “越哥,你在说什么,他是季柯,我和他一起录制了两期综艺节目。”王易佳不太明白白越在说什么。

    “林榆,”白越死死地盯着季柯,“原来你没死。”

    他说傅时闻怎么会去参加那种破综艺节目,原来冲着林榆去的。

    季柯不想搭理白越,冷淡地说道:“抱歉,先生,你认错人了。”

    “也是,林榆那种货色,怎么坐的起头等舱。”白越嘲讽地笑了一声。

    季柯脸色冷了几分。

    “越哥,林榆是谁啊?”王易佳好奇地问。

    “他是一个恬不知耻的东西。”白越笑着看着季柯说道。

    季柯握住了拳头,他不知道,白越为什么对他恶意这么的大,他从来就没有去招惹过白越。

    “你现在叫季柯了?换了个名字和身份?”白越问。

    王易佳看着季柯,又看了看白越脸上探索和兴奋的脸色,隐隐觉得不安。

    季柯脸色不太好看,他没搭理白越,叫来了空姐。

    “请问有耳塞和眼罩吗?”

    “有的先生。”空姐贴心的拿了过来。

    季柯带着耳塞和眼罩,即便隔着眼罩,他也能感受到白越盯着他目光。

    那种有如毒蛇一样的眼神,如同附骨之蛆,让人厌恶又恶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