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7号基地〕〔重生九零小辣椒〕〔史上最强太子爷梁〕〔临仙诀〕〔我怎么还活着?〕〔从走路开始修炼〕〔妃常难驯:魔帝要〕〔青莲之巅〕〔重生飞扬年代〕〔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一百一十章 重新考虑他们之间的关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柯微微睁眼,正好对上了傅时闻漆黑的眼睛,烛火的光在那双极为好看的眼里跳跃,伴随着的,还有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

    或许季柯是应该拒绝的,但是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口。

    季柯闭上了眼睛,轻轻地嗯了一声。

    望着眼前青年原本白皙的耳根变得通红,傅时闻唇角上扬,他蹲在沙发前,抬起青年的腿,一只手指按在青年消瘦的脚踝穴位上。

    “阿榆,我保证不会像上次那样。”

    不知道傅时闻在哪里学的按摩技巧,他手指灵巧,力道刚刚好,在他的指尖下,季柯原本有些酸胀的腿渐渐地变得热络了起来,就好像是泡在了温泉水里一样。

    “怎么样,这次感觉和上一次不一样吧?阿榆,你的脚在冬天的时候冰凉,要经常这样的按。”傅时闻轻声说道。

    季柯趴在沙发上,点头,有些发困。

    他能感受到傅时闻的手指轻轻地画着圈圈,一寸一寸,压着皮肤,力道刚刚好。

    很舒服。

    季柯依稀记得以前有一次应酬,一个煤老板想投资,拉着他们去高档会所,里面的技师就是这么按的。

    记住m.42zw.cc

    技师是靠着这一行吃饭的,但是傅时闻——他怎么会那么的熟练???

    季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傅时闻。

    傅时闻垂着眼,神情很专注,那按压在他腿上的手指被西裤衬得极为好看,白皙修长又匀称。

    “怎么了?”傅时闻抬起头,对上季柯的视线。

    季柯眨了一下眼:“没事。”

    “阿榆,这个力度怎么样?”傅时闻笑着问,那手指压在大腿上,带起一阵酥麻。

    季柯耳根红到了脖子:“……挺好的。”

    “那我继续按了。”

    “嗯。”

    傅时闻的手仔细地在季柯腿上按着,隔着薄薄的西裤,他能感受到手指下皮肤的细腻。

    夜晚很宁静,蜡烛燃烧着。

    奇怪的是,原本有些发困的季柯一点现在睡意也没有。

    尤其是他发现,傅时闻的手指停留在他屁股下方的位置有点久之后。

    “阿榆……”

    傅时闻的手终于离开了季柯的屁股下方,他凑了过来,吓了季柯一跳。

    “做——做什么?”季柯紧张到结巴。

    傅时闻看着季柯紧张地模样,扬眉一笑,他压低了些声音,“别紧张,我给你按按腰吧。”

    季柯点了点头。

    傅时闻跳过了敏感的部位,直接来到了腰的位置。

    季柯发现,就连腰也很敏感,当傅时闻的手按着他尾椎骨上方的时候,季柯终于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季柯耳根通红,好在他是趴着的,傅时闻看不见他的异样之处。

    季柯头埋进手臂里,不知到为什么,他心里忽然升起一种继续下去的想法。

    然而傅时闻在听到他轻哼之后,手就拿开了。

    季柯听见傅时闻说:“阿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季柯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就这样结束了?

    傅时闻没有再给他按,反而是站了起来,对季柯说道:“阿榆,你休息一会儿,我去把软软抱下来。”

    季柯抬起头,满头疑惑地看着傅时闻。

    可惜的是,他却没有从傅时闻的眼里看出半点杂念,那双漆黑的眼睛清明有神,就好像他们刚才只是一场简简单单的按摩而已。

    虽然的确是一场简简单单的按摩,怎么他觉得味道不对呢?

    “我上楼去了。”没给时间让季柯想明白,傅时闻已经说完转身上了楼,只剩下季柯一个人趴在沙发上。

    季柯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又看了看四周布置好的鲜花蜡烛熏香,一时间有点懵逼。

    不一会儿,傅时闻抱着睡着的软软下楼,季柯收紧了腿,想挡住尴尬的画面。

    但是傅时闻肯定能看见,季柯有些不自然地收着腿。

    然而傅时闻却像是没见到一样,神情自若地抱着季软软,站在门口,季软软半睡半醒,细细地喊了一声爸爸,傅时闻轻轻地拍了拍软软的背。

    他小声地说道:“阿榆,我抱着软软,走吧。”

    季柯唇瓣动了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现在这样的情况,就好像是——他想多了一样。

    “……嗯。”

    季柯尴尬地站了起来,刚才被傅时闻按了一会儿,腿感觉舒服了很多。

    傅时闻抱着季软软进屋的时候,云锦倒躺在沙发上,一边玩手机一边敷面膜。

    见到傅时闻抱着季软软进来,云锦立马就坐正了,用眼神询问季柯,他怎么进来了。

    当他看到季柯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

    “季季,外面很冷吗?”

    季柯被刚才傅时闻的举动弄得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怎么冷。”

    云锦疑惑地盯着季柯的脸:“不冷怎么脸和脖子还有耳朵那么红?季季,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季柯干咳一声,“没什么。”

    傅时闻抱着季软软,怕吵醒了软软,他低声询问:“阿榆,软软的房间在哪里?”

    “我带你去。”

    季柯走在前面,季软软的房间在他房间的隔壁。

    季柯拉开小被子,傅时闻将睡熟的季软软放进床里,动作很轻。

    季软软睡得很熟,被人抱着换了个地方都没能醒过来。

    季柯拉好杯子,看了一眼,然后将灯关上。

    下了楼,傅时闻往门口走,“阿榆,那我就回去了。”

    季柯送他出门:“傅时闻,今天谢谢你接软软回来。”

    傅时闻看着季柯:“阿榆,我是软软的父亲,你不用对我说谢谢。”

    看着突然正经起来的傅时闻,季柯怎么觉得有点不习惯。

    “我走了。”

    傅时闻往他家门口走去,和季柯挥了挥手。

    季柯看着傅时闻高大挺拔的背影。

    昨天,他以为他们之间肯定不会再有继续了,甚至季柯以为,傅时闻肯定会回a市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傅时闻竟然没有走,在他以为云锦和他是对象的情况下,还主动来他家做早饭,主动去接软软。

    “傅时闻。”

    傅时闻回头:“有事吗?”

    季柯心里百味陈杂,“你……你不回去工作吗?”

    诺大的一个傅氏集团,总裁却每天都在a市,忙得过来吗?

    傅时闻笑了笑,“我的休假还剩下一天,一天之后,我要出国一段时间,接下来是年末了。”

    休假还有一天——

    季柯看着傅时闻,犹豫了两秒,随后说道:“明天周末,我们要带着季软软出去玩,你要不要一起来?”

    傅时闻看着季柯,“我可以吗?”

    “可以。”

    “那明天见。”

    傅时闻拿出钥匙打开门,笑着挥了挥手。

    “明天见。”季柯也挥了挥手。

    季柯回来,又见到了倒着躺在沙发上敷面膜玩手机的云锦。

    “季季,我刚才听到你说,明天要带上傅时闻?”

    “嗯。”季柯点了一下头,“他三天之后要回去了。”

    云锦按了按面膜,“哎,其实他早饭做的挺好吃的,蛋炒饭比我家阿姨做的还好吃。”

    这个男人上的厅堂下得厨房,长相高大俊美,身上带着点禁欲的气质的霸总,除了有点凶以外,其他的都堪称完美!

    “他回去之后什么时候再来啊?”云锦问。

    其实云锦一点也不讨厌傅时闻,但是他只是一想到自己是傅时闻的假想敌,就有点害怕。

    “我不知道。”

    以后傅时闻还会来吗?

    他不知道。

    云锦从沙发上爬了起来,面膜下的两只亮晶晶的小眼睛瞅着季柯,“季季,你在期望他能来。”

    季柯指了指自己脸,“这么明显吗?”

    “嗯。”云锦点头,“季季,小时候我妈说我笨,说什么事情要是被我看出来了,基本上就等于写在脸上了。”

    “季季,你们要和好了吗?”

    季柯看了一眼窗外的月亮,“如果他下次会再回来,或许我会重新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的事情。”

    “太好了。”云锦简直想双手鼓掌,要是季柯和傅时闻和好,那他就不用再提心吊胆的扮演季柯的男朋友、傅时闻的情敌了。

    “他一定会回来的。”云锦十分肯定地说道。

    第二天,傅时闻开着车,季柯和云锦带着季软软一起去了郊外野游。

    郊外初冬的风景依旧很漂亮。

    季软软和云锦玩的特别开心,两个人一大一小,就跟小孩一样。

    季柯和傅时闻走在后面,聊了这几年他工作上的事情,傅时闻工作经验十分丰富,虽然傅时闻没有涉及过他们公司这方面的产业,但是聊起来的时候,季柯发现他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障碍,也有很多的话题。

    在晚上离开之前,傅时闻对季柯说道:“阿榆,如果在我回国之后特效公司还没有和你们合作,就让我帮你吧。”

    “我知道,这是原本季柯的遗作,你们想要做最好、最华丽、最真实的特效,目前能满足你们要求的只有这家公司。”

    季柯还没有把特效公司谈下来,他派人去了几次,都吃了闭门羹,似乎对方铁了心要和星光合作。

    可是,眼下拖不了。

    “可以。”季柯说。

    傅时闻欢喜地看着季柯,“放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家有绝色小姨〕〔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在异世界白手起家〕〔华娱:从古偶顶流〕〔江湖最后一个老千〕〔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