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7号基地〕〔重生九零小辣椒〕〔史上最强太子爷梁〕〔临仙诀〕〔我怎么还活着?〕〔从走路开始修炼〕〔妃常难驯:魔帝要〕〔青莲之巅〕〔重生飞扬年代〕〔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一百一十二章 十八岁的傅时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柯愣了两秒,这样的画面似曾相识。

    他看着躺在地上的傅时闻,皱眉:“傅时闻,同样的当不会有人上第二遍。”

    上一次,傅时闻骗了他,这一次,季柯不会上当了。

    然而这一次,地上的人没有回应他。

    傅时闻躺在地上,呛出了血,血丝从嘴角流下,在白色的皮肤显得格外的分明。

    这时,那辆撞飞了傅时闻的黑色的车子车门打开,一个穿着病服的身影急忙下来,慌张地跑走了。

    季柯望着安澄那有几分熟悉的背影,大脑一片空白。

    安澄刚才开着车,明显是冲着他来的,傅时闻救了他。

    可是,这一切,太过于巧合了。

    “傅时闻,你是不是又在骗我?”

    地上缓缓地流出一小摊血。

    首发

    季柯一步步地走过去,缓缓地蹲下,抬起颤抖的手指。

    血是温热的,不到一分钟之前,这些血液还在傅时闻身体内流淌。

    季柯看着手上的血。

    “傅时闻,这是假的对吧,假的血,是从医院拿的血包,对不对!”

    “你别装了,醒过来!”

    傅时闻的睫毛轻颤,似乎想要睁开眼睛,却很费劲,他唇瓣微微动了动,又呛出了一口血:“阿榆……”

    季柯怔怔地看着傅时闻,“傅时闻,你是不是又在骗我。”

    “阿榆,对不起,我再也不会骗你了。”

    傅时闻想要扯出一抹笑容,却没有那个力气,他努力地睁开眼,想要看清楚眼前这个人,将他深深地记入进脑海里。

    季柯眼泪啪嗒一声落到了傅时闻手上。

    傅时闻这次真的没有力气抬手了,“别哭。”

    “阿榆,云锦他配不上你,换个人过日子吧。”

    季柯含着泪笑,眼泪模糊了视线。

    “傅时闻,其实我和云锦没有在一起。”

    当季柯将眼泪擦掉的时候,才发现傅时闻已经闭上了眼睛。

    他颤抖着将手指放在了傅时闻的鼻尖下,傅时闻还有微弱的呼吸。

    医生和护士从医院里出来,将傅时闻弄上担架,送进了急救室。

    兰女士着急着赶过来,在急救室外看到季柯的时候,她眼里含着泪,坐在了季柯身边,捂住了脸。

    “大师说,我儿子他今年有一大劫,没想到该来的还是会来,到今年年末最后一天了,也没有逃过。”

    季柯红着眼眶望着急救室外面的指示灯。

    他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位哭得很伤心的母亲。

    傅时闻的手术做了几个小时,季柯和兰女士也在手术室外面的长凳上坐了几个小时。

    终于,手术室的灯灭了,门打开,医生出来。

    “如果明天早上醒不过来,可能就永远醒不过来了。”

    “永远醒不过来是什么意思?”

    “醒不过来的意思是,植物人。”

    兰女士差点哭晕过去。

    季柯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傅时闻,纱布缠绕在他高挺的鼻梁上,傅时闻会变成植物人么?

    季柯有点恍惚。

    他没想过傅时闻以后会变成植物人会是什么样。

    “他会醒来的。”

    季柯看着傅时闻的脸,坚定地说。

    大年三十这天晚上,季柯和兰女士坐在傅时闻的病床前。

    窗外烟花绚烂绽放。

    兰女士讲起了傅时闻小时候的事情。

    “时闻小时候可调皮了,他七岁的那一年,那个时候我们还住在大院里,和林之道那小子一起拿着火炮丢进了路边的井盖里,把井盖下面的沼气点燃,井盖炸开了老远,还好他们没事。”

    兰女士看着床上的傅时闻,满脸憔悴。

    曾经,兰女士和傅时闻的爸爸是很恩爱的。

    傅时闻的爸爸是傅家老三,长得很英俊高大,小姑娘谁不喜欢英俊的男人?被他花言巧语一哄,心甘情愿的就跟着他回家了。

    结婚了一年之后,兰女士就怀上了傅时闻,傅时闻的爸爸也对她很好,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

    原本以为一口之家能够永远合合满满地过下去。

    却不想,傅时闻他爸是个不检点的,在外面勾三搭四,沾花惹草。

    兰女士是个要强的人,她打算和傅时闻他爸离婚,但是离婚是件丑事,不仅傅家不允许,就连她的父母也不支持。

    于是,在傅时闻很小的时候,对家庭失望的兰女士就一心扑在工作上,把傅时闻丢给了奶奶带,虽然事业蒸蒸日上,却忽略掉了傅时闻的成长。

    等到兰女士想要挽回的时候,傅时闻已经长大了,青春叛逆期的傅时闻对她的极为冷漠。

    后面傅时闻从国外回来之后,成熟了也稳重了,对她的态度变得客气又疏远。

    “虽然他不亲近我,但是他始终是我的儿子。”兰女士眼眶红肿,声音哽咽。

    兰女士擦掉了眼泪之后,看向季柯:“小榆,阿姨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当年阿姨只是太担心时闻了,才会口不择言。”

    季柯摇了摇头,“阿姨,那些事情都过去了。”

    “小榆,阿姨不求别的,当初时闻也不懂事,你能不能看在阿姨的面上,原谅他。”兰女士知道傅时闻的心里只有林榆,也知道傅时闻追着林榆去了f市,可是人还没有追回来。

    季柯沉默了许久,看向床上,“等傅时闻醒来之后,我会告诉他答案。”

    夜很长。

    伴随着十二点过年烟花的声音,季柯靠在床边缓缓地睡了过去。

    他想,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傅时闻也会醒来吧。

    …

    季柯快醒的时候,感觉脸上被人碰触了一下。

    他抬起头,看到了傅时闻正侧着头在看他。

    “傅时闻,你醒了!”

    傅时闻眼神露出疑惑的神情,他被纱布包住了大半张脸,上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和鼻子。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季柯紧张地问。

    傅时闻依旧盯着他看,疑惑出声:“安澄?”

    似乎被自己的声音给吓到了,傅时闻干咳了几声,“我的声音——有点低沉。”

    季柯察觉到傅时闻有些不对劲。

    这个时候,兰女士推门进来。

    “时闻!你醒了。”

    傅时闻唇瓣抿直,眼神里有些不耐烦,“妈,我这是怎么了?”

    “时闻,你不记得了?”兰女士惊讶地看着傅时闻。

    “记得什么?”傅时闻只感觉到脑袋钝痛,想什么都不利索,这让他很烦躁。

    季柯按下床头的按钮。

    傅时闻记得兰女士,却不记得他。

    医生赶过来,在仔细检查了一遍之后,确定了傅时闻失去了一段的记忆。

    “医生,他什么时候能恢复?”季柯问。

    医生摇头:“这个说不好,因为撞击导致了大脑部分记忆受损,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恢复,而有些人或许几个月,几天,几年会想起来。”

    医生走之后,傅时闻躺在床上,一脸的不耐烦。

    兰女士让他躺好,“时闻,你头部受了撞击,别乱动。”

    傅时闻躺在床上,他忍不住看向一直看着他的季柯:“妈,那个长得像安澄的叔叔是谁?是安澄的叔叔吗?”

    兰女士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向傅时闻解释季柯。

    季柯很高兴傅时闻能醒过来,不会变成植物人,但是失忆又是闹哪样?现在电视剧都不这么演了。

    可是偏偏傅时闻脸上表情青涩,不像是个成熟稳重的总裁,反而像是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学生。

    更重要的是,他竟然叫他叔叔——季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傅时闻左看右看:“安澄人在哪里?我受伤住医院了,他怎么不过来?”

    季柯皱眉:“傅时闻,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不认识。”傅时闻回道。

    “你仔细看我,真的想不起来我是谁吗?”

    傅时闻仔细地看着季柯,很熟悉,却想不起名字,他注意到了年轻男子眼角微红,心里莫名的有些难受。

    这种感觉很奇怪,傅时闻皱眉。

    兰女士尴尬笑着说:“阿榆,时闻他可能只是一时间想不来,你别生气。”

    季柯摇头,“我没生气。”

    傅时闻看着季柯,又看着兰女士,扯着嘴角,笑了:“妈,他是你新包-养的小白脸吗?”

    “眼光不错,只是顶着安澄这张脸,让我觉得有些恶心。”

    兰女士尴尬地站在原地,她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季柯,“时闻,你误会了,他不是。”

    傅时闻闭上了眼睛,“我累了,你们出去吧,我要休息。”

    兰女士尴尬地出门,季柯看了一眼傅时闻,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喂,你站住。”

    就在季柯出门的时候,傅时闻叫住了他。

    “我?”

    “嗯,就是你,你叫什么名字。”

    傅时闻盯着季柯,他总感觉这个人很熟悉,心里隐隐的觉得很重要,却又想不起来,这让他心烦意乱。

    “季柯。”

    “你不是叫林榆吗?”傅时闻说完,就惊讶了。

    他怎么知道他叫什么?

    季柯看着傅时闻,笑了:“你记得我的名字。”

    “我们认识?”

    “嗯。”季柯点头,不仅认识,还深入交流过。

    “你过来。”傅时闻抬起手想勾勾手指,却发现他没有抬手的力气。

    这一幕似曾相识,傅时闻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满脸泪水的脸。

    意外的和眼前的人重叠上了。

    傅时闻心里一惊,他看着季柯的眼睛里多出了几分慌乱。

    “你究竟是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家有绝色小姨〕〔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在异世界白手起家〕〔华娱:从古偶顶流〕〔江湖最后一个老千〕〔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