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塔防之全民公敌〕〔乱战三国之争霸召〕〔天师狂医〕〔向往:我成了全民〕〔混沌丹神〕〔影视世界从三十而〕〔神医下山:我不吃〕〔农女肥妻有点辣〕〔老子就是要当皇帝〕〔万象剑尊〕〔娱乐圈幕后大神〕〔春风1991〕〔老公过来让我吸点〕〔签到荒古圣体,从〕〔我纹身大哥吊打阴〕〔拿废物剧本的我超〕〔成为女帝夫君的我〕〔派出所里的小捕快〕〔重生后,成为疯批〕〔宠妃天下苏南衣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一百一十三章 你是我媳妇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柯笑了,就算记忆忘记了,但是大脑也会做出判断。

    “你笑什么笑?”

    傅时闻看着青年好看的眉眼,乍一眼和安澄有些像,但是细看下来,愈发惊艳,好看。

    纵使他很想记起来眼前的人是谁,可是大脑很痛。

    季柯问:“你想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傅时闻狐疑地望着季柯,“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季柯低头,凑到傅时闻耳边轻声说道:“你猜。”

    傅时闻能感受到季柯吐在他耳边温热的呼吸,有点痒。

    他抬起头,看着季柯的脸,脑海忽然闪过了一些零星的记忆碎片,不禁红了脸。

    “你……你是我的媳妇儿?”

    季柯看着他:“你想起来了什么?”

    记住m.42zw.cc

    不知道为什么,傅时闻脑海里的画面是——他压着青年在厨房里——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的画面。

    傅时闻头上缠着绷带,露出一双漆黑的眼睛,只是此时那双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看季柯,露在外面的耳垂也微微变红。

    “你是我媳妇儿吗?”傅时闻吞咽了一口口水,问。

    季柯望着傅时闻,看来失忆并没有那么严重。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季柯去开门。

    傅时闻躺在床上看着季柯那细瘦背影,愣着神,心跳的极快,尤其是脑海里不断浮现出那些零星的碎片。

    门外的是警察。

    警察在得知傅时闻清醒了之后,来医院录口供。

    当傅时闻从警察那里听到是安澄撞的自己时,第一反应是不相信。

    “他怎么可能会撞我?”

    “是不是搞错了?给他三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做这种事情。”

    兰女士也是很意外,她没想到,肇事的凶手竟然是安澄。

    看警察不是在骗他,傅时闻皱着眉问:“他受伤了吗?”

    警察点头,“安澄没系安全带,踩急刹车,头撞上了玻璃,现在还在医院。”

    季柯记得昨天安澄下车的时候,只是额头上带着点伤而已,为什么今天警察竟然说得这么严重,竟然还住进了医院。

    “能不追究他的责任吗?”傅时闻又问,“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

    “抱歉傅先生,我们会提起公诉,如果您愿意原谅他的话,看情节严重可以会轻判一些。”

    “监控显示,安澄原本想撞的人是这位季先生,是您将他推开。”

    兰女士听到这里,表情有些呆滞。

    她看了看季柯,又看了看傅时闻,最后轻轻地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曾经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只不过当时她干预了一点,后面的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孩子的事情她不管了。

    而这边,傅时闻听完之后,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他是为了救媳妇儿才被撞的?

    嗯,不愧是他。

    为了救自己的媳妇儿,头上的伤是爱的勋章。

    傅时闻看到季柯一直看着他,想到自己头上还缠着纱布,他咂巴了一下嘴唇,媳妇儿该不会是感动了吧。

    警察离开之后,兰女士也出去了,屋子里剩下了傅时闻和季柯两个人。

    傅时闻看着季柯好看的脸,他干咳了一声,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不用太感动。”

    傅时闻想了想,觉得这么说也不对,“你感动也是正常的,也可以感动一下下。”

    季柯脸色平静,望着傅时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傅时闻被季柯盯着,有些不好意思,他心里在想,季柯想问什么。

    莫非是想问当时他为什么要把他推开?

    傅时闻也记不清楚了啊。

    季柯问:“你为什么不追究安澄的责任?”

    既然傅时闻说他一直没有喜欢过安澄,为什么被安澄撞伤了都不去追究安澄的责任呢?

    季柯想知道原因。

    傅时闻还以为季柯想问什么问题。

    “我以为安澄是撞我,但是我知道安澄肯定不会撞我,所以我在想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不想追究安澄的责任。”

    “那现在你还会追究安澄的责任吗?”季柯问。

    “你是我媳妇儿对不对?”傅时闻反问。

    季柯嘴角上扬,笑得意味深长:“应该说,你是我前夫。”

    傅时闻傻眼了。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放着这么好看的媳妇儿不要?

    “我们为什么会离婚?”

    傅时闻长大着嘴看着季柯,看上去被震惊到有些傻乎乎的样子。

    “这说来话长。”季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为什么那么紧张安澄受伤?”季柯想起刚才,傅时闻在得知安澄开车撞人之后,先问的是安澄受伤没有。

    “你是不是喜欢安澄?”

    “喜欢他?”

    傅时闻敏锐地看向季柯的眼睛,“你吃醋了?”

    “先回答我的问题。”季柯抱着手。

    傅时闻望着季柯白皙细长的手指,手指很漂亮,指甲盖是粉色的,而他脑海中想起的画面却是这只手握着自己的——某个地方。

    顿时,他感觉浑身的热意都涌向某个地方。

    “我……我应该不喜欢他吧。”傅时闻回答的有些磕巴。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什么叫应该喜欢?”

    季柯的表情很冷淡,但是傅时闻却觉得他冷淡的模样好好看,傅时闻就知道自己的眼光真不错,媳妇儿是自己最喜欢的模样,看着就喜欢。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傅时闻重述了一遍,眼神不住地望着季柯身上看,白皙的脸颊有些红,不知道在想什么奇怪地事情。

    “安澄有凝血功能障碍,如果失血的话止不住,所以很危险。”傅时闻说。

    当初傅时闻把安澄弄丢之后,再找回来就有了这个病,即便看遍了全国的医生,都说这个病没办法医治。

    所以这些年,傅时闻都小心地照看安澄,怕他弄伤了自己。

    因为流血对安澄来说,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季柯没想到,安澄有凝血功能障碍。

    所以,这就是当时傅时闻在烂尾楼里,选择先救安澄的原因吗?

    安澄失血过多,真的会死。

    纠结多年的谜团终于解开,季柯心里的那根刺儿拔掉了。

    却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的释然。

    “你还没说,我们为什么要离婚?该不会是因为安澄吧?”

    “你放心,我绝对不喜欢安澄!一点都不喜欢,我一直把他当做了弟弟来照顾,真的。”

    傅时闻的声音打断了季柯的沉思。

    季柯看着傅时闻认真地样子,却笑不出来。

    傅时闻瞅着季柯的脸色,心里嘀咕难道不是这个?

    季柯淡淡地说:“傅时闻,你休息一会儿,我先走了。”

    季柯昨天趴在傅时闻床边睡了一晚,衣服皱皱巴巴的,想去酒店开个房洗个澡,换身衣服。

    “啊,这就走了吗?我刚醒过来,失去了一大段记忆,你不陪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吗?”

    季柯说:“该想起来的,总会想起来。”

    “那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傅时闻眨巴着眼问,躺在床上,像只可怜的小狗。

    季柯没回答。

    他离开病房,进了楼梯。

    在空无一人的楼梯通道里,季柯大口地呼吸。

    原来,当初傅时闻并不是因为不爱他,喜欢安澄,才选择安澄。

    只是因为,安澄会有生命危险,才会选择安澄。

    季柯当初被那对老夫妇救下之后,被送进了医院,在医院里,医生告诉他,肚子里还有个宝宝。

    在危险的情况下,双胞胎其中较弱的那个牺牲了自己,保护住了另外一个。

    …

    新年的第一天。

    季柯在酒店里洗了个澡,睡了一觉。

    晚上的时候季柯去医院。

    傅时闻躺在床上,看到他一进来,瞬间两只眼睛就亮了起来。

    “你果然舍不得留我一个人在医院。”

    傅时闻高兴地说。

    季柯提着一盒打包的小米粥。

    “吃过饭了吗?”

    “还没。”傅时闻可怜兮兮地望着季柯。

    季柯看见垃圾桶里有剩下的食物残渣。

    “兰女士来过了?”

    傅时闻心虚地嗯了一声。

    “我带了点小米粥,想喝吗?”季柯问。

    “想,媳妇儿,你喂我吃吗?”

    “好。”季柯打开小米粥,一口一口地喂着傅时闻吃饭。

    吃完饭,傅时闻盯着季柯。

    “媳妇儿,我是不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季柯收拾着东西,“为什么这么问?你想起来了什么?”

    傅时闻隐约想起了点东西,但是并不是特别好。

    他想起自己竟然把媳妇儿给弄哭了,虽然是在床上,可是媳妇儿看上去一点也不快乐。

    做这种事情不应该是很快乐的吗?

    不过话说回来,在脑海里飘过的那些面红耳赤的画面里,媳妇儿真的好诱人,媳妇儿的腰好细,腿好漂亮。

    傅时闻耳根微红,看着季柯的眼神有些心虚。

    季柯不知道傅时闻想到了什么,见傅时闻脸色有些怪异,“你是不是不舒服?”

    “没……”

    傅时闻飞快地否认。

    “媳妇儿,我们是不是养了一只兔子?”

    “我想起来了。”傅时闻高兴地说道。

    季柯点了点头,“嗯,养了一只兔子,离婚之后,兔子给你了。”

    傅时闻萎了,他到底是怎么和季柯离婚的?

    这么漂亮的媳妇儿,他怎么舍得离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明日星程〕〔长生〕〔梅府有女初成妃〕〔重生之老婆爱上我〕〔无限辉煌图卷〕〔黑光病毒:侵略多〕〔重生之寒门吝啬媳〕〔我的四位绝美师姐〕〔大明之太孙无敌〕〔无敌从忽悠老人修〕〔沈卿卿霍霆萧〕〔她从女尊穿来〕〔没人比我更懂气运〕〔全球游戏:剑荡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