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侠之最终进化〕〔陈平〕〔神医下山之我有七〕〔混沌龙神诀〕〔我成了皮克桃的小〕〔重生从闲鱼赢起〕〔万古至尊李凡〕〔次元盘点,开局原〕〔贞观憨婿〕〔萧云席春雨〕〔星空彼岸〕〔大魏春〕〔消逝的魔环〕〔女总裁的同居仙帝〕〔我的篮球视界与众〕〔裂天空骑〕〔斗罗之帝剑斗罗〕〔仓氏呓语〕〔希腊:新神纪〕〔重生之金融巨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一百一十五章 睡一间房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爹,要不咱打报警电话吧。”云锦妈妈胆子小,大半夜外面很黑,监控也拍不太清楚人脸,她怕是什么坏人。

    王总拿起放在门口的锄头,“大半夜又是大过年的咱不去麻烦警察,不就是一个半夜敲门的人么,咱平时也不做亏心事,怕啥。”

    不一会儿,门外的敲门声没了。

    云锦他爹从监控里看到那个人退后了两步,然后抬起手。

    “这是要做什么?”云锦妈妈问。

    云锦他爹摇头。

    只见监控里,那陌生男子手放在嘴边,大声喊道:“林榆,出来!”

    “他喊谁呢?”云锦妈妈没听过这个人名。

    “是不是喝醉了,大半夜耍酒疯?”云锦他爹放下了锄头。

    云锦妈妈皱眉:“头上都缠那么多绷带了,还喝酒?穿的那么薄,年轻人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云锦他爹有些郁闷:“这大半夜的在咱这儿耍酒疯,咋办捏?”

    一秒记住.42zw.cc

    这时,季柯听到声音从屋子里走出来,云锦跟在了身后。

    他从监控里的看到傅时闻头上缠着纱布,身上穿着一件南方冬天穿的薄款外套,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北方的冬天能冻死人的。

    季柯赶紧说道:“叔,阿姨,不好意思,门外那个人是我朋友,来找我的。”

    “原来是来找你的啊。”云锦妈妈彻底送了一口气,“快开门,外面那么冻,你朋友该冻坏了。”

    云锦他爹开了门,迎面扑来的冷气冻的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

    “你怎么一声不吭的就走了。”

    傅时闻站在门口看着季柯,红着眼质问。

    他穿的很薄,手和脸被冻的通红,背脊却挺得笔直。

    “外面太冷了,先进来再说。”季柯想拉着傅时闻进屋。

    傅时闻却没有动,站在寒夜里:“我不进去,阿榆,跟我回去。”

    季柯发现傅时闻失去了记忆之后,人都变得幼稚了,“傅时闻,你别闹好不好?”

    傅时闻有些委屈,他哪里闹了。

    他一想到这里是季柯男朋友家,就不想踏进去一步,浑身上下都是抗拒,他只想把媳妇儿接走。

    媳妇儿是他一个人的。

    “阿榆,跟我回去。”傅时闻语气固执地说。

    季柯看着他脸和手冻的通红,嘴唇都发乌了,他头上还有伤。

    这才手术几天?就开着车跑过来了,有这么折腾身体的吗?

    季柯冷下了脸:“傅时闻,你先进来,不然我真的要生气了。”

    傅时闻看了看季柯的脸色,语气稍微弱了一些,但是还是很坚持:“你生气也要跟我回去。”

    季柯不知道傅时闻这么的执拗:“我会跟你回去,你先进来。”

    “我不进去。”傅时闻脚一步也不肯挪动。

    云锦妈妈从屋子里拿出一件厚外套,问云锦,“这俩孩子怎么回事?”

    “有点小矛盾,他是软软的爸爸。”

    “软软还长得挺像他爸的,”云锦妈妈点了点头,“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小宝,把这衣服给他拿过去,穿的那么薄,多冷啊。”

    云锦接过衣服,打算递给傅时闻,谁知傅时闻一看到云锦,眉头就皱了起来,眼神很凶。

    云锦害怕地往后稍稍退了一步,傅时闻这不是失忆了么?

    怎么看着他的眼神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云锦有点胆子小,转头把衣服递给了季柯:“季季,这衣服给他穿上吧,太冷了。”

    季柯接过衣服,递给傅时闻。

    傅时闻不接。

    季柯皱眉:“傅时闻,穿上,别闹。”

    “不要。”傅时闻很是抵触,明显碰都不想碰,即便他整个人都快冻成冰渣子了。

    季柯只好放下狠话:“傅时闻,你要是不穿上,不进来,我以后再也不搭理你了。”

    傅时闻见季柯表情很认真,犹豫了几秒,才勉强接过大衣,挂在身上,但是表情依旧十分嫌弃。

    季柯走到他身边,将大衣给他穿好拉拢,他无意间触碰到傅时闻的手,像冰棍一样,一点温度也没有。

    “有什么事儿,先进去再说。”

    傅时闻不情不愿地进了屋。

    云锦爸妈赶紧关上了门,他们都是简单披了一件外套,腿冻着呢。

    屋子里很暖和。

    云锦妈妈又从屋子里拿出一个暖手袋。

    “快暖暖手。”

    傅时闻没接,而是冷冷地说:“谢谢伯母,我不冷。”

    云锦妈妈疑惑地问云锦,“这孩子怎么那么客气啊。”

    云锦挠头,这事儿只能说说来话长。

    “阿姨,给我吧。”季柯从云锦母亲手里要走了暖手袋。

    他硬塞进了傅时闻手里,“抱着。”

    傅时闻有些不情不愿,但是一想到是媳妇儿给的,他勉强收着了。

    “说吧,你这是怎么回事?开车过来的?”

    季柯问。

    “嗯。”傅时闻得意的点头,“阿榆,我开了十几个小时的车,找过来了。”

    看着傅时闻得意的模样,季柯头很痛,“傅时闻,你的头不痛吗?”

    傅时闻说:“还好吧,有止痛药。”

    季柯检查了一下傅时闻的头,伤口应该是裂开了,白色的纱布渗出了血。

    季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压住了心底那股火,“傅时闻,你有几条命?这么折腾?”

    “我不管,反正我的媳妇儿不能跟别人跑了。”傅时闻说得理直气壮。

    傅时闻漆黑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季柯,“阿榆,跟我回去吧,我都过来接你了。”

    他虽然忘记了自己怎么和季柯离了婚,但是他傅时闻认定一个人这辈子就是一个人。

    季柯头疼的更厉害了,他按了按太阳穴。

    云锦端过来热水。

    傅时闻看到云锦过来,瞬间就坐直了,眼神警惕地盯着云锦。

    那眼神就好像是牧羊犬在盯着外来动物。

    云锦被傅时闻这么盯着,压根不敢去傅时闻那边,他把盆子放门口。

    “季季,给他洗个热水脸,然后泡泡脚。”

    “叔和阿姨睡了吗?”季柯问。

    挺不好意思,大半夜地麻烦云锦的爸妈。

    云锦点了点头:“嗯,我让他们先去睡了。”

    季柯给傅时闻洗了个脸,然后让他泡脚,做完这一切之后,季柯回到房间将羽绒服拿了穿在身上。

    “云锦,麻烦你帮我看着软软。”

    云锦看了一眼季柯身后亦步亦趋的傅时闻,小声地问:“季季,你要出去吗?”

    “嗯。”季柯点头。

    “那,主意安全。”

    季柯回头对傅时闻说:“我先去上个厕所,你不要乱跑。”

    傅时闻嗯了一声。

    房间里剩下云锦和傅时闻。

    云锦发现,每次他和季柯一说话,傅时闻就眼神很凶狠。

    这会儿傅时闻左看右看,眉头深深地皱起。

    “请问,您在找什么吗?”云锦小声地问。

    傅时闻皱着眉望着云锦:“你们是睡一间床?”

    “是——啊,不是,不是。”望着脸色愈发吓人的傅时闻,云锦吞咽了一口口水,连连说了好几个不是。

    “那你睡哪里?”

    “我,我睡那边间。”云锦瞎指了一间房间。

    傅时闻回头的时候,季柯从洗手间出来。

    “走吧。”

    “好!”

    当傅时闻对季柯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如同三月春风。

    云锦:……心好累。

    …

    季柯开车,傅时闻以为是要回去,一路上都很高兴,没想到季柯开车来到县城里的医院。

    “来这儿干嘛?”

    “你头上的伤口裂开了,必须处理。”

    季柯把车停在了医院的停车场,带着傅时闻进了医院。

    给傅时闻看诊的是一位值夜班的老医生。

    医生在了解傅时闻的情况之后,忍不住斥责了傅时闻,哪有这样的病人,刚做完手术就乱跑。

    傅时闻哪里受过骂,本来十分地不爽,但是看到季柯在一旁露出担心的表情,心里有点受用。

    医生给傅时闻检查过伤口之后,重新包扎了一遍,又给了一些消炎的药物,并且建议早点回到原本的医院,进行下一步检查。

    折腾了一晚上,季柯开车回到云锦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云锦的爸妈出去拜年了,家里只剩下云锦和季软软。

    “傅叔叔!”季软软看到傅时闻的时候,高兴地扑了过来。

    傅时闻看到季软软的第一眼,“这小孩怎么长得那么像我?”

    “软软,傅叔叔有点累了,我让他先去休息。”

    “嗯嗯!”软软听话的点头。

    傅时闻想问关于季软软的事情,被季柯黑着脸拖着去了炕上。

    “赶紧睡觉。”

    傅时闻乖乖地躺好,“媳妇儿,那个小孩是我们的儿子,对不对?”

    “对,是你的。”季柯说。

    “果然是我的!”

    季柯给他拉上被子,“快睡。”

    “你也睡。”傅时闻抓住了季柯的手,眼睛黑亮有神,“阿榆,你也一晚上没睡,一起睡会儿吧。”

    “我不困。”

    “说谎,你都有黑眼圈了。”傅时闻抓着季柯的手不松手,“睡一会儿吧,不碍事的。”

    “行。”

    季柯犹豫了几秒,他的确很困了,就睡一会儿吧。

    季柯脱掉外套,进了被窝。

    傅时闻腿脚缠了过来,高兴地抱住季柯,像是一只大型的猎犬:“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