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暗禁忌游戏〕〔从人民的名义开始〕〔薪火游戏〕〔帝王宠之萌后无双〕〔重生之都市最狂邪〕〔九剑杀神〕〔八零辣妈飒爆了〕〔星界之尊〕〔都市直播之天才阴〕〔都市仙尊归来〕〔重生九叔之阿威队〕〔霍格沃茨,星辰闪〕〔遮天之帝尊时代〕〔我大道至尊,被鸿〕〔这个系统带着毒〕〔八零甜婚之肥妻逆〕〔全球灾变之末日游〕〔不一样的控卫之路〕〔风水龙婿〕〔女神的极品仙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第一百一十九章 婚礼(完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时闻闭上眼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季柯亲过来,他睁开了眼睛,瞧见季柯正看着他。

    季柯有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睫毛浓密,黑白分明,此时这双眼睛正静静地看着傅时闻,细细的端详着傅时闻的面容。

    其实,季柯从没有想过要原谅傅时闻。

    在他五年前决定离开a市的那一天,他就打算割舍掉所有关于以前的事情。

    包括以前的自己。

    那个深深爱着傅时闻软弱的自己。

    可能连季柯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和傅时闻有重新开始的一天。

    傅时闻眨眼:“阿榆,你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是被我帅到了吗?”

    看着有些傻乎乎的傅时闻,季柯脸上露出微笑,点了点头,“嗯,被你帅到了。”

    傅时闻盯着季柯红润的唇,回想起那种柔软温润的触感,傅时闻忍不住舔了舔唇瓣,微微低头,可怜巴巴地问:“阿榆,我可以亲你吗?”

    望着傅时闻可怜兮兮的眼神,季柯一时间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又觉得他的发型配上这个表情有些好笑。

    首发

    没拒绝就是同意。

    傅时闻主动把握机会,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亲吻上了季柯的唇瓣,他吻的很小心翼翼十足的虔诚,仿佛在亲吻这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的确,对于傅时闻来说,季柯就是这个世界里最珍贵的宝贝。

    助理拿着新买的帽子推开门,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瞬间拉上门,想要装作自己从来没有出现过。

    开门的动静很大,让人想忽视都难。

    季柯推开了傅时闻,干咳了一声。

    傅时闻皱着眉看了一眼门外。

    “进来吧。”

    助理知道自己打搅了老板的好事,心里惴惴不安:“傅总,帽子我买来了,在附近买的。”

    傅时闻冷着脸接过袋子,“出去吧。”

    “是!”助理如遇大赦,急忙退出去,然后贴心地给总裁关上门。

    傅时闻从袋子里拿出帽子,是黑色的棒球帽,压在了头上。

    傅时闻现在这个头型,估计最顶尖的发型师也搞不定,大帅哥前面秃了一大块,像是狗啃的一样。

    带上了棒球帽,遮挡住了秃的部分,傅时闻终于恢复了几分自信。

    “咳,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

    季柯问:“你要回a市了吗?”

    傅时闻笑着说道:“我记得我在f市也有房子,是在你家隔壁,我以后就住在那里,阿榆,你要不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季柯不知道傅时闻失去的记忆回想起了多少,不知道为什么,季柯有种傅时闻似乎全部回想起来了的感觉。

    傅时闻瞅着季柯的表情,补充道:“要不,我搬去你家住也是可以的。”

    季柯没回答,他看着傅时闻,“傅时闻,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傅时闻犹豫了两秒,然后点了点头,“嗯,不知道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但是大致的都想起来了。”

    “想起来自己以前有多么的混蛋了。”

    傅时闻的记忆一点点的恢复,他想起来了那些他曾经欺骗季柯的事情。

    “阿榆,我以后真的不会了。”他握住季柯的手,眼神真挚。

    “我要是再骗你一次,我下次被车撞……”

    “嗯,我相信你。”季柯点头,其实傅时闻想的起来与否,对季柯来说并不重要,以前的事情的都过去了。

    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季柯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自己了。

    就算做最坏的打算,傅时闻想玩玩而已,再次骗他,如今的季柯也能全身而退,这大概就是人格独立吧。

    更何况,季柯知道,傅时闻这次是认真的。

    他愿意再试一次,和傅时闻有个完完全全认真的开始。

    “那阿榆,我可以搬到你家住吗?我会洗衣服做饭,拖地擦桌子带娃,什么都会做。”

    傅时闻王婆卖瓜,可怜兮兮地看着季柯,眼睛眨啊眨。

    季柯吃软不吃硬这一点,傅时闻把握的死死的。

    季柯犹豫了一下,“我和云锦同住,你要是搬进来,我得先问云锦愿不愿意。”

    “他肯定会愿意。”傅时闻笃定的说。

    季柯瞅了一眼傅时闻:“你以后不许再吓他。”

    “好的,我保证!”傅时闻笑开了花,当即就给云锦打电话,问他愿不愿意。

    接到电话的时候,云锦在外地拍戏,在得知傅时闻要搬过来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意外,其实云锦内心挺愿意的,季柯好就是他好。

    “季季,你们别天天给我撒狗粮就好。”

    当天晚上,傅时闻大包小包的就正式入住了进了季柯家。

    顺便也带来了“吱吱”。

    吱吱已经5岁多了,兔子的平均寿命在5-12年。

    它不像是以前那样爱动,冬天比较冷,很安静地缩在窝里。

    在看到季柯的时候,那双长长地耳朵微微动了一下。

    季柯伸手去触摸它,它没有躲开,而是很顺从地让季柯抚摸,还蹭了蹭季柯的手心。

    季柯离开后,云锦觉得兔子很可爱,想去伸手去摸,却被吱吱一下躲开了。

    云锦试了几次,兔子都不愿意让它碰到,似乎是被云锦骚扰地有些烦了,它站起身从兔笼子里跳了出来,跑到了另外的角落蹲着。

    “咦,它怎么不让我摸?”

    傅时闻拿着兔粮放在盆里,“我喂了它五年,也没有让我碰过一次。”

    “那它怎么那么乖地让季季摸?”云锦不解,刚才季柯撸兔子不也挺顺利的么。

    傅时闻也不解。

    大概是同类吧?

    …

    财大气粗的傅总在f市的cbd买下了一栋楼,将办公地点从a市搬到了这边。

    终于不用坐飞机两班倒。

    兰女士搬进了傅时闻之前买的那套房子里,认认真真地做奶奶,带孙子比谁都认真。

    在季柯的二十五岁生日那一天。

    傅时闻在家里摆上了浪漫的蜡烛和玫瑰,做了季柯最爱吃的菜。

    然后将一枚银色的戒指藏在了小蛋糕里,打算等着季柯下班回来,给他一个惊喜。

    全家人都知道傅时闻打算在这天向季柯求婚,主动将空间让给两人,离开的时候纷纷给傅时闻打气。

    “儿子,加油!”兰女士衷心的期望自己的儿子能找点和林榆复合。

    “爸爸加油!”季软软也跟着喊道。

    傅时闻笑着摸了摸季软软的脑袋,“嗯。”

    “傅先生,你加油啊。”云锦干咳了一声,也跟着出了门。

    等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傅时闻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点燃了蜡烛,将整整齐齐的玫瑰花摆在了桌上。

    为了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很久。

    傅时闻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着,眼看着墙上的时间从7点指向了10点,蜡烛也燃烧完了。

    季柯还没有回来。

    傅时闻从最开始的焦急逐渐变得有些担心,他拨打了季柯的电话,手机那边没人接通。

    怎么回事。

    傅时闻顾不上那么多,取了车钥匙,打算去公司看看。

    傅时闻刚上车,就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是傅时闻的秘书李巍打过来的,不是季柯。

    李巍传来了一个消息:“傅总,刚才我得到消息,孙鹏已经回国了。”

    孙鹏!

    这个名字傅时闻大概一辈子都忘不掉。

    如果不是当初他绑架了林榆,或许他和林榆之间,也不会分开这么长的时间,在他发现自己爱上林榆的时候,已经后悔莫及。

    “他在哪里?”这些年孙鹏在国外,他虽然一直派人去查他的下落,但是孙鹏狡猾得很,好几次都从他手里逃脱。

    没想到这孙子竟然有胆子敢回国。

    “在f市。”李巍有些担忧地说,“傅总,会不会有可能是冲着季先生去的?”

    阿榆!

    傅时闻心里立刻慌了,平时这个点季柯已经回到家了,今天这么久没有回来。

    不会的,阿榆不会有事的。

    傅时闻挂断电话,一脚踩上油门冲了出去,握住方向盘的手在颤抖。

    他不敢想象再一次失去林榆。

    傅时闻来到季柯的公司,值班的老大爷说季柯早就离开了,比平时还早一些,所以他有印象。

    早就离开了。

    只是,为什么还没有回到家?

    傅时闻拨打了云锦的电话,云锦一脸懵逼,“我没见到季季,他不是应该在家吗?”

    傅时闻挂断电话,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他把季柯可能去的地方的都去了一遍。

    可是依旧是一无所获。

    “李巍,给我动用所有的关系,把孙鹏给我尽快找出来,无论花多少钱!”

    傅时闻脸色铁青,如果孙鹏敢动季柯一根寒毛,他要让他后悔来过这个世界。

    “傅总,孙鹏他在一家夜总会,我已经找人盯上他了。”

    “地址发给我。”

    傅时闻开车去到夜总会,在包房里找到了孙鹏,这孙子正在快活,还点了两个人作陪。

    “林榆呢?”傅时闻揪着孙鹏问。

    孙鹏大概是没想到会被傅时闻找到,看着凶神恶煞的傅时闻,被吓的尿都流出来,“不、不知道。”

    傅时闻嫌弃地将他丢在地上,一脚狠狠地踩上了他身上的肥肉,“活腻了是吧!我的人你敢动两次。”

    孙鹏疼得在地上嚎叫,把旁边的两个正在穿裤子的少年吓得一愣一愣的,裤子都顾不得穿好跑了出去。

    傅时闻一脚一脚往死里踢,名贵的皮鞋在肥肉上丝毫不留情地重重踹着。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人在哪里?”

    孙鹏满嘴鲜血,泪流满面:“不知道,我不知道。”

    他在国外过得实在是狼狈,当初他敲诈傅时闻的那笔钱,压根就没有转到他的卡上,后面被傅时闻盯上了,在国外东躲西藏了这么几年,实在是受不了,所以冒着胆子跑回来找他曾经在f市的老相好。

    没想到傅时闻也在f市。

    他今天刚回来,就被傅时闻给找到了。

    这是何等的运气。

    “还不说是吧,信不信我弄死你!”傅时闻眼神愈发狠戾。

    孙鹏胆子都快吓破了,他能感觉到,傅时闻可能真的要他的命。

    “我今天刚回来,我真的不知道啊,放过我吧。”他跪在地上求饶,浑身上下都是伤痕。

    看着孙鹏哭得泪流满面的模样,傅时闻愣了一下。

    如果不是他做的,那么季柯现在在哪里?

    傅时闻手机响了。

    他拿出手机,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

    “傅时闻,是我。”电话那头传出了季柯的声音。

    “阿榆,你在哪里?”对比起季柯平静的声音,傅时闻的声音很是激动。

    “我在双子桥这边,能不能过来接我一下。”季柯说。

    “阿榆,你没事吧。”傅时闻握住手机的手在抖。

    “我没事。”

    听到季柯的话,傅时闻那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电话那头,傅时闻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在哽咽,季柯询问,“你怎么了?”

    “我刚才有东西进眼睛里了,阿榆,你……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下班回家的时候,车子出了点故障,在路边抛锚了,本来想打车回去,正巧看到桥边有人掉下水里,我下去救人了,手机掉进了河里。”

    傅时闻揉了揉眼睛,笑了。

    原来是一场乌龙。

    还好只是一场乌龙。

    “我马上过来接你。”

    傅时闻放下手机,孙鹏瑟缩地缩在一边,“真的不关我的事儿,傅总,放过我吧。”

    傅时闻冷笑:“放过你?孙鹏,你觉得可能吗?你害死了我的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这辈子在监狱里过一辈子吧。”

    傅时闻让手下处理孙鹏,他开车去了双子桥。

    因为有人掉下水里,桥边的围观的人群还没有离开。

    傅时闻越过人群里一眼就看到了独自坐在一边拧衣服的季柯。

    他走到季柯面前,一下紧紧抱住季柯。

    季柯浑身都是湿的,“傅时闻放开我,别弄脏了你的衣服。”

    “不脏。”傅时闻抱得更紧了。

    季柯似乎感受到傅时闻的情绪不对,傅时闻这是怎么了?

    许久之后,傅时闻才松开了季柯。

    “我们回家吧。”

    借着桥边的路灯,季柯分明看到了傅时闻眼角的晶莹。

    哭了?

    季柯询问:“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没有。”

    傅时闻笑着摇头。

    “真没有吗?”季柯怎么有点不相信。

    傅时闻给季柯系上了安全带,“阿榆,我们回家吧。”

    回到家,季柯一打开门,就看到了桌上的玫瑰花和已经凉了的饭和菜。

    “阿榆,生日快乐。”

    如果傅时闻不说,季柯都差点忘记了,今天是他的生日。

    “谢谢。”季柯笑了。

    傅时闻感叹今天事情真的是有些脱缰,“阿榆,你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把菜热热。”

    “好。”

    季柯洗完澡出来,看到了桌上放的小蛋糕,很可爱。

    季柯胃经不住饿,端起小蛋糕咬了一口,嘴里似乎咬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

    季柯吐出来一看,竟然是一枚戒指。

    这戒指很眼熟,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曾经季柯花所有积蓄买的对戒中的属于他的那一枚。

    季柯看着手心的戒指,脑海里想起傅时闻把自己喝到酒精中毒的那一次,也是捧着这枚戒指,哭得稀里哗啦。

    这时,傅时闻端着菜正好从厨房出来。

    “阿榆……”

    傅时闻本来打算向季柯求婚的,没想到计划全部都被打破了,现在戒指更是已经在季柯手里面。

    他有点紧张,不知道季柯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季柯拿起戒指看了看,随后他主动将戒指带上了手指。

    “还是挺合适的。”季柯抬起头,对傅时闻笑着说道。

    “你的那一枚呢?”

    傅时闻放下手里的菜,将胸前挂着的戒指取下,然后带上了自己的手指。

    “我的也很合适。”

    “阿榆,我们结婚吧。”

    季柯看着傅时闻,笑着问道:“有盛大的婚礼吗?”

    “有!”傅时闻激动地点头,“比所有人都要盛大的婚礼!”

    “那我考虑一下吧。”

    季柯嗅了嗅,“好香啊,做的什么?”

    “都是你爱吃的。”傅时闻殷勤地将热好的菜端上了桌,“阿榆,你喜欢中式的婚礼还是西式的?”

    季柯看着手上的戒指,笑着回答:“都可以。”

    最后,季柯和傅时闻的婚礼选择在国外。

    邀请的人都是亲朋好友,季柯其实并不喜欢特别闹腾。

    他们在海边的举行了婚礼。

    在神父问傅时闻是否愿意成为他的老公,呵护他一辈子的时候。

    傅时闻注视着季柯的眼睛,“我愿意。”

    询问季柯的时候,可以也望着傅时闻的眼睛,回答道:“我愿意。”

    在一众亲朋好友的掌声中,季柯和傅时闻拥吻在了一起。

    婚礼快要结束的时候,季柯将手中的捧花递给了云锦。

    云锦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仿佛季柯是他嫁出去的女儿一样,捧着花对着镜头哭着笑得很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