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平〕〔武侠之最终进化〕〔九龙归墟〕〔玩家走狗满天下〕〔重生科技学霸〕〔我,上古祖龙,被〕〔四合院战神的自我〕〔风水大相士〕〔千字生死令〕〔木叶:人生重置,〕〔神诡世界,我能修〕〔聊斋路长生志〕〔开局获得不死天功〕〔天命师〕〔离婚后靳少天天哄〕〔重生之奶爸的幸福〕〔总裁夫人就是那夜〕〔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簪头凤〕〔奇门仙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番外 打脸白莲花(爽,粗长,必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到孙导演离开之后,云锦才敢抬起头来,露出一双大眼睛,惴惴不安地问梁淮,“孙导刚才没有认出我来吧?”

    “应该没有吧?”梁淮笑着回道。

    就当云锦松口气的时候,他忽然听到身后一个女孩尖叫道:“那不是梁淮吗!”

    云锦吓得赶紧遮住脸。

    但是下一秒,另一个女孩惊奇地说道:“他背上背的人是云锦吧?!我的天了!为什么梁淮背着云锦!”

    云锦:……

    不是说带上帽子和口罩就认不出来了么?

    我信你个鬼!

    “快走。”云锦催促着梁淮,他可不想被围观。

    “嗯,抓紧我一些。”梁淮把云锦屁股往上抬了抬,拿出了短跑冠军的姿势一溜烟就冲了出去。

    云锦没想到梁淮突然跑得这么快,一路上他紧紧地抱住梁淮的脖子,害怕极了会掉下来。

    首发

    很快,他们就回到了酒店门口。

    “放我下来把。”

    云锦现在算是知道梁淮的体力有多好了。

    梁淮微微喘气,“你想谋杀亲夫吗?”

    云锦这才发现,在跑的过程中他手勒得紧,把梁淮的脖子都勒红了。

    “对不起,勒疼你了吗?”

    梁淮点了点头:“疼。”

    云锦更是自责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云锦满脸歉意的模样,梁淮笑了,他凑到云锦白皙的耳边,小声地说道:“没关系,晚上弥补给我就行。”

    怎么弥补?

    云锦捂住脖子,难道是勒回来?他也怕疼。

    “不勒你脖子,”梁淮见云锦逐渐想偏,赶紧把他拉回来,“今天晚上在床上都听我的,可以吗?”

    云锦耳朵通红,“你……别脑子里就那破事儿行不行啊?”

    “不行,我现在脑子里只有你。”梁淮舔了舔唇瓣,“现在就想把你扑倒在床上。”

    云锦红着耳根不想搭理他,往酒店里走。

    梁淮笑着在身后说道:“今天晚上去我房间吧,我的床比你的大,可以吗媳妇儿?”

    “你小声点!”酒店大厅虽然没什么人,但是看门测量体温的老大爷就在他们旁边。

    正好电梯过来,云锦上了电梯,梁淮也后脚跟着进了电梯。

    还好电梯里有个保洁阿姨。

    梁淮只是笑着望着云锦,没做什么亲密的动作。

    电梯到了三楼,门开了。

    梁淮迫不及待地拉着云锦出了电梯,正想抱着媳妇儿回房间的时候。

    “哥……”

    裴萱那略带着点可怜兮兮的声音传到了他们耳朵里。

    云锦赶紧推开梁淮。

    回头,瞧见裴萱坐在梁淮房间门口,她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裳,头发凌乱地垂在肩上,眼眶红红的,就好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

    梁淮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皱眉,他扶起坐在地上的裴萱,“萱萱,怎么坐在地上?地上多凉。”

    “我想来找哥哥,可是哥哥没有回来,所以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裴萱声音听起来有些闷。

    “不是有电话么?”

    裴萱低着头,可怜兮兮地说道:“下来的时候忘记拿了,也忘记带门卡了,回不去。”

    梁淮摸着裴萱的脑袋叹了一口气:“总像是个长不大的小孩,你让哥哥怎么放心?”

    云锦站在一旁,看着这温情的一幕,挠了挠头,“梁淮,我回自己房间了。”

    “过会儿我去找你。”梁淮叫住云锦说道。

    云锦摆手:“别,我睡觉了。”

    裴萱抬眼看了一眼云锦,眼底闪过的是无比的憎恶。

    云锦关门的瞬间,正好对上了裴萱的视线。

    他眨了眨眼……他这是又看错了吗?

    …

    回到房间,云锦将没电的手机插在充电线上。

    打开手机,云锦看到了几个未接来电,是季柯打过来的。

    看到季柯的电话未接电话,云锦瞬间有些心虚。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季柯说自己和梁淮的事情。

    有时候云锦就连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抖m倾向,无论梁淮对他做什么,就是改不了他喜欢梁淮。

    也有可能是这段时间梁淮对他太好了,云锦就感觉像是在温水煮青蛙一样,被梁淮一点点的摧毁了防线。

    当梁淮软下语气求他一下,他的心就立刻化作了一摊春水,软的一塌糊涂。

    就好比今天的求婚,明明云锦心里告诉自己要矜持一点,可是在梁淮的情话攻势下,他就迫不及待地点了头,甚至有点蠢蠢欲动,要是梁淮当时拉着他去结婚领证,云锦丝毫不怀疑自己肯定会同意。

    要是季柯在,肯定会说他没脑子。

    云锦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最后云锦还是回拨了电话过去,始终是要坦白的。

    接电话的人不是季柯,而是傅时闻,“阿榆睡了,有事明天打电话过来。”

    “哦,好的。”

    电话那头挂断了电话。

    云锦想起傅时闻和季柯在一起的画面,梁淮以后应该也会对他这么好吧。

    如果他肚子里有宝宝了,梁淮也会像傅时闻那样很开心吧。

    云锦想象了一下他大着肚子,梁淮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他的画面,忍不住笑了出来。

    “在想什么开心的事情?”

    梁淮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

    云锦回头,看到梁淮关上了门,“你……你怎么进来的?”

    “我找小许拿的房卡,他手里有一张多余的。”

    梁淮看着云锦脸上还未褪去的笑容,嘴角上扬,“刚才在想什么,笑得那么开心?”

    他凑了近来,近距离地看着云锦那双又大又澄澈的眼睛:“还是说你在偷偷的开心?”

    云锦哪里肯承认:“当然不是,我刚才只是想象了一下我像是骑马一样骑在你脖子上的画面,确实挺开心的!”

    梁淮不怀好意地盯着云锦,舔了舔唇瓣,声音沙哑着问:“那你现在想骑马吗?”

    云锦感觉到梁淮脑子里肯定是在想着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骑马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骑在梁淮脖子上……

    云锦稍微一想,脑子里就有画面了,他顿时红透了耳根。

    “我不想。”

    “可是我想——被骑。”

    梁淮的重音落在了最后两个字上。

    “不是说都听我的吗?”云锦吓得往后退。

    梁淮抓住了他白皙的脚踝,“你答应了我要弥补我的,今天晚上听我的。”

    接下来的一晚上,云锦被迫骑在了梁淮身上,从此以后再也没提过骑马的事情。

    …

    早上小许送早餐过来,在云锦房间门口遇到了同样送早餐过来的方助理。

    “嗨,早啊。”方助理笑着打了个招呼。

    看着方助理笑得阳光灿烂的模样,小许心里一点也不得劲。

    他忽然体会到了一种明明自家的白菜看得很严,还是被猪给拱了的心情。

    “早。”小许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

    门开了,门后站着的毫不意外是梁淮。

    云锦坐在床上,顶着一头鸟巢,慢慢悠悠地打着哈欠,浑身无力,就像是被妖精吸干了精力,被榨干了。

    而梁淮却精神抖擞,面容焕发。

    小许将早饭交给了梁淮,他不由得多瞅了一眼梁淮,莫非这家伙真的是妖精,蛊惑了他家的白菜?

    “梁哥,我去楼上送早饭了。”方助理同时也负责给梁淮的妹妹送早饭。

    “小方,这些天辛苦你了,回去之后给你发个大红包。”

    “梁哥你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梁淮将早饭拿进卧室,关上了门。

    云锦再次打了个哈欠,明明晚上吃了很多,但是早上醒来之后却觉得很饿,大概昨天骑马这个体位太费体力。

    “我的早饭是什么?”

    梁淮打开小许带过来的早餐看了一眼,“是鸡蛋豆浆和面条。”

    “又是这些啊。”云锦每天早饭都吃这个,有些吃腻了。

    “那吃我的吧。”梁淮的早餐是牛角面包和牛奶。

    云锦看着这些更是没胃口,突然有点先吃点酸酸的东西。

    “要不出去吃早饭?吃包子?”梁淮问。

    云锦摇头,“太麻烦了,将就吃吧。”

    云锦大口的吃着早饭。

    “梁淮,昨天你妹妹坐在门口,没什么事吧?”

    梁淮摇头:“没什么,马上要回去了,可能有点舍不得离开我。”

    云锦问:“她什么时候走?”

    “我给她定了明天的机票,也该回去了,在我这儿玩了几天,耽误课程了。”

    “哦。”

    云锦回想起昨天晚上裴萱看他的眼神,他感觉裴萱似乎有点不喜欢他。

    梁淮握住了云锦的手,云锦感觉到一阵暖意从梁淮干净清爽的手掌里传来。

    “云锦,我今天上午有个通告,得飞去s市一趟,下午才能回来。”

    云锦安静地听着,“知道了。”

    梁淮手指尖轻轻地挠了一下云锦的手心,这让云锦点痒。

    云锦抬起头,“干嘛挠我?”

    梁淮将云锦拉进怀里,俯下头,亲吻住了云锦的红润的唇瓣。

    绵长的一吻,结束后,云锦满脸通红,靠在梁淮的肩上不停喘着气。

    云锦白皙的脸透着薄红,像是一只熟透了的果子,散发十分的诱人香味。

    梁淮直勾勾地盯着云锦,漆黑的眼睛里透露出危险的气息,“我饿了。”

    “不是……刚吃了早饭么?”

    梁淮带着云锦的手往下滑,凑到云锦耳边说道:“是它想吃了。”

    云锦的手仿佛被烫了一下,“你……变态啊,精力这么旺盛!”

    “谁让我的媳妇儿这么好看。”梁淮看着云锦的脸,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云锦脸颊发烫,小声地说:“10分钟能解决吗?”

    “媳妇儿,太小看我了。”

    …

    拍戏的一天,梁淮不在剧组,云锦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熬了一天,终于下班。

    梁淮上飞机前给云锦发了消息,两个小时的飞机,云锦看了一眼时间,应该快到了吧。

    “小许,梁淮给我发信息叫我。”

    云锦坐在化妆间卸妆,把手机交给了小许。

    不一会儿,小许把手机拿了过来,云锦睁开眼睛,“梁淮打电话过来了?”

    小许小声地说:“哥,是季总来电话了。”

    季柯——

    云锦吞咽了一口唾沫,“给我吧。”

    他犹豫了一下,按下接听键:“喂,季季,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传来了季柯的声音:“云锦,小许给我说你和梁淮复合了?是真的吗?”

    云锦就知道,季柯打电话过来是为了这件事。

    “别不说话,实话实说。”

    “是……是真的。”云锦声音细如蚊蚋。

    “云锦,你是不是被猪油蒙住了心,你是不是忘记了他之前是怎么对你的!”

    云锦摸了摸鼻子,“季季,你听我说,这次不一样,我能感觉到梁淮他是认真的。”

    季柯就知道让云锦和梁淮在一起拍戏会出事,“他演技那么好,你怎么知道他是认真的?”

    季柯知道云锦,傻乎乎的,被骗了还能帮对方数钱。

    “我肯定他是认真的,他向我求婚了。”

    云锦赶紧捂住嘴巴,他怎么把这个事抖露出来了。

    “所以你答应了?”

    “嗯……”

    季柯无语,恨铁不成钢。

    但是他转念一想,当初自己何尝也不是这样。

    只是,梁淮那家伙,绝对不是和傅时闻一样。

    傅时闻是条傻狗,但是梁淮绝对是一条会咬人的狗。

    “季季,你别生气了,梁淮真的对我很好,我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如果,如果被骗了也没事,反正我也挺快乐的,真的。”

    这段时间云锦觉得很开心。

    季柯叹了一口气,“好吧,以后别不接我电话了,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

    云锦接着电话,不知不觉走到了厕所附近,挂断电话,他听到厕所里传来流水的声音。

    “谁啊没公德心竟然不关水!浪费。”云锦心里强烈谴责。

    他走到厕所,水声突然没了,随后他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你上次找我要那枚药丸做什么?”

    这个声音云锦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制片人王川。

    “我给梁淮了。”

    云锦听到梁淮两个字,竖起耳朵。

    这个声音,是谢雨欣的。

    王川怒道:“草,你想给我带绿帽子?”

    “亲爱的,当然不是啦,我是在帮你,你不是想抓住梁淮的把柄吗?他向出品方投诉你,让你差点失业,你不想报复回去吗?”

    “怎么说?”

    “我上次从你拿里拿来的针孔摄像头装在了裴萱房间里,让裴萱喂梁淮吃掉那颗药丸,两人滚床单,梁影帝的小视频和床照不就都有了吗?”

    “裴萱?梁淮上次带到剧组的女的?”

    “嗯,就是她。”

    “她可是喜欢梁淮很久了,现在梁淮围着云锦转,把她嫉妒得不行。”

    “明天她就要离开了,我猜测今天晚上,她肯定会下手的。”

    云锦在外面,把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脑袋却乱成了一锅粥。

    现在他只有一个巨大的疑惑,裴萱不是梁淮的妹妹吗?为什么会嫉妒他和梁淮?

    难道,不是亲生妹妹?

    云锦挠头,这样好像说得通了。

    不行,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送,云锦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拨打梁淮的电话。

    这会儿梁淮正在飞机上,手机关机。

    云锦只好发语音。

    “梁淮,你听我说,”云锦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有些语无伦次,“你妹妹的房间里有针孔……”

    “云锦,你怎么在这里啊?”

    谢雨欣的声音出现在云锦身后。

    云锦顿时僵住了。

    他回头,看到了谢雨欣和王川两人。

    …

    小许发现云锦出去接了个电话,然后没人影了。

    打云锦的电话也打不通。

    “回去了?可是妆都没卸完啊。”

    “云哥,你是不是掉进厕所里了?”小许去卫生间找,没人。

    他在一层楼找了个遍,都没发现人。

    “奇怪,去哪里了?”

    这时的云锦嘴巴里塞着一块布,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在一间空置的杂货间里,谢雨欣看着门外徘徊的小许离开,松了一口气。

    王川色咪-咪地盯着云锦,“这小脸真是细皮嫩肉的。”

    谢雨欣一脸嫌恶地看了王川一眼,但是想到以后还需要傍着这棵树,她忍着恶心,“亲爱的,你不是说只爱我一个人么?”

    “那当然了。”王川看到谢雨欣吃醋,连忙假意哄道,“宝贝,我只爱你一个人。”

    被绑着的云锦:……

    他不太理解,什么时候谢雨欣和王川在一起了?

    两人情意绵绵之后,谢雨欣指着被绑在凳子上的云锦问:“那他怎么办?”

    王川想了想:“先把他放在这儿吧,等明天计划成了之后再说。”

    “嗯!”

    王川和谢雨欣两人离开的时候,把门锁上了。

    云锦试着像是电影里那样,把手上的绳子弄开,可是这粗绳子绑的很紧,勒得他手疼,压根不行。

    云锦想要放弃,但是他一想到梁淮和裴萱发生关系,就着急得不行。

    他试着挪动椅子,发出声响。

    可是这里是偏僻的杂物间,又是下班时间,压根没人过来。

    怎么办!云锦快急疯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天空已经彻底黑了下去,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恍惚间,云锦听到了脚步声。

    他赶紧挪动椅子。

    那脚步声愈发的近,云锦跟着椅子一起摔倒在地上,杂物间堆放着一些尖锐的东西,云锦头撞在了上面,只觉得钻心疼。

    但是他不想放弃,还是拼命地动着椅子,发出声响。

    “哥,是你在里面吗?”

    小许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云锦仿佛像是见到了希望。

    小许一觉踢开门,打开灯,瞧见了被绑在地上的云锦。

    “云哥,这是怎么回事?你没事吧!”

    小许以为云锦回酒店了,所以也回了一趟酒店,回到酒店之后,小许没见着云锦,给云锦打电话,电话关机了。

    他原本以为云锦和梁淮在一起,谁知梁淮反而问他云锦在哪里。

    小许思来想去觉得事情不对,于是回到了活动楼,仔细地找了一边,没想到还真被他找到了。

    小许赶紧给云锦解绑。

    云锦紧张地问小许拿手机,“许许,快给我手机。”

    云锦拿着手机的手在发抖,他拨了梁淮的手机号,拨了回去。

    “你好,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云锦,你的头流血了,我带你去医院。”

    云锦摇头,顾不得头上的伤,跑了出去,“我要回酒店!”

    云锦只能抱希望,那种事情,可千万不要发生。

    看着一溜烟跑出去的云锦,小许一脸懵逼,到底发生了什么?

    云锦一路狂奔回酒店,敲响了710的门。

    “开门!快开门。”他大口喘着气,心仿佛从胸腔里跳了出来,千万不要发生那种事情,千万不要!

    门开了,梁淮站在门口,一身衣服整齐,和出门的时候一模一样。

    云锦紧张地看着梁淮:“梁淮,你没事吧。”

    梁淮疑惑地问云锦,“我没事,倒是你,你头上的伤是怎么弄得?你和人动手了?”

    梁淮正要细问,云锦扑进了他怀里。

    “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哭腔。

    云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梁淮拍着云锦的背,“我没事,乖,别担心。”

    裴萱从屋子里出来,眉头皱着,“哥,他这是怎么了?”

    云锦听到裴萱的声音,立刻从梁淮的怀里抬起头来,“裴萱,你……你没有给他下-药吧?”

    裴萱大吃一惊,云锦怎么知道她要给梁淮下-药?

    “什么药,”裴萱摇头,装傻充愣:“我完全不知道云锦在说什么。”

    “你别撒谎,你被谢雨欣利用了,我都听到了,你打算给梁淮下-药,做……做那种事情!”

    “你瞎说什么?”裴萱彻底慌了,云锦怎么知道她计划,甚至一清二楚?

    云锦口渴极了,他拿起桌上的水,一咕嘟灌了下去。

    “喂……”裴萱瞪大了眼睛,来不及阻止。

    云锦喝完水,嗓子终于没那么难受了,他继续说道,“梁淮,这个房间装了摄像头,谢雨欣想拍到你和裴萱的那种视频。”

    “不可能会有那种恶心的事情发生。”梁淮皱着眉说道,谢雨欣疯了吧,编排他和他妹。

    然而,从梁淮嘴里吐出的恶心这两个字,让裴萱身形颤了颤。

    “梁淮你信我,我亲耳听到的,他们把我关了起来,我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

    云锦焦急地说道。

    “云锦,你先别着急。”梁淮看到了云锦手上的勒痕,细白的手腕上红色的痕迹格外明显。

    显然是被人绑起来了。

    梁淮神情变得严肃了起来,虽然云锦的话有些混乱,但是从他的话里,梁淮基本上推断出了事情的原委。

    他走到床的正面,在机顶盒下面,果然摸出了针孔摄像头。

    “这是什么?”

    裴萱摇头,“我……我不知道。”

    她压根不知道自己房间有摄像头,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谢雨欣压根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害她。

    “哥,我真不知道有摄像头。”

    梁淮看着裴萱,眉头皱得很紧,“裴萱,哥哥一直把你当做亲妹妹,你胡闹的时候我也依着,当你是小孩子脾气。今天的事情,以后不允许再发生了。”

    眼看她的计划被梁淮一眼看破,裴萱脸烧红火辣辣的,羞愧让她无地自容。

    梁淮不再看裴萱,他拉起云锦,“我先送你去医院。”

    云锦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浑身都有点热。

    “梁淮,我有点不舒服,浑身都很热。”

    云锦浑身燥热不安,脸蛋绯红,眼神有些迷离,唇瓣娇艳欲滴,像是在等人采摘的玫瑰。

    梁淮一眼就看出他有些不对劲,视线落在云锦刚喝的那杯水上,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裴萱。

    “我们先出去再说。”

    裴萱眼看着梁淮扶着云锦要离开,浑身颤抖,她忍不住大声叫住了梁淮。

    “梁淮,我压根不想当你妹妹,我喜欢你啊!”

    她冲过去抱住梁淮,“哥,我喜欢你,你看我一眼好吗?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姑娘了,你就不能喜欢我一下吗?”

    梁淮眉头皱紧,拉开了裴萱,“你还太小,不懂什么是喜欢。”

    “我不小了,我十八岁了,我已经成年了。”

    梁淮转身,“不是成年不成年的事情,裴萱,你冷静一下,自己好好想想吧。”

    裴萱着急了,她慌忙地拉开自己的衣服,“哥,他给你的我都可以给你!我到底哪里比不过他?”

    梁淮没有回头看她一眼,冷冷地说道:“因为你是我妹妹,永远都是。”

    云锦脑子热的糊涂了,“梁淮,我有点难受。”

    梁淮发现云锦已经是满脸通红,“马上就回房间了,忍一下。”

    梁淮带着云锦坐电梯下楼。

    云锦感觉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像是跳进了一个大火炉里炙烤着,每一寸皮肤都像是要炸裂开来,“梁淮,我好热,好难受。”

    “再忍一下。”梁淮拍着云锦的背,轻声安抚。

    电梯终于从7楼到了3楼,仿佛像是经历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梁淮抱起云锦,快步往他的房间走去。

    回到房间,梁淮轻轻地把云锦放到床上,拿起一瓶水喂到云锦嘴边:“先喝点水。”

    云锦唇瓣嫣红像是花瓣一样,他低头乖巧地喝水。

    冰凉的液体滑过食道,云锦无意识地喟叹:“好舒服。”

    “等会儿让你更舒服。”

    梁淮修长的手指灵巧地剥开了云锦的衣服扣子。

    云锦躺在床上,视线出现虚影,梁淮的脸看着都不太真切了,他努力地睁开眼去看清楚梁淮。

    看着梁淮英俊好看的眉眼,云锦小声地说了一句:“我爱你。”

    梁淮微微一怔,随后笑着俯身温柔地吻了下来,“我也爱你。”

    …

    第二天,梁淮送云锦去医院包扎了头上的伤口。

    他没有送裴萱去飞机场,而是让方助理送过去的。

    在去机场的路上,裴萱给梁淮打了很多电话,梁淮却没有接。

    在飞机场,裴萱哭得像个泪人。

    云锦包扎好了头,医生叮嘱暂时不要洗澡,休息两天。

    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云锦感觉就像是喝断片了一样,恍惚的印象中只记得他和梁淮不断纠缠在一起的画面。

    好在昨天晚上梁淮很温柔,云锦没受什么伤,就是累的慌。

    他把云锦送回房间之后,自己上了七楼。

    大概是在10点之前,10点之后,清洁阿姨要打扫卫生,谢雨欣偷偷摸摸的打开了房间。

    床上一片浪迹,她走到电视机下面摸到针孔摄像机,不禁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只要把这里面的东西拷出来,她就可以毁了梁淮。

    “你在做什么?”梁淮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谢雨欣。

    谢雨欣有些心虚,梁淮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他不应该去送裴萱了么?

    “没什么。”谢雨欣将拿着针孔摄像机的手藏在身后,“我就进来看看而已,这家屋子不错,光线很好。”

    “是么?你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梁淮冷笑着问。

    “没什么。”谢雨欣将针孔摄像机紧紧握住,“梁先生,我要出去,可以让我一下吗?”

    “不可以。”梁淮盯着谢雨欣,神情异常冷漠,“把东西交出来。”

    谢雨欣摇头,“什么东西,梁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要我说得更清楚一些么?针孔摄像头。”

    果然还是被梁淮看到了,谢雨欣没想到功亏一篑,她犹豫了一下,咬牙将针孔摄像头丢给梁淮,“我可以走了吗?”

    梁淮拿到东西,让开了,只是在谢雨欣经过的时候,冷冷地说道:“谢雨欣,你算计谁都可以,但是你不该算计我。”

    谢雨欣沉默着没说话,她心跳地极快,针孔摄像头后面的储存卡,她刚才扣了下来,也就是说,她手里有梁淮的把柄了。

    谢雨欣拿到东西,回到屋子先拷贝了一份。

    随后来到了王川的房间,“亲爱的,我拿到了。”

    “拿到手了?!”王川笑得脸上肥肉都堆积了起来。

    当他们打开视频,脸上露出见鬼的表情。

    谢雨欣面露惊慌,“这,这是怎么回事……”

    王川不可置信地看着谢雨欣,“贱-人,你竟然敢拍我的视频!”

    这视频里面,在床上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的两人,不正是眼前这一对美女和肥猪么。

    谢雨欣被一巴掌打的懵逼,“不是我,亲爱的,真的不是我。”

    “滚你丫的!”王川怒不可遏,暴揍了谢雨欣一顿。

    710房间外。

    梁淮拿着针孔摄像头,冷笑了一声,随后丢进了垃圾桶。

    ……

    云锦休息了两天之后就回剧组了,头上的伤口不是什么大伤。

    剧组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又感觉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云锦在休息的时候,听到剧组的人闲聊说谢雨欣被爆出了床照,被剧组辞退了。

    谢雨欣被换掉了之后,关于她的那部分戏,都需要重拍。

    “梁淮挺厉害的,竟然能把制片人都搞下去了。”小许一边帮剥橘子一边说道。

    “制片人怎么了?”云锦问。

    “制片人也被换掉了,有个退圈的女演员举报他潜规则,诱j,贿赂,洗钱,而且还有证据,这下他事情大了,估计是要去蹲橘子了。”

    “这是梁淮做的?”云锦吃着橘子问。

    “嗯,”小许点了点头,“虽然我没证据,但是我觉得是他干的,因为他现在是制片人了。”

    云锦眼睛里冒出红色小心心:“惩恶扬善,真厉害!”

    小许忍不住摇了摇头,恋爱中的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酸臭味!

    梁淮这个人,比他想象中要狠。

    谢雨欣爆出床照,梁淮应该也脱不了关系,又或者说,很有可能是梁淮做的。

    小许觉得,能对一个女孩能那么的狠,即便这女孩做了可恨的事情,但是爆床照这招,真是狠得让人害怕。

    …

    时间过得很快,半个月之后,云锦终于迎来了剧组第一次放长假,五一。

    可能是和梁淮的在一起之后伙食太好,云锦有小肚子了。

    晚上他为了减肥,只吃了一点西兰花和两个鸡蛋,饿得肚子咕咕叫。

    之前梁淮还会偷偷地给他带东西来,后面眼看着他体重直线飙升,梁淮也觉得云锦太容易胖了,和小许一起监督他不让他偷吃。

    云锦哀怨地看了梁淮一眼,好歹以前小许不和他住,至少可以偷偷地点个外卖。

    “小宝,五一回家吗?”云锦爸妈打电话过来问,明天就是五一。

    “明天回,顺便还给你们带一个大惊喜!”云锦没告诉他爸妈他和梁淮交往的事情,准备这次回去给他们放个大招。

    “什么惊喜,是不是带对象回来了?”没想到云锦妈妈一下就猜中了云锦的惊喜。

    “不是不是。”云锦极力否认。

    “是男生还是女生?”云锦妈妈又问。

    云锦:“……男生,妈,你别告诉我爸,我想给爸一个惊喜。”

    “什么!我们家云锦找对象了!”云锦爸爸王总抢过手机,对手机那头吼道,“带回来给我们看看,我看是哪个混小子把我家小宝给拐走了!”

    “……好好好!”云锦抓了抓头,惊喜是没惊喜了。

    梁淮面无表情地收拾着行李箱,云锦打完电话,坐回床上,“梁淮,你多久没有回过y市了?”

    “很久,十多年了。”梁淮笑着说。

    “那正好,回去我带你去逛逛。”

    云锦想到要带着梁淮回去见爸妈,整个人都有点兴奋。

    第二天上午,在飞机场告别了小许和方助理,梁淮和云锦一起登上直达y市的飞机。

    三个小时左右。

    怕被人认出来,云锦带着口罩和墨镜以及帽子,全副武装。

    反观梁淮,只带了个简单的口罩,似乎一点也不怕人认出来。

    可能是抢票的时间比较晚,所以他们只买到了经济舱,大家都只带着口罩,而全副武装的云锦反倒是显得比较奇怪。

    可能是因为昨天太紧张没睡好,飞机上云锦趴在小桌子上几乎是睡了全程。

    直到空姐提醒还有半个小时下飞机,云锦才打了个哈欠,坐在了位置上看窗外的云层。

    白云翻滚沾染上金色的光,美得让人忘记呼吸,这也是只有在飞机上才能看到的漂亮景色。

    梁淮也在看着窗外,表情有些僵硬,云锦以为他是紧张,于是安慰道:“别紧张,我爸妈都很好相处,他们肯定会喜欢你的。”

    梁淮嘴角微微上扬,“嗯,应该会吧。”

    “肯定会,不是应该。”

    云锦很确定他爸妈都会喜欢梁淮,毕竟梁淮是那么优秀的一个大帅哥。

    谁不喜欢帅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猎谍〕〔开局六女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