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西凉兵王〕〔平凡的世界之我是〕〔绝世神医妃〕〔全民穿越:团宠领〕〔从情满四合院开始〕〔步步高升〕〔北宋大官人〕〔逍遥小渔夫〕〔夺冕〕〔通关游戏后我无敌〕〔满级医修重回真假〕〔错婚新妻宠上瘾〕〔我靠吟诗成儒圣〕〔开局一片地暴击出〕〔红楼武状元〕〔白富美的贴身高手〕〔红楼首辅〕〔我就是这样汉子〕〔这不是怪谈〕〔嫁给傻王爷后被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王奶爸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中看不中用?
    www..,最快更新仙王奶爸 !

    “我们受你家老祖宗之邀,来到这里,怎么?你有意见?”

    苏辰负手而立,淡淡的看着吕三里说道。

    “哈哈哈。”

    这时候,许虎大笑起来。

    果然啊!

    天南王要看吕家老祖的面子,根本不敢对吕三里怎样。

    换做平时,有人这样对天南王讲话,可能早都受到惩治了。

    可现在并没有。

    许虎顿时便有了信心,他已经知道了关于吕三里的事,索性就站在吕三里这边,还能表现表现,毕竟等会让,吕家老祖是要到场的。

    “我三里哥刚刚说了,他欢迎这位美女的到来,又不是欢迎你天南王。”

    许虎冷笑道:“天南王,你名气是大,但这里是吕家,不请自来,还不快给我们一个解释?”

    质问的话语声,让全场很多人震惊不已。

    天南王,吕家老祖。

    怎么看都是吕家老祖赢。

    ‘哎!’

    之前说天南王是自己偶像的人,气坏了,他暗想着:

    ‘吕家老祖厉害,又不是吕三里强,天南王面对挑衅也不说什么,气死人了,我看今后他叫窝囊王得了!欺软怕硬,只敢对弱者出手,面对修真强者又怂成了一条狗!’

    可正当他有如此想法时。

    叶青柠突然发出了一声冷笑。

    苏辰面无表情,他手指微微一动:

    “放肆!”

    一缕流光,很快没入了许虎的身体中。

    只听从他体内,传出了几声闷响。

    全身经脉,被废掉了。

    许虎整个人,瘫软在地,晕死过去。

    嘶!

    这一刻,不知多少人,倒吸冷气。

    天南王!

    还是那个凶残的天南王啊!

    一言不合就出手!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

    江采薇紧张的都有些窒息感,她呆呆的看着苏辰,双腿下意识的夹紧......

    ‘这才是男人!’

    江采薇余光看到吕三里,她心中鄙夷:‘吕三里被吓成了这副沙雕模样,真没出息!还是天南王厉害啊!’

    众目睽睽之下。

    苏辰带着叶青柠,越过餐桌区,在里侧最显眼的沙发上,坐了下去,他淡淡的看了眼吕三里:

    “既然你敢挑衅我,就得付出代价,我给你三分钟时间,你家老祖若是不来,我便要了你的命。”

    轰!

    吕三里大脑一声嗡鸣!

    卧槽!

    老祖的名头不管用?

    天南王不怕修真强者?

    他敢杀我?

    他有这个胆子吗?

    吕三里很想质问,可是他现在哪里敢啊!

    看了眼倒地昏迷的许虎,吕三里唯唯诺诺的说:

    “我我,我这就联系老祖。”

    吕三里脸色苍白,他拿出手机,可颤抖的双手,却没拿住。

    当啷一声。

    手机掉在了地上。

    这副被吓傻的模样,让江采薇再度鄙视。

    ‘呵,亏自己之前还喜欢他,一点也靠不住......’

    吕三里拿出手机,拨打着电话。

    场上一片死寂。

    对年轻人来说,天南王坐在那里,如同一座大山,压的众人喘不过气。

    时间过去两分钟。

    吕三里的额头上,都挂满了汗水。

    甚至他的双腿,都开始颤抖了。

    好在,门口走入了一群人。

    吕家主吕城等人,入场。

    “爸!天南王把许虎给伤了。”

    吕三里声嘶力竭的吼道。

    他的情绪,因为惊惧,而有些崩溃。

    “什么?”

    吕城脸色一沉,他带着十几人,快步入场。

    看了几眼许虎的伤势,他的脸色不太好看:

    “带下去疗伤,把这件事告诉许家。”

    “是。”

    有两人架起许虎,匆匆退场。

    吕城看向苏辰,他沉声说道:

    “天南王,你来我吕家做客,伤我吕家客人,难道你没将我吕家放在眼里?”

    苏辰语气平淡道:“他挑衅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自己的后果,包括你们,也一样。”

    一句话,让吕城浑身肌肉紧绷。

    他是一位武道宗师。

    可面对天南王,气势还是弱了三分。

    不过还好,吕家有老祖宗在。

    “哈哈哈,不愧是天南王,够直接。”

    吕城冷笑声:“那我也把话说的直接一点,天南王,叶小姐有妖族血脉,和我吕家老祖情况相同,我家老祖宗决定,要家族三代成员吕三里,迎娶叶小姐,人妖殊途,叶小姐不适合你,她应该嫁入我吕家。”

    嗯???

    苏辰眉头一皱。

    原来那吕凤,是这种打算。

    “天南王。”

    吕城的一位弟弟沉声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固然很强,可现在是修真强者的时代,你来我吕家,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你若就此离去,留下叶小姐,我们吕家还能既往不咎,如若不然,你不会有好果子吃。”

    有一位女子叹道:“天南王,你是一代强者,应该放下儿女情长,人族和妖族,不合适。”

    “......”

    面对吕家很强势的话语。

    又见苏辰并未回应。

    场上很多人,都以为苏辰怕了。

    ‘是啊,吕家有老祖宗在,有修真强者,根本不用忌惮天南王。’

    江采薇心中微叹:

    ‘没想到,吕家给吕三里安排的婚事,竟然是抢天南王的女人,如果这件事传出去,天南王的威名,将不复存在了。’

    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能送出去,还算什么男人?

    在场其他人,想法各异。

    有人认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天南王不是修真强者,就要吃这个亏。

    有人觉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面对吕家,天南王还是要低头退让。

    然......

    迟迟没有开口的苏辰,眼神突然落向了吕三里。

    “你看我干什么?”

    吕三里色厉内荏道:“你还不快滚,等我家老祖真的来了,你想走都难!”

    “哎、”

    这一刻,苏辰轻轻一叹:

    “我给你的时限到了,你家老祖没来,你可以去死了。”

    话音落下,只见苏辰蓦然间抬起右手。

    一股无形的能量,汇聚在吕三里身前,而后碾压!

    噗嗤!

    一片血雾溅射。

    吕三里,化成了一滩血水。

    “啊啊啊!”

    江采薇等人,吓的失声尖叫!

    而吕家众人,脸色骤然一变!

    他竟然敢出手!

    天南王他疯了不成!

    难道他不清楚,吕家老祖是修真强者?

    这一刻。

    叶青柠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她可是崇拜天南王的小迷妹。

    纵然不知道苏辰到底有多强,但她完全相信苏辰,坐在苏辰身边,很安心。

    “天南王!你敢杀我儿子!我吕家和你不死不休,你等着......”

    吕城痛心疾首,他怒声呵斥。

    可是,话没说完。

    只见苏辰眼皮一抬,他淡淡的挥了挥手:

    “聒噪。”

    一股磅礴的淡蓝色手掌,在吕城头顶出现。

    轰隆一声!

    能量掌印,将吕城拍入地底。

    甚至整个宴会厅,都颤抖了几秒钟。

    很多酒杯,掉落在地上,仿佛山崩地裂!

    “啊......”

    场上很多宾客,吓的面如死灰。

    天南王发威了!

    他是什么人?

    那可是一夜之间,干掉百万武者的大凶之人啊!

    吕家老祖还没来,他就开了杀戒!

    谁能挡住他?

    “吕家人,你们都是脑残吗?”

    “敢招惹天南王,死有余辜!”

    有人惊惧交加,忍不住大喊起来。

    他们似乎要表明立场,要站在苏辰这边,免于被凶残的天南王给盯上。

    “我这人呢,比较讲道理。”

    苏辰微微一笑:

    “吕家人,仗着自己家族有修真之人,就想要抢我女人,胆子真是大的很啊,我向来都会斩草除根,既然对你吕家出手,今天,你吕家便无活路。”

    “其他人,可以离开了。”

    苏辰挥了挥手。

    他的笑容,在吕家人眼里,如同恶魔之笑般残忍。

    “不不不!”

    “天南王,你怎么敢!”

    “我吕家老祖,是练气期大修士啊!”

    “我家老祖,不会放过你!”

    “......”

    吕家人惊慌失措。

    他们不断退后,甚至有两人,想要跟着向外疯狂跑去的人群而离开。

    可是那两个人,被苏辰弹指击杀!

    “我的天啊!”

    “天南王太凶残了!”

    一众宾客,也就三十多人,跑出去后,心惊肉跳。

    他们看着宴会厅。

    突然间,又听到了天南王的话语声。

    “你们所仰仗的老祖宗,不过是藏头露尾的鼠辈罢了,给我滚出来!”

    嗡!

    无比强悍的气息,冠绝当场!

    只见一道浅蓝色的丝线,从宴会厅内飞出,前往山巅处。

    当丝线归来时。

    一位老太婆,被丝线绑住了双腿。

    “啊!”

    “你干什么!”

    “天南王,且听老妪一言!”

    老太婆惊慌失措,不断求饶。

    她的身体,很快被蓝色丝线,拖拽进宴会厅。

    而后,众人看不到里面情况了。

    不由一阵猜测。

    “刚刚那个老太婆,她是吕家老祖宗?”

    “应该是吧,可是,她,她是修真强者啊!怎么会直接被抓了?”

    “银枪蜡头,中看不中用?”

    “不,不对!”

    江采薇心脏一颤:“是天南王,他......更强!”

    此言一出,场上不知多少人,倒吸冷气。

    “天南王也是修真强者?”

    “是了,一定是!天南王可是一百多年前,经历了混乱时代的强者,这么多年过去,他能不是修真强者吗?”

    “哈哈哈,他们小看天南王了!”

    “卧槽,以天南王的凶残程度,吕家要完了!”

    “走走走,快走,天南王很容易杀红眼,北水镇都不安全了,他一旦大开杀戒,整个城镇,不都得遭殃?”

    “毕竟天南王是比妖魔都恐怖的人。”

    “......”

    一行人,突然背脊生寒,他们觉得,山水镇已经不安全了,一窝蜂的上了车,快速离开。

    而此刻,吕家宴会厅内。

    当看到自家老祖,被捆着双腿,可怜巴巴的求饶时。

    吕家人,陷入了懵逼中。

    “天南王,我们错了!”

    有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天南王,都是家主的错,他已经死了,求您高抬贵手啊!”

    有人哽咽道:“我们都是无辜的人啊!”

    “真是笑话!”

    苏辰皱起眉头,冷冷的说道:“你们在来的路上,都说了什么话,以为我不知道?”

    苏辰大手一挥。

    一股强横的狂风,在场上吹拂而起。

    狂风所过之处,吕家众人的身体,被吹的支离破碎。

    当这股风吹在吕凤身上。

    “啊!”

    吕凤突然惊吼出声。

    她身体周围,隐隐有一条血色的狐狸虚影。

    “我本以为,你拥有狐族血脉,特意来登门拜访,要去北灵山脉看看。”

    苏辰凝视着吕凤,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却没想到,你只是区区通灵的小巫师,凭借吞噬狐族气血,来维持自己的寿命,你不过是神境巅峰,却要佯装自己是练气期修士,本事不大,胆子不小。”

    “天南王!”

    吕凤连连求饶:“错了,我错了,饶我性命,我给你当牛做马都可以。”

    “你没有那个资格。”

    苏辰冷笑一声。

    “不!你不能杀我!”

    吕凤状若疯癫:“我已经把北灵山脉小世界出入口炼化,你杀了我,你们永远也看不到北灵山脉!”

    这句话,倒是让叶青柠脸色微变:“北灵山脉怎么样了?里面的狐族呢?”

    “哈哈哈,它们好的很,生活无忧无虑。”

    吕凤心思流转,她知道,自己必须彰显用处,才能存活下来。

    撒谎对吕凤来说,是拿手本领,她好似沉稳的说:

    “我可以带你们去北灵山脉看看,但是天南王,你必须要发誓,要留我性命。”

    只能以此来威胁苏辰。

    不然,她知道自己绝无活路。

    “你太想当然了。”

    苏辰面无表情,淡淡的说道:

    “就算你把出入口,炼化千百遍,我也可一指破之,有你的气血,我便可找到小世界出入口,我还有什么理由,留下你的命?”

    一句话,让吕凤脸色剧变。

    她满是皱纹的脸,变得扭曲,她恶狠狠的说:

    “该死的天南王!你们这辈子,都不会完成心愿,北灵山脉,已成死地,哈哈哈哈,狐族早都死光了,它们全都死绝了,杀我啊......”

    在吕凤尖锐的话语声中。

    苏辰右手一抬。

    吕凤形神俱灭。

    而她的气血,被苏辰凝聚成一条红色丝线,奔着吕家庄园北部飞去。

    苏辰看了眼发呆的叶青柠,他轻轻一叹:

    “她的话未必是真,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好......”

    叶青柠微微点头,她起身,默默的跟随苏辰,奔着北方,飞行而去。

    当两人离开后。

    轰隆隆......

    一阵狂风,在吕家庄园,肆意吹拂,乱石横飞,建筑毁灭。

    今日过后,北水镇吕家,从世间除名!

    ps:感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谢谢支持,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懦弱亲妈重生了[七〕〔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穿成渣A后我的O怀〕〔偷香(杨羽)〕〔当我绑定剧情维护〕〔家有绝色小姨〕〔赐我狂恋〕〔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徐南南帅〕〔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心头好〕〔服软〕〔斗罗:穿成唐三他〕〔秦时罗网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