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打怪能加生命上〕〔分支线〕〔精灵:开局御龙之〕〔位面超市〕〔这个梦境很有趣〕〔老婆参加节目,我〕〔恒帝〕〔直播:艾泽拉斯〕〔莽穿岁月〕〔王者荣耀之王者归〕〔李二狗的超凡人生〕〔穿书后男主每天都〕〔从统御魔神开始斩〕〔都市冥王归来〕〔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网游之命轮之主〕〔科技之锤〕〔误入老年旅游团,〕〔从笑傲江湖开始横〕〔阴人诡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王奶爸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怕你打死我
    www..,最快更新仙王奶爸 !

    天行者气势汹汹的到场。

    他孤身一人前来。

    落在草坪上,在他身边散发的光芒,才缓缓消散。

    天行者,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样子,他身材匀称,圆脸,眼睛不大,却闪烁着睿智的光彩,让人看一眼,就会下意识的觉得,此人深不可测。

    这是他的眼神,五官表情,一举一动而渲染出来的气质。

    “天行者。”

    陈无锋的眼神,有了一抹凝重,他伸手示意入座。

    天行者神色平淡,没有拿出什么礼物,他直接走了过去,坐在了卢奇朗和吕福的对面。

    “圈里的前辈来了,幸会。”卢奇朗拱了拱手。

    吕福则点头一笑:“天行者,久仰大名。”

    “嗯,你们好。”

    天行者淡淡的点了点头。

    其超然姿态,让全场很多人为之震撼。

    “这里真是很有过年的味道啊。”

    天行者眼神环视周围,他感慨道:“我都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过年了,这次还是借了天南王的光,感受一下热闹的气氛。”

    洛洛坐在苏辰旁边,她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很好奇的问:

    “那个......前辈,你刚刚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条大大的龙。”

    天行者低沉一笑,他右手一挥。

    在上空,出现了一条巨龙身影。

    “此龙,名为葬龙。”

    天行者缓缓说道:“葬龙神通广大,吐息之间,一般的练气期修士,都承受不住,我曾亲眼看到过它的威能,天地间,能压制葬龙的人族,不过寥寥两三人。”

    “哦?是哪三人?”苏辰似笑非笑道。

    此言一出。

    全场众人,包括卢奇朗和吕福两位修真者,神色都充满了奇异之感。

    在他们看来,天行者高深莫测,他是接触过大场面的人!

    “其一,他是修真界最神秘的人,实力强大,可轻松镇压葬龙,他道号:护道者,很少有人见过他的容貌,护道者之强,可能是站在修真界最顶端的人。”

    护道者,鲜有人听闻过名头。

    一时间,连卢奇朗都觉得,自己听说了修真界的秘闻消息。

    修真界,可不像其他人眼里的只是有修真强者的小世界。

    如果说,武道界是一个江湖,那修真界就是高于武道界的更大的江湖,他们在修真界,也不过是最底层的人物罢了。

    而天行者,此人显然知道更多关于修真界的消息。

    “护道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吕福神色感慨,一阵向往。

    修真界对他而言,太神秘了。

    倒是苏辰,神色微微一动。

    护道者......

    的确是人族中的神秘存在。

    在苏辰眼里,人族神秘强者中,无名老道算一个,神师梦天机算一个,护道者,也是一个。

    苏辰对护道者的了解最少。

    但两人,也曾见过面。

    “在我心里,护道者是无敌的存在。”

    天行者的眼神中,有着一抹尊敬。

    或许有人听闻过护道者的名头。

    但他们不会知道,他天行者,便是护道者的记名弟子。

    天行者微微摇头:

    “第二个人,我不知道他的姓名,但我见过他两次,他常常身穿黄色道袍,善于给人算命,他只给人算生死,他的实力,即便是现在的我,回想起来,也会恐惧,一言定生死,说的便是他,只可惜,他太神秘了。”

    神师梦天机?

    苏辰眼神微微一动。

    天行者还见过几次梦天机?

    有点意思。

    看来天行者,也是有点来历的人。

    “修真界竟然如此神秘。”

    吕福轻叹道:“你说的人,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没错啊,修真界之大,令人惊奇。”卢奇朗点了点头。

    而此时,在场其他人,耳朵都要竖起来了。

    “修真强者那么多?”

    “屌爆了!”

    “光是听名头,就很厉害啊,一言定生死,这是神仙能力啊。”

    “连天行者都恐惧的存在,那得多强?”

    “修真界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大的多。”

    “卧虎藏龙......”

    有人低声议论着。

    在场除了苏辰外,也只有林青依还坐得住,她本就知道很多关于修真界的消息。

    诸多的目光,汇聚在天行者身上。

    他挥了挥手,将空中的葬龙虚影消散。

    “这第三人,哎,不说也罢。”

    天行者摇了摇头,似乎索然无味。

    “都说了两个了,这第三个人也说一说吧。”吕福低声笑道:“天行者,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说出来,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

    “是啊。”

    卢奇朗笑着点点头:“这些事情,实在是让人好奇。”

    连两位修真之人,也充满好奇之心,更何况是其他人。

    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天行者身上。

    而天行者的余光,偷偷的看了眼苏辰。

    ‘他怎么不问?’

    ‘难道天南王不关心修真界?’

    ‘不应该啊,以他的实力,肯定会对修真界的高端力量感兴趣,传闻天南王一心向武,只有他这等赤城之心,才能达到如此高度。’

    ‘他不搭话,我该怎么和他约战?以他的实力来揍我,才能让我有一点疼痛感吧。’

    天行者心中暗暗琢磨着。

    他想了想说道:

    “算了,第三个人,和大家说说吧,他是一位很年轻的修真之人,人名我就不提了,仿佛是我在背后说他坏话似的。”

    这一番话,彻底激起了大家的好奇之心。

    难不成,天行者要说人坏话?

    “我知道的消息,比较全面。”

    天行者微微一笑,拿起一杯酒,喝了口,他淡然道:

    “那个人,据说是某个宗门里,资质最烂的人,差到什么程度?踏入修真几年,修为无法寸进,可是后来,他厚积薄发,境界突破了几个小层次,我记得是从练气期入门,一夜之间,便到了练气期巅峰。”

    “修真界,练气期是开始,后续的巩基期才更重要。”

    巩基期!

    在场众人,神色震动。

    不远处的巴菲王子,暗暗点头。

    他家里是石油大亨,资产几十万亿,富可敌国,在他家族背后,也有修真强者,他对修真境界有所听闻。

    练气期之上,还有巩基期。

    如今,王宗、秦威包括王富贵等人,还是第一次听说巩基期。

    他们神色震撼无比。

    ”那个人,在练气期巅峰,本来没什么名头,可后来,他竟然能越级而战,接连打败巩基境的修真之人,他的资质,从宗门最烂,变成了宗门内最好。”

    “但他到达巩基期时,据说已经可以和一些有名的强者大战。”

    “后来,他和一些修真大佬,都相互认识了,后来我听说,他的战斗力,已经达到了某种高度,至于具体的战绩,我就不和你们说了。”

    “总而言之,光我知道,能压制葬龙的人,就有三个,更何况,还有我很多不知道的呢。”

    天行者神色感慨。

    倒是苏辰,听到他的一番话,他有些奇怪。

    天行者所说的第三人,不正是他吗?

    他起初加入天星宗,资质不行,后续一块胸骨发热,爆发出惊人能量,他接连突破......

    天行者知道的事情,并不全面,可从某方面来说,又很详细。

    这就有点非同寻常了。

    当天行者说完后。

    吕福笑着说道:“天行者,还是你强,竟然知道这么多的消息,今天真是大开眼界啊。”

    “哈哈哈。”卢奇朗朗声笑道:“天行者也是我等的前辈了。”

    “......”

    连周围一些宾客,都对天行者赞不绝口。

    一时间,场上有了很多的赞扬之声。

    天行者此刻神色孤傲。

    他的视线,终于移到了苏辰身上。

    “天南王,你觉得我所说的消息,可还行?”天行者语气淡然道。

    能知道更多修真界的秘闻,这代表了他的底蕴。

    天行者忍不住显摆了下。

    苏辰微微摇头:“一般。”

    “哦?”

    这句话,倒是让不少人纷纷侧目。

    如此秘闻,在天南王眼里,就是一般的程度?

    那么,天南王知道的消息,应该会更多吧?

    天行者双眼一眯,笑着说道:

    “天南王,我今天来这里,有三个目的。”

    苏辰淡淡的说道:“哦,说说看。”

    “第一个目的,是来凑凑热闹,感受下过新年的气氛。”

    天行者脸上的笑意,逐渐消散,他缓缓说道:“这第二个目的,是来结识天南王,你这种强者,已可以和我平起平坐。”

    “至于第三个目的。”

    天行者的眼神中,似乎有了一抹锋芒:

    “听闻天南王神通广大,我自然是想要领教一番,不如我们找个地方,激战一番,岂不快哉?”

    嘶!

    此言一出,吕福等人倒吸一口冷气!

    天行者到来,竟然是为了要挑战天南王!

    我的天啊!

    这可是惊天大对决啊!

    天行者和天南王,谁更强?

    “天行者是来约战的!”

    “卧槽,这可真是热闹了。”

    “好激动,真的要发生强者大战?”

    “......”

    诸多的宾客,议论纷纷,场上响起了一阵喧哗声。

    “肃静。”

    天行者右手微微抬起。

    场上瞬间陷入了寂静中。

    只听他淡淡一笑道:“不要大惊小怪,只是切磋一二罢了,这一战,可以不分胜负,属于纯粹的切磋,哎。”

    说罢,天行者叹息道:

    “这么多年,很多被誉为修真强者的人,他们的神通术法,打在我身上,如同挠痒,我一般不会主动出手,但愿你不会让人失望吧。”

    一股逼气,迎面袭来。

    仿佛天行者是绝世高手般。

    让很多宾客为之叹服。

    这一刻,苏辰却笑了起来。

    天行者找揍,找到自己身上来了?

    真是有点意思。

    既然他多年没感受到疼痛,那一会儿自己便给他打个半死吧,满足他的心愿。

    正当苏辰想法落定时。

    天行者淡淡的瞥了眼苏辰:

    “天南王,我这人,修真界的朋友多,不知你姓甚名谁?若你是我朋友的晚辈,我会注意些,以免下手太重误伤了你。”

    此言一出,全场轰动。

    听天行者的意思,他完全看不起天南王啊!

    难不成他的实力更强?

    不愧是有数万弟子的天行者,牛逼呀!

    对于诸多吃瓜群众的想法,天行者也不在意。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此次他装逼倒是有些主动了。

    天行者拿起一杯酒,一口饮入。

    这时。

    不等苏辰回应,他身旁的洛洛,便奶凶奶凶的说:

    “我才不信你比我爸爸厉害,我爸爸叫苏辰。”

    在小公主心里,爸爸是最厉害的。

    不管什么切磋,都不会输。

    这倒是让苏辰愣了愣。

    虽说自己实力强,这世上没多少忌惮的事,但女儿对自己有些盲目的自信。

    这并不好。

    苏辰琢磨着,等洛洛长大一些,带她去看看比较凶猛的东西。

    下一秒。

    洛洛仿佛想起了什么,她抬头看了眼苏辰,嘀咕着说:

    “爸爸,你还有个名字,是不是叫苏长风了?”

    苏、长、风!

    这三个字一出口。

    嗡!

    天行者的双眼,猛地凸起,他的瞳孔快速缩小,仿佛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噗噗噗......”

    一大口白酒,被天行者喷了出来。

    酒水来的猝不及防,洒在吕福和卢奇朗的脸上。

    “啊???”

    吕福两人,呆愣楞的看着天行者。

    这是啥情况?

    全场众人看着天行者的目光,也变得有些疑惑。

    修真强者喷酒?

    想一想都有点夸张啊!

    “咳咳咳......”

    天行者脸色猛地涨红,他双手捂住了脸,内心如同惊涛骇浪!

    我的吗啊!

    完了!

    他......他天南王竟然是苏长风?

    苏长风......

    我所说的第三个强者。

    我怎么来找他挑衅了?

    天行者的眼神,从手指的缝隙中,看到了众人懵逼的神色。

    这一刻,天行者尴尬的不行。

    无地自容。

    “咳咳。”

    天行者咳嗽着说:“这酒水......这酒水......太好喝了,是我童年的味道,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呜呜呜......”

    听说了苏长风三个字,他的确想起了很多以往的事。

    苏长风镇压北太宗。

    苏长风力斩巩基巅峰强者。

    苏长风硬撼妖兽仓命鼠王。

    苏长风大战鬼王......

    此刻,苏辰看着天行者,似笑非笑道:

    “我也有几天没出手了,既然你来了,我也好活动下筋骨,走吧,找个地方去切磋。”

    此言一出。

    天行者欲哭无泪。

    他放下手,深深地呼吸一口气。

    正当众人以为两人要离场,去找地方大战时。

    “不打了!”

    天行者无比果断的回答。

    “你说不打就不打了?”苏辰淡淡的问道。

    天行者嘴角止不住的颤抖,他看着苏辰,缓缓吐出一句话:

    “我怕你打死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无限辉煌图卷〕〔全球诡异时代〕〔明日星程〕〔重生从不做备胎开〕〔梅府有女初成妃〕〔开局签到万年道心〕〔封神:我,人皇帝〕〔没人比我更懂气运〕〔戏精王妃苏汐月凤〕〔对不起,将门女配〕〔误入歧途苏玥〕〔秘战无声〕〔从傀儡皇子到黑夜〕〔末日拼图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