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灭霸体诀〕〔斗罗之灵宝斗罗〕〔重生后我抢了福宝〕〔奶爸搬运工〕〔重返之2004〕〔我有特殊的单身技〕〔一把轩辕剑行诸天〕〔大秦:窃听心声,〕〔君夫人的马甲层出〕〔逆命相师〕〔万古帝婿〕〔玄幻:我有千万神〕〔隋风烈〕〔娱乐从抢流量开始〕〔从武当开始的诸天〕〔重生十月,大明星〕〔重回过去当老师〕〔木叶的恋爱大师〕〔杨辰许若月〕〔我在仙界收房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十九章 你是个女人?
    ,。但是她明明关紧了门窗!

    该死的,现在外面都已经是夜色了,究竟谁还会在这个时候到她这个破败屋子来?顾文君心慌,但现在她来不及多思考,只能不顾一切地从地浴桶里起身,扯下木架上的浴布裹住自己全身。

    水声哗地响,溅出无数水花,连同被勾住的架子一起倒下,发出哐当一声巨响。进来的那个人也一定听到了。

    但是顾文君却顾不得那么多,只是缠好自己的身体,寻找可以遮蔽自己的地方。

    情丝湿漉漉地沾在皮肤上勾出水迹,暴露在空气中凉得顾文君不自觉得打了个颤。这具身体还是过于孱弱了一些。

    屋里在一阵兵马乱的嘈杂后又重归于静谧。

    有人进来了。顾文君故意提高声音问:“抱歉,刚才我被吓着了。许三哥,是你来看我么,怎么连声招呼也不打?”

    没有人回答。

    不过顾文君听到了第二个呼吸声,除了她之外,还进来了一个人。

    她心里暗忖,“气息悠长轻微,落地脚步声几乎无声,说明功力高强,不会是许三。”

    顾文君蜷缩身子躲在半人高的浴桶后面,紧紧攥住捂在胸前的浴布。她试图屏住气息,但是紧张还是让她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大。

    现在,她全身上下,只有一块长布蔽体。

    顾文君不怕自己被看光,但她不想暴露女儿身。

    何况来者连声招呼都不打,可见不怀好意。

    是她那个无情无义的渣爹顾长礼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来讨公道?还是她那个薄情残忍的继母清乐县主还有后手,派人来杀她?

    顾文君尽力平息自己的无措。

    萧允煜骑着高头大马走了,她现在真正只有自己一个人了。从穿越过来的第一天起,就是这个男子陪着她,现在他真的离开,顾文君突然有些不适。

    萧允煜给她留下了一把锋利的匕首,他没有要回去。。

    那把匕首,顾文君一直随身带着。直到她要沐浴这才拿了下来。

    现在就放在她脱下的衣衫里,因为要换洗扔进了竹篓,离她七步之遥,但一出去就会完全暴露自己。

    顾文君在衡量自己该不该冒险一搏。

    倏地,顾文君感受到空气中的风发生了细微的变动,当她敏锐的触觉感知到那一丝异样的扭曲时,整具身体便如脱兔一般跃了出去,伏倒在竹篓旁一把拔出了那把匕首。

    刺眼的白光在屋内划过,是匕首刀刃上的反光,一闪而过。

    “刺——”

    是匕首抵住刀片往外划发出的金属摩擦声,刺耳至极。

    如果不是她前世的经验在,反应快抽出匕首反挡住这一次攻击,这刀应该是要劈在她身上,砍出个血肉模糊。

    “竟然是你?”顾文君失声惊呼。

    她先是不敢置信,下一刻又恍然大悟。这身子手无缚鸡之力又生得娇弱,很快就抵挡不住,败下阵来。

    但是来人也没有下狠手,轻轻一压就松开了手。“你是个女人?”

    匕首哐当一声从顾文君手中掉落,砸在地上,露出匕首柄上的“萧”字。

    “陛下竟然连这样的信物都送给了你。”

    顾文君身体发软,没了力气,但是她的脑子却在飞快思考,她故意装作没听到那句骇人的称呼,明知故问:“秦川,你不是和萧大人一道走了吗,为什么还要回来杀我?”

    来的人正是萧允煜时那群手下之首,秦川。

    “顾公子,不、顾姑娘,事到如今你还要装什么傻?我是统率锦衣卫的都尉,你口中的‘萧大人’是皇帝陛下。”秦川面无表情,完全不似萧允煜面前的傻愣。

    “你确实是有一些长处,如果效忠陛下一定能为陛下所用。只可惜你不该猜到陛下的身份,也不应该是顾家人。”

    返程路上,秦川从中途这返回来,就是想灭口。

    他其实并不确定顾文君猜没猜到陛下的身份,只是疑心这个顾家弃子和陛下独处过久,又有顾家随时盯着顾文君,唯恐留下陛下的把柄。

    直到顾文君听到了他的话还装傻,秦川才敢断定她一定已经知晓了。

    何况现在顾文君已经把治毒手段教会了李栋升,秦川再灭口,就无需顾忌。

    眼看那把刀就要劈下来,顾文君瞳孔微缩。

    “等等,秦大人!我活着更有用!”

    但是她的话不足以动摇秦川的想法,纵使顾文君在一个瞬间就想出了一千一百条可以说服秦川的方法。

    可如果她没有机会说出口,那么再精妙的计策全都是白费。

    顾文君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多弱小。

    因为她的身份无足轻重,竟然连施展才能的机会都没有。高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位者根本不在意她的话。

    当初要不是萧允煜陷入困境,别无他法,他也不会给她狡辩的机会。追究原因,是她太弱了。

    那把刀离她只有最后一厘米的时候,顾文君彻底死心。

    她下意识地低下头闭了眼,却没感受到剧痛,面前一道劲风刮过,一股巨大的力气将秦川连人带刀地踹飞了出去。

    八尺男子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踹倒在地。

    秦川仰倒在地,肋骨轻微折了,但他不敢呼通,连忙起身跪下,连个声音也不敢发出来只是磕头。

    “秦川,你好大的胆子。”

    顾文君听到最不可能的声音响起,是萧允煜!

    那个阴冷到让人从骨子里发寒发颤的男声,顾文君不会认错。萧允煜冷笑了一声:“我说过算了,是谁允许你这么自作主张!”

    他挡在她的身前,风尘仆仆,仪容都微微凌乱,但是气度不减,更加凛然。他是发现不对连夜赶回来的。

    顾文君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萧允煜会回来,只为了救她。

    “你中途不见了人影,我就知道有问题。”即便怒极,萧允煜也仍然谨慎地注意自称,城府深不可测。

    秦川直挺挺的跪着,没有说话。

    他知道萧允煜会怎么做,违背的人,不会有除了死之外的第二个结果。即便秦川是为了忠心护住。顾文君对萧允煜的影响太大了,可她的生父又是敬王的人,不可不防。

    秦川可以这样认命,顾文君却做不到。

    她知道,再这样放任下去,死的人还会是她!

    女扮男装,对旁人只是期满,对萧允煜那就是欺君之罪!

    顾文君看着萧允煜开阔挺拔的背影,大脑飞速运转起来,思考办法。她刚才低着头,萧允煜没看见她的脸。

    她心一横,也不去管身上的浴布,直接扑了上去,从身后紧紧抱住了萧允煜。他一时没有察觉,被抱了个措手不及。

    柔软的女性娇躯隔着濡湿的布贴在萧允煜的身后,他感受得一清二楚。

    她掐尖了声音:“大人救命啊!”

    “奴婢是被顾大人赏赐给文君少爷的,正要沐浴更衣,准备伺候,就被这个凶恶的男人冲了进来,奴婢好怕!”

    萧允煜先是浑身一僵,一动不动,然后猛地转身一推,力道之大把她整个人掀翻了出去,他却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问秦川:“顾文君呢?”

    她摔在地上,娇嫩的皮肤一下子就见了乌青。

    萧允煜却双眼冒红,话里带上了一丝杀意,“秦川,你杀了他?”

    秦川终于张口:“她……”

    顾文君强忍着疼痛打断秦川,“大人饶命,奴婢错了。大人别怪奴婢,文君少爷扔下奴婢跑走了。”

    萧允煜松一口气,不耐地用脚踢起那放着衣服的竹篓扔给她身边,“滚!”

    顾文君低着头一手攥着身上披着的浴布,一手抱出竹篓里的衣服裹在身前,忍痛道:“奴婢这就走,但是怕文君少爷在外面出事,大人……”

    他还是没有看她一眼,所有的注意力在萧允煜发现她不是“顾文君”后,就再也没有放在她身上了。

    “秦川,半柱香之内,带顾文君回来见我。”

    秦川听出来了,自己的命保下来了。

    他心神剧震,只觉得顾文君过于可怕,竟然能让杀人如麻的陛下也能改变主意,实在是个祸害,当真该死!可是顾文君却救了他一命,秦川从此就欠了她。

    顾文君知道,忠孝礼仪,秦川这样能冒死违背主君解决后患的人,自然看重恩情。

    于是她不再说话,抱着衣服就往屋外跑了出去。

    她要尽快换好衣服,因为她和秦川,还有一笔交易买卖要谈。现在顾文君有筹码可以说话了,说服秦川,信手拈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